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长去哪了 八宝饭

第六十章 托管

    道长去哪了正文卷第六十章托管益州的地位十分重要,当前的形势又非常微妙,包括这场战事,从性质上来说,双方都很尴尬,甚至连政事堂、天子都很尴尬。

    因此,顾佐再次重申:“益州无主,暂行看护。”

    唐听风明白了顾佐意思,如果真要出兵占领益州,后果难以预料,甚至可能引起天下群起而攻。

    但就这么放着益州不管不顾,听之任之,却又太过于浪费,也不能给鲜于向、给青城派一个教训,反而更令他们有恃无恐我敢打你,你却不敢打我!

    因此,怎么处置益州,的确要好好考虑考虑。

    唐听风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顾佐也不隐瞒:“当此节度使、兵马使双双弃城潜逃之际,我们这些受崇玄署分封的宗门当心怀天下,以守护百姓为己任,我的意思是,由怀仙馆、唐门和丽水派一起,组建益州托管委员会,代行节度府部分职司,直到益州恢复正常,百姓安居乐业。”

    唐听风思索片刻,起身,在房中来回踱步,踱了半天,转身问:“青城呢?”

    在崇玄署的大分封中,剑南道大部分州郡的修行事务都划过青城派,尤其益州更是如此,想要绕过青城派是不可能的,也不现实,唐听风故有此问。

    顾佐叹了口气道:“正是为此头疼,让他们也加入的话,太便宜他们了,我心意难平。”

    唐听风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去问问源丹掌门,看看他想不想加入这个……”

    “委员会。”

    “嗯,委员会。”

    “那就有劳前辈辛苦一趟了。”

    “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唐听风忍不住笑了,笑了两声,又道:“不能忘了罗浮派,最好也请他们加入,贤侄以为如何?”

    顾佐点头:“我亲自去。”

    下了万步崖,顾佐马不停蹄……不是,人不停剑,骑着……不是,揽着清源县主的小腰,疾飞罗浮郡城。

    既然知道了同窗道友陆峤的身份,顾佐也懒得通过别人了,直接找到青芷山位于郡城中的道馆,点名要见陆峤。

    陆峤迎了出来,见顾佐到来,似乎并不意外,恭贺道:“南吴军大胜,向顾兄道喜了。来来来,兄弟我备下薄酒,当为顾兄贺!只是偌大罗浮郡城,寻不到美貌佳人佐酒,还得数东溪……哟,瞧我这张嘴,该打!县主也大驾光临了,呵呵……”

    顾佐笑道:“自家兄弟,客套啥?你看这是什么?”

    就见顾佐手中是柄三寸小剑,银光流转,似玉非玉,问:“这是金刚玉?”

    顾佐一翘大拇指:“世家子弟,果然见识不凡!这是金刚玉和秋鸣妖蝉的蝉翼炼制而成,从一个北军身上得来的,那北军是金丹圆满境修为,使用的法器必然不俗,你拿去把玩。”

    陆峤见过的好东西不少,眼界当然是有的,一看此剑就是顶级货色,没有三五千贯拿不下来,也不推辞,笑呵呵收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聊了一会儿蒙乐山和墨山两战的感受后,顾佐道:“这次来罗浮郡,是想见一见魏长老,不知陆兄能否代为引见?”

    陆峤笑言:“你老兄如今的地位和身份,还用得着我引见?”

    顾佐道:“毕竟未曾谋面,还是你做个中人更妥当,免得冒昧唐突。”

    陆峤也知他好意,道:“那就多谢顾兄关照了,不过魏长老调回本山了,现今主持罗浮诏事务是申长老,你应该见过的。”

    申长老名申太芝,便是在终南山时代表罗浮诏竞拍州郡的那位,元婴圆满境高修,罗浮派仅次于掌门的二号人物,由他主持罗浮诏,可见罗浮派对此地的愈发重视。

    顾佐喜道:“那更好了。”

    当晚,郡守府大开中门,申太芝亲迎顾佐,见面之后便即道喜:“顾馆主这是结丹了?当真可喜可贺。”

    顾佐拱手:“托您的福。”

    登堂入室,主宾落座,顾佐饮茶后道:“今番是为领责而来,手下人错拿了舆图,误入贵境,巧遇益州军,不得已在墨山小道打了一仗。在此,晚辈向申前辈,并通过申前辈,向贵派掌门及所有同道致以深深的歉意,愿意为这一战给贵派造成的损失,给予赔偿。”

    申长老笑吟吟的接受了顾佐的道歉:“原来如此,拿错了舆图,情有可原,顾馆主亲自登门,诚意十足,我们接受了!”

    顾佐又道:“此来郡城,除了真诚道歉外,还有一事相求。”

    申长老抬手示意:“请讲。”

    顾佐便将益州的事讲述一番,道:“怀仙馆、唐门拟发起成立益州托管委员会,不知贵派是否愿意参与?”

    申长老听罢,又是惊诧、又是好笑,还隐隐有些兴奋,沉吟半晌,问:“青城呢?恕老夫愚钝,为何没听馆主提及青城?益州毕竟是青城派山门要地……”

    顾佐道:“青城派是否有诚意加入托管委员会,我和听风前辈尚不得而知。”

    “诚意?”

    “他们以前诚意不足,因此我和听风前辈都怀疑,他们是否愿意参与。”

    “你希望他们拿出什么样的诚意?”

    “这就要看我们需要他们拿出什么样的诚意了。”

    申太芝点头道:“请馆主在郡城稍歇一日。”

    当晚,马车将顾佐和清源县主送到了郡城东北的翠云山。虽然顾佐一再表示,不用管他的歇宿问题,他可以住在陆峤那里,但陆峤都不愿收留他:“不如此,显得罗浮派不通礼数一般,无论如何,你可是天下大宗的馆主,身份不同。”

    马车直上山顶的翠云山庄,这里是罗浮郡城风景最好的地方,可俯瞰满城灯火。此刻的翠云山庄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位客人,几十名山庄的掌柜、跑堂、小厮,毕恭毕敬的立于山庄各处路口,垂首肃立。

    陆峤将顾佐和清源县主安排进紧邻的两间豪华客舍后,便告辞离去了。顾佐带着清源县主出门,来到崖边,望着下面城!醋溜文-学发最快!中星星点点的灯火,吹着习习晚风。

    清源县主问:“这是罗浮派的山庄别邺?景致当真绝妙。”

    顾佐道:“这是罗浮郡城最顶尖的酒楼客栈,旁边……穿过那道月门,就是吃饭的地方。当年我初来南诏时,曾经在这里请人吃过一顿饭,足足花了六贯,心疼死!那也是我请人吃过最贵的一顿饭。”

    清源县主笑道:“六贯?之后没再请人吃过饭?我不信。”

    顾佐道:“之后我再请人吃饭,就不用再花钱了。”

    清源县主又好奇的看了看周围:“这里生意那么冷清吗?都没有客人,是因为太贵了?”

    顾佐道:“这里生意好得很,想订酒席需要提前预约,今晚不是没有客人,是客人都被提前赶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