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

845 究竟是谁

    曰军情报系统可不是吃干饭的,特别是在这满洲国,遍地都是汉奸和特务,满世界的情报机关发动的情况下,顺藤摸瓜,很容易就将韩烽伪装成近卫次郎,出现在满洲区域以来,所有的活动轨迹以及所行之事探查了个一清二楚。

    这一点无法避免,韩烽伪装成近卫次郎的时候,身份自然是不可能隐蔽起来的。

    什么时候坐过火车?从哪里坐到哪里?这道身份又在什么地方出现过?这些都逃不过日军情报部门的追查。

    很快,韩烽出现在辽东的第一站,那一家子可能已经被遗忘的满洲民瑞生一家,因为韩烽的缘故,被日军情报部门带去审讯。

    “你们可记得这个近卫次郎?就是这个人。”审讯的日军情报人员拿出了韩烽的照片。

    准确的说不是照片,而是一张素描画。

    韩烽性格谨慎,一般是不会把自己的相貌泄露出去的,这张素描说起来好笑,是樱井绫子出于对韩烽的思念,凭借自己的记忆偷偷的画出来,不得不说绫子的画功非常出色,将韩烽的相貌画的栩栩如生。

    此刻拿在李瑞生一家人面前的韩烽的画像,就是从绫子的房间里搜查出来的。

    “记,记得。”瑞生的父亲李国说道,他之前还想说自己是给曰本人做事来着,只是被这凶狠的情报人员上来就给打了两耳光,再也不敢多嘴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

    “把他来你们家住宿的所有情形全部给我回忆一遍,一点也不许落下。”

    “好好的。”

    其实李国家只是这些日军情报人员的第二站,他们第一站去的就是樱井一木家。

    日军情报人员通过跟踪调查发现,韩烽来到满洲区,伪装近卫次郎的身份,只在这两处人家居住过。

    从樱井一木家探查到线索之后,便顺藤摸瓜找到了李国家。

    对于曰本人韩烽原来是冒名顶替的奸细,甚至很有可能是个中国人这一结论,李国一家人自然也是极为吃惊,只是吃惊之余,李国的老婆何萍又偷偷感慨:难怪那先生跟瑞生这孩子合得来,我们瞧着也顺眼,原来是个中国人,真好。

    至于李国一家人,由于从始至终都完全不知情,不存在与韩烽是同伙的可能,再加上这一次李国果然没有吹牛,他帮着做事的那个曰本人亲自来替他说话开解,这一家人也就被日军情报部放掉了。

    而樱井一木一家是曰本人,日军情报部门更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韩烽伪装成近卫次郎这道身份,不是就连伏木直川少将都没有分辨出来吗?更别说是别的完全不认识近卫次郎的人了。

    樱井一木一家倒是为此感慨了许久。

    高校老师樱井一木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与自己合得来,在象棋上更是心心相惜,甚至被自己定为了准女婿的近卫次郎,居然会是冒名顶替的!

    宫下正奇更是震撼,听石井四郎将军的意思,那近卫次郎很有可能是敌人冒充进来的,这么想来那场大火烧死的肯定不是他本人,而是另有其人,当时所有的尸体探查出来,不是少了两具嘛!

    这么一想,之所以发生防疫给水部和制药厂失火事件,说起来,他宫下正奇倒是起了不可推卸的推波助澜的罪责。

    而最不幸的或许就是绫子了,一张纯白的像是纸的女孩,美丽的幻想就这样破灭了。

    一向乖巧懂事的她将自己锁在房门里,足足两天的时间一步也没有出门,再次露面的时候整个人精神憔悴,再往后,每次提到韩烽她总是回避不愿意多听,仿佛以这个样子,韩烽就从来没有远离过她似的。

    樱井一木和合香、俊介几人劝慰无果,也就索性听之任之了。

    只是私下里还是常常感慨,挂在嘴边的是:那孩子如果真的就是近卫次郎,该有多好。

    从始至终,却并没有对韩烽这个冒名顶替之徒的恨意。

    而另一边,关于冒充近卫次郎的韩烽的真正的身份,还在疯狂的调查之中。

    最终,日军情报部门把敬近卫次郎这个曰本人从进入满洲国内的行径都给翻了出来。

    山本三郎等人在震撼中发现,近卫次郎的确喜欢旅游,去过很多地方,其中有个点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那就是远在热河省承德区域的汤河部。

    有情报资料显示,近卫次郎在那里停留过一段时间。

    可山本三郎记得不错的话,汤河部就是被这支远东军最先偷袭过的集团部落,当时的情报传来,这个集团部落里的所有曰本人全部被杀死。

    时间往回推算的话,两者是基本上重合的。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这个近卫次郎是怎么从远东军的围杀中存活下来,随后又出现在辽阳的?

    这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孩子而已。

    不用推断,事情很明了,就是从这里开始近卫次郎已经被人干掉,而他的身份证明文件被远东军得到,然后就紧接着出现了近卫次郎被冒名顶替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豁然开朗,远东军是曰本人的敌人,做这一切合情合理。

    甚至再联系到这支远东军在其后攻取许多部落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利用了近卫次郎的身份,提前骗开了防守。

    “居然会有这样的敌人,如果不是出于不同的立场,这当真是令人钦佩的。”山本三郎话语由衷。

    “伏木君,你是见过这个冒名顶替者的,你怎么评价他?”石井四郎问道,这次三位巨头会晤,主题始终围绕着韩烽。

    伏木直川回忆着与韩烽见面的场景,同样感慨道:“我整日里忙于公务,只见过他两次面,他给我的印象不错,只是在眼睛近视上露出了一点马脚,却又被他很自然地圆了过去,此人不简单,一口东京腔日语,在各方各面的细节上也已足以做到以假乱真。”

    “难怪你也分辨不出来,这个人只是在制药厂呆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听说一开始就获得了老主任的信任,从推测来看,极有可能就是他放火烧掉了防疫给水部和咱们制药厂的资料室,我估计他还盗取了很重要的一些研究资料。”

    石井四郎认真道:“所以,山本君,拜托了,一定要尽快消灭这支队伍,找回那些丢失的资料。否则,无论是防疫给水部暴露,还是资料丢失,都不会是个小问题。”

    山本应道:“放心吧,这一次我已经为他们备上了一份大礼,只待他们落网了,到时候抓住了这支队伍的指挥官,我们就可以好好问一问,那个出色的冒名顶替者究竟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