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六百零八章 可怜

    “……老陈,过来了啊,坐,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茶水……”

    “……余婶,坐……不都说了,不用提东西吗……”

    “……老常,你招呼其他人吧,不用招呼我,我随便找个地方坐就行……”

    “……前些时候别人给我提的件牛奶,我也不喝就没拆,你拿着给你妈喝吧……程老婆子在那边呢,那我过去看看程老婆子……”

    头顶的太阳渐往西面斜着,变换着位置,

    从各处来的些来参加宴席的宾客,也相继走进院子里,

    中年男人站在院子边,脸上笑着,不时接过些宾客提来的鞭炮酒水放到一旁,招呼着来的宾客坐下,不时又拿着水壶,给来的宾客倒着茶水。

    不时,也有些宾客,走到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跟前,看望下,招呼声,在廉歌所在的那张圆桌旁坐下,

    “……程老婆子,还认得出我吗,你要认得出我啊,你就动动眼珠子。”

    又一个来的宾客,走进到那瘫坐在轮椅上老太太跟前,笑着同老太太大声招呼着,

    老太太一如之前,只是愣愣着看着身前,也没什么反应,

    “……程老婆子,今天是你生日啊,你大儿子,孝顺啊,给你过大寿……程老婆子你享福了啊……”

    那来的宾客在老太太跟前笑着说着,

    这时候?老太太再缓缓转动着浑浊的眼珠?看向了这宾客,似乎是听到了这宾客的前一句话?

    “……程老婆子?你还认得出我啊。”

    来的宾客有些高兴,出声再说着?

    老太太嘴唇微微颤抖着,愣愣着?望着跟前这人。

    “……程老婆子?那你先歇着啊。我去旁边坐了。”

    那宾客再说了声,重新走开了。

    那老太太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眼珠,再如之前一样,瘫靠在轮椅上?只是愣愣着望着身前。

    ……

    “……以前啊?这程老婆子还年轻那会儿,还不像后来那么疯疯癫癫。”

    那徐姨回头望了望来的个宾客,再看了看那瘫坐在轮椅上的那老太太,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说起来也是可怜。这程老婆子年轻那会儿?长得还算清秀,人也算勤快。结果嫁给了孝德他父亲那玩意儿。”

    那徐姨转回头?继续说着,

    “……那玩意可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程老婆子刚结婚那会儿,还显不出来?等后面日子久了?那玩意儿的德行就显出来了。

    喜欢喝酒?还不是说就一天喝个一二两那么喝,那喝起来就是一斤两斤白酒,喝个烂醉,一回家就拿自己老婆撒酒疯,撒气,打这程老婆子。

    以前,我屋就住在这不远,那边河边上有个河槛,周围几户人家都在那洗衣裳,好多回,我在那儿洗衣裳,程老婆子也在那洗衣裳,她把袖子一挽起来,我就能看到她那手上啊,一道一道,一片片全是淤的,青的,乌的,到处都是好了的,没好的些伤……全是那玩意喝醉了给打的……这都还算轻的……好多回,这程老婆子都被那玩意儿打得好几天床都下不了,门都出不了……

    程老婆子,可是给他们家生了两个儿子啊,这东西真是下得去手……”

    徐姨说着,再看了看那瘫在轮椅上的老太太,

    老太太似乎浑然不觉,只是如之前一样,愣愣着望着身前。

    “……就这么,这程老婆子不知道是挨了多久的打,她也不跟我们讲,就是我们看到了,她也说是摔得绊的……”

    那徐姨转回目光,摇了摇头,继续说了下去,

    “……那是不是摔得绊得,我们哪看不出来啊,就是有时候那动静大的时候,那玩意儿打老婆的时候,我们隔着近的,住得近都能听到……”

    “……那时候,虽说也能离婚,也有离婚这一说,不过那时候,你要是离婚了,不光是你自己没脸在这过下去,就是你娘家屋里,都没脸……”

    徐姨说着,再停顿了下,

    “……这程老婆子就那么忍着,就那么一直过着……我估计那会儿的时候,这程老婆子这脑子就开始有些不对了。”

    “……就这么过了那么久,这程老婆子眼看着就要熬出头了,那玩意儿喝醉了酒,摔死在了沟里。

    按说这么一来,虽说这一个人拖着两个孩子肯定要受累一些,但这程老婆子总算是能少受些罪,不用动不动就浑身是伤,也算是能松那么口气。”

    “结果……”

    那徐姨说着,不禁叹了口气,再看了看那瘫靠在轮椅上的老太太。

    旁边几个似乎知道的老人,也各自摇了摇头,有些沉默,

    “……结果,没过半年,这程老婆子的小儿子,也摔倒那沟里给淹死了。”

    ……

    听着那徐姨的叙说,廉歌看了眼那轮椅上的老太太,

    老太太依旧如之前一样,愣愣着望着身前,似乎浑然没听到那徐姨的话,只是微微张着的嘴唇愈加有些颤抖,两只搭在轮椅上的手也不停着,有些厉害的颤抖着。

    看着那老太太,停顿了目光,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旁边院子里,渐多的宾客,和那脸上笑着,正招呼着宾客的中年男人,收回目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听着这徐姨的叙说,

    “……就那么过后,这程老婆子彻底就疯了,疯疯癫癫……也是造孽。”

    那徐姨沉默了下,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她疯了啊,倒是轻松了,痛快了,就是苦了她的大儿子了。

    那会儿啊,她大儿子,就是孝德啊,也才二十岁不到。”

    那徐姨说着,转过头,再看了看那正招呼着宾客的中年男人,

    “……去不了外边打工,不能离着这程老婆子远了,得随时都照看着这老婆子,不然这程老婆子疯癫起来,死在哪儿都不知道,就只能在近处村子里做些零散的活,在地里刨食,就这样,还得给她攒钱看病。

    也娶不上媳妇儿,你说哪家人看到这老太婆这副模样,会同意啊……

    也都是后来了,小善她母亲看着孝德啊孝顺,人也勤快,加上小善她母亲年纪也不小了,才那么嫁了过来,让孝德能结了婚……结果,就这么,前些年的时候,小善她母亲还是被这老太婆给气跑了……”

    转回头,再摇了摇头,那徐姨再出声说了句,

    “……所以说啊,这老太婆现在这副模样啊,其实也还好,总比前些年那时候好。”

    说着,徐姨没再继续说了下去。

    再看了眼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廉歌转过了视线,也没多说什么。

    “……来了啊,坐……先坐……”

    “……让一让啊,让一让啊,上菜了啊……”

    天色渐暗,院子里来得宾客渐多,混杂些话语声,渐嘈杂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