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九百三十九章 可以为长

    “村长……村长……”

    似乎听到了那村尾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一个个还没走回自家屋里,村道上的,

    走回家,却还站在院子里,望着什么的村里人,

    或是站在了路边,蹲在了院子边,手里还端着的,已经冷了的萝卜排骨汤被撒出来些,眼泪止不住,一声声哭喊着,

    或是红着眼眶,踉跄着,飞奔着朝着村尾的方向再跑了过来。

    “……村长……”

    阵阵清风拂过这村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踉跄的脚步声在这村子里混杂着,响着。

    “……村长……村长……”

    ……

    “……村长,村长,你别走啊,村长……”

    路边,一个妇人手里端着的汤,已经撒了一半,蹲在了路边,

    冲着路上,冲着那村子尾的地方,红着眼眶,泪水不断往下落着,一声声哭喊着,

    旁边,一个男人望了望身侧的妇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能发出声来,只是眼眶也红着,

    “……村长看着我们呢……不能让村长走了还挂念……”

    再张了张嘴,男人终于发出些声音来,转过头,朝着村尾方向望着,

    出声说着,只是话一出口,已经带上些哭腔,红着的眼眶里,泪水止不住地啪嗒啪嗒往下流着,

    “……村长保重……村长一路好走……”

    “……村长……一路好走……”

    带着些哭腔,混杂着些压抑着的哭声,

    一声声送别声,再在这村子里响着。

    ……

    “……徐三娃,你年轻些,耳朵好使些,你听听村子里,是在喊些什么。”

    村子口,栅栏后,

    拿着柳枝条,守着的老头还来回在栅栏前,地面上来回望着,

    旁边,还站着其他几个村里人,也都拿着柳枝条。

    似乎听到从村子里传来一声声混杂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老头顿住了动作,再浑身颤抖着,一点点转过了身,

    “……我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了……你年轻些,你听听……”

    手里捏紧了那柳枝条,柳枝条被老人的手,连带着颤抖着。

    似乎有些不敢去看旁边那人已经红了的眼眶,老头别过些头去,出声再问着,

    只是话一出口,老头眼眶也红了,

    “……你们干嘛呢,都愣在这儿干嘛……好好守着……”

    紧跟着,老头又再慌张着,再说着,

    只是明明对着旁边几人说得话,却没去看旁边几人,慌忙着再转过了身,

    只是,那村子里传出的哭喊声却愈来愈大。

    “……好好守着……好好守着……”

    老头攥紧了手里的柳枝条,背对着村子的方向,浑身颤抖着,再来回看着栅栏外,地面上,

    一声声说着,守着。

    “……杨叔,村长他走了……”

    老头旁边,一个中年人红了的眼眶里,泪水止不住地往下啪嗒啪嗒落着,

    带着些哭腔,有些撕心裂肺地说着,

    “……村长……村长……”

    旁边几个人,也红着眼眶,或是哭喊着,或是呢喃着。

    “……你胡说什么呢……胡说什么呢……不许哭……不许哭!”

    老头依旧没转过头,浑身颤抖着,一声声说着。

    却似乎浑身失去了力气,有些站不住的,往后踉跄着,退了几步,坐倒在了地上。

    愈加捏紧了手里的柳条枝,老头再缓缓转过了头,朝着身后的村子里望了望去,

    “村长……”

    张着嘴,红着眼眶,老头再发出些声音,

    “……村长……”

    旁边,站着的几人,眼眶也愈加泛红,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涌出,往下落着。

    哭喊声愈加在这儿村子里混杂着,响着。

    ……

    “……村长……保重……”

    “……村长……一路走好……”

    村尾,这院子外,路边。

    之前留下来的几个村里人,还或蹲着,或站着,红着眼眶,泪水止不住往下落着,

    一个个村里人沿着路,再跑到了这院子边,

    看着这院子边哭喊着的几个人,或是失去了浑身力气,栽倒在了地上,或是红着眼眶,泪水再滚落,眼底愈加痛苦着,一声声哭喊着。

    这村尾,最后户人家的院子里,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压抑着的哭声混杂着,愈加渐大了些。

    站在这院子边,廉歌再顺着这村道,看了眼那年轻男人同着鬼差走远的方向。

    耳边,这村子里,院子边的哭喊声混杂着。

    这整个村子里,都在为这位村长送别。

    ……

    再看了眼这院子边,或哭喊着,或红着眼眶,痛苦着的一个个村里人,

    廉歌再转过了视线,挪开了脚,走出了这院子里,

    沿着村道,朝着先前借宿的那户人家走去。

    挪着脚,廉歌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听着耳边些声响。

    ……

    “……妈妈,爸爸……怎么了……”

    挨着路边户人家院子里,

    妇人蹲在了院子边,红着眼眶,一声声哭喊着,

    男人站在一旁路边,眼底痛苦着,眼眶愈红,浑身微微颤抖着。

    院子后,紧闭着屋门的屋子里,留在屋里的小孩,似乎听到了屋外的动静,先是推开了门,小心着朝外望了望,

    再看到了自己父母,从屋里跑了出来,

    看到了自己父母红着眼眶的模样,不禁出声问道。

    妇人听着自己孩子的话,却只是转过了身,将自己孩子紧紧抱在了怀里,泪水止不住落着,

    “……妈妈,是不是村长走了啊……”

    被自己母亲抱在怀里,小孩再转过了头,往着院子外路两边望了望,

    “……村长老师阵之前跟我们说,要是他走了的话,让我们不要伤心……让我们好好学习,以后我们就是村长了……”

    小孩再出声说着。

    “……村长老师走了……走了……”

    听着自己孩子的话,妇人再抱紧了些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泪水再从眼眶里滚落出,带着些哭腔,应着,说着。

    旁边站着的男人,也攥紧了拳头,眼底愈加痛苦。

    “……妈妈……村长走了,多久才会回来啊……”

    看到自己父母的模样,小孩有些慌了,不禁再出声问道,

    “……村长老师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啊……”

    “……村长老师不在了,我们怎么办啊……”

    “……村长老师……能不走吗……”

    一声声有些慌张的话语声,在这院子里响着,再渐化为了送别声,

    “……村长老师看到我们这样应该会难过的吧……村长老师,再见……老师,再见……”

    ……

    看着,听着。

    拂过这村子里的阵阵清风再大了些,

    摇晃着房前屋后,成片的药植,

    药植的枝叶碰撞着,大了些的窸窣声,也混杂着在村子里那一阵阵哭声,带着些哭腔的话语声中。

    挪着脚,廉歌再看一眼沿途路边,一户户人家院子里,或站着,或无力栽倒在地上,或蹲着,红着眼眶,哭喊着,送别着的一个个村里人,

    再挪着脚,走回到了先前借宿的那户人家屋里。

    屋外,这村子里,

    哭喊声,送别声,还混杂着,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