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迷途的叙事诗 刹那辉煌

第九十七章 一夜

    迷途的叙事诗迷途者第九十七章一夜轰……

    沉重缓慢的摩擦声,代表着禁地大门的再一次关闭,云天河等人已经离去,禁地再一次恢复了死寂安静。

    “……”

    “……”

    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只有冰中的玄霄在一如既往的注视着这个似乎亘古寂寞,永远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的洞窟,神色平静,眼神也如同一汪深潭般,悠远而且深邃,古井无波,波澜不惊。

    他没有自言自语,就是单纯这样子默默的看着,安安静静的看着。

    一如十九年前一般,一如十九年来一般。

    都已经是这样的人生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了,曾经的美好已然悉数化作了妄想,甚至于就连……他们也都已经死了,自己还活着又是因为什么呢?

    空虚生命所衍生的绝望,所带来的痛苦,无人能够知晓,也无人能够体会。直到不久之前,沉寂已久的羲和突然有了反应,才让他那死寂如万载寒冰的心湖再度泛起了一丝丝波澜。

    仿佛溺水之人要死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为自己空虚的意识注入了最后一丝活力。

    并不是说渴望一定要飞升成仙,得道长生,事实上对于如今的玄霄来说,成仙与否,长生与否,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不在意了。

    之所以如此执着于重启双剑计划,只是他只剩下这么一件事是可以做的了,除此之外只有空虚与绝望,每呼吸一口冰冷的空气,都能够感觉得到那种空虚生命所衍生出来的绝望。

    所以,在已经支离破碎的自我之中,这个男人只能够在已经腐朽的人生中凝聚起最后的意志。

    逝去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在浅睡中梦见的是在很久以前的时光。

    直到现在,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饱经岁月洗礼的追忆之梦了。

    从那时起,到底经历了多少岁月呢?

    此时,玄霄在亘古不变的寒冰之中,呆呆地思索着。

    感觉好像曾有什么繁琐的演变。没错,就在十九年前,几乎是一瞬间之前的事情。

    回忆着往事,他苟延残喘着,内心最深处叹息着的是无穷的黑暗,它一边着实地成长着,一边不被任何人察觉地等待着时机的来临。等待某一天离开这亘古寂寞的寒冷黑暗,诞生的时刻。

    就像被祈祷的那样的存在,去做被希望的一切事情,这就是它最后被赋予的意义,迫切的渴望为空虚绝望的生命,注入最后的一丝动力。

    正是因为这样的渴望太过强烈,所以必须将其他所有的罪恶托付在一个地方为前人所不能为之事,否则人生一切,还有何意义!

    “十九年的遗憾……”

    平静的呢喃声,在禁地的寒冷死寂空气之中响起,在那份平静的背后,似乎压抑着巨大的波澜。

    拼图的碎片已经全部凑齐,命运的齿轮相互咬合,现在正以完成之日为目标而加速,勇敢地转动着。

    ……

    ……

    天色黑暗昏沉,伸手不见五指。

    雨急风骤,哗啦啦的滂沱大雨仿佛连接天地,仍然在凶猛的不断砸下来,滚滚的沉闷雷声不时的划过天地之间,短暂的闪电照亮了漆黑的世界。

    “那个人……真是太奇怪了,怎么会被封在冰里呢……”

    走出到剑林之外,云天河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重新关上的禁地大门,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同情那个叫做玄霄的人,认为对方很可怜。

    柳梦璃持有相同的意见:“那个人可能的确是个可怜人,我从来没有感觉过一个人的灵,像是那样的孤单、寂寥,简直像是要把身边的一切都冰洁了,实在是太痛苦了……”

    云天河连连点头:“是啊是啊,那我们之后多来这里看看他就好了……”

    边上的慕容紫英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一黑,这个山顶野人到底把门派禁地当作是什么地方了?只不过这是玄霄师叔都同意了的事情,让云天河想来便来,他也无法阻拦。

    当然阻拦是阻拦不了,该说的还是要说几句的,否则的话,这几人未免也太过胆大包天了一些。

    他深深呼吸一口气,平静的开口说道:“师叔之事,我们做后辈的,不必妄加揣测……倒是你们几个,为什么这么大胆,居然擅闯到禁地里来?”

    “喂,紫英,你不会这么小气吧?”韩菱纱有些警惕的看着他,“玄霄都说过,让你不能追责了,你可别想着阳奉阴违,处罚我们哦……”

    “我既然已经答应师叔,此事不会再追究,自然会做到。”慕容紫英无奈的说道,“只是你们,不知道这样子到处乱闯会有危险的吗?”

    “这个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啊,琼华派又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魔门,就算是被抓住了,最多就是把我们逐出门派而已……”韩菱纱笑眯眯的说道,双眼里闪过一抹狡黠,“而且我之前就打听过了,关于禁地的一些传闻,还是有些把握的。”

    “但此举终究有些冒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我们就是为了搞明白天河他父母当年的事情才来的。要是什么都不能做,那我们一开始就不要来,什么都不会有,这样不是更好吗?”

    韩菱纱叹了口气说道,什么麻烦的事情不会多多少少有些风险呢?只是很多人都会天真地认为,最好什么风险都不要冒,什么事情都不要去做,这样才是最的选择。

    然后呢?机会是会自己送上门来,只要在家里大门不出的宅着,就可以躺赢?

    慕容紫英皱起眉头:“但可以从长计议……”

    “怎么可能啊,就连掌门都是神神兮兮的,不管是对于天河的父母,还是那把剑的事情都是不愿意和我们多谈,我们如果不自己想办法去搞清楚的话,就算是在这门派里呆上十年八年的,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吧?”

    韩菱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而且之前还在陈州的时候,紫英你就和我们说过妖界降临的事情,可能都没有两个月了,我们要怎么样从长计议?”

    “这……”

    慕容紫英有些哑口无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道理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当时眼前的三人说是想要拜入自己等人的师门,自己虽然是答应了,但是也晓之以利弊,详细说清楚了琼华派当前遇到的危机,让三人好好考虑清楚。

    世间有妖界如同星辰运行,有其固定的天轨,琼华派位于昆仑山巅,本是天地间钟灵毓秀之所,却怎料也是某个妖界运移之天轨所必经之处,每隔十九年的周期,彼此就会最为接近。

    十九年前,琼华派为了守护天下苍生,阻止那些可怕的妖魔入侵人间,就与其殊死搏杀,死伤惨重。

    如今又是一个轮回,十九年匆匆而过,妖界又将降临,就连慕容紫英都觉得琼华派很大可能抵御不住,所以自然要对云天河三人说个明白……毕竟很有可能就只剩下一两个月的时间了。

    所以,韩菱纱说的也没错,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从长计议好说的?

    难不成三人还能够兢兢业业的在派中修炼个几十年上百年,从入门弟子再到入室弟子,再到积累功勋晋升长老,然后光明正大的有资格搞明白禁地里的秘密吗?

    那时候真的是黄花菜都凉了……也正是因为知道时间紧迫,所以韩菱纱才会果断抓住一切机会。

    摇了摇头,慕容紫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们是如何打开禁地石门的?”

    人的天性就是好奇,越是被限制去做的事情,往往就越想去做。所以这十多年来,当然不可能只有云天河这三人违反门规,摸进禁地之中,很多弟子被罚去思返谷思过,原因最多的就是擅闯禁地。

    这也是韩菱纱说她收集过情报,对禁地有所了解的原因,这里说神秘的确神秘,但是也不至于说真的无人敢闯……只是多数人在最后一扇门户之前止步,从来没有人能够打开石门而已。

    “是用这块玉,一下子就打开了……”云天河好像是炫耀玩具的小孩子一般,将那块灵光藻玉拿了出来。

    “这玉是从天河爹娘的墓室里面找到的……”韩菱纱补充说明了一句。

    “原来如此……”看着灵玉上的琼华派花纹,慕容紫英皱了皱眉头,也是禁不住的有一丝疑惑,不过正好漆黑的天际被一分为二,一道震耳欲聋的惊雷打断了他的思绪。

    轰隆!!

    慕容紫英下意识地望向天边,他察觉到灵气的动荡正在平复,就如同水面上的涟漪正在慢慢恢复平静一般,大概是因为那两个无法相信的存在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终于结束了在昆仑山脉深处的战斗的缘故吧。

    “时候不早,你们今天也是累了一天,还是快点回房休息吧……”他看向三人,正色说道,“我还有要事要去向掌门禀告,你们就不必跟来了。”

    “要事?是水灵珠被夺的事情吗?”韩菱纱好奇的问道,“有没有抢回来?”

    “……没有,中途出了一些意外,让那群贼人跑掉了。”

    慕容紫英沉默了一下,这么回答道。

    “水灵珠真是他们盗走的吗?”一直不出声的柳梦璃突然开口问道,表情奇异,似乎是想要确认什么。

    “就目前来说,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他们,不过此事还是得由掌门定夺……”

    慕容紫英抛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不再多说,转身就率先向剑林外的方向走去,滂沱黑雨从天而降,密集的雨水却没有一滴能够在落在他身上。

    他其实隐约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没有实质性证据,只能够去向掌门禀告,让掌门来做决定。

    不过之后的结果,他大概也能够猜得到,那就是水灵珠的确是由那群贼人窃走的,也只能够是由那群贼人窃走的。不仅仅是因为证据指向那群闯进琼华派还被逮个正着的人,更是因为真凶过于强大。

    所以就算是掌门知道了真相,但是也只能够装作不知道,并且将罪行全部扣在那群人的头上。

    不得不说彼此的实力对比是很重要的决定因素,夙瑶只得做出这样的选择。她尽管有很多缺点,但是作为掌门的基本素养,还是合格的。

    家大业大,就不能够只顾着自己,这本来就是多事之秋,接下来还有妖界降临的重大危机,总不可能头铁到专门往钢板上撞过去吧?

    “紫英的心情好像不太好……”韩菱纱有些不安,“我们会不会是让他生气了?”

    “师叔不是这样的人,应该不是为这样的事情而不悦……”柳梦璃轻摇螓首,举起纤细玉指,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一头青丝,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

    “算了,不管这个了,我们也快回去吧,这天寒地冻的……好奇怪,怎么突然下这么大雨。”

    韩菱纱抱住肩膀,忍不住的微微颤抖,总觉得这雨夜的凉气有些过盛了,让她有些发冷。

    明明还是盛夏夜,下雨也应该是感到凉爽才对,怎么总觉得自己最近的体质越来越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