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不许乱跑

    客厅里。

    女人坐在轮椅上,腿垂着,搭在轮椅脚踏上,一只手端着杯水,一只手扶着些轮椅扶手,脸上还带着些笑容,看着那男孩。

    男孩捧着那杯热水,杯子上萦绕起些热气,还埋着头,勉强抱着手里的卡通书包,站在廉歌身侧,

    侧着身子,似乎躲避着他母亲的视线,眼底止不住害怕,浑身连带着捧着的那杯热水都发颤着。

    看了眼这害怕着的男孩,坐在轮椅上的女人,

    廉歌再转过了些目光,看向了男孩旁边些位置,客厅里,

    那儿,还有道稍显佝偻的身影,

    是位老太太,老太太正紧紧盯着那轮椅上的女人,似乎护着旁边的男孩。

    只是轮椅上的女人,埋着头的男孩似乎都对那老太太浑然不觉。

    “……小伙子,坐吧。”

    轮椅上的女人再转过些头,看向廉歌,出声招呼着,

    “我这腿脚都不方便,不好招呼小伙子你,小伙子你请自便一些。”

    女人说着话,脸上挂着些笑容,

    转过些目光,廉歌再看了眼这女人,再看了眼这女人搭在轮椅脚踏上,垂着的腿脚。

    旁边,似乎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男孩不禁再朝着廉歌这侧靠近了些,浑身愈加颤抖着有些厉害。

    女人说了句过后,便再转回了头,看向了男孩,

    看着男孩的模样,脸上笑容再多了些,

    “小牧,这么害怕妈妈吗?”

    脸上笑着,女人对着男孩出声问道。

    男孩止不住浑身再剧烈颤抖着,怀里勉强抱着的书包落到了地上,

    捧着的杯子里,往着地上溅出了些水。

    “……过来,让妈妈看看小牧,妈妈可都一整天没看到小牧了。”

    看着男孩的反应,女人脸上笑容再多了些,出声对着男孩招呼着。

    站在旁边,护着男孩的老太太,浑身愈加滋生出些戾气,往着男孩身前再站了些,紧紧盯着那笑着的女人,

    只是女人,男孩都对老太太浑然不觉。

    男孩听着他母亲的话语声,浑身愈加颤抖着,缓缓将埋着的头抬了起来,

    身体紧绷着,有些蜷缩着,望向了他妈妈,脸上,眼底,止不住的恐惧着,害怕着,

    “……这么害怕妈妈啊,今天小牧看到妈妈,可还没喊妈妈一声呢。”

    女人看着男孩,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着。

    男孩捧着水杯的手,浑身,愈加颤抖的厉害,嘴微微张着,不停吸着气,睁大了些眼睛,眼底恐惧着,害怕着,看着他母亲,有些蜷缩着身子。

    再缓缓转过些身,抬起头,男孩看向了廉歌,眼底带着些泪水,流露出些哀求。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看着这男孩恐惧着,哀求着,浑身止不住颤抖着的模样,廉歌停顿了下,出声安抚了两句,

    似乎是廉歌语气中的平静,男孩浑身颤抖着渐止住了些,只是紧紧攥着手里捧着的杯子,再低下头,站在廉歌身侧,微微颤抖着,缓缓转回头,再看着轮椅上坐着的他母亲。

    再看了眼这男孩,廉歌再转过些视线,看向了这轮椅上坐着的女人。

    女人看着男孩的模样,脸上笑着,看着男孩朝着廉歌转过身,朝着廉歌望着,

    也朝着廉歌转过来目光。

    “……小伙子你找到小牧的时候,小牧是跟你说过什么吧。”

    看着廉歌,似乎是问着,女人脸上还带着些笑容。

    “是说了不少。”

    看着这女人,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再转过些视线,看向了过道旁边那卧室。

    女人听着廉歌的话,再转过头,看了看,脸上还笑着,

    紧跟着,也转过些头,朝着客厅旁边过去的卧室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

    那间卧室门重新打了开,换了身衣服的中年男人从卧室里再走了出来。

    ……

    “……小兄弟,你坐啊,别太客气。”

    似乎是见廉歌还站着,中年男人走过来,又赶忙招呼着,

    “……别站着了,坐下歇歇吧。要再添点茶水吗?”

    “谢谢了。”

    廉歌点了点头,随意着在旁边张凳子坐了下来。

    “不用客气了。”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出声应着,再顿了顿,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还得失陪一下,实在是不好意思……”

    再对着廉歌抱了两声歉,中年男人走到了女人坐着的轮椅跟前,

    “老哥自便就行。”

    廉歌出声应了句。

    “……实在是不好意思。小伙子你要看会儿电视吗,我给按开吧。”

    “就不用了。”

    中年男人再抱着歉,就要拿起客厅里旁边茶几上摆着的遥控器去开电视,

    等着廉歌拒绝,才再停下了脚。

    “……那小伙子你先在这儿坐坐,我们跟着就再出来。”

    再顿了顿动作,中年男人才出声说着,

    “……小牧,我去给你妈妈换下衣服。你就在这儿招呼下这位大哥哥,要是大哥哥茶水喝完了,就去帮大哥哥倒一下,知道吗。”

    对着男孩再吩咐了句,中年男人再站了站脚,才转回了身,看向了轮椅上坐着的女人,

    “……你裤子上沾了些泥水,我去给你换了吧。”

    中年男人看着女人裤腿上沾着的些泥水,出声再说着。

    “好。”

    女人听着,脸上带着些笑容,再应着。

    “……小兄弟,不好意思啊,再失陪一下。有什么需要的,你喊一声就行。”

    再对着廉歌抱了声歉意,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上的女人,朝着卧室走了去。

    ……

    “……这儿有些感冒药。你淋了雨,吃点预防下吧,免得感冒了。”

    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上坐着的女人从客厅边上的餐桌旁过,女人伸出另一只手,将摆在餐桌上的一瓶药拿了起来,

    对着中年男人说着,倒出了瓶子里几粒药,再将那几粒药,连带着手里端着的那杯水,相继朝着中年男人递了过去。

    “好。”

    中年男人点着头,应了声,伸出只手接过了药,放进了嘴里。

    “大哥哥……”

    站在客厅里,廉歌旁边的男孩,望着这一幕,

    眼底有些害怕着,急切着,紧紧看着,不禁伸出手,拉了拉廉歌的衣襟,

    廉歌看了眼那对朝着卧室走着的夫妇,再看向这旁边站着的男孩,

    对着男孩摇了摇头,廉歌也没多说什么。

    男孩见状,松开些了手,只是还是有些焦急着,害怕着,朝着他爸妈那处望着。

    客厅边,

    一边推着轮椅上的女人往卧室里走着,

    中年男人一边接过女人递过的药,再接过女人递过的水,将药喝了下去。

    女人坐在轮椅上,接过男人递回去的水杯,

    再在轮椅上转过些身,转过头,朝客厅里还站着的男孩望着,

    “……在看什么呢?”

    中年男人看着女人的动作,问了声。

    “看小牧呢……我怕他趁着这会儿又跑出去了。”

    “……他敢!”

    “……小牧,不许到处乱跑听到没……要再乱跑,小心我好好收拾你一顿……就在屋里招呼好这位哥哥,听到没!”

    再对着男孩喊了声,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上坐着的女人,走进了卧室里,关上了卧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