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箫锦鲤

第四百一十六章 国际友人叶擎苍!(五千字超级大章求月票!)

    这种无赖打法,让得叶擎苍也是感到愤怒,早知如此,直接上一个身形灵动的法师或射手,一波就把这个b给搞死了。

    哪里像现在这么纠结?

    他眼神微闪,仔细一想,忽然觉得姜维之所以不敢近身肉搏,无非是铁铠战皇防御太好,目前没有露出一个破绽。

    如果露出一个破绽,借此钓鱼的话,那么姜维或许就会上钩,开始近身,与铁铠战皇血拼一波。

    果真如此的话,铁铠战皇或许就能借此将其黏住,打他一套。

    一念至此,他神念微动,道:“铁铠战皇,卖个破绽。”

    铁铠战皇瞬间会意。

    轰隆…

    “面对疾风吧,哈撒ki!”

    熟悉的龙卷风,再度席卷而来。

    铁铠战皇卖了个破绽,假装失误,然后众人便是见到,龙卷风对着他笼罩而来。

    叶擎苍神色淡淡,根据先前的试探,他发现这龙卷风其实威力并不大,再加上铁铠战皇血高防厚,因此就算被撞上,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损伤。

    反倒是能够借此钓鱼,引蛇出洞。

    轰隆隆…

    于是,在众多目光注视下,龙卷风落到铁铠战皇身上,将他的身躯席卷而起,随风飘荡。

    瞧着这一幕,姜维的眼神,顿时绽放出惊人神采,犹如见到了老鼠的猫咪,流露出浓浓的炽热。

    “接受疾风的审判吧!”

    下一瞬,姜维的身形,瞬间出现在了铁铠战皇上方,手握长枪,对着他狠狠插下。

    “可算是中计了!”铁铠战皇冷笑,不过很快他便是发现,自己竟是一直处于击飞状态,根本停不下来!

    与此同时,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姜维枪出如龙!

    “本皇血高防厚,让你打一套又如何?”漆黑的眸子中,枪尖逐渐放大,铁铠战皇却是浑然不惧,甚至放声大笑,道:“你甚至不能擦伤我!”

    咔嚓!

    然而,下一瞬,它便悚然地见到,碎魂枪摧枯拉朽地破开自己的铠甲,戳进了自己的肉身!

    “怎么可能?!”叶擎苍瞳孔微缩,铁铠战皇顾名思义,最强的便是这一身铁铠,肉到令人发指,然而在这碎魂枪下,此刻竟是脆如薄纸、形同虚设?!

    咻咻咻!

    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姜维的枪速猛然暴涨,快地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到碎魂枪,只能隐约见到漫天枪影。

    “啊啊啊痛痛痛好快!”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铁铠战皇由于处于被击飞的状态,根本无法反击,加之姜维破防,因此那血线骤降,犹如姨妈一般。

    短短20s时间,却仿佛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轰!

    20s之后,铁铠战皇终于从击飞状态中解除。

    咻!

    就在此刻,姜维的长枪,再度刺来,然后并没有像先前那般轻易地破开铠甲的防御,而是卡在了上面。

    姜维脸色微变,用力捅了捅,还是捅不进去。

    “滚!”

    铁铠战皇暴喝一声,一股可怕的星气风暴席卷而开,震得姜维的身形连连后退。

    而他,也终于得以喘息之机。

    众人目光投向铁铠战皇,只见先前近乎满血的铁铠战皇,短短20s的时间里,血线居然已经不到一半!

    “难怪前置要求那么高,原来效果这么强!”洛风目光死死地盯着,眼神也是有些炽热,虽然数值上的描述已经很强,可实打实地看到造成的伤害,方才知晓,这一招的恐怖。

    击飞的条件很苛刻,

    可一旦击飞,效果便会很喜人。

    叶擎苍的心头在滴血,他原以为,姜维之所以一直在放龙卷风,无非是因为不敢与铁铠战皇近身肉搏,因此只能用这种方式,远距离不断消耗罢了。

    本还想通过卖破绽钓鱼,

    鱼的确是钓到了,

    可谁tm知道,这居然是条鲨鱼?!

    眼下,

    姜维将近满血,

    铁铠战皇却是血线掉的过半。

    局面于他而言,以及很不利了。

    虽然还不算输,

    可属实有些丢人。

    “现在,你知晓疾风的厉害了吧?!”

    姜维冷笑,屈指一弹,一颗水稻种子扔出,扔到了铁铠战皇身后。

    下一瞬,他一个瞬移,出现在水稻之上,手中锋锐的长枪再度抬起,对着他的后背…狠狠一捅!

    “啊!”

    铁铠战皇惨叫,豁然转身,然而姜维已经一个瞬移,出现到另一棵水稻上了。

    “啊啊啊!”

    铁铠战皇气的心态炸裂,愤怒咆哮道:“无能鼠辈,何必躲躲藏藏,有种近身肉搏?!”

    面对他的嘲讽,姜维却是免疫,冷笑道:“放弃自己的优势,才是愚蠢的行为。”

    “你有种,我不用水稻,你脱掉战甲,咱们正面硬碰硬,你敢吗?!”

    铁铠战皇沉默。

    咻咻咻!

    于是,姜维继续手握碎魂枪,依靠着碎魂枪,不断偷伤害。

    打一枪就跑。

    虽然这样造成的伤害并不多,但聚沙成塔,积少成多,更何况,铁铠战皇的血量本就已经不到一半。

    众人心中忐忑,难道叶擎苍真的要输了吗?!

    咻!

    姜维又是一枪刺来,而就在即将击中铁铠战皇身躯的那一瞬,铁铠战皇的身躯,忽然模糊了一下。

    那凶悍的一枪,刺在了空处。

    “不好!”姜维微怔,就欲后退,然而就在此刻,一记长刀劈来,落在他的身上,再然后,姜维忽然觉得,自己的速度变得缓慢了许多。

    【减速】:铁铠战皇接下来的每次普通攻击,会让对方持续3s的40%减速,持续十分钟。

    姜维连忙取出一颗种子,就欲扔在自己脚下,毕竟只有站在水稻上,才能瞬移到另一棵水稻上。

    水稻扔下,近在咫尺,他就欲踏上,然后忽然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力涌来。

    只见铁铠詹皇出脚,腿风凌厉,脚掌上缠绕着丝丝星气,快若奔雷般捶在了他的胸口。

    于是,他的身躯,尚未接触到水稻,便是倒飞而出,然后重重摔倒在地。

    咻!

    与此同时,铁铠战皇趁势追来,黏住了他,手中的大刀劈头盖脸般砍去,令得姜维一直处于减速状态。

    于是,被彻底的黏住了。

    与此同时,他的血线,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下降。

    砰砰砰!

    一刀刀当头劈下,姜维如遭重击,脚掌踩着地面狼狈的不断倒退,一脚一个印子。

    的哗然,伴随着姜维倒退的步伐,一波接着一波。

    很快,血线便已到了一个很不安全的位置。

    叶擎苍眼神微凝,算算时间,十分钟快到了,【减速】的持续效果便要结束了,而到了那时,姜维速度不受限,一旦碰到水稻,就又要开始为所欲为了。

    “铁铠战皇,速战速决。”

    铁铠战皇颔首,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冷笑一声,道:“一波,要你命。”

    于是,双手合拢,体内的星气,骤然变得狂暴起来。

    轰!

    银霜般的星气,自其体内呼啸而出,犹如一条长龙,不断盘旋,到最后,钻进了手中的大刀。

    长刀颤抖着,仿佛承载不了这般可怕力量,锋锐之气,犹如要将虚空洞穿。

    “我去,这一刀下去洛风的星卡便要没了吧?”

    “是啊他被黏住了根本跑不了。”

    “不愧是叶擎苍,还是顶的啊。”

    “…”

    感受着这道攻势的凶悍,众人皆是唏嘘,他们看得出来,姜维本来防御就不高,就是要靠着身形的灵动,而今被彻底黏住,该怎么翻?!

    “归元一刀斩!”

    咻!

    下一瞬,铁铠战皇双手握住长刀,举过头顶,然后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注视下,竟是没有劈向姜维,反而是对着自己的腹部猛劈而下!

    噗!

    在这道可怕的攻势下,铁铠战皇一声惨叫,血线瞬间到底,身形直接炸裂!

    【借刀杀人】:姜维昔日作为蜀国将领,智勇双全,擅长诈降之后,借刀杀人。

    技能效果:指定敌方一个攻击技,将该技能的攻击目标改为指定目标。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骇然之色。

    他们看见了什么?

    我打我自己?

    短暂的死寂后,下一瞬,演武台下,骤然响起了漫天惊呼声。

    “卧槽,见鬼,他不是在酝酿大招吗?”

    “的确是在酝酿大招,可是…我打我自己?!”

    “6666什么鬼,放水也不用放的这么明显吗?”

    “啧,真是张口就来,没看到总阁主星卡星气值下降,刚刚明显是释放某个技能。”

    “hhh,离谱。”

    “好家伙,这战斗看的真是下饭,何止是下饭,简直是朝我嘴里塞米饭,水稻都是现成的…”

    “代入感太强,我的下面已经开始痛了。”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响彻而起,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本以为在姜维一波乱杀后,接下来铁铠战皇会逆袭反击。

    但,谁能想到,这家伙憋了半天的大招,到最后,居然把自己给砍死了?!

    “叶军主,承让了。”洛风看向叶擎苍,神色平静地抱拳。

    叶擎苍的脸色,青白交替,难看到了极点,这个结果,是他没想到的。

    自己,居然输给了一名后起之秀?!

    “好,好。”祁进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目光四下一扫,道:“此战,洛风胜。”

    “既然如此,那便让洛风代表皇朝出战,竞争东荒保送名额,诸位可有异议?”

    众人皆是摇头,那叶烟岚更是眼露震撼,纵是心中不甘,然而却是无话可说。

    毕竟,这是洛风实打实地凭自己的实力,从叶擎苍手里竞争而来的。

    周圣的神色,也是阴晴不定,这个保送名额,他不仅没有得到,反而现在有希望获得的,居然是洛风。

    这就让他很郁闷。

    “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替你拿下这个保送名额。”叶烟岚低声道。

    周圣神色平静,面无波澜,并没有搭理他。

    瞧得他没有说话,柳烟岚抬起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你对我的态度冷淡了许多。”

    周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柳烟岚道:“是因为我没有给你带来名额吗?”

    周圣看着她,一脸认真地道:“你啊,怎么这么傻。”

    “我说过,名额不名额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你,这不影响你我成亲。”

    “真的吗?”柳烟岚眼前一亮,娇躯微颤,感动地快哭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先定亲?”

    “都可以,只要你喜欢就行…对了,你喜欢什么颜色?”

    柳烟岚,道:“蓝色。”

    “啊,你居然喜欢黄蓝色!”周圣震惊。

    “怎么了?”柳烟岚不明觉厉。

    周圣摇了摇头,道:“我喜欢绿色,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说罢,豁然转身,离去。

    柳烟岚:“。”

    狗东西nmsl…艹!

    …

    流云宗。

    此刻,一座庄严的大殿中,有着三道身影。

    左边的是个身穿道袍、身材高挑,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但又平平无奇的人,正是流云宗叶流云。

    流云宗的大师兄。

    中间,是一名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看起来丰神俊逸,卓尔不群。

    玄机阁的少阁主,莫问弦。

    右边的是个身穿黑裙的小妖女,那白玉般的精致脚踝上,挂着一串银色的铃铛。

    她的容颜,也是极为的漂亮,充满着一种妖媚的感觉,仿佛一个小妖精。

    万妖谷的小妖女,柳依依。

    此刻的他们,眼前有张荧幕,荧幕之中,正直播着洛风与叶擎苍的solo。

    这是一张特殊的星卡,能够转播场上赛事。

    “此战,洛风胜,接下来洛风代表我焰皇朝,前去竞争东荒保送名额,诸位可有异议?”

    此言一出,三人怔了怔,紧接着,彼此的脸上,皆是涌现出难以掩饰的狂喜之色。

    “卧槽哈哈哈居然洛风赢了!”

    “66666这个总阁主可以可以。”

    “叶擎苍给机会了啊,国际友人!!”

    他们在狂笑,笑的前仰后合,欲罢不能!

    在此之前,他们对这个保送名额,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毕竟,焰皇朝底蕴太强,而且出战的是叶擎苍,以他五星卡王的实力,足以摧枯拉朽地横扫他们。

    然而,谁能想到,洛风居然在1v1中干掉了叶擎苍,取而代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莫问弦激动的浑身颤抖。

    叶流云点了点头,道:“那洛风说到底不过是个一星卡王,我们和他比赛时,可不会想不开去压制境界。”

    “叶擎苍输了,看来是天意让我们获得这保送名额。”柳依依咯咯一笑。

    叶流云眼神微闪,道:“接下来,应该就是抽签了,按照规矩,应该是我们四人,两两一组。”

    “也就是说,谁能抽到洛风,决赛便稳了。”

    莫问弦点了点头,霍然起身,端起手中的酒杯,道:“诸位,不论最后我们三个谁获得保送名额,都不要因此心生芥蒂,当此之时,我们三家应该团结一致。”

    “虽然我们三族,较之整个天源大陆,现在还是小地方。”

    “不过,当未来我们有一天站在这大陆年轻一辈的时,他们就会知道,咱们这些势力,究竟有多么了不起。”

    听得此言,其他二人也是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微微沸腾,然后举起酒杯,重重碰撞在一起。

    “哈哈,好,我们就来比比,咱们三人,究竟谁能获得那保送名额!”

    年轻人激昂的声音,自楼阁中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