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 吾道长不孤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未能归还的记忆Vol.9

    冲天的沙尘将能见度限制在了三十米左右。三十米内是一片断壁残垣,三米外是浑浑噩噩的沙尘。

    在这一片混沌黑暗之中,断了一只手的诺威汗站了起来。这只手是被一发微型导弹炸断的,外装甲依靠破碎吸收了伤害,他的主体部分倒是没受什么损伤。

    就是能源几乎耗光了。

    诺威汗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大叫:“我是……侠客!我是侠客诺威汗!来!来!”

    但整个城市只剩下风声。

    诺威汗跌跌撞撞的走着。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些塑料片来包裹自己的外装甲,避免风沙的进一步渗入。有一些武者被干脆利落的杀死了,他打算再去找找电池。

    一个脚步声从找电池的诺威汗身侧传来。诺威汗从残骸堆里站起身,发现那居然是第九武神。

    诺威汗的合成器再次堵塞:“啊……啊啊……武神……”

    “哦,是你啊。”第九武神点了点头:“别再叫什么武神了。记着,我只认可武神作为侠客所做出的抗争,武神更生,是一件不应该发生,也不应该继续发生的事情。”

    诺威汗点了点头,坐在地上。

    第九武神伸出脚踢了踢他:“喂,起来。你这一身义体又不是肌肉,哪来了‘精神放松就全身无力’的毛病。起来,还有事。”

    诺威汗这才注意到,第九武神身后还跟了一队人。

    都是写义体化很低的人。

    “这里面有些人是刚才不敢冲出去的,有些人是冲到半道上因为缺氧而昏过去的……”向山指了指他们。

    “缺氧”是个很现实的话题。刚才城里到处都是金属气溶胶,然后又是重火力的交锋,金属颗粒不知道燃烧了多少次,大量的氧气被反应掉了。这最终结果就是,悖论城内出现了大范围的缺氧。

    对于完全义体化的武者来说,这压根都不影响战斗。基准人有两套获取能量的系统,一套走呼吸作用,一套纯靠电能。两者互不兼容。完全义体化的人纯靠电能就能活得很好,你让他们来呼吸作用,他们反而不能适应。

    但这些低改造率的义体人尚做不到这一点。人类有搬运氧气的循环系统,却没有搬运电能的系统。

    让他们穿越缺氧区,自然会昏迷。

    但基准人抗损伤能力本来就很强,二百年前约格莫夫还研究过缺氧损伤的成因。一时的缺氧休克对他们而言并不致命。沙尘暴吹散了金属气溶胶之后,他们就醒了过来。

    向山从地面上挖出一块核电池,扔给诺威汗:“换上这个,然后带着他们逃。要快。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诺威汗急切道:“我愿……死在这里……”

    “放屁。我缺你这个陪葬的吗?你再看看这些人……”向山指了指身后,“看看那个抱孩子的。他们需要一个大侠帮助他们。我是逃不掉。你呢?”

    诺威汗盯着那些基准人,目光在那几个孩子身上停留许久。

    然后,他对着第九武神微微鞠躬。

    “这才对啊。”向山叹了口气。

    空中传来了阵阵轰鸣,如同声声礼炮。

    然后是巨大的亮光。冲击波甚至在短时间内清空了一片沙尘。

    除开“射手”之外,剩下的十二黄道也逐渐靠拢。

    “射手”已经带着拆卸下来的物资逃跑了。从燃料的储量来看,他剩余的战斗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分钟。因此,凡是“持续作战三十分钟”用不到的模块,都被他拆了下来。

    逃是没可能的。燃料太少,导致他加速度不会很快。这意味着他在太空中很容易被军舰追上。而这一身反射率拉满的涂层,也很难隐藏自己。六十年前他攻击御座,也是借助陨石的。

    “前往小行星带”本身就是一种奢求。

    而本体能够匀出来的伪装设备,也只够一机伪装。所以只能让“射手”撤出去了。“射手”是十二黄道里面最会藏的。

    然后……他还想为地球侠客做点事。

    第九武神助跑,冲锋。

    大地在他脚下坍塌,空气在他正面相撞、压缩、发光。他轻而易举的超越音障。如同光枪刺穿空气一般,向山加速到了十余倍音速的地步。

    然后,奋力一跃!

    起跳动作在大气上留下了类似炮弹弹坑的痕迹。

    眨眼的功夫,残存的五机就已经越过了沙尘、越过了云层。

    天空湛蓝,近乎黑色。

    而在月球的方向,有一拍金属色泽的闪光。

    那就是自己最后的目的地了。

    啊啊,这就是最后一段路了。

    这个向山,也不能说是纯粹的“第九武神”了。在回收站小镇苏醒的记忆、松鹰城刺杀的记忆,还有第八武神在德拉科鲁兹城的记忆,他通通都知晓。

    在最后时刻,向山不免产生了这样奇妙的思想。

    “现在这个我的代码,与有生物脑的那个我那边所载入的代码,几乎一模一样。但这短短十几分钟的经验,却为我所独有……”

    “如何界定一个AI的‘我’‘他’之分别呢?在引入了‘像人的AI’这个设定之后,‘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又能以什么样的方式而存在?”

    “五机冲向哈特曼舰阵的向山、在黑谷之下伴随着主机自然而消灭的AI向山、在被哈特曼杀死之前最后几分钟的第八武神哦,他有生物脑的。但我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这种不拿自己命当命的态度……是向山赋予AI的,还是AI本身就很缺乏求生欲望?”

    在生命的最后,这个被设计出来扮演人类的AI,居然在以人类向山的视角,去思考人类与AI的关系。

    正面冲击军道舰阵的感觉,与冲击戴森云大同小异。只不过,军道舰阵是专门用来拼杀的,所以攻击的种类更多、死角更少。各种攻击一波波的抵达,连绵不绝,似乎没有穷尽。

    依旧是赌命,甚至比冲击御座的时候更加恶劣。

    将反射拉满的手法,使得第九武神众多机体都能在激光面前短暂坚持。但是舰队的攻击,却包括了高能粒子流与实弹等众多难以偏转的攻击,容错率更低。

    有一机在接战之前就被打爆。

    向山只觉得时间的流动变得缓慢。在轨迹诡谲的冲锋之中,他一边闪避,一边想到

    “摩羯”里面的AI,跟这个我是一模一样的。代码都几乎是一样的。

    人格覆面的自我认知……

    “还挺想知道科研骑士为此水了多少论文哩。”向山嘟囔着,杀穿一队护卫机。

    这里已经是大气层外,空气阻力已经消失,行星的引力不再强势。

    太空特化义体已经能展现自己的优势了。

    杀穿了小型护卫机构筑的防线时,向山仍在思考。

    AI与人类,以后会是和谐的关系吗……

    当他以声子刀破开战舰外装甲的时候,他仍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他以残存的弹药清空突击空母内的士兵、炸毁他们脱离空母的通路时,他仍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直到第九武神陷入重重围困,以破械武术攻击自己的前一刻,这个向山仍旧在思考人类与AI的未来。

    以自己为研究对象的话,这可真是个奇妙的课题。

    只可惜没有时间好好研究了。

    在最后的时刻,第九武神没有望着任何一个敌人,而是望着远方。

    他怀着某种憧憬,化为了光焰。

    ……………………………………………………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了。”在核爆的EMP过后,向山如此对同伴们说道。

    他完全讲述了这个故事。他将第九武神的一切毫无保留的讲了出来。

    这是为了摧毁第九武神的神像,也是为了成就第九武神的旗帜。

    贾德尔完全无法接受:“怎么……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

    “没什么不能这样的。”向山挥了挥手,“事情已经是这样的了。”

    另一旁的地底貔貅低声说道:“我是真不解啊……难道说这数十年来前赴后继的侠客,都是为了一个虚假的AI……”

    “他们不是为了向山而死,他们是为了侠义而死。”向山说道,“第九武神确实是一个AI,但他也毫无疑问是一个向山这一点上,第九武神与我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他与第四武神类似,错估了敌人的恶毒程度,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出现了巨大的失误。没什么大不了的,哪有真正的常胜无敌呢。”

    向山顿了一下,道:“这个故事你们可以讲给所有人听了。告诉他们,这个AI所拥有的热忱与爱,要更胜过那些对人类毫无同理心的人。”

    原闻人道:“那……那您呢?”

    “我是一个侠客。”向山抱着双臂:“嗯……我也不能保证,最后的胜利一定会在我身上呈现。但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成为最后的武神。”

    松岛宏冷不丁问道:“那接下来呢?”

    “由于第九武神,我们全须全尾的出来了,官府的监控系统与天基武器系统崩溃了。但是,新大陆上,官府占据绝对优势的事实不会改变。”向山叹息:“按照预案C来走吧。化整为零,越过封锁,进入大洋。去北极的去北极,去旧大陆的去旧大陆。”

    说着,向山转过头,在风沙之中一步步的前进。

    【PhiFever】

    第九武神的人格覆面覆盖在向山的精神之上。

    第九武神要为自己的告别演唱会献上最后一首歌。

    向山握紧了右手的拳头,将右拳举到与头顶平齐的位置。

    风沙之中,他开口唱到:

    “不要感叹青春的流逝不要在异乡孤独地哭泣要记住离家时阿妈的拥抱记住自己行囊中要走的路……”

    就算风沙都不能吞没其声。

    松岛宏、贾德尔等同一时代的人,立刻将注意力集中了在这歌声上。

    这是当年第九武神全太阳系直播时唱过的一首歌。

    “生活就是一场战斗你要意志坚定不怕牺牲异乡的月亮总睁着眼睛野草般的我们生来就倔强……”

    松岛宏仰起头。他也是唱着这首歌顿开枷锁,杀出困顿。

    所以他高声唱和:“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聚在一起是一团火!散开之后是满天的星星!”

    向山张开双臂:“生活是场永不停息的战斗用尽一生燃烧照亮那征程如果那山岗上开满了野花那是我最灿烂的微笑……”

    于是,人们跟上了向山的脚步。

    大家一边走一边唱。

    “生活就是一场战斗

    你要意志坚定不怕牺牲

    异乡的月亮总睁着眼睛

    野草般的我们生来就倔强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聚在一起是一团火

    散开之后是满天的星星

    生活是场永不停息的战斗

    用尽一生燃烧照亮那征程

    如果那山岗上开满了野花

    那是我最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