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733. 独立风波

    今天,在业界拥有姓名的人物悉数到场。

    有演歌界刻意造神、整个业界乃至于普通大众也都愿意配合的背景下,这场葬礼的规模前所未有的大。

    除了收到葬礼通知前来吊唁的人之外,还有未获邀请、由事务所代为送花圈的人。

    而在青山殡仪馆周边,还有大量的普通人自发前来送别这位演歌女王。为了方便普通人的自发悼念,青山殡仪馆周边,都张挂着指路的箭头标志。

    除此之外,还有设在户外的献花地点。

    梅雨季过去,天气尽管稍微有点阴沉,但至少没有雨水的烦恼,也就不必担心鲜花和画圈被雨水打湿弄乱

    吊唁的人太多,花圈摆放不下,有相当一部分摆在了露天。

    电视台的摄影机也在旁工作,记者忙忙碌碌,记录现场的情景。

    当然,摄像机也知趣,重点关照的都是脸熟的明星艺人们。这样的场合,最怕被拍到不合适的表情与行为,因而,到场的人都十分注意表情的管理。

    男士们身穿黑色西装,女士们素颜到场,有穿西服的、也有穿和服的。

    岩桥慎一在入口处登记,送上装有奠仪的信封。参加葬礼和婚礼,都没有空着手到场的。签字、进礼堂、敬香。

    美空云雀的养子加藤和也,向前来吊唁的人一一致礼答谢。

    岩桥慎一敬完香,暂时退出来,到另一边的招待室去休息,等过后的辞灵仪式开始再回礼堂。礼堂里两架摄像机负责记录,出了礼堂,电视台的记者正四处抓明星。

    这种时候,当明星的要是不巧被拍下不雅观的表情动作,绝对要被借题发挥谴责一番。

    美空云雀的葬礼,岩桥慎一这张年轻的生面孔出现在这儿,总会引人注意。偶尔有不认识的人过来和他搭话,客套寒暄几句,相互交换身份。

    葬礼这样的场合,不知不觉间,也成了社交的舞台。

    ……

    中森明菜敬完了香,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出礼堂。

    她今天穿着黑色的西式礼服,盘起头发、没有化妆。出了礼堂,低着头快步穿过道路,躲开无处不在的摄像机。

    尽管是肃穆的葬礼,不过,场外的记者、仿佛压抑着某种隐秘的兴奋似的。正因如此,到场的明星艺人们,都有意识躲开。

    直到走进招待室所在的大厅,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小时候,跟着母亲唱美空云雀的歌曲,这样的中森明菜,此刻的心情,绝不是出于礼节。她垂下视线,穿过走道。

    这样的场合,即使是招待室,气氛也叫人觉得不自在。相识的人打个照面,低声相互问候,诉说几句对于美空云雀的哀思。不论出于真情或是礼节。

    中森明菜遇到森进一夫妇,停住脚步,冲他们欠身行礼。

    森昌子脸色苍白,眼圈儿通红,跟在丈夫身后,稍微低头还礼。这位已经结婚引退的前偶像,曾是美空云雀的弟子,和美空云雀关系深刻。

    “明菜酱。”走过来打招呼的人是加藤登纪子。

    中森明菜见到她,情绪高了一点,连忙冲她低下头,“您好,加藤桑。”

    “好久不见。”加藤登纪子和她寒暄。

    两个人迈着差不多的步子,一道往招待室里走。

    两年前,加藤登纪子送了《难破船》给中森明菜,希望她能够演唱那一曲。之后,曲子发行,她凭借这一曲,拿到第三个唱片大赏。

    事业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也因为那首歌,对着岩桥慎一敞开心扉。

    “还太年轻了。”加藤登纪子眉宇间显得闷闷不乐。她所说的,自然是美空云雀逝去的年纪。才五十二岁,确实是个过早的年纪。

    她抬起目光,看着中森明菜。没有上妆的脸,看着还像个孩子,叫人难以跟舞台上的模样联想到一起。但也正因为这样,反而充满可塑性。

    “明菜酱前阵子才过了生日吧。”加藤登纪子竟然记得。真要说起来,这个年少成名的桃浦斯达,不知道有多少个生日是在镜头前庆祝的。

    中森明菜露出个小小的笑容,点点头,告诉她,“已经二十四岁了。”

    “正是好时候。”加藤登纪子笑笑,“接下来,是舞台创作的高峰期。”

    中森明菜认真听着,收下来自前辈的鼓励与看好。加藤登纪子把她这听话学生的模样看在眼里,心头涌上长辈般的爱怜。

    现在的中森明菜,整个人像被洗刷过那样闪着光,叫人替她高兴。

    ……

    过后的辞灵仪式上,艺能界的歌手代表们,集合到祭台前,合唱美空云雀生的遗作《川流不息》。

    演歌界的大人物们悉数站上前,女偶像里,获此“殊荣”的只有中森明菜一人。

    电视台的摄像机尽职尽责运行,在介绍这些将要合唱《川流不息》送别美空云雀的歌手时,使用的词是“代表着艺能界的各位”。

    关于谁要站到台前,除了和美空云雀关系的远近亲疏,也一并考虑到了身份与地位。

    “《川流不息》,作词秋元康、作曲见岳章。”

    连带着词曲作者的名字,一道被读出来、通过电视送到千家万户耳朵里。

    在会场内的辞灵仪式举行之时,会场之外,从全国各地前来悼念的普通大众,仍络绎不绝。

    当代表业界的歌手们合唱《川流不息》时,会场外的大众,也自发唱这首歌。过后,统计出来的数据,当天前往送别美空云雀的大众,约有四万两千人。

    然而,正如“川流不息”,送别的河水流过,美空云雀随波而去,世间的一切也都如常进行。

    艺能界内、大众之间,很快被新的大事吸引目光。

    偶像松田圣子,忽然对外宣布,将要召开发布会,从出道至今已经待了十年的SUNMUSIC事务所独立。

    一颗重磅炸弹,在业界炸开。

    ……

    松田圣子给SUNMUSIC的社长相泽秀祯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准备结束和事务所的合约,开设自己的个人事务所,自己对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负起责任来。

    接到这么一通电话,相泽秀祯被她的话给噎了一顿,喝了个大醉。

    松田圣子预定的发布会时间还没到,关于她独立的八卦细节就飞遍了艺能界,甚至传到岩桥慎一的耳朵里。

    “相泽秀祯社长生着闷气喝醉了酒”,这种仿佛躲在社长家的桌子底下看到的细节,能自己长了脚在艺能界到处跑,怎么看也是有意散布出来、将其吹遍业界的。

    松田圣子1978年,参加了索尼唱片和少女时尚杂志《SEVENTEEN》共同举办的选秀会,获得九州地区的冠军,之后,签约了SUNMUSIC,前往东京。

    经纪合约到今年,正好是十年整。

    十年间,成了顶级偶像、前所未有的妈妈偶像、独一无二的偶像,在这背后,离不开SUNMUSIC全力以赴的推广。而对这家事务所来说,松田圣子也是镇门面的重量级人物。

    现在,事务所的门面宣布,将要离开SUNMUSIC独立。

    对SUNMUSIC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但对松田圣子来说,想从事务所全身而退,也不是那么的容易。越是对事务所重要,独立起来就越是困难。UNMUSIC在业内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小事务所,不仅如此,还是音协的骨干、社长相泽秀祯还在音协挂着职务。

    只要一声令下,就是一道“圣子包围网”。

    不过,事情却也并没有那么简单。决定要独立的松田圣子,也不是什么都不考虑,脑门一热就宣布单干。

    当初,她和神田正辉闪电结婚时,八卦杂志就有过“圣子看中了石原军团的力量”这样的传言。

    神田正辉是石原事务所的骨干,而石原事务所是由业内首屈一指的大明星石原裕次郎创办的事务所,在他麾下的成员,统称为“石原军团”。

    这么赫赫威名的石原裕次郎,在两年前因病去世,石原军团在业界的影响力大降。与此同时,松田圣子跟神田正辉关系不和的传闻屡屡传出。

    曰本人眼中的心机女松田圣子,无利不起早。独立这样的大事上,她也绝对不是不经思考就行动的人。不妨说,是有了主意以后,才敢爆一个大的。

    石原裕次郎如果还在世,借着丈夫那边的力量,由石原裕次郎出面斡旋,音协也能卖几分面子给他。但石原裕次郎过世,石原军团影响力大减,这条路就走不通。

    看来看去,能够使上劲儿的,还是唱片公司。

    而松田圣子的唱片公司是索尼同样是十年的合作共赢。

    ……

    南野阳子这下情况不妙。

    松田圣子要开独立发布会的消息放出来,岩桥慎一下意识想起正跟索尼那边协商的南野阳子。

    南野阳子、都仓俊一、以及索尼,这几方还在协商当中,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一直先压着没有曝出来。

    索尼家大业大,各部门各行其是,南野阳子和松田圣子的负责人各不相同,平时也没什么交集,谁也不知道谁在忙什么。

    或者,南野阳子这边不知道松田圣子忙什么,松田圣子却能有机会,知道南野阳子在忙什么。

    “现在的偶像不听话。”下次跟酒井政利见面时,岩桥慎一旧话重提,说起富士电视台高部的那句话。

    听到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酒井政利笑得拍手,“就是这么回事。”

    确实,从事务所的立场来看,接二连三有当红的偶像翅膀硬了要飞,是够恼火的。摇钱树自己长了腿要跑,如果不能圈住他,就会想要砍成柴火烧掉。

    “老实待着”,是事务所对旗下艺人的基本要求。

    南野阳子会瞒,暗地里跟自己的统筹制作人沟通,又刚好碰上岩桥慎一邀请她参加合作企划,助了一把劲儿,好不容易有了进展。

    可松田圣子比她更会瞒。恐怕早在南野阳子寻求索尼庇护之前,她就已经跟自己在索尼的监护人商量独立的事了。

    签约索尼十年,一度是偶像当中的顶点,要什么有什么,这样的松田圣子,在唱片公司内的影响力,远不是南野阳子这个刚红了没两年的小姑娘能比得了的。

    “索尼能同时帮助两个女偶像独立吗?”岩桥慎一说。

    与其说是提问,不如说是陈述。酒井政利不做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今天晚上是岩桥慎一主动约他见面,见了面就聊起松田圣子独立的事来。

    答案显而易见,索尼不可能同时帮助两个女偶像独立。

    何况,一个独立后原事务所就要倒闭、另一个独立后原事务所就没了门面。

    两个女偶像在各自事务所里的地位都特殊,而事务所的负责人还都跟音协关系匪浅。就算是索尼这样的大公司,能跟音协有点小摩擦,但不能跟音协把关系弄僵。

    要是真的撕破了脸皮,竞争对手的唱片公司们,就会去跟音协联系,趁机抢人。

    音协的骨干里,不乏歌谣词曲作家的名家。这些人跟偶像们相互成就,开启了偶像时代。但随着歌谣曲渐渐过时、偶像们开始更多起用新派的词曲作家,危机感随之而来。

    现在,自作自唱的乐队开始流行,偶像市场萎缩,这些曾经的大物词曲作家们更是大受影响。正因如此,他们更不能容许依靠词曲作家们的偶像“翅膀硬了”。

    在音协任职的词曲作家不能容忍偶像的背叛,而加入音协的事务所,也不能忍受门面招牌离去,多年的培养付诸东流。

    在这一点上,整个音协要达成共识几乎自然而然。

    现在,两个女偶像都要独立,音协要是不采取行动,只怕其他偶像们也有样学样。哪怕为了压住其他蠢蠢欲动的人,也得采取行动。

    酒井政利感觉得到,岩桥慎一是在关注南野阳子的事。

    相比从来没有见过面、没有交集的松田圣子,对岩桥慎一来说,确实是熟悉的南野阳子更值得关注。何况,先前一度因为他无心插柳,间接促成她的独立商谈,刚替她和冈田有希子高兴了没多久,突然出了这么大个变数,让他也跟着有点被摆了一道的感觉。

    岩桥慎一总觉得,松田圣子是故意选了这个时机。

    她现在宣布独立,南野阳子就得上火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