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大佬 鹤bar

第一百七十九章 设想 (为“如风UI”盟主大佬加更)

    上位者,冷雪见过很多。

    像林凝这种气场的,还是凤毛菱角。

    面前噙着笑,抱着猫的林凝看似温和,实则给冷雪的压迫感,远比那些商业大亨强很多。

    “可以了么?”

    林凝的语气很淡,说话的时候,眼神温柔的看着怀里的荼荼。

    “照片你都看到了,你弟弟这样对我,你难道没有想对我说的吗?”

    冷雪咬了咬唇,声音比平时高了些。

    “呵,他是他,我是我。”

    林凝闷哼了声,看向冷雪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约我的人是你,这里现在也没别人,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我要个交待,他这样对我,你必须给我个交待,你必须负责。”

    林凝陌生的可怕,和KTV那次完全判若两人。

    冷雪先前的一整套谋划,这会儿已然是白费心机。

    皱着眉的冷雪,沉思片刻,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决。

    “好,我负责。”

    “真的?”

    “真的,这样,你做他女朋友,等到了年纪,我让他娶你进门。”

    “啊?就这?”

    “一品国际公寓的房子,地库的车,送你俩。沪市陆家嘴,西京高新,我有两栋楼,大概一百多亿的市值,一年至少6个亿的净利润,送你俩。对了,你不是喜欢玩车么,我还有辆布加迪没开过一次,送你个人。”

    “你把我当什么了?”

    冷雪这会儿别提有多懵,脑子里嗡嗡的。

    “我弟的女朋友,未来弟媳妇儿。”

    “他,他这样对我,你还让我嫁给他?”

    “你不是说没脸活,让我负责吗?难不成我娶你?”

    林凝微眯着眼,正视着面前的冷雪,声音高了不少。

    “我……”

    “你那个什么公司,关了吧。”

    “什么意思?”

    “我弟弟的女人,不缺钱。”

    林凝走的干错利落,从进门到离开,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样子。

    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一行人,愣在原地的冷雪眉头紧皱。

    这个名校归来,双商颇高的姑娘,显然是被林凝不讲理的三板斧打蒙了。

    “就这样?”

    丽思卡尔顿,特意开进酒店地库的淡粉色幻影后排,林红看了眼一旁的林凝,疑惑道。

    “你说,她被谁欺负的。”

    “林宁。”

    “那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错吧。不过你不会真要林宁娶她吧,那杨姗姗怎么办,还有那个莎莎。”

    莫名觉得林凝说的很有道理,林红皱了皱眉,接着问道。

    “都娶了就是。”

    林凝捋了把头发,一副很随意的样子。

    “啊?这怎么可以。”

    “这有什么不可以,华国不行,去腐国就是。”

    “腐国貌似也不行。”

    “如果是女王同意呢?”

    “她会同意?”

    “这事儿你要问林宁,又不是我娶。”

    “林宁会怎么说?”

    “你自己和他说。”

    林凝说罢,念头微动,怀里的荼荼,瞬间叫出了声。

    “你看把荼荼吓得。”

    看着面前熟悉无比的男款发型,林红抚了抚额头,有些心疼的将小家伙揽进了怀里。

    “呵呵,只要我洗澡她准在,你觉得荼荼会怕这个?她这是靠的不舒服了,别理她。”

    林宁撇了撇嘴,抬指点了点林红脚边的包,接着说道。

    “东西给我,你等天黑再回去,接着躺床上去吧。”

    “额,你特意打发了艾斯他们,让我准备东西,就是为了再换回去?”

    “不然呢,事儿没解决完,冷雪那边还要加把火。”

    “好吧,先前的答案是什么?”

    看着正卸妆的林宁,似是想起了什么的林红,连忙问道。

    “什么答案?”

    卸过妆的林宁,一边说,一边随手摘下耳饰,换了先前那款百达翡丽星空腕表。

    “女王啊,她要不同意呢?”

    “哦,换我姐当就是。”

    “还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

    就没有作弊玩家拿不到的游戏称号。

    系统傍身的林宁,并不觉得一个女王,有什么了不起。

    “你想让你姐当女王?”

    “没什么想不想,如果需要,就当了。”

    “然后呢?”

    “再说吧,哪来那么多问题。”

    换过衣服的林宁长出了口气,一直藏在心底深处的想法,目前并不是时候。 ……

    酒店门前。

    看着面前一身小白鞋,牛仔裤,短T的林宁,把着门框的冷雪,寒声道。

    “你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

    “来找我女朋友,准确的说,是未婚妻。”

    林宁的眼神很温柔,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抬手摸了把冷雪的脸。

    “别碰我,你找错人了。”

    “错没错,你心里清楚。我耐心有限,再把我堵门口,别怪我不客气。”

    林宁轻轻的拍了拍手,原本温和的脸说变就变。

    “这是酒店,你不能这样。”

    “意思是换个地方就可以了?”

    “你走吧,我需要时间考虑。”

    性情大变的两姐弟,一个一言不合就砸钱,一个一言不合就动手,就没一个讲理的。

    还没捋清思路,这会儿脑子跟浆糊似的冷雪,即便双商颇高,也扛不住这般操作。

    “我不想说第二遍,请我进去,不然你知道的。”

    “我并没有答应你姐说的……请进。”

    眼瞅着林宁扬起手臂,一副肆无忌惮的的样子,冷雪无奈的扫了眼一旁看热闹的旅客,不情不愿的将林宁请进了屋。

    “啪。”

    “嘶,你干嘛,你再这样,我翻脸了。”

    旧伤未愈又挨了一下狠得,冷雪倒吸了一口气,扭过头,怒喝道。

    “哈哈,你可以翻翻看,啪。”

    林宁笑的很张扬,话音刚落,顺手又是一下。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林宁是真不怕自己翻脸,冷雪握了握拳,无奈道。

    “坐那说。”

    端坐在沙发主位的林宁,抬指点了点一旁的圆凳,到时和先前的林凝如出一辙。

    “不用。”

    “那我就直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女朋友,等年纪到了,我娶你。”

    “你姐说了不算,娶我,呵呵,打死我,你也不配。”

    站得笔直,抱着双臂的冷雪,嘴角挂着丝不屑,冷声道。

    “随便你,喊负责的人是你,我来负责了,你又看不上,那就和我没关系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了,赚大了。”

    林宁摊了摊手,冲着冷雪受伤的部位挑了挑眉。

    “无耻,变态,不要脸,无耻,变态……”

    “你说的都对,骂累了就过来趴好。”

    “无耻……”

    “专职跌打损伤,特意给你带的。”

    林宁笑了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了瓶红花油。

    “我不用,你可以走了,我们两清了。”

    站在原地的冷雪,心里莫名一酸,记忆里,林宁手里的红花油,父亲经常用。

    “听话,过来。”

    “……”

    “都说了负责到底,这么见外干嘛,过来,不然揍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