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524. 捆绑销售

    “剧场最近演出花组的《舞蹈会议》。”渡边万由美告诉他。

    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边吃边聊他负责吃,已经吃完了的渡边万由美边看报纸边陪他聊。

    宝塚剧团分成雪月花星四个组,每个组各有自己的特色以及招牌剧目。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作“专科”的,不属于以上任何一个组的特别演出人员。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没话找话:“花组的TOP现在是哪位?”

    倒也不是敷衍,纯属是因为对宝塚剧团不了解,也不知道《舞蹈会议》是出什么戏,只好提问最肤浅的问题。

    “是大浦瑞希桑。”渡边万由美从报纸上现学现卖。

    提到宝塚的时候,如果问某组的TOP是哪位,如同约定俗成一般,默认在问的就是首席男役。

    这个剧团就是这样,身处中心的大明星就是各个组的首席男役。

    而在进入剧团下属的音乐学校以后,学生们就被灌输娘役必须崇拜她的男役、事事以男役为中心的思想。

    于是,首席男役拥有着压倒性的存在感,首席娘役则是男役身边的陪衬。

    幕后主创一概为男性的宝塚剧团,一方面揣摩女性观众的心理,打造出集结了一切梦幻与理想的男役,另一方面又打造出了深知要如何去配合、去服务男性的娘役。

    这样的宝塚剧团,不仅编织美梦,同时还输送优质新娘。

    “我还是喜欢大地真央桑待过的月组。”渡边万由美说,“可惜不太凑巧。”

    宝塚剧团的各个组轮流在剧场演出,如果特意要看哪个组的演出,还得提前查一查公演情报。

    不仅如此,剧团里的重量级大戏还不是年年都会上演,因而,即使成功晋级了首席男役,如果运气不够好,也许直到“毕业”都演不到团里的经典剧目。

    即使首席男役运气好演到了,因为一出经典剧目短期内、至少首席男役在任期间不会重复上演,对观众来说,一旦错过这位首席的演出,就是错过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看宝塚剧团的演出也讲求个缘分。

    “来都来了嘛。”

    对岩桥慎一来说,月组和花组都没什么两样。

    “也是。”渡边万由美点头。

    宝塚剧团的演出票很抢手,不过,要是渡边万由美,岩桥慎一就不意外她能弄来招待票,所以也就能如此轻描淡写的来一句“来都来了”。

    ……

    上午十点钟,去拜访关西放送的制作人。

    还是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带着乐队成员,带上出道单曲,去跟制作人毛遂自荐。

    依赖电台宣传的时代,广播局制作人,对歌手来说有着相当的能量,一首歌如果得到广播局制作人的赏识,就有被大规模进行播送的机会。

    因而,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都郑重其事对待。

    不过,光有姿态还不够,还得另外再做点准备。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之前商量过,这次去关西放送的时候,同时谈两件事,一是ZARD的出道单曲宣传,另一件是DREAMSETRUE去参加关西放送的节目。

    DREAMSETRUE出道以来,在关西颇受欢迎,这次发行的《未来预想图II》,在关西的点播势头也非常好。

    但是,在关西很受欢迎的DREAMSETRUE,还没参加过关西放送的节目。

    两人打算趁这次来给ZARD争取宣传机会的时候,把这两支乐队捆绑推销一下。

    反正先红带后红,前辈奶后辈,艺能界不管过去多少年,更迭多少代,这一套都不会改变。

    虽然DREAMSETRUE的经纪约在U-MIZ,ZARD的经纪约在星辰,但因为GenZo有渡边万由美一大份的缘故,两支分属完全不同的唱片公司和事务所的乐队,也能在宣传的时候借个力。

    网越织越大,鱼就越打越多。

    反正不仅ZARD需要宣传,DREAMSETRUE的专辑现在作为话题之作热卖,热度也同样需要维持。

    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早就把主意打定,这次过去拜访,也配合的默契十足,一口气把两支乐队的事都给定了下来。

    大阪之行,除了在对方出风头的时候充当旁听者之外,偶尔还会搭档演出双人戏。

    ……

    下午去关西的有线放送拜山头,这种事用不着乐队跟着。

    今天晚上,ZARD在LIVEHOUSE还有演出,不过今天没有彩排,因而,乐队得到个自由活动一下午的机会。

    拜完山头出来,过了四点钟了。

    晚上岩桥慎一还去看ZARD演出,从这到演出开始前,总算有点自由活动时间。渡边万由美心里记挂着之前就要跟他说的乐队天国的事,想和他找个地方坐坐。

    结果,先被岩桥慎一给邀请了,“去大阪城公园那边看看吧?万由美桑。”

    渡边万由美反应了一下。

    岩桥慎一解释,“不是说‘关东有散步者天国,大阪有大阪城公园’嘛。既然来了大阪,也去看看他们的‘乐队天国’。”

    他提大阪的乐队天国,让渡边万由美有种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的感觉。

    这也算是不谋而合吗?

    这时,又听到岩桥慎一调侃:“大阪人可绝不对着东京人低头。”

    渡边万由美不禁一笑,“慎一君知道的不少。”

    “其实是临时补课。”岩桥慎一挺诚实的,“昨天到大阪以后,听事务所那边的工作人员说的。据说但凡关东有的东西,关西绝不落后。”

    既不是东京人也不是大阪人的岩桥慎一毫无心理负担的大聊特聊两地的地域之争。

    关东有的关西也有……

    渡边万由美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起件事,拿他开起了玩笑,“说起来,关西这边,还有个‘岩桥山’。”

    “和歌山的那个?”岩桥慎一问。

    萌萌哒包子脸坂本冬美初次见面没话找话说的就是这个。相比之下,渡边万由美知道岩桥山,这件事反而更让他感到惊奇。

    渡边万由美被他说穿了谜底,有点失望,但立刻释怀。

    岩桥这个姓又不像渡边这么常见,多半早就有人对岩桥慎一开过这样的玩笑。她开玩笑,“没有慎一君不知道的事。”

    岩桥慎一不敢当,“我不知道的事可多了。”

    倒是挺谦虚的。

    两人向着大阪城公园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