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八百八十七章 他的父亲

    “……呜……呜呜……”

    压抑着的哭声再在摊位上响了起来,

    蹲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埋着头,年轻人一把一把使劲着扯着自己头发,

    泛红着的眼眶泪水不停地往外涌出,痛苦着,喉咙里发出着些压抑着的哭声。

    旁边,中年男人紧跟着年轻人站起了身,

    站在年轻人身前,弯下了腰,蹲下些身,

    伸出手了,似乎想去搂住痛苦着,扯着头发,哭着的年轻人,

    只是手抬起来,伸到一半,却再停了下来,

    只是站着,望着蹲着,抓着头,哭着的年轻人,

    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

    再顿了顿动作,中年男人望着身前的年轻人,眼底愈加愧疚,痛苦着,泛红着的眼眶里,眼泪再止不住涌出,往下落着。

    另一边,

    吃着面的老人听到身后压抑着的哭声,

    再放下了筷子,佝着腰,缓缓转过了身,

    望了望那蹲在地上,痛苦着,压抑着哭声的年轻人,

    再望了望那佝着身子,站在年轻人身前,同样红着眼眶的中年男人,

    顿了顿动作,老人再看向了那年轻人,

    “……小伙子,怎么了?”

    老人温声问了句,

    只是年轻人依旧埋着头,压抑着哭声,泪水啪嗒啪嗒往下落着。

    ……

    挑着面,将面装进了碗里,

    拿了塑料盖子,盖在餐盒上,

    再拿过个塑料袋子将这碗面装上,顺手拿过双一次性筷子放进了袋子里。

    煮面锅里翻腾着的面汤渐平息,只剩下丝丝缕缕的热气往上升腾,支着锅的炉灶里,炭火似乎蒙上了层灰,再黯淡了些。

    转过视线,看了眼那蹲在地上,埋着头的年轻人,年轻人身前,站着的,痛苦着的,愧疚着,手还张开着,红着眼眶的中年男人,一边有些沉默着看着的老人,

    廉歌提着那碗装好了的面,再挪开脚,绕开了烤炉,朝着那桌旁走了过去,

    “你要的面好了。不加葱,煮的比较软。”

    走至那蹲在地上的年轻人身前,廉歌出声说了句,将那碗面放到了桌旁。

    旁边,有些沉默着的老人,不禁转过些视线,朝着廉歌望了过来,

    只是中年男人依旧红着眼眶,望着年轻人,

    年轻人听着廉歌的话,没应声,也没抬起了头,

    只是将埋着头的再往下埋了些,愈加用力着抓扯着自己的头发,脸上痛苦着,

    “……呜……唔唔……”

    泪水啪嗒啪嗒落在地上,年轻人喉咙里发出着压抑着的哭声,

    蜷缩着的身子颤抖着。

    再看了眼这年轻人,廉歌再转过了视线,

    看了眼旁边,同样放在桌上,先前被推倒了桌边的那铁盘里,放着的那串烤翅。

    烤翅已经凉了些。

    停顿了下目光,廉歌将那铁盘端了起来,

    端起那烤翅,廉歌再转过身,往着那烤炉边走了去。

    ……

    看着廉歌再走开,坐在旁边,有些沉默着的老人再在转回了头,

    望了望痛苦的,红着眼眶,望着年轻人的中年男人,

    再望了望蹲着,浑身颤抖着,愈加压抑着哭声,埋着头,抓着头发的年轻人,

    老人再顿了顿动作,从凳子上站起些身子,佝着腰,往前挪了两步,再走近了些,

    “……小伙子,别太难受了……要是看着你这么难受啊,你父亲肯定也很难受。”

    老人低下些身,对着压抑着哭声,埋着头的年轻人宽慰了句,

    这回,年轻人听到了老人的话,渐止住了压抑着的哭声,浑身还颤抖着,缓缓抬起了头,

    脸上痛苦着,眼眶还红着,眼底还带着些没落下的泪水,望向了年轻人,

    看着年轻人投来的目光,老人转过些视线,望着旁边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朝着他投去了哀求的目光,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

    “……我啊,见到过你父亲……你父亲啊,肯定不想你这么难受……”

    老人转回头,再看向了年轻人,说着。

    年轻人听着,浑身愈加颤抖着,红着的眼眶里再涌出些泪水,打在了地上,

    缓缓再埋下了头,年轻人手抓在自己头发上,压抑着的哭声渐大,

    “……唔……呜呜……”

    老人佝着腰,望着年轻人,顿了顿,没再说话。

    旁边,中年男人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儿子,眼底混杂着痛苦,愧疚。

    ……

    “滋……”

    听着耳边混杂着些压抑着的哭声,话语声,

    廉歌站在那烤炉后,拿过那铁盘上,那串已经冷了的烤翅,放到了那烤炉上,翻烤着,

    烤翅上的油渍再滴落滴在烤炉里的炭火上,烤翅渐重新被加热,溢散出些热气。

    拿着那串烤翅再翻烤了翻烤,

    廉歌将加热了的烤翅再放进了铁盘里,端着那串烤翅,廉歌再朝着那桌旁走了过去。

    那年轻人还埋着头,蹲在地上,手抓着头发,浑身颤抖着,

    啪嗒啪嗒落下的泪水打落在地上,喉咙里发出着颤抖着的,压抑着的哭声,

    中年男人站着年轻人身前,佝着腰,望着自己儿子的模样,眼底愈加痛苦,眼眶红着,泪水从眼眶里滚落。

    旁边,站着的老人看着这对父子,有些沉默着。

    走到了这年轻人跟前,看了眼这桌旁几道身影,

    廉歌将那串装在铁盘里的烤翅,再放到了桌上,

    “这是之前位客人给你留下的,起来尝尝吧。”

    转过视线,看向那年轻人,廉歌出声说了句,再重新走开了。

    听到了廉歌的话,

    还红着眼眶的年轻人缓缓再抬起了头,望了望走开了的廉歌,

    再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了那铁盘里,放着的,还溢散着些热气的烤翅,

    望着那串烤翅,年轻人红着眼眶,停顿住了动作,

    再缓缓站起了身,望着那串烤翅,重新在桌旁坐了下来。

    紧紧望着自己儿子的中年男人,也紧随着年轻人,走回到了桌旁,站在自己儿子对面,红着眼眶,望着自己儿子。

    年轻人眼眶红着,眼底还带着些泪水,坐在桌旁,望着那串溢散着些热气的烤翅,

    缓缓伸出了手,将烤翅拿了起来,往着自己嘴边递着,

    张开嘴,一咬,年轻人眼眶再愈加发红,

    不知道是否尝到了味道,年轻人动作骤然慌忙了起来,

    拿着烤翅,慌忙着往嘴里塞着,一口口咀嚼着,

    紧跟着,年轻人愈加泛红着的眼眶里,积蓄着的泪水再涌出着,

    咬着烤翅咀嚼着的嘴微微张着,压抑着的哭声从喉咙里发出,响起。

    混杂着滴落着的泪水,年轻人再拿着那串烤翅,一口口咬着,咀嚼着,

    而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里,一道有些被泪水模糊了的身影渐出现在了年轻人的视线里,

    年轻人一口口咀嚼着的动作渐缓,渐止住,

    缓缓抬起头,

    再用手有些慌忙着擦拭着愈加止不住的泪水,看清了身前被泪水模糊了的身影,

    是他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