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大佬 鹤bar

第七十三章 抓捕(为“飞零叶”盟主大佬加更)

    老约翰的短信迟迟不回,想来应该是忙着和那个金发女郎谈情说爱。

    半倚着床头林宁,也没坏人好事儿的想法,这会儿正无聊的刷着手机。

    微信里,吉兰,姚芯瑜还是老样子,自驾,咖啡馆,美食,美照。

    霞姐应该很忙,没什么动静。

    HAC的四人微信群,最后一条还是上次的信息。

    托尼发了几张照片和定位,地点是外滩。

    照片是新工作室的装修施工照。

    新工作室的地理位置极佳,一眼看得到黄浦江。

    装修的很有格调,典型的穷人勿扰。

    微信名红苹果的微信里,杨姗姗似是在给阿姨报喜,表示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没再找过自己,还带了个疑惑的表情包。

    林宁看了眼时间,回了句好梦,那边杨姗姗应该是睡了,蛮久都没回复。

    陈寸心发了条短信,抱怨自己的老公李达也不知道干嘛去了,两天两夜,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好不容易回家了,只说了句被传讯,倒头就睡。

    林宁揉了揉眉头,不难看出大卫这次是被自己连累了。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那边的有关工作人员已经查到了一品国际公寓。

    那么查到林老板,想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红色的指甲在屏幕上轻敲,林宁轻咬着下嘴唇。

    必须承认,系统的这次惩罚,间接帮了自己一把。

    不管怎么看,林宁和林凝都不可能是一个人……

    刚刚睡下就被电话吵醒,沪市有关部门的主管李涛,这会儿心情显然不怎么好。

    “什么事儿?”

    “我们的人查到林宁和林老板同居了有段时间,而且林宁对外宣称和林老板是龙凤胎。”

    “林老板?网上那个震旦大学的学生?”

    “恩,就是她。”

    “有没有两人同居的证据?”

    “没有,他们住的那栋楼,监控被人做过手脚,很干净。”

    “有没有两人亲密的照片或是视频?”

    “没有,两人从未同时出现过。”

    “林老板有没有亲口说过两人是龙凤胎?”

    “没有。”

    “你特么的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做?”

    “抓了审。”

    “卧……那是林老板,不是小卖部的林老板。这是沪市,也不是你们西京。你有没有考虑过抓她的影响,真当那牌照是摆设。”

    “一副车牌,代表不了什么。”

    “是,是代表不了什么。那腐国大使,两家世界五百强的总裁呢?那丫头第一天去震旦上学,就一堆人打招呼,你也不想想,那么多奢品大牌,见天儿的跑个小丫头那露脸是为什么。”

    “那就秘密抓铺。”

    “免谈。”

    “那我自己去,你全当没看见。”

    “王疯子,你是不是已经到沪市了?”

    王烈的性子,李涛再清楚不过,连忙问道。

    “没错,我和我的人现在就在震旦大学门口。”

    “你先等等,我问你,你找到她有什么用。”

    “我有个怀疑。”

    “说。”

    “你说他俩会不会是一个人?”

    “什么意思?”

    “能证明他俩住在一间公寓的人很多,小区外部的监控,也经常能看到他们两人进公寓的身影,但从未同时出现过,你不觉得这很不正常吗?”

    “是不正常,又能说明什么?”

    “易容,伪装,我们的人可是专业的。”

    “你怀疑林老板实际是林宁的伪装?”

    “没错。”

    “你特么真是疯了。”

    “是不是,审过便知。”

    “疯子。你只有一个晚上。”

    “谢谢,完了请你喝酒。”

    “记住,那是学校,那栋楼还住了俩公主,挂了。”

    挂了电话的李涛,长出了一口气,缓步走到窗边,默默的看着震旦大学的方向。

    王烈整了整衣襟,冲着一脸兴奋的手下,比划了个行动的手势。

    夜幕中疾驰的4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那辆丰田埃尔法,驾驶位上的司机,缓缓的下了车……

    公主楼,二楼,小卧室的林宁面色古怪的挂了电话。

    被林红特意留在学校附近等候差遣的林东,电话里说了件很有意思的事儿。

    必须承认,这个林东口中叫王烈的人,真挺聪明。

    必须承认,这帮铁憨憨的听力,真挺牛。

    林宁捋了把头发,快步去了小衣帽间。

    熟练的化过妆,擦了个姨妈色的口红。

    水滴形祖母绿耳饰,百达翡丽001腕表戴好。

    换了身LP家黑色的阔腿甩裤,白色衬衫。

    踩了双8厘米的华伦天奴裸色绑带丝绒高跟鞋。

    端坐在小客厅的林宁,翘过腿,自斟自饮。

    不得不说,这帮人还真是挑了个好时候,林宁忍不住在心里给王烈点了个赞。

    王烈一行人赶到公主楼的时候,从林东那得到消息的林宁,正静静的站在寝室的小阳台。

    小阳台弧形的围栏上,是一瓶新开的路易十三和一支干邑杯。

    干邑杯的杯口,多了个漂亮的淡红色唇印。

    林宁抱着双臂,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居高临下看着两拨对峙的人马。

    顾红妆撇了眼阳台上的林凝,厉声道。

    “回去,门窗锁好。”

    “顾老师,加油。”

    林宁的声音在这个夜里格外清脆。

    顾红妆没好气儿的看了眼自己这个胆大包天的酒鬼学生,还真挺没脾气。

    “执行公务,让路。”

    王烈眯着眼,抬头看了眼阳台上的林老板,沉声道。

    “一样。”

    “这是证件。”

    “没用,要么出示相关文件,要么滚蛋。”

    顾红妆撇了眼来人手中的证件,言语间不留丝毫情面。

    “楼上那个今天必须带走。”

    “你可以试试看。”

    顾红妆撇了撇嘴,比划了个手势,身后同伴的手,不约而同的搭在了后腰上。

    “看样子是没得谈了。”

    “说得对。”

    “那我就赌你不敢在学校放响。”

    王烈不愧是王疯子,话音刚落,果断冲了上去。

    本就一触即发的两拨人,瞬间拳脚相加,你来我往,乱作一团。

    居高临下的林宁,轻抿了口杯中的酒,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林东站立的方向。

    事实证明,仅论格斗,顾红妆为首的六人小队,还真不是四个健硕男人的对手。

    躺在地上的顾红妆,有些愧疚的看了眼笔直站立在阳台上的林凝。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人,所以顾红妆从始至终就没有开枪的想法。

    王烈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服,抬头看着阳台上的林老板。

    “现在怎么说?”

    “四个男人打趴六个女人,真厉害。”

    “需要我上去请你下来,还是你自己下来?”

    “呵。”

    林宁笑了笑,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同一时间,一旁的阴影处,缓缓走出的男子,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林东。

    “加油。”

    林宁的声音很轻,红色的指甲轻轻的弹着台面的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