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

990 报纸 沸腾 克星

    都说枪杆子里打出来的政权,枪杆子里同样打得出来根据地。

    91旅团耗费了大量的兵力物力针对在乌云开辟的根据地的围剿以失败告终之后。

    日伪军尽数从黑河、逊河、佛山、罗北和乌云一带边区撤离。

    正如韩烽以前所说,远东团成功击退91旅团耗费这般大阵仗的围剿之后,无疑是用铁的事实告诉了在这满洲国的日伪军:

    远东团以及远东团所开辟的根据地已经初步成了气候。

    就算是以91旅团这样的精锐部队,再加上大大小小的讨伐团,眼见着占尽所有优势的情况下,照样剿灭不了远东团不说,还反手被消灭了一个大队外加上几个中队。

    日军若是还想剿灭远东团的话,怕是得好好掂量掂量。

    来的人多了吧,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在这整个满洲国闹了大笑话不说,得不偿失。

    更何况韩烽一行挺住这次围剿的危机之后,一旦根据地稳固,完全可以建立更加坚固的防御,到时候日伪军若是再想围剿根据地,怕是比现在还要困难。

    大量派兵未必会成功,若是当真再加派日军过来,韩烽也不傻,干脆带着战士百姓们往大山林子里一猫,看谁耗得过谁。

    派兵少了又是小打小闹。

    再加上这几次战役的影响,整个伪满洲国本就人心不定,开始局部出现动乱,各地抗联势力如同雨后般的春笋,纷纷崛起。

    想来日军虽然头疼远东团的发展,和远东团所建立的根据地的威胁,却一时腾不出功夫。

    日军陷入了韩烽所预料的那种只得睁一只眼儿闭一只眼儿的境地。

    时间一晃,离91旅团围剿乌云根据地已经过去了三日。

    三日之前,日伪军撤离,韩烽派了侦察兵探查过乌云根居地的情况之后,眼见着没有什么危险,又大摇大摆地带着五个区的百姓重返根据地。

    说来倒也是幸事,山本那个老鬼子把队伍分兵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派上一支队伍赶到这乌云根椐地,只是来到根椐地一看,人去楼空,倒也没有花时间捣毁这根据地,根据地原有的作物、木屋等完好无损。

    战士和百姓们私下里开玩笑都说:这几日的围剿跑来跑去的,倒像是出去旅游了一圈,又回来了。

    这日上午? 当徐梓琳把一张手工报纸放在韩烽的面前时。

    眼见着“远东团用计四分兵? 乌林口痛击贼日寇”、“伪装百姓,日寇分心”、“用兵如神? 韩疯子大败关东军”……这一条条醒目大标题? 韩烽一时愣神。

    再细看内容,基本上还原了这次远东团击溃关东军围剿的具体细节? 并稍以艺术加工,整篇文章读完? 大感酣畅淋漓? 令人对远东团击败日寇的那种畅快拍手称赞。

    字里行间,无不是对远东团全体战士,对远东团团长韩烽的指挥艺术大加褒赞。

    “这是?”

    徐梓琳道:“这是田雨自己排版,自己用手工写的一张报纸? 她让我拿给你看看? 要是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他就准备拿去想办法复印发行了。”

    韩烽笑道:“田雨和老徐你一样,文笔一流,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这里边夸奖咱们战士也就够了? 怎么连我也一起给带上了?这可不行,把我那部分删掉? 改成对全体战士的褒奖吧!”

    徐梓琳道:“那可不行,人家田雨可是说了? 现在咱们整个东北地区太需要一个像远东团这样的队伍站出来了,太需要一个像你韩烽这样的英雄指挥官站出来了? 这是对同胞们的一种鼓舞? 对抗联的一种激励? 这并不是因为你个人,而是为了咱们的群体考虑。”

    “意思是我抗议无效呗?”

    “当然。”

    “得,那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韩烽无奈妥协。

    徐梓琳笑道:“你呀,给你扬名的机会你倒是不乐意了,这下子人民抗战英雄的称号你是逃不掉了。

    不过我倒是在期待着,当咱们这份报纸流传进周围各大县城的时候,民众们会是什么反应,日伪军的脸上又该是如何的精彩。”

    “我倒是更想知道山本那个老鬼子读到这份报纸的时候会作何感想。”

    韩烽指着一个大标题,“你瞧,差若云泥,韩疯子四败老山本,老徐,田雨把这些事情弄的这么清楚,多少也是你的功劳吧?”

    “人家田雨感兴趣,我自然也就事无巨细地给讲了一遍。”

    “这还不把山本那个老鬼子给气个半死?”

    两人一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韩烽抬头,仰望一碧如洗的天空,此时的心情是如释重负的,是通畅爽快的。

    他却不知道,此时天空碧如洗,满腔愤怒山本家。

    五日之后,韩烽和徐梓琳的料想成真了,在徐梓琳的暗中布置和汤原县的张文生周光武等地下同志的帮助下,从乌云根据地开始发行的这份由田雨自己排版创写的报纸,流传进了周围大小县城,速度之快,简直像是潮水般向四面八方汹涌。

    有一份报纸很快便被递送到了91旅团的旅团长山本三郎的手中。

    当脸色逐渐铁青的山本读到“差若云泥,韩烽四败老山本时”,满腔的愤怒终于像是决堤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地宣泄了出去。

    山本将自己的办公室砸了个稀趴烂,却仍旧消除不了心头之恨。

    缓过神来的山本愣愣地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颓然地坐下,招了招手,参谋连忙跑过来陪着说话。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这份报纸在外面流行开了吗?”

    参谋苦涩道:“是的,旅团长,外面因为这份报纸已经快要炸开锅了,贬低咱们的声音到处都是,民众的议论沸沸扬扬。”

    “可恶,难道就没有下命令制止这种情况?”

    “有的,可是这消息传的太快了,报纸更是被许多报刊杂志偷偷地加印发行,即使咱们的队伍连同满洲军队伍全部派出去,也没能阻止消息得蔓延。”

    “唉”山本一声长叹,与远东团交战,与韩烽交战的一次次情形在脑海里纷纷划过,深感耻辱过后是颓然和无力,“这个韩烽啊,难道就是我的克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