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七百一十五章 热闹的街

    “……过年咯,过年咯……”

    “……跑慢点,别摔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灯笼,对联,卖年画咯……大姐,你看看这年画多好看,寓意也好,就这副……”

    “……这东西多少钱啊……”

    “……一会儿再去买点菜回去……好,我择菜……我……我,我要帮忙烧火……”

    “……老陈,上街啊……嘿,不是过年了,上街再买点菜,一家人晚上一起吃……要不一会儿过来吃点……”

    沿着街边盏盏路灯照亮的街道上,买到了冰糖葫芦的小孩追闹着跑过,穿着病服,脸上没什么血色的大人,笑着,朝着跑远的小孩招呼着。

    穿着寿服,蹲在摊位前的老人提着买上的东西,笑呵呵着往远处走去。

    街边,一个个摊位后,摊主依旧叫卖着摊位上的东西。不时有些行人身影驻足,或是看着一个个摊位上东西,或是同摊主询着价。

    路过的行人或是笑呵呵着,买到了想要买得东西,似乎往家里走着,或是互相说着些家长里短,在一个个摊位前放慢脚,或是遇到相熟的人,也打着声招呼。

    ……

    挪着脚,带着顾小影往旁边摊位走着,种种话语声,叫卖声在廉歌耳边响着。

    远处没什么摊位的空处,舞狮的人依旧卖力着,围观的人依旧叫着好。

    拿着糖葫芦,追闹的小孩,买好了东西,往家里走的老人,说着家常里短的夫妇,互相打着招呼的人,熙熙攘攘的行人从廉歌两人身侧掠过,无人侧目,似乎浑然不觉廉歌两人,却不自觉地朝着两侧让开着。

    ……

    走至街边那摊位前,廉歌带着顾小影停了脚。

    支起的摊位上,摆着些寓意不错的字画,年画,摊位两边,还放着些油纸伞。

    摊位前,正有个穿着棉衣的妇人正看着摊位上身前张年画,同摊主询着价。

    摊位后的摊主笑呵呵着招呼着妇人,不时摆弄着摊位上妇人身前那张年画,同妇人说着些什么。

    似乎对摊位前的廉歌两人浑然不觉。

    “……大姐,你看这年画多好啊,画得是花开富贵,你看这多喜庆。拿回家贴到墙上保证好看……”

    “……看着是挺讨喜的,那就给我拿上……”

    妇人再摆正那张年画,看了看,笑着点了点头,

    “……好嘞,大姐你看还要点别得什么吗,字画,扇子小饰,还有伞……”

    “……不要了,下回,下回再过来,得去那边再买些菜就回家咯,今天除夕了,一家子都要在,得回去准备年夜饭了。”

    “……大姐一个人准备年夜饭啊,那真是辛苦了,不过一家子能在一起吃口热乎饭,也难得……那大姐你慢去啊,下回再过来……”

    “……孩子他爹带着孩子在屋里择菜呢……不说了,不说了……先走了啊……”

    摊主麻利着将那幅年画卷好,拿了根线捆了下,递给了妇人,接过了钱。

    妇人拿过年画,笑呵呵着,同摊主再说了几句话。脸上笑着,似乎没看到廉歌两人,却让开了身,朝着远处走了去。

    “……卖画啊,卖小饰了,发簪头绳,字画年画……”

    等那妇人走了过后,摊主对摊位前的廉歌两人浑然不觉,抬着头,再朝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招呼着,吆喝着。

    看了眼这摊位上摆着些东西,和这依旧冲着街道上行人招呼着的摊主,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摊位旁摆着的几把油纸伞,

    往旁边挪了两步,廉歌拿起了把纯色,还没上色,描绘什么图画的油纸伞。

    “廉歌……”

    顾小影跟在廉歌身侧额,看了看那摊主,再回过头看向廉歌,不禁唤了声。

    “小影姑娘,你的新年礼物找到了,不过还差些东西。”

    看了眼顾小影,廉歌微微笑了笑,只是出声说了句,拿着那把油纸伞,带着顾小影再重新走回了摊位前。

    顾小影看了看那把油纸伞,再看了看廉歌,没再说什么,只是跟在廉歌身侧。

    “……卖画咯,卖年画咯……”

    “这位摊主,劳烦问下,这把伞多少钱?”

    这摊主依旧朝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吆喝着。

    廉歌看着这摊主,出声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紧跟着,正吆喝着,叫卖着的摊主声音戛然而止,动作顿了住,有些发愣着,站在原地。

    又再停顿了下,似乎才看到了廉歌两人,脸上紧跟着露出笑容,热情着,招呼着廉歌两人,

    “……两位真是好眼光,这把油纸伞虽说不像其他伞有花纹有图案,但也正好,可以想再上面添些图案,图画都行……小伙子一看就是个有化的人……这把伞,六十元。”

    热情着,摊主招呼着,说着。

    廉歌再看了眼这摊主,没多说什么,随意从兜里摸出张钞票,递给了这摊主。

    “……好嘞,那小伙子你还要点别得吗……”

    摊主拿过钞票,放到了旁边,再热情着说着。

    廉歌看了眼这摊主,摇了摇头,转过身,拿着那把伞,带着顾小影,再挪开了脚。

    身后,等廉歌两人离开了那摊位前,那摊主紧跟着又再顿住了动作,站在原地。

    又站在原地顿了顿,紧跟着,又再如先前一样,冲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叫卖着,

    “……卖字画咯,卖字画咯……”

    ……

    “……这个多少钱啊……”

    “……大哥这发簪是给这位大姐买得,这位大姐戴上肯定漂亮……”

    “……浪费这个钱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先戴上试试……”

    拿着那把油纸伞,廉歌和顾小影两人挪着脚,沿着这街道,接着往前走着。

    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依旧对廉歌两人浑然不觉,却不自觉地朝着两侧让开。

    走着,廉歌看着,听着,种种话语声在耳边混杂着。

    “……大哥这眼光真是没得说,大姐这戴上了多好看啊……”

    一对夫妇走过个摊位,摊位上摆着些饰。

    夫妇中的男人带着妇人停下了脚,看中了个发簪。

    女人说了句,还是任由男人给她戴了上。

    “……挺好看的。”

    男人理了理女人的头发,再出声说道。

    “……摊主,多少钱啊?”

    “……就两百……这发簪啊……”

    “……给。”

    “……都多大岁数了,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买了发簪,夫妇两人互相说着话,渐渐走远了,

    “……再去那边买些菜呢……今天过年呢,你喜欢吃红烧肉,给你多买点回去做……”

    “……好……”

    ……

    “……等过会儿啊,爸爸再带你去买套新衣裳,明天你过年穿。”

    “……好吃吗?爸爸不吃,爸爸不喜欢吃甜的……”

    一个小吃摊位前,一个穿着寿服,脸上没什么血色的男人,笑着,对着旁边说着。

    旁边的小孩穿着身崭新的衣服,脸上欢喜着,吃着手里的糖葫芦,只是望着自己父亲,

    “……小朋友还吃点别得吗。”

    穿着短卦麻衣的摊主笑呵呵着,出声问着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