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 吾道长不孤

第二百二十一章 创作者的灵魂

    “你可以赚,但是我永远不亏。”向山点了点头,“而且这支音乐确实让我大赚特赚啊。老迪不是科研人员,所以他说的只是个表面。”

    迪伯纳耸了耸肩,笑道:“那确实。要不老板你再讲解讲解?”

    “‘模仿川井宪次先生的AI’其实不难制造。”向山说道:“那一百个乐评人真正的作用也不只是用来训练作曲AI。他们还会对作曲AI输出的结果做出评价,写下例如‘这首曲子某某部分不像川井宪次先生’的评价。而这些评价也会被记录下来你猜是做什么的?”

    老迪点了点头,拿出了捧哏的态度:“也是……训练AI,对吧?”

    “Bingo!我顺便训练了一批乐评AI。当然,这批AI的评价角度并不像人类这样多元人类可以从‘风格’‘开创性’‘实验性’‘思想性’‘情感共鸣’之类的维度评价一首歌。他们的评价角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像不像川井宪次’。”

    “每一个乐评AI只会从那一百个乐评人中的随机六十个里获取数据。只有一组可以获取全部一百个个乐评人的评价数据。还有一组则只会收获其他乐评AI的评价数据。”

    “总之,项目推行到第二阶段呢,这些AI就会分出一组镜像,在另一个超级计算机里面组成一个闭环,AI创作,AI评价,AI给AI反馈。”

    “两类AI给予彼此反馈,相互砥砺,最终抵达更高的层次。”

    陆轩宇有些楞:“我可以问一下……结果是什么吗?”

    “作为一个自然人,只要你对川井先生的作品熟悉到一定程度,就基本无法把AI输出的乐曲和川井先生本人的乐曲区分开除非你记得川井先生的所有音乐。”向山推了推只能眼镜,面有得色:“而不够熟悉川井先生的乐评人,反而有一部分能将AI输出的音乐区分开。比如说……嗯,那些AI太爱白噪音元素了,但目前并没有哪个人类音乐人把这一元素如此和谐的融入音乐之中。”

    祝心雨扶额:“啊这完全就是你给的资料库的问题吧。那些AI根本没法理解‘白噪音和管弦乐对人类是两种声音’这一点。”

    “类似的问题还有一些。但总结就是,如果从‘像不像川井先生’这个角度来做判断,那么就有极大的概率被忽悠过去。但如果跳出这个思维定势,先从‘是不是人’这个角度进行判断,可能会有一些收获。”

    陆轩宇有些晕:“这……川井先生也是‘人’,我是说,也在‘人类音乐家’的范畴内吧?”

    “人类对‘是不是人’的判断是模糊的。如果你的大脑在专心判断‘这些音乐是否符合川井宪次风格’的话,那么‘使用白噪音’也有可能被你的大脑认为是川井先生的创造性尝试而且那些白噪音是作为音乐的元素整体编进去的,又不明显!别强调了!”

    最后一句,向山是扭头对身后的祝心雨说的。

    陆轩宇点了点头:“那这个研究……到底哪里赚了?”

    “我们最后检视机器的代码,试图找出‘使人们认为音乐有川井宪次个人风格’的参数。这个参数,就是所谓的‘作者性’吧。另外还有‘如何判断音乐像不像川井宪次个人风格’的参数。”向山道,“从上个世纪开始,人类就在尝试通过从无到有建立‘计算机认识世界的方法’,来反过来研究‘人类认识世界的路径’。”

    “而其中相当重要又相当暧昧的一个方向,就是‘人类是如何认知其他人类’的。人啊,人毕竟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类为什么会觉得其他人具有‘个性’呢?这个‘个性’又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呢?”

    “我有个朋友就相信,决定人类个性的数据,其实非常小。人类意识中的庞大数据,大部分是‘共性’。如果使用合适的格式进行压缩的话……哎哟,不好意思,一下子说多了。”

    陆轩宇敬畏的点了点头:“听起来确实是很有意义的研究。”

    “实际上我还开了另外一个项目组哦。你知道东京街头的宣传物料吗?包括天空塔的主题活动,涩谷街头的巨大宣传画,以及数以百计的街头宣传车上的涂鸦。”向山道,“天下第一武道大会这个名字是来自上世纪最为流行的漫画《龙珠》。”

    陆轩宇有了一种模糊的预感:“老板你不会是……”

    “啊,对的对的。我也训练了模仿《龙珠》作者鸟山明的AI。”向山点了点头,微笑道:“由于计算机的图形识别是一个问题,所以其实我是打算让鸟山明老师自己来画的。但是我有个朋友拉住我说‘老鸟都九十了,别祸害老鸟了,要做就做全套吧’。所以我一咬牙就做了嘛不过倒是比想象中容易一些。日本人在十几二十年之前就在训练模仿漫画之神手冢治虫的AI。开个合作项目,搞到他们的研究经验,然后再把做过鸟山明先生助手的漫画家,以及《龙珠》动画制作组的老艺术家都拉过来……”

    老迪则补充道:“《龙珠》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世界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来就受到了极为广泛的关注。这一举动很博人眼球。另外,按照对外公开的报告,这项研究对长期失明的人如何复明有重要意义,对失读症、拼写症、部分失语症、失认症等认知功能障碍患者有帮助。”

    陆轩宇点了点头:“真是……了不起。”

    因为曾经的经历,他对这些医疗用途的研究抱有巨大的敬意。

    “嗯,除了那些之外,我们当然还获得了‘鸟山明为什么是鸟山明’的参数。”向山点了点头:“老陆,你手术疗程期间,咱们也聊过吧。关于‘什么是截拳道’以及‘什么是李小龙个人风格’的话题。如果你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询问一下用AI去问老天。”

    陆轩宇沉吟片刻,然后摇了摇头:“其实不用了。”

    “我的老师曾跟我说过,截拳道不单纯存在于技术的层面。我们应该更加关心武术如何影响我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