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583. 统一战线

    岩桥慎一对美和酱的感人画工望而生畏,美和酱自己倒是在这件事上劲头儿十足,觉得自己想出来了个绝好的主意。

    她这个人,只要自己觉得主意正,就会固执到让人头疼

    跟她吵架吵到头疼。

    关于这一点,当初和她隔着不能攀爬的电话线互相骂对方“八嘎呀路”的时候,岩桥慎一就已经深深体会过。

    连中村兄,在录音室里,跟她为了同一支曲子其中一个音的高低争个没完的时候,也见识过她那个只要认定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固执己见。

    岩桥慎一表示反对,美和酱贼心不死,去跟中村兄串连拉盟友。

    中村兄听了,深表赞同,投美和酱一票。反正又要被画脸的人又不是他。

    岩桥慎一在心里庆幸现在不是智能时代,否则,以美和酱这个作风,绝对能干出排他的九宫格丑怪照片发社交平台的事来。

    当初,美和酱把审美奇葩的服装拿给中村兄穿的时候,岩桥慎一没有说话。这次,美和酱感人的画工伸向了他,中村兄也果断选择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同一支乐队里,两个曾毅的塑料友情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不美好但特别牢固。

    岩桥慎一计上心来,也不粗暴行使一票否决了,转而提议:“要画也可以,我们三个都画的话,我就没意见。”

    真要说起来,在单曲内页上面点缀这次郊游的照片,美和酱的点子是挺不错的,正好跟照相机广告和歌曲本身搭调,还丰富了单曲内页。

    岩桥慎一如果不支持,也是不支持被美和酱涂脸。

    但如果她非要涂,那就干脆共沉沦,也往单曲内页上面点缀几张美和酱和中村兄被涂了脸的照片画画的任务美和酱当仁不让。

    岩桥慎一这么想,心理平衡了。

    主意一说,美和酱双手赞成,只有中村兄被反杀一记,开始不情不愿起来。但这次情势一转,变成岩桥慎一跟美和酱统一战线。

    二对一,到头来,中村兄只能乖乖就范。

    同一支乐队里,两个曾毅就是要共进退,不要想着自己先逃走。

    岩桥慎一是长颈鹿,中村兄是小熊,美和酱是小狐狸。

    在画画这件事上,美和酱不是天生要搞怪,只是的确天赋有限,因而,得到这个重任以后,每天的录音工作之余,又多了一项是研究怎么画这三个动物。

    岩桥慎一不仅拉中村兄下水共进退,甚至还暗戳戳给美和酱挖了个坑,给她布置了一份相当有难度的作业。

    不过,美和酱对这份作业倒是挺乐在其中的,还特意去买了图画书做起了练习。

    正值马戏团巡演热火朝天制作的阶段,她在“设计”三个人的卡通形象之余,甚至还顺手画了个奇丑无比的巡演LOGO。

    这次,岩桥慎一就果断行使一票否决权,拒绝了她的创意。

    ……

    乐队的制作进度要汇报给渡边万由美,她知道了这件事,说岩桥慎一“狡猾”。

    被她给这么说,岩桥慎一直笑,岔开话题,“把原本单调的单曲内页加工一下,这个想法是挺不错的。”

    增加唱片的吸引力,除了最根本的歌曲质量之外,增加‘外包装’的美感也是个办法。

    “不过,”

    渡边万由美想起件事来,“把郊游的照片放进单曲内页,你的蓝衬衫,正好跟歌词呼应。”她说着一笑,也觉得这份歌词得来的巧妙。

    被写进歌词里,这个待遇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富士胶卷成为乐队巡演赞助商以后,马戏团巡演的进度愈发顺利。有大型企业的赞助,事务所这边要承担的巡演压力小了许多。

    岩桥慎一过来,汇报进度是一项,参加巡演的会议又是另一项。

    企划决定,将巡演的地点定在东京、大阪、名古屋、福冈、札幌这五座大城市。确定下来以后,制作委员会的人就去协商合适的地点。

    既然决定了要大张旗鼓的做巡演,这次的演出规模也不小,去预订场地的时候,选的都是能容纳三万人规模的广场或者公园。

    去掉搭建舞台要用的地方,余下的全部开放,一场也要两万五千名观众。

    五座城市,除了地广人稀的北海道只开一场之外,其余的都是连开两场。出道一年,就开这样规模的演唱会,对乐队来说,是个颇具难度和风险的尝试。

    但是,选择开这样的大型场地,除了制造话题度、对乐队有信心这些说多的理由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次的马戏团巡演成本过高,不开大场地也是赔本,还不如开场大的。

    一万人的广场和三万人的广场,租金方面相差的不多,真正的大头是需要雇佣的安保人员、以及相关的配套设施、入场观众越多,这些就要随之增加。

    只卖演唱会门票,户外巡演是赔本的。

    所以,在制作委员会的一部分人去联系场地、商谈合作的时候,还有另外一部分人负责去联系周边生产厂家,把乐队成员们想出来的各种周边样式送过去。

    要谈场地,要谈周边生产,还要去定制舞台、以及巡演服装。

    除此之外,另一件大事,是还要谈演唱会的宣传。

    既然手笔已经做大了,为了保本也好,为了跟这个手笔相称也好,大规模的宣传也要跟上。

    打出个“前所未有的巡演”的噱头来,点燃大众好奇心,吸引他们去看现场。

    曰本演唱会文化发达,有乐界前辈们多年的努力,培养出了众多热爱现场的观众。DREAMSETRUE本就以现场能力强见长,现在又是上升期、再拿出大规模的宣传来,想方设法,把这些热爱现场的观众给吸引过来。

    砸钱这件事,只要开了头,就是源源不断往里面送。

    这种时候,就不得不诚心诚意感谢赞助商分担了巡演的成本压力。

    ……

    富士胶卷同意赞助乐队巡演,这是大事。而富士胶卷的代表也没有忘记岩桥慎一拜托他的那件小事,一起去喝过花酒没几天,就练习岩桥慎一,给他当了把介绍人。

    这阵子工作忙,即使如此,中间休息日岩桥慎一抽出点空来,还去富士胶卷下属的冲洗室报了个到,相当于新生入学。

    至于过后的学习,就全看他的时间如何安排,有点空的时候过去报个到,从冲洗黑白照开始,一点点慢慢学,直到师傅让出师为止。

    冲洗照片是技术活,黑白照片倒也罢了,冲洗彩照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岩桥慎一亲眼见识了冲洗彩照的步骤过程,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这门手艺。

    要学到能把给中森明菜拍的那些照片给自己洗出来,也不知道几时能做到,何况他还是个三天打鱼五天晒网的学徒。

    反正今年的情人节是不可能送她当礼物了,不然生日礼物?

    ……再退一步,明年的生日礼物好了。

    话是这么说,今年的情人节,两个人都有工作要做,所以既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浪漫节目,更不能去愉快的喵喵一下……最后这项存疑。

    也许一起过了情人节也未必能到这一步,至少现在看,中森明菜好像没那个意思。

    泡沫时代的关系挺开放的是不假,偶像剧里那么演,而岩桥慎一也不是没有见识过。但是,开放的社会风气下,也有想要按步骤一点点来的人。

    不管风气如何,真正决定如何行事的其实还是“人”本身。

    忽略“人”本身,是在追求和恋爱当中闹出笑话和不愉快的重要原因。

    算来想去,到头来,先前的盘算其实一点都没涌上,连中森明菜说好的心形巧克力,也是寄到岩桥慎一的邮箱里去的。

    今年的情人节是星期二,不仅他们两个因为工作过不成情人节,连上班族们也不好太过放肆。

    岩桥慎一在唱片公司转转,又去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看看,见职员们都老实上班,心情舒畅,直奔索尼唱片,去跟DREAMSETRUE的执行制作人开会。

    晚上下班回了家,去开信箱,从里面拿出来个小包裹。带上楼,打开来看,里面是精心系着缎带的漂亮礼盒,系蝴蝶结的手法相当灵巧,端端正正、漂漂亮亮的。

    缎带下面还压着一只小小的折纸企鹅。

    岩桥慎一喜欢的动物里,就有企鹅。

    过不成情人节,情人节的前一天,两个人通电话的时候,中森明菜絮絮叨叨,对过不成情人节这件事各种不乐意。

    她倒也不是不高兴,就是想发牢骚或者应该说,发这种牢骚,就是她撒娇的一种方式。

    岩桥慎一“嗯嗯啊啊”听着她说,忍不住笑。

    结果,听他在电话里笑,中森明菜却真的有点郁闷了。

    我是很认真的在发牢骚呢……

    她在舞台上看着,毋庸置疑是充满魅力的女性,但私下里,时不时就露出孩子气、以及不知该如何应对事件的笨拙。

    但过后想来,她这种笨拙和孩子气,其实正是内心纯洁的真诚体现。

    岩桥慎一认识她这么久,不止一次,在她身上联想到纯洁这样的词。

    他解开缎带,打开礼盒,虽然早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看到做成心形,上面还写了“情人节快乐,慎一君”的巧克力,还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主要是太不好意思了。

    要是被中森明菜给当面送,她就能收获满满一相机的岩桥慎一值得留念的表情。

    这就是所谓的“本命巧克力”了吧。

    岩桥慎一盯着这份巧克力看了看,上手掰一块下来,放进嘴里,嚼了嚼,满口香甜,一吃就知道用的材料极佳。

    中森明菜人很体贴,送的巧克力块头不大,吃起来也就没那么“任务繁重”。但即使如此,这块巧克力,岩桥慎一也得放冰箱里吃个几天。

    那些情人节收到一大堆巧克力的人,姑且也称得上是“甜蜜的烦恼”了吧。虽然,情人节巧克力这东西,收到的越多,也就越不会真的去吃。

    岩桥慎一嚼着巧克力,看着这块不大的巧克力上中森明菜写的字,仿佛看到她小心翼翼在这上面创作的样子。

    想到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做巧克力,也就明白她在电话里那通絮絮叨叨的牢骚。

    他看看时间,去给中森明菜打电话。

    情人节没能一起过,今天晚上,她肯定等着电话。所以,岩桥慎一不担心太晚了打电话打扰她。

    看时间,是为了确认她现在有没有到家。

    今天晚上她有个综艺节目要录。整天见缝插针约会的两个人,对各自的行程都挺清楚的。

    她家里的电话没打通,岩桥慎一又改打传呼。

    ……

    这个时间,中森明菜正在工作结束,回去的路上。

    今天晚上的摄影棚,工作人员们的劲头儿都挺足的。业界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偶像们情人节当天如果有工作,就带曲奇去工作现场分给工作人员。

    今晚的节目里聚起了众多偶像,工作人员们收曲奇收到手软。

    不过,情人节的晚上却要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一整个晚上,虽然镜头前还是状态满满,但是,偶尔放空时,她心里又忍不住开始想些有的没的。

    一时想起昨天晚上跟岩桥慎一打电话,他面对自己的牢骚却不放在心上,一时又想起之前跟冈田有希子见面时,听她说起的吉田美和看着岩桥慎一写出了新歌的事。

    可是,心里乱了一时,想到岩桥慎一回去以后会收到她送的巧克力,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就又被放到一边。

    她转而去想象收到了巧克力的岩桥慎一,会是什么反应。

    一向都那么稳重的岩桥慎一,收到写着他名字的巧克力,会不会害羞?

    想到也许会让他有点为难,中森明菜反而高兴起来。

    送她回去的路上,经纪人大本把她这心事重重的样子给看在眼里,想说什么,但是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快到家的时候,中森明菜的传呼机响了。

    她拿出来看看,是熟悉的号码。她把传呼机放回包里,心情雀跃。

    回了家,她把电话回拨过去。

    电话那头,等了好一会儿,差点自动挂断,才被接起来。

    “好久。”

    中森明菜玩笑着抱怨他。

    “抱歉、抱歉。”岩桥慎一笑道,告诉她,“我在收拾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