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尺间萤火

222. 抢了岳母

    夏彦跟着琉璃一行人,回到了酒店。

    他皱着眉头,坐在床上。

    丹羽凉子果然有着古怪!

    不过看她的样子,并没有发现自己,不像是个厉害的。

    是黑鱼说的叉依姬幽灵搞的鬼?

    夏彦在病房里找过,没有发现那个幽灵的踪影。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如何再次接触丹羽凉子。

    观察丹羽凉子的异常,是一件大工程,需要的时间不少,他只有依附到香火制造姬的身上,才能长时间的进行观察。

    说不定就能找到,让自己拥有实体的方法!

    再次一点,找到让自己的一部分实体化一两小时的方法,也足够了!

    今天尾川父亲还有应酬,明天他们就会启程回家。

    所以今天之内,一定要想到办法!

    一秒钟都不容浪费!

    “我去洗个澡。”尾川美鱼拿着换洗衣服,走向了浴室。

    夏彦跟在了她身后。

    让血液沸腾起来,可以充分发挥大脑的潜能,磨刀不误砍柴工。

    琉璃见到夏彦的动作,立即拦在了他面前。

    少女步入了夏彦的全套。

    夏彦虽然眼馋美鱼的腿,但还没有变态到尾随偷窥的地步。

    他的目的就是钓琉璃!

    夏彦在琉璃的手上写『让开』

    琉璃立在原地,她看着美鱼关上了浴室的门,小声说“这样做是不对的。”

    『你让不让?』夏彦问。

    “不让!”琉璃张开了手,不让夏彦过去。

    她忘了一件事,夏彦是幽灵,如果真想过去的话,只要穿过她的身体就好。

    『你不让的话,你就要赔我!』夏彦说出了自己真实目的。

    “诶?”琉璃愣住。

    『你不答应拉倒』夏彦飘到上空,向着浴室飞去。

    琉璃来不及思考,只能回答“我答应,我答应!”

    夏彦满意的回到琉璃身边。

    『那么就说好了,等美鱼出来你就去洗』

    少女涨红了脸,她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夏彦的圈套。

    不过她的心中升起的情感,不是羞恼,而是庆幸。

    夏彦君果然不是那样的幽灵!

    对夏彦总想着占她便宜的事情,她并不介意。

    夏彦缩小身子,坐在琉璃的头上,焦急的等待着。

    他不满的看向尾川美鱼的方向,那家伙洗澡怎么这么慢?

    终于,五分钟后,尾川美鱼走了出来。

    琉璃磨磨蹭蹭的拿上换洗衣服,进入了浴室。

    夏彦正襟危坐,认真的看着琉璃。

    这时候,依子飘到夏彦面前。

    她的手上,抓着一条深紫色的愿绳。

    是新的香火制造姬!

    有新的香火制造姬在呼唤他!

    可是他现在正在紧要关头啊!

    夏彦看了看正在解扣子的琉璃,又看了看变淡了一些的愿绳。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第一次,得到了琉璃的许可;第一次,遇到了野生的愿绳。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两份喜悦,又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欢乐,我本应该获得了如梦一般的幸福时光才对。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夏彦忍着痛苦,艰难的做出了选择。

    他抓住了愿绳。

    他将这件事记下了,愿绳那边的香火制造姬,一定要赔他!

    一拉愿绳,夏彦过去了那边。

    ……

    医院,夏彦走后。

    丹羽凉子将下午茶吃完,让随身的护士离开病房,在门外守着。

    她从床头柜里,取出了了一个木雕。

    如果夏彦在场的话,会发现这个木雕,和叉依姬神像一摸一样。

    丹羽凉子又取出了一张纸,摊开在柜子上,将木雕平放在了上面。

    纸上,是数字和五十音。

    这是召唤笔仙和碟仙经常用的纸。

    “叉依姬大人。”丹羽凉子小声呼唤着。

    木雕没有反应,她又叫了一声。

    等她叫到第三声,木雕动了,平躺的木雕,自己站了起来。

    丹羽凉子将一枚小小的硬币,放在了木雕前。

    硬币在纸上移动着,拼出了『下午好』。

    “叉依姬大人,那个孩子可以吗?”丹羽凉子问。

    『没有感觉,她不能作为神子』

    “都是我母亲的错,如果不是她背弃了您,您怎么会落入这样的境地。”丹羽凉子的面容悲戚,话语真挚。

    『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硬币在纸上滑动着,揭穿了丹羽凉子的伪装。

    “这是人类之间的客套,还希望您不要揭穿。”丹羽凉子回答。

    过了十秒钟,硬币拼了『好』。

    “看来你和我一样是将死之人了。”丹羽凉子的行为变得随意起来,连敬语也不用了。

    她说“还感觉那个小傻子可以信仰你,没想到她连资格也没有。”

    『那是你女儿』木雕提醒她。

    “那是生来还星野家先前投资的孩子,还过去的东西,怎么还能算是我的?”丹羽凉子的脸上带着轻笑。

    硬币没有移动。

    “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还有几个普通信徒的吗?怎么突然就没了?”丹羽凉子又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一起出了什么事情,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去看』

    “你说是你先消散,还是我先死?”丹羽凉子又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有神水的话,你就不用死了』

    “神水?你说你信仰还在的时候,都聚集不了几滴,现在自身难保,还想着神水?”丹羽凉子嗤笑着。

    『明明我是为了你想的』硬币滑动着,木雕的表情似乎有些委屈。

    丹羽凉子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她说“可别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

    『明明不需要琉璃酱,只要你信仰我就可以,到时候我就可以陪着你一起离开』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如果没有神子,你会在我前面死?”丹羽凉子问。

    『嗯』

    丹羽凉子沉默了一分钟,唤来护士,让她拿来了香炉和香。

    她将香点燃,对木雕说“我可不是那些愚民,想让我信仰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先试试嘛』

    “我应该怎么做?”丹羽凉子迟疑的问。

    『心里想着叉依姬,也就是我啦』

    “好。”

    丹羽凉子将香插入了香炉里,闭上眼睛,拜了拜。

    “失败了吧?”她看向木雕。

    『成、成功了!』

    一道人类看不见的深紫色愿绳,从丹羽凉子的眉心冒出,伸向了木雕。

    木雕飘了起来,去碰那根愿绳。

    就在她快要碰到的时候,愿绳如同被什么抓住了一般,突然绷紧,插入了虚空中。

    “好了吗?”丹羽凉子好奇的问。

    『呜呜呜,被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