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帝的神级星卡师 箫锦鲤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半决赛躺赢,晋级决赛!

    天地之间,一片死寂。

    无数道诧异的目光投来,难以置信地望向虚空,那迅速崩塌的维京天鸟兽,心中掀起滚滚惊涛骇浪。

    他们看到了什么?

    九星卡王巅峰的维京天鸟兽,居然被埼玉一拳给锤爆了?

    满血爆了?

    “臣卜木曹?!!”

    “一拳被带走了?”

    “…该不会是天道系统的bug吧?”

    “啧,白银玩家一旦看不懂比赛,就说是bug,别暴露你的智商好吗?”

    “??你一个卡徒青铜狗,也有脸说我?”

    “这波啊,这波是以下犯上。”

    “这就是焰皇朝的顶尖星卡师吗?当真是不能以表面实力去衡量呢。”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彻而起,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心中翻江倒海,掀起滔天的沸腾。

    然而,不论他们如何难以置信,血淋淋的现实,都无情地摆在他们面前,狠狠地愁着他们的脸。

    柳岫烟、叶小瑾美目瞪圆,难以置信。

    “这个家伙,好强。”叶小瑾看着洛风的背影,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柳岫烟美目中绽放出异彩,道:“着实有趣,看来这届世界赛,要比想象之中有趣很多呢。”

    赵千宇神色微凝,沉默了片刻,道:“若是同境界,的确是个劲敌。”

    “这个家伙。”谷浮笙吞了口口水,美目中浮现出毒蛇般的目光,道:“还真是出人意料呢。”

    “这番结果,其实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秦君屹摇了摇头,神色没有丝毫波澜,道:“如果连燕北邙都赢不了,那他倒也对不起父皇这般高看了。”

    “不过,话说回来,燕北邙逼出了他的底牌,已经很不错了。”

    “他的那张星卡,应该是一张后期的星卡,比如说境界和攻击力等,以某种特定的方式,不断叠加。”

    “如果不知道,那确实会被打得头皮发麻,可如今知道了,到时带个净化或者直接在他没发育起来之前,将他直接解决,不就完事了?”

    谷浮笙美目一亮,道:“的确,燕北邙算不了什么,不过在接下来半决赛,当他面对赵千宇或者柳岫烟之时,恐怕就没那么好运了。”

    焰皇朝。

    随着维京天鸟兽的身形炸裂,荧幕前观战的星卡师,此刻皆是一怔,短暂的沉默后,很快,便是有着震耳欲聋的惊呼声,骤然爆发。

    “哇,我的天,四强啦!”

    “登封造极境,无畏造四强!”

    “太强了洛王大人。”

    “马上就是半决赛了,洛神冲鸭,捧起那个属于你但是现在却放在星云军团而千岛湖藏剑世家神策府心心念念望而不得的奖杯!”

    “…”

    星卡师们相拥而泣,也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热泪盈眶。

    本来在三张星卡复活并合体之后,他们甚至觉得,这场比赛,洛风可能要凉。

    但,谁能想到,面对那九星卡王巅峰、犹如天神一般的维京天鸟兽,埼玉依然是一拳解决了?

    力挽狂澜,所向无敌!

    赛场上,燕北邙目光一滞,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怎么可能啊…”

    他真的被打麻了,实在是有些看不懂,明明先前在面对姑获鸟的时候,埼玉都要打出一套连续组合拳,方能击溃。

    而面对超级进化后的维京天鸟兽,居然就一拳?

    懵逼,

    离谱。

    满脸迷惑,

    不知所措。

    “又是一拳,解决了呢。”埼玉轻轻摩挲着拳头,这把比赛,他打的很爽。

    凯皇坐了下来,道:“嗐,这场比赛,好像没有我什么事。”

    姜子牙:“确实,好像我也就给个buff,然后没啥事了。”

    凯皇感叹:“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赛场大杀特杀才是爽,如今一看,啊,躺起来居然也这么舒服。”

    而在此刻,丙组最后一场半决赛,也是开启。

    千岛湖,柳岫烟,对阵,神策府,赵千宇。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应该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毕竟,千岛湖与神策府的实力相似,而柳岫烟与赵千宇,也皆是各自内的顶尖星卡师。

    很快,比赛开始。

    不出众人意料,这果然是一场势均力敌、你死我活的比赛。

    两人底牌尽出,浴血厮杀,柳岫烟先下一城后,赵千宇很快便是紧随其后,补上一城。

    半个小时过后,两人皆是阵亡了三张星卡。

    气氛十分焦灼,陷入了僵局。

    而就在此刻,两人同时使用了星卡合体,星卡与星卡师合体,星卡师亲自上场战斗!

    合体后的他们,仍然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最后双双使用了大招。

    砰!

    伴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众人目光投去,然后便是发现,赵千宇的身躯,直接暴毙,犹如烧焦的木头,惨不忍睹。

    死了,

    真的死了。

    砰!

    而对面的柳岫烟,在此刻,身形也是骤然炸裂,化为虚无!

    这场半决赛,两人同归于尽了!

    众人面面相觑,唏嘘不已,虽然星卡比赛,与星卡师往往没有关系,但星卡师也是存在着性命之忧的。

    而这种星卡合体,星卡师亲自作战,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更会有阵亡的可能性。

    尤其是柳岫烟和赵千宇,他们实力相当,如果是寻常的比赛,可能打个平手,就让了。

    但这可是世界赛啊,根本没有撤退可言。

    两人都知晓,在实力、套路各方面都相似的情况下,拼的就是意志,谁更坚定,谁更无畏,谁或许便能棋胜一招,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两人的意志,居然都是坚定和无畏,都是向死而生,以命搏命。

    这就造成了双双同归于尽的结果。

    “我的天,这是同归于尽了?”

    “卧槽,虽然世界赛很重要,但也不至于那么拼吧?”

    “哎,被我们寄予厚望的……双双倒在了八强。”

    “等等,这是不是说明,洛风直接保送决赛了?”

    “卧槽!还真是,这b人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运气好的不是他吧,应该是上半区的秦君屹或者叶小瑾吧,无论他们谁进入决赛,基本就保送冠军了。”

    “这就离谱……”

    “…”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彻而起,瞧得这一幕,众人一瞬间,便明白了发生什么。

    洛风和燕北邙是丙组。

    赵千宇和柳岫烟则是丁组。

    两人为下半区,这个大组是要决出,四进二,谁能进入决赛的。

    照理来说,丙组洛风胜出,他要跟丁组的胜者能争夺这个决赛名额。

    而今,丁组全员暴毙,自然是洛风直接保送决赛。

    哗!

    焰皇朝内,此刻也是再度掀起滔天的沸腾。

    所有人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结局。

    “…这就,直接保送决赛了?”

    “祁王对不起,好签,好签啊!”

    “燕北邙:mmp。”

    “哇哇哇,好激动,没想到距离成为冠军,居然真的只有一步之遥了!”

    “洛神加油ヾ(?°?°?)??!”

    “…”

    台下的燕北邙,瞧着这一幕,心中翻江倒海,掀起滔天的沸腾。

    如果这把是他赢了,那他也直接保送决赛了吧?

    他嘴唇紧紧抿着,双拳紧紧握着,心中一遍遍地自责,怎么就,棋差一招,败在这无名之辈的手中呢?

    意难平!

    瞧着这一幕,秦君屹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是反应过来,忍不住地狂笑,笑声愈发肆虐,犹如滚滚奔雷,隆隆作响。

    他笑了片刻,看向谷浮笙,道:“你知道,我先前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那赵千宇和柳岫烟,虽然实力不如我,但赛场瞬息万变,谁都不能确保稳赢。”

    “我在想,我如何能够稳拿冠军。”

    “然而,就在我为此苦恼的时候,他们居然,双双晋级失败了。”

    “这说明什么?”

    他的眼中,战意升腾,道:“这说明我才是天命所归,即便我不想拿,上天也要把这个冠军,硬生生塞到我手里。”

    谷浮笙俏脸微喜,道:“是啊,那洛风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区区六星,弹指间便可镇压。”

    “对这即将而来的决赛,我倒是越来越期待了。”秦君屹舔了舔嘴唇,望向洛风,眼中掠过一抹猫捉老鼠般的戏谑,道:“我已经迫不及待将他按在赛场之上,一顿吊锤了。”

    瞧得这一幕,古洪嘴角也是一扯,这波啊,他真的是始料未及。

    “本次四强赛,胜负已出。”

    “甲组胜者,秦君屹。”

    “乙组胜者,叶小瑾。”

    “丙组胜者,洛风。”

    “丁组,无。”

    “按照规矩,一个月后,进行半决赛,甲组秦君屹,对阵乙组叶小瑾。”

    “而丁组由于无人可参赛,因此洛风直接晋级,跳过半决赛,两个月后,直接参加决赛!”

    轰!

    古洪的声音,夹杂着雄浑星气,犹如滚滚奔雷,响彻在天地之间。

    众人看向洛风,眼中含着羡慕,这个青年的运气,属实是有些好。

    “祁王,你这波直接在大气层了吧。”洛风看向祁进,佩服地五体投地。

    祁王颔首,道:“这波,确实也在我的预判之中。”

    “不出意外的话,你的对手,应该就是星云军团的秦君屹了。”

    他眼神微闪,道:“五年前,上一次世界赛总决赛,我星云军团焰云被星云军团的箫玄击溃。”

    “虽说焰云也是我们打敌,但这毕竟是皇朝荣耀,所以,这一次,你务必要将其击溃,把原本属于我们的荣耀,给夺回来。”

    “刚好,你不用参加半决赛,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你充足准备。”

    洛风颔首,保送决赛倒是次要的,能够给他省下一点时间,才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又是决赛了么,记忆之中每场决赛,都是翻来覆去,各种套路,惊心动魄呢。”洛风喃喃。

    “这次总决赛,可能没想象中那么多套路。”祁进道。

    “嗯?”洛风不解。

    祁进:“每个星卡师都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套路。”

    “而秦君屹就是那种,压根不给你实战套路的机会,从开始就跟你打架,用技术硬吃你。”

    “这样的打法,可能打起来没那么精彩,但是却往往能够一力破万法,以不变应万变。”

    “所以,他喜欢1v1和3v3,因为这样的形式,往往不会打出很多套路。”

    洛风笑道:“无妨,能赢就好。”

    …

    冥阳大陆。

    有着一座山峰,犹如一柄利剑,插在大地之上。

    山峰之上,有着一处超级宗门,名为玄天宗。

    之所以被称为超级宗门,那是因为每年招收弟子时,起步要求就是卡王。

    卡王之下,任你天赋超绝,看都不看一眼。

    玄天宗内,一处楼阁之中,有着一名男子,他的面庞,俊秀而又妖异,双眉犹如剑锋,给人一种不寒而粟之感。

    此人,名为焰云。

    此刻的他,正盘膝而坐,周身恐怖的星气升腾。

    若是祁王在此,必然能够发现,即便是一星卡皇的秦澜,周遭气势较之于他,也是有所不及。

    而就在此刻,一名弟子走了进来,道:“焰师兄。”

    听得此言,焰云眼睛缓缓张开,道:“天源大陆的消息,打探得如何?”

    “全都在这玉简之中。”那弟子伸出手来,递给他一个竹筒。

    焰云接过竹筒,将里面的纸卷拿了出来,缓缓展开,目光扫动。

    “嗯?”焰云眉头一挑,道:“焰皇居然击败阵亡阵营,甚至还完成一统,那姜太渊,倒还真是个废物。”

    那弟子道:“我听说,焰皇之所以能完成东荒一统,是因为一名叫做洛风的青年。”

    “洛风?”焰云神色忽然一动,道:“他是何境界?”

    “最新情报,六星卡王,如今正在参加世界赛。”

    “六星卡王?”焰云丢下了手中的竹筒,眼中露出猫捉老鼠般的戏谑,道:“这点实力,真是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那弟子恭声道:“那是,师兄您天赋傲绝苍穹,那洛风与您相比,的确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焰云颔首,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仇恨,道:“昔日濯缨斩杀吾父,窃取皇位,彼时的我尚且幼小,迫于无奈,只能逃来冥阳大陆,暂避祸患。”

    “如今修炼有成,是时候回去复仇,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给拿回来了。”

    想到往事,他便是有些唏嘘。

    在上届世界赛上,他差点被箫玄斩杀,所幸未死,被老焰皇救活,同时为了躲避濯缨追杀,被秘密送往冥阳大陆。

    可是,当他来到冥阳大陆后,却是听到了一个更为绝望的消息。

    冥阳大陆,最大的势力名为冥阳圣族。

    冥阳圣族,何其恐怖,即便是他所在的玄天宗,在他面前,也是远远不及。

    那个箫玄,同他的师父居然也来了冥阳圣族,可后来,他的师父-燕忘情,居然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冥阳圣族的圣主。

    而那箫玄,也是犹如磕了药一般,短短数载,暴涨至卡圣。

    不甘与畏惧,曾经让他一度感到绝望。

    不过所幸,箫玄并没有注意到玄天宗的他,更万幸的是,箫玄居然在异族入侵冥阳时,为了守护大陆安全,献祭了自身。

    这才让他安稳活到了现在,一切的巧合,也愈发让他觉得,自己就是天命之子。

    如果不是天命之子,自己怎么会在一次次的危机下,活到现在,甚至成为了玄天宗的第一圣子?

    “那濯缨实力深不可测,不过照我估计,姜太渊虽然也是卡皇,较之于他,应该稍逊一筹。”

    声音落下,他轻轻摩挲星戒,拿出一枚玉盒,玉盒之中,是一枚闪烁着莹莹玉光的丹药。

    “去,再跑回天源大陆一趟,将这颗皇星丹递给他,让他吞服潜修,同时等待着我的消息。”

    “虽说以我的实力,已经有了前去复仇的实力,毕竟焰皇朝,焰皇阵营,也就濯缨她一个卡皇罢了。”

    “不过稳妥起见,还是等三位长老出关吧。”

    “再过两个月,等三位长老出关之日,便是我重返天源大陆,朝那濯缨复仇之时。”

    他淡淡一言,却是仿佛决定了焰皇朝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