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三百八十六章 度

    “老婆子……老婆子……”

    村口那家院子里,那打着木陀螺的老人缓缓蹲下身,拿起了那木陀螺,

    起身,呢喃着,朝着堂屋里走了进去,

    “在呢,没事儿,没事儿……”

    堂屋里,老太太也转过了身,望向了老人,一遍遍念着。

    ……

    “……快跑吧,快跑啊,别管我……”

    一户人家里,那腿脚不便的老人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滴落一遍遍念着,

    他旁边,男人转过了身,也看向了自己父亲,

    “……傻孩子,傻孩子……”老人看着自己儿子,浑浊的泪水不断涌出,一遍遍念着,出神着。

    ……

    那村口老人家,端着面碗的老人缓缓转回了身,抬起了头,出神着,往外挪了挪脚步,

    看了看昨夜那座山,又缓缓转过了头,看着村子,目光出神着,

    ……

    村子口,两名军人愣愣站着,背依旧挺着笔直,

    两人同时抬起了手,

    “……我宣誓……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

    话语声响起,两名军人念着。

    ……

    诵念声在村子里回荡着,话语声在诵念声下萦绕着,

    看着村子里的一道道身影,廉歌念诵着,

    村子里,阴气怨气渐渐消散着,

    村子外,一道道萦绕着阴气的身影,从远处靠近浮现,又在村子外停下,静静等候着,

    ……

    “……慧慧,爸爸还要教你骑自行车呢。”

    眼里再涌出浑浊的眼泪,堂屋里,中年男人收回了轻拂拭着自行车的手,

    一片落叶在清风拂过后,从自行车上滑落,落在中年男人身上,

    堂屋里,再次安静下来,

    堂屋后,那女人的呢喃声,也再次停下。

    院子外,沿着村道,

    村道上,一道道身影或是望着家,或是望着那山顶的方向,愣愣着,

    村子里,愈加安静下来。

    ……

    看着村子里一户户人家,一道道身影,廉歌再放下了手,停下了念诵声,

    远处山林间的虫鸣鸟啼声,愈加清晰传至耳边,

    一阵清风拂过,吹散天空之上的云雾,初升的朝阳再从云后钻出,朝着这山谷中的村子,挥洒下阳光。

    “……谢过先生……谢谢先生超度……”

    嘈杂的话语声在山谷下,村子里响起,

    村道上,院子里,一道道身影朝着廉歌屈身,

    身后,堂屋里,屋后厨房里,那中年男人和女人也踏出了屋子里,朝着廉歌感激着说着,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微微仰头,廉歌看了眼天空之上挥洒下的阳光,再转过视线,看向村子外。

    ……

    紧随着,那远处浮现的一道道萦绕着阴气,身穿着黑色正装的身影,快速出现在廉歌身前,

    “……我等见过天师。”

    一众鬼差在廉歌身前躬身,恭敬着见礼道。

    “帮我把他们带下去吧。”

    廉歌看了眼身前一众鬼差,再顺着村道,看着一户户人家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怯生生望着的孩子,搂着自己孩子的父母。

    语气平静着,廉歌说道。

    “……天师慈悲。”

    为首的鬼差抬起头,看了看村子里的一众村里人,再恭敬着朝着廉歌应道,

    “我等遵命。”

    紧随着,一众鬼差散开,散在整个村子,一户户人家院子里,门前屋后,一道道身影旁,

    ……

    “……谢过天师超度之恩……”

    村道上,一位老人朝着廉歌所在的方向跪了下来,长呼道,

    “……谢过天师超度之恩。”

    紧随着,村道上,村子里,一道道身影朝着廉歌跪伏了下来,长呼道,

    长呼声从村子里各处响起,混杂着,汇聚着,在这山谷中,村子里一遍遍回荡着,

    听着,看着,廉歌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了身,看向了旁侧远处,

    “把他们带下去吧。”

    “我等遵命。”

    为首的鬼差再次恭敬着应了声,擒住了院子里那中年男人和女人,一众散落在村子里的鬼差,也擒住了身前一众村里人的肩膀。

    ……

    “……傻孩子,傻孩子……”

    那屋子里,腿脚不便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孩子,说着。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只是笑着,

    “……是爸拖累你了。”

    老人看着自己孩子,再沉默了下,说道,

    “没有,要不是爸,我早就没了。”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父亲,摇头说道。

    “傻孩子……”老人再说了句,只是摸了摸自己孩子的肩膀,没再继续说话。

    一旁,鬼差见状才走上前,擒住两人。

    ……

    村道上,那穿着胶鞋的男人朝着自家屋里拼命跑着,

    村道上,一个个鬼差看向他,停顿了下,又转回头,

    “……老婆,老婆。”

    男人跑进了自家院子里,一把搂住了自己妻子,孩子,眼泪再从眼眶中涌出,滴落在地上,又溢散。

    院子里的鬼差,只是看着,

    男人重新松开,鬼差才身影一闪,出现在这一家人身后。

    ……

    村道边,那端着面碗的老人,踏出了屋子,往着村子里望着,出神着,

    村口人家里,那拿着陀螺的老人,将那手里的陀螺,小心着,放到了旁边,再看向了自己的老伴,

    老太太眼里也笑着,看着自己老伴。

    ……

    村子外,那两名军人放下了敬礼的手,

    “……班长,咱们这也算是光荣了吧,不知道能拿个几等功。”其中名军人笑着看着旁边另一名军人说道,

    “我让你赶紧跑,跑快点,你是不是停下来了?”另一名军人看着他,说道。

    “班长,我也是个军人啊。”那名军人笑着应道。

    另一名军人闻言,笑着,抬起手拍了下他的背,

    “好小子……”

    旁侧,鬼差停顿了下,才上前,擒住了两人。

    ……

    院子里,被擒住的中年男人转回头,望向了自家堂屋里,看着那靠在墙边,已经锈迹斑斑的自行车,

    “……现在,咱们闺女,应该已经会骑自行车了吧。”

    看着,中年男人笑着,说着,

    “咱们闺女那么聪明,肯定学会了,哪像你啊,脑子木的……”

    女人也笑着,应着。

    ……

    旁侧,廉歌看着远处山林,听着随着阵阵清风萦绕在耳边的话语声。

    “……那天师,我等就先带他们下去了。”

    为首鬼差恭敬着,朝廉歌躬身说道,

    廉歌看着远处山林,也没多说什么。

    为首鬼差会意,朝后退了几步后,骤然消失,

    紧随着,村子里,散落着的鬼差,也擒着一道道身影,消失在村子里。

    ……

    转回视线,再看了眼空荡下来的村子,

    村子里,愈加显得安静,

    唯有阵阵清风不时拂过,卷起几片村道上,院子里的落叶,发出些窸窣的声音。

    “走吧。”

    “吱吱,吱吱吱……”

    收回目光,廉歌转过身,朝着来时那座山走去,

    肩上蹲着的小白鼠转动着脑袋,也叫了声,

    清风中,混杂着小白鼠的叫声,

    一人一鼠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