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迷途的叙事诗 刹那辉煌

第二十章 福生无量天尊

    “现在是2018年6月10日……”

    咬着笔杆子,沈晗日坐在桌子前盯着电子钟上显示出来的日期时间,心中飞快的计算着。

    “距离复苏元年还有三年……不到三年的时间。”

    “我记得有记录的第一次的复苏异变,最先是在福岛那边出现的,当时还被网民们戏称为哥斯拉出没、使徒登陆,但是当时就被压了下去,也被封锁了消息……”

    “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那件事是真的,还以为是网上的P图恶搞之类的,如果不是后世的解密档案公开出来,就连我都不会知道,原来事情的真相会是这么一个样子的……”

    总体来说,的确还有时间。

    但是非常紧急,毕竟说到底,只有不到三年的准备时间,他能够做出些什么改变来呢?

    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回到了人生之中的青少年阶段的重生者,无可抑制的想起了那些深入骨髓的噩梦与恐惧

    先是虚空的呓语在人类的脑海里响起,仿佛在宇宙深处的群星深渊有无可名状的邪恶盯上了这个世界……

    紧接着就是未知的模因病毒在人类社会之间疯狂传播,大规模的异常现象和恐怖事件频频发生,就连合成人也无法免疫这样的信息攻击……

    然后就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包括火星殖民地在内,所有的系外天体殖民地都失去联系,连带着所有人造卫星、轨道居住站等等,全部没了动静,太空似乎变成了一片黑暗无声的森林……

    最终。

    在疑心、恐惧和猜忌的氛围之下,人类社会彻底崩坏,各国秩序动荡,再加上越来越多难以理解的事物出现,就好似是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谬与不可思议的一面来那样。

    如此,直到迎来清洗一切的末日天启。

    …………

    可以说,这一切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总得有个逐渐崩坏的过程。

    而也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还是应该说是不幸,作为一个灵魂来自后世的时间线的重生者,他就是亲身经历过整个过程的亲历者。

    微微闭上眼睛,沈晗日努力试图将这噩梦的幻影驱逐出脑海去,但是却没有办法,他的思考能力背叛了他,总是在忍不住的一遍遍联想着曾经亲眼目睹过的一幕幕惨烈情景。

    核子冬天,高能辐射,模因病毒……

    这一切甚至都不过是余波之中的余波,真正可怕的是那些源头!

    神、英雄和星座的神话史诗……

    群星深渊之中复苏的无可名状,荒诞而又邪性的混沌……

    据说那些就是一切的源头!只是凡物完全无法理解,就已然伴随着宇宙迎来了死寂的命运,有些从遥远光年之外的星体,降临到地球上的东西,也是因为它们的星系被摧枯拉朽的破坏掉,而只能够亡命奔逃。

    紧紧的握紧拳头,沈晗日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感觉到惶恐与无力,同时也是有些悲哀,痛恨自己的无能,因为重生回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除了空有来自后世的记忆情报之外,什么能够真正意义上拿得出手的筹码都没有。

    数十年的废土生存,似乎让他掌握了大量的生存技能和经验,就连维修、改进自己的机械义肢和电子神经植入体,都是手到擒来,即使是闭着眼睛都能够做得到,毕竟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些东西一点儿用都没有,就是屠龙之术的性质。

    虽然技术本身是货真价实的,但是可惜委实是显得不合时宜,根本没有能够施展的余地。

    “没有纳米加工技术,没有对应的工业配方,我记住的那些技术根本没有办法复原,因为这个时代的工业水平和制造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制作出那些过于超前的黑科技……”

    沈晗日努力冷静下来,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将自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要点都记录下来。

    “所以,太高级的成品暂时是不用想了,我需要更加适合的切入点……我记得末世里有很多幸存者势力都在尝试着简化技术,进行应用来着,那些小孩子都能够做的「手工作业」,应该有些能够还原出来……”

    没错,他的第一想法的确就是联系国家,群策群力。

    正因为非常清楚后世的残酷,才明白那不是重生回来,接着依靠先知先觉,不断获取个人奇遇、疯狂成长的套路,就可以对抗的绝望,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重生”背后都是充满了诡谲与阴谋的味道。

    所以……

    绝对不能够有任何侥幸的心理想法!

    必须最大限度的集合众人之力、国家意志以及文明智慧,万众一心,抓住所有的机会,尽可能的占据每一分的微弱优势,一点一点的积土成山,才有一丝丝的可能在未来把握住一线生机。

    这就是他的想法,或许在刚刚发现自己“重生”的时候,不是没有过狂妄的想法和冲动,可是在听着外面的电视声和父母的说话声,沈晗日又冷静了下来,他不能赌也不敢赌。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外面客厅的声音都平静了下来,父母似乎也是关掉电视机去睡觉了,沈晗日方才停下笔来,他看着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样的笔记本,快速的思索了起来。

    不多时,手中的笔再度飞快的勾动着,结合现在的时间形势和自己拥有的条件,他无比果断的在一个个词汇、一行行文字中间,划出一道道“删除线”,以此表示否定之意。

    很快的,本子上记录的内容的绝大多数都被否决,剩下的可选择项变得非常稀少,但是却串成了一条明显的线。

    前方的道路越发的清晰起来。

    “福生无量天尊……”

    放下笔来,注视着那条串起来的路线,沈晗日喃喃自语着,然后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者是因为经历了后世的重重苦难,并且重生回来的他,心中有了某种先入为主的心理暗示。

    他总觉得自己在念出这个圣号的时候,已然和冥冥之中的某位神秘存在扯上了联系。

    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这个名号只是以讹传讹的一个称呼,也有人说这个称呼是八十年代的时候的一个评书的错误,只是后来变得人尽皆知,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么一个神话人物。但是实际上,“福生无量天尊”在道经中出现非常之多。

    《雷霆玉枢宥罪法忏》、《道法会元》、《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法》……

    是自古有之,而不是什么近代以来的新口头禅。

    而根据来自后世的沈晗日的一知半解,这似乎是一位极其神秘古老的道门天尊,确切存在,却难觅痕迹,圣号甚至演绎成为了类似于佛门“阿弥陀佛”的那种口头语。

    与这样的存在扯上联系,他的确是有些心惊胆战的。

    因为他深深地知道,一切都是真的,神话很有可能确有其事。同时也非常明白,神明并不只是造物主,并不止是能够倾听人愿望、将其实现的存在。

    恐惧才是神明的本质……

    所以后世的人们对自己施以毒手,甚至对想要夺取自己性命的事物合掌祈求,双膝跪地,礼拜,祷告。

    但是能够有什么办法呢……他苦笑着。

    ……

    ……

    时间悄然来到翌日清晨。

    重生者花费了一整个晚上,熬夜在网上搜索各种资料,和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一一对比,完成查证,确定这的确就是自己曾经的世界,而不是穿越到了什么似是而非的平行世界。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也因为找到了自己眼熟的一些信息,逐渐也被勾连着想起了更多的事情,那是本来已经模糊了的记忆。

    “可惜没记住彩票号码之类的……”

    咧着嘴的重生者看着打开的一个网页页面,上面的标红大字显示着当期的彩票奖池已经累积到了一个天文数字,忍不住的懊恼起来,要是早知道自己会重生的话,他肯定要记住这样的信息。

    那样的话,至少开局就不用这么头疼了,会顺利很多很多。

    “算了,别想太多这些有的没有的,而且谁知道这种东西有多少内幕……”呼了口气,沈晗日这么安慰着自己,或许自己记住了开奖号码也没用,搞不好开奖号码直接就换了一个也说不准。

    他眯着眼睛,继续一下一下的点击着鼠标,网页随着他的操作而不断的刷新着,很多时候往往就连内容页面都还没有显示出来,他就已经摇摇头,直接再度点击刷新。

    就像是量子波动速读一样,电脑页面都跟不上他的刷新速度。

    虽然是熬了一个晚上,通宵至今,眼睛也是多少有些发红,遍布血丝,但是他的精神依旧相当好,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仍然是处于一种持续性亢奋的状态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关闭了电脑,迅速的站起身来。

    “唔……”

    紧接着,重生者便是感觉到一阵晕眩,险些站立不稳,只能够堪堪扶住了电脑桌才没有摔倒。

    他露出一个无奈的自嘲表情,自己终归是没有这么快能够适应纯粹的自然人身体,到现在都习惯不了……因为真的是太孱弱了。

    子弹都能够轻而易举击穿肉体,造成不可逆的巨大创伤;

    只是缺少氧气超过六分钟以上,大脑就会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

    移动速度别说突破音速了,接近都难,肌肉力量也是弱得离谱,双手加起来都怕是没有一吨以上的出力……

    简单来说,这样的身体素质,在后世的任何一个幸存者势力里,都是铁定要被判断为三等残废的废物。这一切自然让沈晗日非常不习惯,他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适应新的身体,或者说原版的身体。

    深呼吸几口气,他恢复了过来,然后抄起自己的钱包和银行卡,径自出门去了。

    尽管并非大富之家,但是沈晗日的出身还是比很多人都高出一大截,父母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市医院里的科室主任,所以他的生活水平也一直都挺高的来着。

    往年的红包也没有上缴,而是被他自己留了下来,再加上父母平日里给的生活费,零零总总的加起来,诚然算不得一笔巨款,但是作为前期的启动资金还是足够了的。

    沈晗日先是在家门附近的小区考察一番,然后咬咬牙,租了一间屋子。

    本来房东是要收半年押金的,但是重生者当然不干,自己的启动资金说多不多,说少也真的挺少的,要是在这一件事上就没了接近一半,那才是真的影响开局节奏。

    所以他费尽口舌,又打了感情牌,最重要的还是证明了自己就是附近小区的住户,说服了房东接受租金一月一结的结果。

    在租好房子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在城市各处拼命奔走,抓紧时间的大肆购买各种材料和道具。

    对于一些用量极大的钢铁金属之类的,只是先预定了需要的量,却没有选择当场提货,因为他没有地方放也付不起尾款。而对于另外的一些物事,却是大包小包的一趟趟运回到租的房子里。

    金、银、铜、铁、锡五金,还有五色粮、五色线,镜子、道藏经书、珍珠玛瑙……

    等等等等,一应所谓的有灵之物。

    经过两天时间的布置,他悄然将那空荡荡的房子布置成了一个简陋的法场,或者说临时的祭坛、神龛之类的仪轨场所。

    然后又是找了借口和父母说了一声,离开家里,实际上是借此斋戒三天沐浴、更衣、独居,以示心地诚敬,一遍一遍的给自己下达并且强化心理暗示。

    同时也在这三日之内,他利用自己的手工技能经验,亲手雕刻出了一尊神像,面容模糊,却是显得神秘而又庄严。

    “不知道那位神秘的天尊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据说大道无形,信众自己心目中是什么形象,天尊其实就是什么形象,不拘于泥塑木雕,心诚则灵,能够准确的指向对应的神秘存在就可以了……”

    看着只是有着大致人形轮廓,面容依然模糊的神像,沈晗日也是觉得心里有些没底。

    他在上辈子的时候,并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个领域,一切都只是道听途说,只是知道受箓的人,能够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人身之力撼动天地之威,一个人的输出功率就能够比得上一艘太空战舰。

    不逊色于改造程度达到百分百,强大到可以比拟变形金刚的合成人;或者是那些觉醒了所谓神性血脉,高大如同泰坦巨人的上神战士。

    不过那些离沈晗日太远太远了,如果不是重生回来的话,他大概是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个领域的。

    “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应该是最早领取法旨的人,只要一切顺利并且保持这样的优势,后来者的箓职考核发放的资格,就很大程度上掌握在我的手上,这也算是有了最大的资本……”

    重生者暗暗想道,感觉一阵心潮澎拜。

    他将神像小心翼翼地请到法坛的最上方,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直接开始仪式。

    关于开光请神,严格来说时间、时辰、方位都十分讲究,但是他现在却是没有这样的条件,就连道观庙宇都建不起一座,只能够租借一块地方临时开坛,其他的自然都是事急从权。

    心诚则灵,这一道原则高于一切……

    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同时正式开始了这一场简化到极点的道教请圣科仪。

    “凡塑神像,必先装藏,以应五脏。故先选五金,然后选用五色粮、五色线,新净无残黄表一张,新净笔书「藏符」……”

    沈晗日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严格按照步骤上手。

    “然后是道门经典,还有铜镜、历书、五谷,灵符、香灰也是需要的仪式用品,让我想想应该怎么做……嗯,好像接下来是上供、焚香、诵经、念咒、踏罡布斗、焚表朝拜,后面的几个我都不会……”

    认真想了想,他继续硬着头皮默念着心诚则灵。

    …………

    轰隆。

    在重生者完全沉浸在简化的请圣科仪之中,努力说服自己繁文缛节不是重点,心诚则灵的时候。

    外面的天空却是在悄无声息之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雷声沉闷的响彻着。

    以这座城市作为中心点,乌云滚滚从四面八方席卷着汇聚过来,不断地堆积,仿佛是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天幕,要阻隔外层空间对这颗星球的所有窥伺似的。

    在那虚空的最深处,一只只比恒星还要巨大的邪眼睁开,径直向着太阳系的方向看了过来。

    时间线的变动过于明显,让众多的显化与意志有所察觉……

    战争开始提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