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大佬 鹤bar

第七十章 野望(二合一)

    天色渐暗,晚宴安排。

    去餐厅的路上,看着前端抱着荼荼,坦然自若的叶玲菲。

    林凝默默的叹了口气,莫名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你很羡慕她?”

    林凝身侧,林红拉过林凝纤细白皙的手,柔声道。

    “实话实说,相比她的自信,她的气度,我除了年轻,真的一无是处。”

    但凡有点追求的人,就没不好胜的。

    林凝轻咬了咬唇,回想起先前自己的表现,真跟胡搅蛮缠没差多少。

    “别这样,她是五代的富贵,她出生的时候,家里就已经垄断了大部分能源,又比你年长十岁,有差距这很正常。”

    “我知道,可这种心理落差它就在那。我其实挺骄傲的,结果跟她比,我的骄傲不值一提。”

    “你还小,我们慢慢来,十年后你指定比她有钱,比她强。”

    “小不是理由,钱对我和她来说,算什么?”

    “……”

    “你知道吗,刚在会客厅,看着她智珠在握的说什么头寸,清盘线,持仓,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个白痴,我那会儿的样子,一定糟透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林凝微皱了皱眉,打得到系统,备受追捧的自己,从没有这种各方面都不如人的感觉。

    “好啦,她也不是生来就这样,也是通过后天学习才有了今天。你如果觉得不如她,那就把她当个小目标,努力学习,追上她,超越她。”

    “唉,我进步她也在进步,哪有那么容易。说真的,以前的我,真的跟井底之蛙没差多少。约翰说的没错,华国太安逸了,我应该早点出来的。”

    一声轻叹,林凝捋了把头发,天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像叶玲菲这样的人。

    “来得及,你才18岁,等你28岁的时候,相信你一定比她还优秀。”

    “希望吧。你记一下,尽快让约翰给我安排老师。金融,管理,艺术,互联网……即便不精,至少以后也能听懂个大概,不会再像个白痴一样。”

    认清自己不难,难的是去改变。

    林凝握了握拳,不得不说,人有时候必须逼自己一把。

    “好,我等下就去跟约翰说。”

    “还有,想办法把兰若接来,我需要她,她是个好老师。”

    “兰若?你先前不是说怕她把你带歪么,说她教的都是女人味啥的。”

    “想什么呐,我说的是她的思维,说的是她看待问题的角度,方法。”

    “那打电话不一样嘛。”

    “也是,那就先这样吧,你以后负责监督我,如果我偷懒,揍我。”

    “啊?”

    “轻点揍。”

    “……”

    晚宴很丰盛,餐厅很奢华。

    主菜惠灵顿牛排的起源,貌似就是为了庆祝惠灵顿公爵在某对法战役中的胜利而创建的。

    浓郁的糕点皮中烹制的牛里脊肉,点缀着鹅肝酱,松露,干邑白兰地。

    据说之所以用鹅肝酱做辅材,还有段典故。

    “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重新认识下,林凝,你好。”

    仪态优雅的放下餐巾,林凝对坐的叶玲菲,笑着说道。

    “你好,先前我的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很抱歉。”

    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真的不难。

    发脾气,闹情绪,无理取闹,改变不了事实。

    礼仪技能全开,林凝优雅的站起身,修身自强,从道歉开始。

    “你似乎有些不一样。”

    眼前的林凝自信了不少,眼神稳得一批。

    叶玲菲笑着点了点头,过往恩怨,一笔勾销。

    “只是想通了些事儿罢了,细算下来,有你大半功劳。”

    “哦?说来听听。”

    “越是平庸就越要努力,承认自己普通,不再骄傲,不再浮躁。”

    “能想到这些不难,难能可贵的是你可以坦荡的说出来……我相信,相信你会做到。”

    人贵自知,不怕人有钱,就怕有钱人肯努力。

    叶玲菲笑着拍了拍手,给林凝递了个赞许的眼神。

    “谢谢,我应该早点认识你的。”

    “当你是在夸我咯,呵呵,我那有不少看过的书,回头让人给你送来,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谢谢,不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的人会安排好。”

    “也是。说点轻松的,现在你应该不反对我认这个干女儿了吧。”

    抬手抚了抚腿上的荼荼,叶玲菲轻笑了声,记忆里,也有这么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常常赖在自己腿上,陪了自己很多年。

    “她很喜欢你,相信你会是个好干妈。”

    静下来的叶玲菲,有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温婉。

    看着乖巧有佳的荼荼,林凝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她的罐头,以后就交给你这个干妈了。”

    “没问题。新公司我会拿出5个点给它,就当是见面礼了。”

    “我给10个,当贺礼。”

    “那我就替干女儿谢谢你咯。”

    “……”

    预想中的15个点居然没骗到,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如果有来世的话,这女人上辈子,十有八九是只狐狸。

    “好了,我晚点还有两个视频会议,今天就到这儿了。”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最后抚了抚怀里的荼荼,叶玲菲叹了口气,有些不舍的站起身。

    “喵,喵。”

    “我这儿房间挺多的,你都说是视频了,在哪开都一样。”

    荼荼软糯的叫声,还挺心疼人。

    林凝轻咬了咬唇,没好气儿的看了眼面前的一人一猫。

    “不了,下次吧,下次……”

    “也别下次了,荼荼借你一晚,明天还我。”

    “这,合适吗?”

    “你不是她干妈么,赶紧抱走,叫的人闹心的。”

    相比由始至终正眼都不给叶玲菲一个的酸奶,荼荼的表现,真的挺让人吃味儿。

    林凝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莫名有种恶婆婆的感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谢谢,明天我亲自送她回来。”

    “快走,不送,路上注意安全。”

    “……”

    黑色的防弹加长版迈巴赫S62,缓缓驶离。

    待视线里只剩夜色,林凝轻舒了口气,冲着身侧的林红,叮嘱道。

    “让林东跑一趟,暗中看着点荼荼。”

    “好,我这就去。”

    “等下,一个是看,一窝也是看,还有叶玲菲,一起吧。”

    “嘿嘿,你呀,总是这样,口是心非。”

    “少废话,零那位怎么样了,没出问题吧。”

    “一切正常,那一家子挺忙,老唐在法国的朋友不少。”

    “行吧,那边治安不好。给零说,让她多费点心,我朋友不多,我不希望她出事儿。”

    “会的,放心。”

    “去吧,叫厨师给酸奶做点好吃的,等新公司成立了,给酸奶也分10个点。”

    “……”

    卸妆,洗澡,书房。

    林红回来的时候,一袭简单家居服的林凝正在书桌前上网。

    或许是没了荼荼的缘故,网课的学习效率,约等于无。

    “看不进去就别看了,都快十一点了,刷会儿手机睡觉吧。”

    看着面前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凝,林红笑着提议道。

    “唉,也不知道荼荼这家伙习不习惯,她还是第一次离家过夜。”

    林凝叹了口气,才跟小家伙分开没多久就想的不行,必须承认,人真是贱死的。

    “嘿嘿,就知道你是在想她,我刚问过林东了,那边说挺好的,叶玲菲连开会都抱着,洗澡也是。”

    “那行吧,不看了,睡觉。”

    何以解忧,唯有睡觉。

    这一晚,林凝的枕边少了个毛茸茸的家伙。

    这一晚,林凝心中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一夜无话,天空泛白。

    特意早起的林凝,给自己化了个简单素雅的妆。

    早饭都没吃,就拉着林红,开了辆粉色库里南,直奔童话镇。

    “莎莎的航班还有一个小时,干嘛这么着急?”

    笔直的公路,粉车急驶。

    看着驾驶位上神色焦急的林凝,副驾的林红,疑惑道。

    “关莎莎什么事儿,我是去接荼荼的,特喵的后悔死我了,一晚都睡得不踏实。”

    林凝撇了撇嘴,说话的时候,脚下的油门,踩得更深了些。

    “你不是蛮嫌弃她总趁你睡着趴你身上么,我记得因为这个你还揍过她。”

    “你的职业是杠精吧?哪来那么多话。”

    “额,好吧,那莎莎怎么办?”

    “我在伦敦的海堡一号有套房子,让我们的人带她去那,A11,相关资料手续我出门前放包里了。”

    “海堡一号?你什么时候买的?”

    “哪来那么问题?”

    “哦,我这就安排。”

    林凝不愿多说,林红也不会多问。

    探身从后排拿过那款没背过几次的粉色爱马仕定制Birkin,似是想起了什么,林红接着说道。

    “昨晚唐雯佳去医院了,如果不是零那位发现的早,做了提醒,估计会出事儿。”

    “唐雯佳?我昨天问你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说去医院就去医院了。”

    “这个,我也是才知道的,她喜欢吃桃子。”

    回想起零那位的汇报,林红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这是唐雯佳干的事儿。

    “关桃子什么事儿,吃坏肚子了?”

    “不是,她躲被窝吃桃子,不小心把桃核卡嗓子眼了。”

    “额,这都行,她躺着吃的?”

    “嗯,还吃的贼干净,不然桃核也卡不进去。”

    “我去,躲被窝吃桃子,这都什么毛病,我怎么不知道她还有这癖好。”

    林凝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越发觉得身边就没一个人是正常的。

    “可能一直都有,只是以前不关注,我们不知道罢了。”

    “真服了,唐雯佳现在怎么样?”

    “零那位只会杀人不会救人,闹了点动静……唐伯伯发现的还算及时,目前人没什么大碍。”

    “唉,这一天天的,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这么漂亮一身价百亿的姑娘,真要因为桃子挂了,那得多可笑。

    林凝轻叹了口气,随手将车停在叶玲菲家的院门前。

    “林老板?”

    轻柔的男声,耳畔响起。

    刚刚下车的林凝,视线里,多了个一身运动装,英姿飒爽的华国女子。

    “你是?”

    “墨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男声女相的墨染,身上那股子淡然,还挺明显。

    林凝皱了皱眉,一时间到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呵呵,看来我们的林老板,真的不怎么习惯跟陌生人接触。”

    依旧是一袭红色长裙,依旧是如瀑的长发。

    不等林凝说什么,闻声而来,抱着荼荼的叶玲菲,接着说道。

    “墨染,男,我朋友,在企业并购这方面,很有一手。”

    “哦,你好。”

    “你好,你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很多。”

    “如果你指的是女装的话,真没什么。”

    林凝淡淡的笑了笑,仔细想想,真要找个自己最擅长的,女装绝对首当其冲。

    “墨染是我找来帮我们的。从零做起太慢,我准备了50亿,计划先从收购开始。”

    颇有些不舍的将荼荼递给了紧盯着自己的林凝,叶玲菲直接说道。

    “你的零叶子呢?”

    “太低端,很难走出国门不说,也卖不上价。”

    “行吧,你看着来,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要不要进去坐坐,Tray煮咖啡的手艺还不错。”

    “下次吧,我还有事儿。”

    虽说心下对墨染好奇的要死,但该有的矜持林凝可不想丢。

    林凝说罢,笑着摆了摆手,径直坐回了库里南驾驶位。

    “开车注意安全,下午我们会去你那,荼荼,再见。”

    “喵……”

    “她挺有意思。”

    粉色的库里南扬长而去,院门外的墨染,淡淡道。

    “是挺有意思,我挺喜欢她的,很像我年轻那会儿。”

    叶玲菲抿了抿唇,记忆里,十年前的自己,喜欢的也是粉色。

    “真不容易,这么多年,很少听你说喜欢哪个人。”

    “你不也一样,很少见你对人感兴趣。”

    “听说她有个孪生弟弟,和她长得很像。”

    “嗯,我看过资料,相似度极高。”

    “那她弟弟女装起来一定很漂亮。”

    “哈哈,你啊,真以为人都跟你一样,从小就喜欢穿裙子。”

    “穿裙子怎么了,裙子最早就是给男人穿的。”

    “得亏你是墨家的,换我家,你早死了。” ……

    “叮咚: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务必处于关闭状态……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piu……duang……”

    “叮咚: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已经降落在威斯特机场,外面温度请自行体会,目前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感谢您选择动感航空公司班机,下次路途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