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582. 喝柠檬汁

    冈田有希子的时间安排起来更自由,两个女孩子约定见面的时候,总是按中森明菜的行程来。

    今天晚上,中森明菜也照样是结束工作以后再过来。

    冈田有希子先到一会儿,不紧不慢等着。闲着无聊,翻看起自己带来的照片。热海郊游的照片,洗出来之后她已经看过几遍。但现在再翻起来,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郊游玩得愉快,回忆美好。

    正当时的早樱,精心培植的玫瑰,还有热海的梅花。别人镜头下笑容开朗的自己,自己拍下的笑容灿烂的吉田美和。

    冈田有希子翻过一页,岩桥慎一站在樱花树下。留意到对着他举起照相机,露出个笑容。

    她想起上次“搜集证据”,却中途出了差错的事。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冈田有希子心中那个“岩桥桑和明菜桑已经相熟”的疑影,并没有消失。

    冈田有希子不是那种热衷八卦别人关系的人,但想起这两个人,心中就涌动探索的热情。

    可是,虽然好奇,却又不想一问究竟。

    倒是偶尔想起来,心里琢磨着“搜集证据”的时候,从中体会到一丝奇妙的乐趣,仿佛自己是个凭借着蛛丝马迹去探索真相的侦探。

    这种心态颇为微妙。不过,冈田有希子喜欢岩桥慎一,也喜欢中森明菜。

    ……

    “久等了,有希子。”

    中森明菜来得迟,一边道歉,一边在她对面落座。

    “没关系。”

    冈田有希子看着中森明菜眯起来的笑眼,也露出笑容,善解人意的回道。自己也曾有过那种连轴转、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的偶像时代,冈田有希子相当理解她。

    中森明菜要了柠檬汁。

    刚结束工作,她人挺累的,但整个人却生机蓬勃。冈田有希子和她面对面坐着,看她这副样子,也在心里羡慕、佩服她的活力。

    这阵子两个人没见面,只通过几次电话,见了面,不愁没得聊。本来,要是中森明菜工作结束的时间再早一点,两人还想去看电影。

    不过,电影没看成,不耽误冈田有希子分享情报,把正在上映的和即将上映的电影告诉她。

    说起新宿站出站口那里,张挂了《鸡尾酒》的巨幅海报时,冈田有希子一脸仰慕。

    “汤姆克鲁斯桑真的很英俊。”

    “听说张挂海报的地方,还有专人负责看守,否则就会有狂热的粉丝去偷海报。”冈田有希子把普通大学生之间的话题说给中森明菜听。

    曰本的狂热粉丝们一向有偷海报的“光荣”传统,中森明菜以前听经纪人说,自己宣传期的时候,也有粉丝去偷她的海报。

    轮到自己的时候听着怪怪的,但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就觉得有趣。

    而习惯了把这当成话题来说的冈田有希子,已经是个完全的普通女大学生了。

    “明菜桑,我把相册带来了。”

    两个人聊了会儿天,冈田有希子适时把手边的相册递过去。

    中森明菜接过来,“拍了好多。”

    “也不全是我拍的,有几张是和DREAMSETRUE的吉田桑交换来的,还有几张是岩桥桑送的。”

    “而且,同行的五味桑和栗林桑都不拍,他们两位的一次性照相机,我和吉田桑一起用掉了一台,乐队的中村桑用掉了另一台。”冈田有希子和她解说。

    “一次性照相机?”

    “DREAMSETRUE的各位,接到了给QuikSnap写广告曲的工作。”冈田有希子露出个忘记跟她解释的表情。

    “去之前还不知道,回去的路上,才听岩桥桑说起,这次是为了替一筹莫展的吉田桑散心,才想到要郊游。”

    “是吗……”

    中森明菜咬住吸管,吸了一口柠檬汁,翻开相册。

    “樱花开得真美。”

    “是吧?现在去好像正当时,热海到处都是游客。”

    “真好啊。”

    中森明菜翻看相册,有几张照片当中,出现了两个没见过的男人,她猜是五味孝氏和栗林诚一郎,就快速翻过去。

    冈田有希子说相簿里有从吉田美和跟岩桥慎一那里交换来的照片,她翻相簿的时候,就忍不住猜想是哪几张。

    “这张是你和吉田桑。”

    冈田有希子稍微探身过去,“啊”了一声,笑起来,“是岩桥桑帮忙拍的。”

    那是她和吉田美和在系川时被抓拍的照片,两个人都面带笑容吉田美和尤为豪放。

    一次性照相机几乎没什么操作难度,拿到手拍就可以,成片率很高。

    中森明菜听说是岩桥慎一拍的,就下意识想起他给自己拍的那些照片。也不知道洗出来以后是什么样子……

    吉田桑笑得真开心。

    她看着照片里笑容灿烂的吉田美和,想起冈田有希子刚才的话,问:“吉田桑的广告曲,之后有了进展吗?”

    说到这个,冈田有希子难掩兴奋,“吉田桑真的很厉害。”

    中森明菜把她的神情收在眼里,觉得她孩子气的样子好笑,一边漫不经心翻过相簿的一页,扫了一眼。穿着蓝色衬衫的岩桥慎一,站在樱花树下,对着镜头露出微笑。

    晴天,粉色樱花,蓝色衬衫。果然非常的合适。

    穿蓝色衬衫是她的主意,中森明菜想象着热海赏樱的情形,和他说穿蓝衬衫好看。岩桥慎一听她的安排,她看着照片,心里也觉得热乎乎的。

    虽然人没到场,却有了一丝奇妙的参与感。

    冈田有希子“啊”了一声,指了指岩桥慎一的那张照片,“就是这个。”跟中森明菜说,“多亏了岩桥桑穿的这件衬衫哦。”

    “嗯?”

    中森明菜听她说到衬衫,有些在意。

    冈田有希子告诉中森明菜,吉田美和因为岩桥慎一穿的这件衬衫有了灵感,写出了歌词。她那天跟吉田美和一起行动,就在旁边看着她盯着岩桥慎一的衬衫唱起歌来。

    随时随地,因为一点小事都能灵光一现。

    冈田有希子现在想起那时的情形,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中森明菜听她绘声绘色描述那时的一切,也觉得吉田美和很厉害。但是,仅仅是看着岩桥慎一穿了一件合适的蓝衬衫,就能产生灵感吗?

    她又把视线落到相簿里岩桥慎一那张照片上。

    穿着蓝色衬衫的他,在发现了镜头以后,露出笑容。在别人的镜头下拍到的岩桥慎一,中森明菜也觉得,他笑起来的时候果然很好看。

    吉田桑大概也这么认为……

    所以,才能对着这样的岩桥慎一,产生一首新歌的灵感吧?

    “不过,岩桥桑和吉田桑关系一定很好,……虽然两个人总是吵来吵去的。”

    冈田有希子边想边说,“但是,如果是讨厌的人,怎么也不会因为他穿了一件很合适的蓝衬衫,就能写出歌来吧?”

    “也是。”

    中森明菜随声附和一句,低下头,喝了一口柠檬汁。

    要是讨厌的人在赏花时穿了件很合适的蓝衬衫,反而会觉得败兴。中森明菜心里补全冈田有希子没说出来的话,又瞄了一眼那张照片。

    笑得那么好看……

    这件蓝衬衫还是她替他选的呢。在电话里选也算。

    吉田桑能看着他的笑容唱歌,但她就只会举起照相机,把他的笑容给拍下来。

    中森明菜心里,不自觉又羡慕起吉田美和这样的才能,羡慕他们这样的关系。羡慕归羡慕,却又在心里,好奇她写了什么样的歌。

    她在心里一时纠结,咬着吸管,把柠檬汁连连送进嘴里,被酸到了,皱起眉来。

    冈田有希子把中森明菜的样子看在眼里,觉得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事。但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她垂下视线,相簿还停在有岩桥慎一的那一页。

    樱花树下的岩桥慎一,冈田有希子端详一下,也觉得这张照片拍得好,自己在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这张岩桥桑是她拍下来的。

    吉田桑拍岩桥桑的时候,总是抓拍他的丑怪瞬间,就算是没什么操作难度的一次性照相机,她的那一台,废片也很多

    不过,吉田桑本人好像并不认为那些是废片,还觉得大有用处。

    冈田有希子十分好奇,吉田桑要如何“妙用”那些废片。

    中森明菜回过神来,把相簿继续翻下去。

    正当时的早樱,精心培植的玫瑰,还有热海的梅花。她兴致勃勃,跟冈田有希子讨论照片,如果对其中哪张产生了好奇,就多问几句。

    两个人对着一场中森明菜没有参与、却又以另外一种方式深度参与了的郊游大说特说。

    ……

    喝完茶,时间不早,中森明菜送冈田有希子回家。

    坐她的车,又让冈田有希子想起上次要“搜集证据”却失败的事来。明明信心满满,从还在名古屋的家里就开始策划,觉得做好了万全准备,结果最后一步却失算……

    “有希子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中森明菜把冈田有希子带着笑的表情看在眼里。

    如果中森明菜心里藏不住事,那冈田有希子更是胸无城府,什么都能写到脸上。

    被叫到,冈田有希子连连摇头,“等《鸡尾酒》上映的时候,我们也找个机会去看吧?明菜桑。”

    “行啊。到时,就对一下行程好了。”中森明菜答应。

    电影剧情姑且不论,汤姆克鲁斯的盛世美颜,足以让两个女孩子充满期待。

    冈田有希子下意识蒙混过关,可中森明菜真的不追究了,又让她觉得有点失落。想把话题给引到岩桥慎一那儿去,但又想不出个合适的话题来。

    心里纠结了一番,只能接受再一次把“追查证据”的机会给亲手推开的现实。

    中森明菜送下冈田有希子,回了家,看看时间,想给岩桥慎一打电话。但是,拨过去以后,电话迟迟没有回过来。

    她一个人等电话,又觉得寂寞。

    人一寂寞,又想起今晚冈田有希子说的那首歌,心里好奇,不知道是首什么样的歌。

    岩桥慎一的电话很晚才打过来,想到他大概又应酬了一整晚,中森明菜说了没几句,就催促他去洗漱休息。

    放下电话以后,她自己反而没了睡意。来到书桌前,坐下来,翻开桌上的折纸书,里面夹着一只刚做到半成品的企鹅。

    她把做到一半的折纸企鹅拿出来,对照着折纸书,一边回想折过去的步骤,一边研究下一步。

    ……

    交付给富士胶卷的广告曲顺利通过验收,原先卡在那里的障碍拿开,DREAMSETRUE的进度顿时进展飞速。

    专辑里加入了这首《Eyeste》,为了保持专辑的整体性,对已经决定收录的歌曲又重新进行排序,还替换掉了一首原先预定收录的,重新从曲库里选了新歌。

    美和酱跟中村兄都正值创作的黄金时期,乐队手里压了不少库存曲,关键时刻,去曲库里找一找,就能解燃眉之急何况新专辑发行还有好几个月,并不着急。

    当务之急,是在三月底,先把这支《Eyeste》作为单曲来发行,还要制作附赠在单曲当中的投票券、同时也是马戏团巡演的宣传券。

    热海郊游,美和酱拍了一堆在岩桥慎一看来应该废片的他的奇怪抓拍,但她自己却洋洋得意,丝毫不认为自己拍了奇怪的照片。

    她也不是不会拍好照片,有几张照片洗出来,同行的人看了都说好,要和她交换。但偏偏到了拍岩桥慎一的时候,就是各种奇怪的丑照。

    美和酱不仅拍岩桥慎一的丑照,甚至还奇思妙想,想把这些照片给放进《Eyeste》的内页、或者单曲封底里。

    “在歌词纸上,把这次去热海赏樱的照片放上去吧!”美和酱说。

    单曲的内页区区一张薄纸,印着单曲的歌词和曲谱。在上面点缀乐队的照片,这个想法倒是不错,但是,要放他的丑照?

    “长颈鹿男不能露面的。”岩桥慎一提醒她。

    这种时候,就要感谢乐队里“长颈鹿男”的设定了。

    “我知道。”美和酱连连点头,“所以,没打算让慎一君露脸。”

    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想的是,亲自动手,帮慎一君把照片上的脸给涂起来,画成长颈鹿。”

    “……”岩桥慎一无语。

    美和酱觉得这个点子绝妙,完全忘记了自己感人的画工。

    这种时候,手握一票否决权的重要性也体现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