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四百七十七章 魇

    堂屋里,

    老人说着,再沉默下来,眼睛瞪着,有些浑浊的眼底流露着恐惧,浑身颤抖着。

    一旁,中年男人也浑身颤抖着,带着血丝的眼睛,有些惊恐地瞪着那紧闭着的房门,似乎再看到了那副画面。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老人和中年男人,手一轻挥,再收回了目光,也没多说什么。

    老人和中年男人紧随着,情绪平复了些。

    老人瞪着那紧闭着的房门,沉默着。

    ……

    “……来,刚出锅的炒回锅肉……”

    在后厨忙活着的老汉,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听着老人的话,眼神流露出丝恐惧,浑身不禁颤抖了下,

    又在门边站了站脚,脸上再挤出些笑容,笑呵呵着,说着,走到了桌边,将碟还冒着热气的菜,放到了桌上,

    “……陈二娃,干坐在那儿干什么呢,这客人来了,咋一杯茶都不倒。老陈你也是,这还是你屋里,怎么待客的……”

    放下那碟菜,又看了看,老汉一边出声说道,一边朝着饮水机旁走了过去,

    “……于叔,我来吧。”

    中年男人闻声,站起了身,赶紧走了过去。

    “……那行,你来。”

    老汉笑呵呵着说了句,又转回身,走回到了餐桌旁,

    “……小伙子,你先喝杯茶,坐坐,那还有两个菜,炒好了我们就吃饭。”

    看着廉歌,老汉再出声说道。

    “劳烦了。”

    “……不劳烦,不劳烦……”

    笑呵呵着,摆了摆手应了两声,老汉再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

    “……小哥,你喝茶。不好意思,怠慢了。”

    中年男人端着两杯茶水,再走回了餐桌旁,将杯茶水往着廉歌身侧餐桌上放去,歉意地说了句,

    “谢谢了。”看着那老汉走进厨房,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伸手接过茶水,道了声谢。

    中年男人闻声,摇了摇头,又再转过身,将剩下杯茶水,放到了老人身旁,

    “陈叔,你也喝点水吧……”

    说着话,中年男人又停顿了下,

    “……我多放了些茶叶,也能提提神。”

    老人闻声,缓缓转过头,看了看中年男人,又看了看桌上那杯茶水,伸出手,端起了那杯浓茶,

    “……越来越像,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像她了原来那模样了……越来越像了……”

    老人一口口喝着浓茶,眼睛瞪着,浑浊的眼底带着血丝,呢喃着,一遍遍,出神着,说着。

    中年男人在旁边再坐了下来,沉默着,眼底不时流露出些恐惧。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和这老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回了目光,

    堂屋门下,缝隙间,丝丝雾气依旧随着清风往里弥漫着。

    堂屋里,愈加显得安静。

    ……

    “……滋……滋,滋……”

    后厨里,菜下锅的声音响起,

    紧随着是锅铲碰撞着铁锅,混杂着菜在油锅里翻动着的声音,

    丝丝香气也紧接着,从后院里,往着堂屋里萦绕来。

    转过视线,廉歌透过堂屋靠里那通往后院的门,往着后院里看了眼,顿了顿目光。

    “……咚……”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锅铲落在铁锅里的声音响起后,那菜翻动的声音消失,

    “……嘭,啪……”

    有些沉闷的响声连带着碗碟摔落在地上的声音,紧随着,从厨房里传出,

    堂屋里,老人和中年男人听到这动静,仿佛受到惊吓般,倏然站起了身,朝着那厨房里望去,

    老人手里端着的茶水被晃动着,溢出,洒在了老人衣服上。

    “……啊啊……啊啊啊……救命……”

    “……救命,救命啊……”

    还没等老人和中年男人动作,厨房里的老汉满脸惊恐着,恐慌着,朝着厨房里,叫喊着,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

    眼睛瞪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带着血丝的眼底带着深深的惊恐,语气里带着些绝望,老汉慌乱着,朝着堂屋门边跑去,

    “……救命,救命……”

    踉跄着,老汉摔倒在了地上,但却还是爬着,手抓着,慌乱着,往着堂屋门边跑着,

    “……砰,砰……”

    眼睛瞪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老汉惊恐着,慌乱着抓着门把手,似乎想要冲出到屋门外。

    “……老于,老于……陈二娃,赶紧把你于叔抱住!”

    老人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老汉,出声喊着,

    中年男人紧随着,又帮着将老汉抱了住,

    “……救命,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救命,救命啊……”

    老汉眼里惊恐着,语气绝望着喊着,看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手慌乱着往前抓着,似乎想抓到什么,

    “……老于,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你已经醒了,你已经醒了!”

    老人死死按住了老汉,冲着老汉喊着,

    “……于叔,没事了,已经醒了……”

    “……救命,救命……”

    老汉喊着,往前伸着,抓着的手渐渐垂了下来,喊叫着的声音渐渐平息,

    “……醒了,醒了……”

    浑身颤抖着,眼底的恐惧渐平复了些,

    “……对,老于,你已经醒了,醒了……”

    老人冲着老汉再喊道,

    “……醒了……”

    老汉渐停止了挣扎,只是浑身依旧颤抖着,

    “……老陈,陈二娃,你们放开我吧。”

    老汉再沉默了下,出声说道。

    老人看了看老汉,将手松了开,中年男人闻声,也收回了手。

    “……嘿,炒个菜,我说烟气有点熏眼睛,就闭了下眼睛……”

    老汉沉默着,再缓缓转过身,望向那后厨的方向,眼神里再流露出惊恐,身子颤了颤,

    紧随着,又再勉强挤出些笑容,转回头笑呵呵着,出声说道,

    “……哪知道,就这么站着,菜还炒着呢,就睡着了……一睡着,就又梦到了……”

    “……那菜还在锅里呢,我去把那菜铲起来,别一会儿给糊了锅……”

    望着那厨房里,老人笑呵呵着,再说了句,又再站了站脚,停顿了下,才重新挪开了脚步,往着厨房里在走去,

    “……就不炒了吧,就这几个人,桌上这些菜就够了,免得一会儿……”

    老人望了望那厨房里,出声说道。

    “……成,那我去把火给关了……”

    老汉闻声,停了下脚,又再沉默了下,点头应了声,再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陈家二娃,你过来把碗筷子再清一下,端到桌上去。”

    一边往厨房里走着,老汉一边再喊了声。

    中年男人应了声,跟着走进了后院厨房里。

    老人看着那老汉和中年男人走进了厨房里,沉默了下,再重新缓缓挪着脚,走回到了餐桌旁,

    坐了下来,老人端起那杯浓茶,再喝了口。

    看了眼这老人,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走进厨房里的老汉,

    微微停顿了下视线,廉歌转回了目光,也没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