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帝国无双 录事参军

第二百二十二章 诸事渐定

    淅淅沥沥的小雨,洗涤了一天的燥热,也使得山区变得雾蒙蒙的,阴雨绵绵,是这一带常见的天气。

    草棚下,陆宁望着从棚沿汇聚慢慢掉落的水珠,雨好像越来越大,水珠也由断断续续变成了长串的珠帘。

    旁侧,真冬姬和辅子也都抱膝静静坐着,望着外面雨景出神。

    面对渐渐变得细密的雨水,蚊虫好似也都藏了起来,真冬姬和辅子也再不用在身上涂抹那难闻的药油。

    “班大哥,你是不是快走了?我是说,班大哥要回自己的故乡了,对吗?”真冬姬突然问。

    陆宁微微颔首,“是吧,应该快了。”

    真冬姬沉默,过了会儿,轻轻叹口气,“我现在有点迷茫,班大哥,我不知道,我正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班大哥走后,我会被送回我父亲那里吧?”

    陆宁沉默,确实,真冬姬这段时间,都是在做自己的挡箭牌,莫说她对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很迷茫,便是自己,也没真想她做什么。

    “还有啊,班大哥,辅子殿下……”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辅子已经惊呼一声,想打断她说话,但可能又觉得太不礼貌了,一时雪白小手抓着黑色和服衣襟,紧张极了,也窘迫极了。

    真冬姬还是说了下去,“辅子殿下虽然不和你说,但是,她很担心的,她不知道,你走后,她要怎么办,她说,实在不行,她只能回京都,只是那样的话,她觉得自己成了一个逃兵,没有像班大哥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会让班大哥失望。”

    听着真冬姬言语,陆宁看向辅子,却见辅子有些不安的偷偷看自己,见自己目光看过去,立时飞快转头,早没了平素的淡雅宁静。

    陆宁有侧头这边看看真冬姬,便伸出手,一边一个,揽住了她们的纤腰。

    真冬姬和辅子娇躯都是一僵,真冬姬更下意识往外挣脱了一下。

    陆宁并不吱声,但铁钳似的臂膀,她们便是用尽力气想来也挣脱不得。

    草棚里,一下安静起来。

    又过了会儿,她俩便渐渐靠拢向陆宁,都将秀美小脸都靠在了陆宁肩头。

    而等她俩对望,真冬姬立时有些窘迫,小脸瞬间通红,忙猛的抬头,辅子却很淡然,更有些好奇的问:“班大人,为什么,我突然很喜欢被你抱着?”

    陆宁并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外面雨幕。

    辅子也便不再说话,也回头去看外面烟雨蒙蒙。

    真冬姬,娇躯渐渐变得软绵,过了会儿,俏脸又慢慢靠在陆宁肩头,但绝不向辅子那边看就是。

    ……

    在石见山上待了两日,陆宁等回转。

    而回到汤泉津的第二天,须佐一成便来求见。

    不知道是其父来了回信还是他自己真的想通了,他言道,班大人置买石见之土,只需鹿足御协助便是,他退居次席,和鹿足御一起,帮班大人把差事办好。

    接下来几日,陆宁便陆续走访其长四十多里、宽十余里土地上的住户,将名田、山林等等,都渐渐转入自己名下。

    甚至,从静海道(出羽地区)运送而来的第一批劳工也很快到了汤泉津,此本就是在同步进行,陆宁从京都动身时,在关东招募劳工一事已经开始运转,这些劳工多是虾夷人,不过,效命齐人而没有蛇鼠两端的虾夷部落,地位大大提高,渐渐不再被视为海外奴隶身份。

    当然,从中原,也会招募移民来,最终,在这石见两百平方公里的私人土地上,形成中原人聚集区,令中原人在此的人口,能占据半数以上。

    几日后,萧皇后和夷懒,领着其余四百名宣抚营正卒、六百名宣抚营辅助卒,以及早击女营,抵达了汤泉津。

    文总院的两位殿夫人到了石见,须佐田卫自亲自来拜访,一时间,加之渐渐有东海百行的商船运送来建港、伐林、烧炭、采矿等等需要的一些器械,而往来汤泉津这个小停泊点,汤泉津变得热闹无比。

    ……

    竹林婆娑中的露天汤池,陆宁也有些无奈,正泡澡解乏的时候,萧皇后和夷懒来见自己,而且,她俩好像也少了些避忌,竟然也是在自己赤裸上身的汤池旁,各自跪坐,和自己说话。

    本来,如此接见一些东瀛人,包括身边的东瀛女子也习以为常,但从中土带来的女性,这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境遇下会面。

    当然,草原部落儿女,本来确实比中原女子更洒脱一些。

    两人都穿了华丽和服雪白罗袜,契丹两任亡国皇后,艳美妇人,更别有一番诱人。

    只是,她俩如此装扮,倒好像乐不思蜀一般。

    其实也是,两人以前在中土,被诸多猜忌,自由都谈不上,而来到东瀛后,渐渐成了文总院的代言人,权柄大炽,尤其是在东瀛人面前,怕渐渐勾起了两人昔日尊崇无比时的回忆,也莫怪,好像比起中土,两人更喜欢此间生活。

    “大汗要回中原了吧?”

    “这石见,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陆宁也敏锐的发现,两人关系和以前也不大不相同,看似都比从中土出发时变得更温顺许多,包括夷懒,也换了个人一般轻声细语。

    但两人,已经很有默契,在向自己汇报别来情形之时,也在配合默契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试探自己,比如自己的归期,比如这石见国自己购买土地的用途,毕竟,两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从来不会无的放矢,突然在东瀛西国买下一片土地,想来是有所图。

    辽末帝耶律罨撒葛被俘,本来是令两人关系变得极为微妙甚至互相敌视对方的。

    耶律罨撒葛是夷懒之夫,又很可能是害死萧皇后之夫的幕后推手之一。

    夷懒希望能保住耶律罨撒葛性命,萧皇后则希望这位仇敌被处死。

    却不想,自己不在的大半年时间,她俩倒好像,取得了什么共识一般,更隐隐的,有什么图谋。

    水声一响,却是陆宁突然从温泉中伸出胳膊摆摆手,“我不会将你两个留在东瀛的,但如果你们日后还如在东瀛这般帮我尽心办事,回中原后,我也许会寻一处皇庄交给你们打理,但兵员种种,自然没有。”顿了下,又道:“耶律罨撒葛终生囚禁,能苟延残喘多久,看他的造化,但定叫他衣食无忧便是。”

    萧皇后和夷懒都滞住。

    陆宁又道:“没有其他事,一路辛苦,你俩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萧皇后和夷懒互相交换个眼神,也不再多言,都微微欠身告退。

    ……

    泡的美美的,只觉得这段时间疲乏尽去,月夜之下,陆宁哼着小曲回了寝室。

    说起来,这段时间倒是挺累心的,陆宁一向不怕体力活,反而最怕这些繁琐的事务。

    拉开格栅门进寝室,陆宁微微一怔,室内清香萦绕,月光中,两条俏生生人影跪坐榻榻米上,自己卧絮在正中,两侧又更有锦绣卧絮,跪坐自己卧絮两旁的俏丽少女身影,正是真冬姬和辅子,两个美少女都是雪白肌襦袢,精赤雪足,同样的清纯甜美,各有各的可爱。

    “是,是两位殿夫人令我们来的……”真冬姬有些结巴,小脸更有些红。

    辅子也不似以前那般淡定了,她受的贵族教育再白纸一般,也明白,今日可能会有些不同,有些她不太懂的事情可能会发生。

    看真冬姬娇态,陆宁心下一哂,缓步向两人走过去,少女清香越发浓郁,陆宁的心也越发荡漾。

    那日石见山之后,本来就已经想好,领她二人回中原,只是事务繁忙,还未来得及和她们深谈。

    “啊……”真冬姬轻轻惊呼一声,却是陆宁高大身躯已经跪坐她面前,单臂揽她入怀,轻轻吻在了她粉唇上,令一只手,陆宁更伸向了不知道多少次令他心猿意马的真冬姬的雪足,平素雪白足袋红纽草鞋的少女纤足,此时被陆宁握在手中,那种娇嫩滑腻的触感,美妙无比。

    真冬姬,被男人气息包围,甚至不知道班大哥到底触碰自己哪里呢,只觉得,舌头都要被班大哥咬掉了,气都要喘不上来,但头脑阵阵眩晕,心下,却是难以言述的充实和甜蜜,更有要哭泣的冲动。

    下意识的轻轻惊叫一声,却是辅子也被陆宁揽入了怀中。

    她本来有些惊讶的看着陆宁搂抱亲吻真冬姬,突然被陆宁拉入怀中,她虽然不懂什么,但也下意识轻呼一声,可随之,忙捂住自己小嘴,甚至呢喃轻声道歉,感受到陆宁的手臂力度方向,便温顺无比的顺着那力度,贴近陆宁怀中,见陆宁如同咬真冬姬香唇一样来咬自己,便是心下有些担心“班大哥”不知道在做什么,会不会咬痛自己甚至咬下自己嘴唇去吃,但也忙送上自己的樱唇小口。

    陆宁轮番亲吻两个美少女脸蛋、香唇,手臂左右上下其手,看着怀中一个隐隐有刺客、忍者培训教育的可爱小巫女,一个则是单纯如纸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却温顺配合的清雅东瀛公主,各有各的可爱,各有各的诱人,但都很单纯的喜欢自己,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俩会对自己如此,也令人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诸事渐定,空闲之余,即将和两个如此东瀛可爱美少女共赴巫山,除了喜欢她们的可爱,感念她们对自己的情谊,心下更大起征服之意,动作渐渐越发露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