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 吾道长不孤

第八十六章 刺杀

    这是在一秒之内发生的事情。

    原本侠客已经做出了“向外突围”的举动,所有人都在调整态势,想要将这一轮突围重新封住,将这个侠客的逃生之路堵住。

    但谁也没想到,这侠客的路线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直接朝着身后冲刺。

    整个鸳鸯荡寇阵的重心已经发生偏移,现在厚重的防线已经落在了向山身后。向山面前正是薄弱之处。

    向山手握一杆大枪,拖着这大枪的原主人转身冲刺。正当面的一名武者反应不及,来不及闪避,向山直接一枪扎在他的胸口上。金属射流破坏了装甲,将义体内的动力系统破坏得一塌糊涂。

    而握住枪尾的那名游骑兵被带了一个趔趄。他双手本能的收紧,想要夺回这武器。

    但是向山的左手猛然在大枪前段一打,那游骑双脚离地,居然被向山挑了起来。

    糟……

    他的意识甚至只够闪过这一个字。

    向山手握长枪已经爆炸了的枪头残骸,让长枪反向一刺,使枪尾抵着那游骑的脖子、胸口一线,然后用力向前夯砸。

    这就相当于一个半吨重的战锤锤头。

    拦在向山面前的两名游骑直接被砸翻在地,生死不知。

    向山则瞬间弃了长枪,重新冲刺。

    此时此刻,他面前就只剩下一开始保护GA-的两名游骑。这两名游骑虽然已经胆寒,但仍旧迎了上来。

    向山低下头,只是就那两个武者的脚步。

    数道接近游骑们所有频段的雷达波从不同的方向射来,打在向山的几处护甲之上。而另有几束完全不同的电磁波、测距红外线从不同角度射来,隐约指向了这两名游骑招式的薄弱之处。

    在这两名游骑兵的眼中,向山的身形飘忽不定,举手投足仿佛都是杀机。“预判”的视野之类,绵绵不绝的招式从正前方涌来。那个侠客仿佛可以从任何时机、任何角度出招。

    这重重幻影仿佛直接击打在两名游骑的身上。如果还有上下颌的话,他们一定会牙齿打颤。

    向山将带鞘的声子刀平举。

    两名游骑心中已经有了觉悟。这侠客的第一刀必定可以带走一个战力。若是斩中头部,则会带走一条人命。但不管是谁倒下,另一个人都会弄断声子刀的刀刃。

    两名游骑拼命振奋,向着这位可怕的侠客进招。

    但向山一个下潜动作,避开了两人的联手攻击,同时带鞘的长剑在另一人的脚踝上一拍。这游骑失去平衡,原本准备跟上的侧踢无论如何都踢不出去了。

    向山瞬间晃过这两人,冲向最后的目标。

    那些枪手也反应了过来。他们直接将子弹往GA-身前倾泻。他们知道以那侠客的身手,自己很有可能无法击中对方。这些子弹只是作为一道“铁幕”,遮挡住GA-的。

    可向山却不管不顾,他用不握剑的手护在后脑,直接冲过了火力封锁的区域。

    只要不失去行动能力,一切就都没问题。

    GA-其实也早就在移动了。但是那胡椒罐一样的义体,气动外形实在太差劲了。他就算拼了命的移动,也很难达到音速。纯内功的武者绝望的将义眼对准向山。但向山却低着头,根本不看这家伙。

    机会……

    GA-心中生出一丝生的希望。他的胸膛陡然展开,弹出一个枪杆。里面只有一发穿甲弹。

    在这个距离,没有视觉的话……

    但就在他发射的瞬间,向山向左侧倒了下去。他双腿依旧保持快速运动的同时带鞘长剑在地上一点。他瞬间移形换位,到了GA-背面,正面面对这一名仇敌。

    他可太熟悉阿耆尼王的尿性了。他知道对面这家伙可能会出什么手段。

    他的身形被GA-本身做阻挡,那些狙击手也无法绕过长官攻击到他。

    那一发穿甲弹与向山擦身而过,打翻了一个冲得太靠前的游骑。

    那两名护卫的游骑内心尖叫想要追赶。但是他们的位置与向山始终差了一线因为他们的进手招式确实影响了转向。

    只不过是几十毫秒速度耽搁。

    璀璨的流光在GA-体表滑过。向山不知道GA-所用外装甲的合金晶体参数,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阿耆尼王很喜欢与“战舰外装甲”类似的材质。他选用了几个过去阿耆尼王所用外装甲的参数,试了几刀,然后稍微微调。

    GA-的外装甲瞬间四分五裂。

    这圆柱形的义体内部有一个核电池,一个枪管,冷却系统占了相当的部分。除此之外,就是用大量电子设备包裹的生物脑

    两名游骑已经不指望自己能够击败这侠客了。他们几乎是用身体阻拦在向山与GA-之间,想要抢回长官的生物脑。

    而GA-也改变了方向,朝着本阵跑去,想要寻求游骑们的掩护。

    但是向山却毫不留情的刺出了手中的声子刀。

    两名护卫的外装甲如同奶酪一般被切开。他们拼命一扭,这声子刀刀刃太脆,几乎是顺势碎裂。

    但是剑尖却依旧凭借惯性撞向GA。

    声子刀的材质精密脆弱,也只是相对普通外装甲而言。那些电子部件直接被刀刃劈开。剑尖刺破脑机屏障。GA-内功运转一滞,所有的游骑动作都停歇半拍。

    不可能……我怎么会在重重护卫之中被……

    这是这位内功高手的最后一个念头。

    然后,向山双手按在两名护卫身上翻了过来,直接在剑尖上一踢。

    碎裂的声子刀刀刃在GA-的生物脑中狠狠一搅,然后从彻底破碎。

    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碾过了所有的游骑。他们仿佛是失去了大脑核心的神经群,是被从主体上剁下来的章鱼腕足。

    所有的游骑兵目光都锁定了了向山。

    向山“啧”了一下。

    这下真的要逃命了。

    ……………………………………………………………………

    GA-的死亡,不止是让近在咫尺的那些游骑们感受到了强烈的痛苦,也让远处提供内功支持的同门感受到了这剧痛。

    小队长C·希瓦吉-21感受到了那种失去神经丛的痛苦。他咆哮道:“这怎么可能……”

    由于直连,C·希瓦吉-21几乎是目睹了那边发生的一切。

    他是“亲眼”看到一切的。他“看到”了那个侠客如何陷入下风,“看到”己方如何巩固局面。

    然后看到那侠客如何在一秒钟之内完成对GA-的反杀。

    C·希瓦吉-21

    嘱咐另一个师弟维持住住远程的内功支持。这边到交战地点的网络延迟只有零点几秒,会让内功高手陷入一定的劣势,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打。

    当然,C·希瓦吉-21并不指望这个师弟可以办到GA-没办到的湿气那个。他不指望可以骇入那个侠客了。

    他只是不想那些游骑失去远程内功支持后,被那些侠客轻易地骇入。

    游骑兵们经常在江湖上猎杀江湖人,所以内功还是有的,但一般都是编译境。

    而那个敌人则是机械境的靠前段位。

    双方内功差距有点大。

    “可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C·希瓦吉-21非常沮丧。在他的观念里,这次任务应该是一个相对轻松的、低风险的事情。

    为什么会出现一个没有跨越一重天地的侠客,盯着鸳鸯荡寇阵的压制,堂堂正正刺杀了自己但是师弟?

    这完全不应该……这不合理……这……

    某种无名的火在他的精神世界之内燃烧起来。

    并且烧向了一个现实世界的目标。

    在他的意念之下,一处仪器开始加压,将药液推入某个地方那是某人的大脑。

    这仪器就固定在一个义体人的头上。那个人的颅骨被剥开了,硬件设备大半都被拔下,然后有一个仪器固定在上面,整个脑机接口都被感应探针所监控。与此同时,这个装置还可以往目标大脑注射各种药剂,让目标失去自制力。

    这不是意志力可以对抗的事情。

    那目标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但是,他的大脑无法向义体发送哪怕一个比特的信号。他的义眼转动几圈,表现出一点点绝望。

    他是一名侠客。就在今天,这个诡异的庇护者野蛮的骇入他的义体这庇护者似乎是对一整个区域使用这一招的。然后,他的内功自动反击。

    这侠客的内功与C·希瓦吉-21比微不足道,瞬间就被镇压。

    但这一下异动,就足够C·希瓦吉-21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就在今天,C·希瓦吉-21用相同的手段抓了好几个人。

    然后,那个监控他大脑的装置,就接通了一处语音合成器。

    C·希瓦吉-21本来是不大想这样的。

    一个完整的侠客,扔进战俘营里,还是可以制造一些价值的。和老师不一样,C·希瓦吉-21并不喜欢浪费。阿耆尼王是一个“不计代价不择手段”的家伙,而C·希瓦吉-21却喜欢斤斤计较。

    但现在,他没有计较的心情了。

    他暴躁的问道:“你知道第八武神的传说吗?侠客。”

    “我不知道……”

    那侠客呆滞的语音之中透着一丝绝望。

    他大脑神经元的部分感受器已经被彻底破坏了。他的大脑永久性的缺失了某些功能。

    他不再是人类了。

    C·希瓦吉-21继续问道:“那么,那些钻地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