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斜线和弦

1003. 领奖颁奖

    除夕夜,织田哲郎拒绝了在红白歌会上给B.B.QUEENS伴奏,不过,同一天的唱片大赏,他仍会准时出席。

    《大家一起来跳舞》横扫今年的各路奖项,除了拿下唱片大赏之外,织田哲郎这个作曲者,也获得了今年的最佳作曲奖。

    最佳作曲这个奖项,总体来说不怎么受到观众的关注,但从大赏的角度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奖项。在如今这个年代,这个奖比较偏向于颁发给演歌或者是歌谣曲的作曲家,名声不显的织田哲郎,能够拿到这个奖,可见《大家一起来跳舞》的威力。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今年大赏的最佳作词奖,得主是ZARD的蒲池幸子。

    最佳作词和最佳作曲,两个奖项的得主都不再是演歌和歌谣曲的创作者,并且都是最近才开始崭露头角的流行乐界新秀,大赏方面试图更加年轻化、减少演歌与歌谣曲这两样越来越不卖座的种类所占的比重,也成了摆在台面上、并企图传达给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的。

    如今,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大众的口味也发生变化。在演歌与歌谣曲衰落的今天,电视台为了收视率考量,吸引年轻的观众,也只能折损一下演歌和歌谣曲这一派的面子。

    织田哲郎不愿意在红白歌会上给B.B.QUEENS伴奏,但唱片大赏的作曲奖,既然给了他这个名声不显的作曲家,就不能不亲自到场去把它拿回来。

    何况,织田哲郎也非常看重这个奖项。

    从十年前进入音乐界,多年默默无闻,对自己写的曲子毫无自信。即使因为TUBE的成功而让他收获了一些关注,但直到这首《大家一起来跳舞》,才让他的名字开始流传。

    卖出一百五十万张的年冠单曲,无论男女老幼都在唱着的歌曲,织田哲郎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自己这双手到底能够创造出怎样的“奇迹”。

    织田哲郎虽说内向敏感,但并不是个无心名利,一心一意躲在幕后的孤僻音乐人,会希望成功,会想要自己的才能得到认可准确来说,正是因为多年默默无闻,一朝得到了如此认可,才有种长长出了口气的松快。……至少证明,十年来的坚持都是对的。

    领最佳作曲奖,用不着上台表演,也就用不着提前到场去参加彩排。而且,既然不打算在红白歌会的舞台上给组合伴奏,那么,过后B.B.QUEENS到武道馆来领取大赏的时候,无论出于何种考量,他更不会替组合伴奏。

    到时候,上台领奖,有工作人员沿途指示该怎么走。而织田哲郎对于提前到场,在武道馆四处结交业内的人物这种事也毫无兴趣

    希望得到认可是一回事,有颗向上爬的心又是另一回事。

    这样一来,织田哲郎只等着大赏开幕,然后坐到观众席里当然,考虑到除夕夜当天的路况,尽管用不着他提前半天到场去拉关系,却也不可能踩着点入场。

    织田哲郎本来还打算,骑着心爱的自行车前往武道馆去领奖,结果这个想法被当场否决,长户大幸不仅带他去全副武装了一套领奖时穿的新西装,还安排了司机、助理等角色陪同。

    整天踩着拖鞋,顶着一张熬夜后睡眠不足的脸,幽灵一般飘在录音室和唱片公司之间的邋遢音乐人,这下子,也要认认真真打扮起来了。

    说到底,织田哲郎只是个纯粹的音乐人。所以,能以作曲家的身份得奖令他高兴,并欣然到场领奖。

    但长户大幸把音乐版权交给周防郁雄经营,这种在商人长户大幸眼里不得不做的事,在音乐人织田哲郎的眼里,这件事完全背离了长户大幸拉拢他加入BEING时许下的理想。

    对织田哲郎来说,之所以对这件事反应这么大,是因为感到了背叛。

    他所尊敬的、对其言听计从的长户“大哥”,似乎从加入了BURNING系,就任VERMILLION唱片社长之后,就摇身一变,成为了另一个人。

    不仅如此,今年的红白歌会,B’z的松本孝弘和稻叶浩志,在长户大幸的强烈要求下接受了出场邀请,这件事织田哲郎听说后,也颇感冲击。

    当初,会选择BEING,不就是因为长户社长表现出的对音乐人个性的尊重吗?但现在看来,那种“尊重”好像是身为音乐人的他们的一厢情愿。

    也许这么想有些无情,但是,从VERMILLION唱片成立,长户大幸的一系列作为,让他不能不去想,长户大幸的“尊重”,只能存在于制作公司寒微的时候。

    尽管为了让他去领大赏的最佳作曲奖,长户大幸的一番安排,显得十分有兄长的风度。然而,被背叛了的感觉,那根扎在心里的刺,却又因为长户大幸周到的风度更令他心痛。

    傍晚,换好西装,坐进唱片公司安排的车子里,在前往武道馆的路上,织田哲郎想着这些,心里的滋味说不出道不明。

    然而,想到今晚要领到这个对自己来说无比重要的奖,他心头的阴霾,一时总算散去,难以免俗的,期待起了那重要的时刻。

    ……

    红白歌会后台。

    连续两年作为光GENJI的伴舞出现在红白歌会,今年,终于作为白组的代表出道,有了自己的身份。尽管如此,出道以后成绩拿不出手,几个少年之间,也不全是登场红白的喜悦。

    要说有什么“好事”,就是今年,成为了SMAP以后,他们被安排去和少年队的三位大前辈待在同一个休息室,而不是像往年那样,寄身在光GENJI的休息室,被各种使唤嘲笑。

    尤其光GENJI视SMAP为对手,如今组合出道成绩这么差,如果还共处一室,想也想得出诸星和己带头的几个人会如何挖苦他们。

    和跋扈的光GENJI比起来,果然还是少年队的三位大前辈更亲切、更有风度。

    “而且,去年和前年的新年,三位前辈都准备了丰厚的红包。”香取慎吾在心里悄悄想。今年也才十三岁的他,和少年队之间,相差了差不多一辈。

    今年待在少年队身边,SMAP的几个少年免去了被光GENJI指挥得团团转、不得不冒着被训斥的风险在红白歌会的后台跑来跑去的苦恼,得以安安稳稳的等待节目开始。

    “今年,DREAMSETRUE也参加红白歌会。”香取慎吾想到这件事,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坐在靠近玄关那边的木村拓哉。

    尽管不用被指挥得团团转,但待在大前辈们的身边,几个少年都老实规矩,安安静静坐在一边,除非前辈们搭话,否则不在休息室里发出声音。

    前年,为了替诸星前辈买饮料在走廊里乱跑,撞到了DREAMSETRUE的长颈鹿桑,被教育了一番。去年,又被诸星前辈要求,去撞破长颈鹿桑的身份,想办法弄掉他的头套。

    但两次,香取慎吾都得到了木村拓哉的关照,有他挺身而出挡在前面,应付过去了诸星和己的刁难。

    今年,不仅他松一口气,连木村大哥也总算不必被他牵连了。

    “慎吾君为什么事叹气?”

    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香取慎吾瞪大眼睛。少年队的植草克秀看着他的反应,笑了,“抱歉、抱歉,好像把想得入迷的少年给吓到了。”

    香取慎吾的脸唰一下红了,结结巴巴辩解,“不、没那回事……”

    “别捉弄他了。”东山纪之微笑了一下。

    看上去软弱可欺的少年,会激发诸星和己愈发想要欺负戏弄他的恶意,也会像现在被少年队、又或者是像之前被长颈鹿男那样的宽容对待。

    过了一会儿,香取慎吾起身,鞠了一躬,走出休息室。红白歌会开场的时间还不到,不过彩排差不多告一段落,后台相比起刚才,显得冷清了不少。

    他走出来没几步,后背被拍了一下,刚被吓了一跳,耳边听到的是熟悉的声音,“慎吾君。”

    香取慎吾回头,“木村大哥。”

    “是有什么心事吗?”木村拓哉把手收回来,下意识往口袋里放。落了个空,想起他们穿着的是演出服,没有口袋,一时感到好笑。

    香取慎吾摇头,“没什么,想起了DREAMSETRUE的长颈鹿桑。”

    这是在SMAP之间一说就彼此了解的事情。

    少年露出个天真的表情,“今年看到DREAMSETRUE改制的新闻时,还在想,长颈鹿桑会不会也要告别红白歌会的舞台。”

    “还好没有。”木村拓哉说出了香取慎吾想说的话。

    今年总算可以松一口气,用不着担心在走廊里乱跑撞到长颈鹿桑,也不用担心又会被诸星前辈支使着去对长颈鹿桑使坏……

    香取慎吾有感而发,“要是能见到面,好好打个招呼就好了。”

    普通的低下头,和长颈鹿桑打声招呼。

    ……

    今年的红白歌会,岩桥慎一顺利实现他的小目标,把ZARD送进了出场名单,让乐队的三个男乐手来给他和中村兄做个伴儿。

    在清一水的女歌手里,混进去的男性增加到了五个,身为男性却出现在红组里,这件事一下子就显得平常了起来。

    虽说如此,毕竟分属不同的唱片公司和事务所,两支乐队倒也没有凑到一起来个联欢。DREAMSETRUE今年继续享用单独的休息室,让岩桥慎一可以不必时刻整装以待。

    而ZARD则和BOLAN分在同一间,同一家公司的熟人待在一起,自然气氛轻松愉快。

    岩桥慎一来参加了带妆彩排,还要算着时间,从NHK大厅离开,前往武道馆去颁奖。司机和陪同的助理们都事先在停车场那边待机,颁奖礼要穿的衣服也都在车里。

    今年的最佳作曲奖是织田哲郎。

    岩桥慎一对这个名字当然极有印象,毕竟是《大家一起来跳舞》的作曲者。除此之外,还听大黑摩纪聊到过,他跟大黑摩纪有些交情,还写了曲子送给她。

    不过,尽管对这个名字再熟悉不过,竟然还一次都没有见过他本人。毕竟,《大家一起来跳舞》的具体制作,是外包给了BEING的,岩桥慎一几乎没有插手。

    岩桥慎一也有心要结识这个作曲家,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没想到,三等两等,第一次见面,是在唱片大赏的舞台上,自己给他颁奖。

    《大家一起来跳舞》的总制作人给单曲的作曲家颁奖,又是个不大不小的看点。

    TBS电视台为了收视率用心良苦。

    休息室里有台小小的电视机,美和酱早早把它打开,尽管身在NHK大厅,却早早调到了TBS电视台,并宣布道,“从现在开始,就准备着收看慎一君出现在电视里的英姿。”

    是“英姿”而不是别的什么词,还真是感谢。不知不觉,岩桥慎一对美和酱的标准已经一低再低。他干笑一声,“大概能出场一分钟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

    美和酱振振有词,“就是因为出场的时间太短,所以才要提前把台调好。”

    “……”岩桥慎一的无语虽迟但到。

    时间差不多,工作人员过来提醒,岩桥慎一站起身,准备出发。美和酱见缝插针,抱起化妆台上的长颈鹿头套,往他怀里一塞。

    “多谢。”岩桥慎一言不由衷。

    美和酱却真心实意,“用不着客气,这个我最拿手。”

    从休息室里走出去的时候,还戴着长颈鹿的头套,不可谓不敬业。长长的走廊上,除了脚步匆匆走过的工作人员,几乎见不到今天出场的歌手。即使偶尔擦肩几个落单的人,也只是相互之间略微点头致意。

    直到坐进车里,换下长颈鹿男的这套衣服,换上颁奖要穿的西装。车子往武道馆开去,岩桥慎一闲着无聊,打开车里的小电视机,把台调到NHK,等着看红白歌会。

    这一年的红白歌会,红组的主持人继续由三田佳子担任,白组的主持人却从武田铁矢换成了西田敏行。而相比之下,武田铁矢的相貌有些严肃,西田敏行就可爱得很。毕竟是曾经在《西游记》里演过二师兄的人。

    DREAMSETRUE今年继续安排在下半场出场,因而,不必担心开场亮相时,红组的队伍里少了那颗显眼的长颈鹿头。

    今年的上半场,负责开场的是杰尼斯的SMAP。

    几个花里胡哨的少年,又蹦又跳的出现在了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