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之石矶 一叶金

第847章 他们回来啦!

    石针吞吐血芒,兴奋的嗡鸣着:主人来啦!主人来啦!

    在他眼里只认石矶这个主人,如太初只跟石矶亲近一样。

    小蝉满眼欣喜,申公豹崇拜中多了向往。

    小熊站了起来。

    她坐中天,日月在侧,如灯高悬。

    她闭上了眼睛,拨动了琴弦,琴音如水流入天地,平淡无奇。

    但四位混元圣人一瞬抬起了头。

    他们看到了一个淡淡的虚影,缓缓转动,越转越大,要覆盖整个天。

    天道之轮!

    一个个圣人心惊,老子失了神,准提含笑,眼中智慧流淌闪过了然,接引双手合十,元始天尊复杂之后多了释然,她的心太大,竟如此之大。

    身处神魔战场的神魔,头顶多了天,多了道,多了天道,而她就是那个创立天道的人。

    “阻止她!”

    “不能让她继续!”

    一个个世界之主,几乎同时选择了抽身杀向石矶。

    “怎么?看不起老婆子?”

    梦婆婆不高兴了,她的头发也长长了,还有她指甲,惨白如骨如玉,透着寒芒。

    惹她老人家生气的后果很严重,梦婆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世界。

    数十世界之主,近百先天大能,都被纳入了梦世界。

    “春秋大梦八百载。”

    这是梦婆婆的本命大神通。

    神魔如雨落,酣眠难醒,落在神魔战场八百年,岂会有好。

    时间祖巫烛九阴也难逃沉睡之厄,普通神魔就更不用说了。

    梦婆婆再现身,脸上笑容依旧慈祥,不过头发好像白了几许,她的大梦春秋其实也涉及到了时间领域。

    “想走!”

    魔族那位老人不管不顾几乎用生命出拳,拳罡霸道,横断一域,他知道琴师需要时间。

    洪荒的老祖,洪荒的大能,也明白过来了石矶的那句话:“诸位道友,莫要再留手,不要被人小看了我洪荒的道。”

    “谨遵琴师法旨。”

    “琴师放心。”

    他们也答应了。

    答应了,便要做到。

    鲲鹏所在领域多了一鲲一鹏,巨鲲鲸吞,十多位世界之主被它吸入了腹中,巨鹏展翼,覆盖整个北冥战场,一众神魔陷入了混沌风暴之中难辨东西。

    凤族战场,霞光燃烧,一只九彩火凤展翅倾世,洪荒第一只凤凰,高贵又华丽,已穷天地之美,凤族大能大罗无不低头,除了跟祖龙一战,他们的族长便不曾再显化过祖凤真身,今日她老人家全力出手了。

    这个天地间最古老的存在之一吐出的凤凰之火,普通大能沾之灰飞烟灭,世界之主备受煎熬,苦苦支撑,她是洪荒最接近圣人的存在。

    共工双手出拳,刑天舞干戚,相柳、九凤,玄雨,都来了,因为洪荒有难,因为琴师相召。

    云霄手持诛仙白衣染血,玉鼎手持戮仙浴血奋战。

    “拖住他们。”

    西王母怒吼一声,声震宇内,她老人家身量拔高,嘴露虎齿,身长豹尾,显化了原始真身,大如山岳,威压四方。

    万龙巢主人化龙,万丈苍龙,古老沧桑,腹生九爪,龙族大能大罗纷纷化龙,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翻动地书的镇元子微微一怔,他低头看到了一个虚影,轮回虚影。好易

    他猛然抬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静坐中天,不疾不徐的拨动着琴弦,仿佛坐在山水之间,坐在她的骷髅山。

    但这天地却在她的琴下起了变化,太极成图,落于北方,三才成线,定于东方,

    上有天道,下有轮回,她这是要干什么?

    四象化剑,悬于四方,五行造化,化为人道,六根清净佛道莲开西方,七生智慧,众生道在菩提树上结果。

    “这里交给两位贤弟了,我助琴师一臂之力。”

    伏羲盘膝坐下,伏羲琴在膝,伏羲拨动了琴弦,伏羲合太初,八卦生焉。

    一道一道法则完善。

    天外神魔身上的枷锁也越来越多,一个个神魔开始拼命了。

    世界桥上的世界之主也有些坐不住了,一个银发银跑的神秘男子走了出来,一众世界之主纷纷见礼,男子长相极美,已超越了凡俗极限,是一种完美,如一颗经历了时间长河精心雕琢的美玉,完美无瑕。

    “不能任她再这么下去了。”

    男子的声音带着古的韵味,又带着未来的憧憬。

    令人听之弥往。

    三千世界桥头都是一静。

    “九辰兄所言极是。”

    一个笼罩在黑中老者附和。

    “你说怎么办?”

    一个长的极丑陋的汉子出声如雷霆炸响。

    俊美无俦的男子眼神看着神魔战场的眼神变冷,“一不做二不休,毁了吧。”

    “哈哈哈……九辰兄此言正合我意。”

    丑陋汉子放声大笑,世界之桥仿佛都震动了起来。

    “那就一起下去。”

    “好!”

    “毁了这里,杀入洪荒!”

    正在以九辰男子、黑雾老者、丑陋大汉,为首的两千世界之主要踏入神魔战场之际。

    一道剑光从后方袭来,奔袭亿万里,剑道直行。

    “是他!”

    围杀过通天的神魔认出了通天的剑。

    俊美男子皱了皱眉,道:“不用理他。”

    一众世界之主或快或慢点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毁了这里打入洪荒才是正理。

    一众神魔离开了桥头,半只脚踏入了神魔战场。

    “当……”

    一声钟响,他们被定住了。

    那位俊美无俦的男子面孔扭曲了一下,完美被破坏了,他的神情也阴郁了起来。

    一众悬浮在半空的世界之桥与神魔战场之间的世界之主回头,他们看到了一个如骄阳一般充满阳刚之气的俊美男子,与九辰的完美不同,他是那种让人看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年的耀眼,光芒万丈,仿佛在他面前只能臣服,也只有臣服,与他同行的还有一道红色身影,如披红霞,染红了混沌。

    “是她!”

    被女娲揍过的世界之主认出了她。

    东皇钟余音方去,通天的剑便到了,还有女娲的刀,东皇的拳。

    洪荒有难,他的弟子有难,她的族人有难,他的小月亮有难,他们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