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龙战将

第0296章:打不垮的独立团(上)

    就在鬼子准备应对第二轮独立团骑兵连决死的冲锋的时候,一骑突然从坡上冲了下来。

    骑兵中队长拿望远镜一看,对黑岛森田说道:“大佐阁下,是我们的人!”

    黑岛森田示意队伍先不要对冲,等这名“自己人”过来看看有什么情报汇报,而对面几百米处的孙德胜见状,示意骑兵连剩余的战士暂时不要冲锋,说:“缓口气,多带几个垫背的鬼子!”

    狂奔而来的“鬼子”骑兵大喜,更是加快了速度,临近鬼子骑兵后,他用日语大喊起来:“紧急军情,八路军部队正在袭击第13联队联队部!请求支援!”

    正在袭击第十三联队的联队部?

    黑岛森田闻言大惊,急忙命令警卫骑兵把人带过来。

    郑英奇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见到了鬼子的指挥官,他原以为这不过是个骑兵中队,顶多就一个大尉或者少佐,可跟着警卫骑兵过去后,他简直欣喜若狂!

    竟然是个大佐!

    他这时候总算理解李云龙大喊着发财了的那种感觉了。

    鬼子也没怀疑郑英奇的身份,堂堂大佐,竟然没有保护的露在了郑英奇的面前。

    也怪鬼子大意,活该倒霉谁叫他们总觉得土八路是不会懂他们复杂的语言呢?

    “在哪里遇到的袭击?对方有多少人?”黑岛森田一见郑英奇就追问起来,郑英奇故作焦急的说:“在王家……”

    话音还未落下,他就抄起了挂在马背上的冲锋枪,哒哒哒的扫射声中,子弹如雨般的扑向了黑岛森田和他周围的骑兵。

    仅仅几秒钟时间,弹匣内的子弹就倾泻一空,包括黑岛森田在内的七八个鬼子,分分中弹倒地。

    跑!

    郑英奇驱动战马,伏在马背上疾驰起来。

    砰砰砰

    反应过来的鬼子纷纷开火,但并没有击中伏在马背上的郑英奇,倒是战马中了几枪,但因为不致命的缘故,并没有就地倒毙,吃痛之下,反而越发的跑的卖力起来。

    “追!”

    尽管鬼子的中队长和连长在郑英奇的袭击中全部殒命,但鬼子骑兵却在小队长的带领下,不顾一切的追击起了郑英奇。

    当着他们几百号人的面,他们的联队长和中队长折在了面前,这群鬼子怒火冲心受不了了,就连不远处的骑兵连都被他们无视了。

    此时鬼子的骑兵只有一个念头:追上对方,将对方碎尸万段!

    不远处,正打算发起冲锋的骑兵连愕然的看着突然反转的一幕,满目的震惊。

    “娘的,怎么回事?鬼子怎么突然自相残杀起来了?”

    战士们满是疑问,孙德胜马上反应过来:“那是我们的人!”

    “我们的人?”

    “特侦排?”

    骑兵连的战士们恍然,也就只有特侦排的那群人形牲口,才敢这么大胆吧?

    孙德胜挥着马刀说:“弟兄们,特侦排的兄弟敢在鬼子群中救咱们,咱骑兵连不是孬种!跟我来!咱们去救他!”

    “是!”骑兵连仅剩的骑兵们大声回答起来。

    远处,段鹏带人冲了下来,为了不引起误会,他们脱掉了身上的鬼子军服,露出了身下的棉袄。

    “是咱们的人。”

    孙德胜示意部下们先不要妄动,戒备的看着疾驰而来的几名骑兵,直到两方照面,认清了来人后,孙德胜他们才放下了戒备。

    一见到孙德胜,段鹏就大喊起来:“孙连长,我们快走!”

    “走?”

    “对!我们连长引开了鬼子,让我们马上转移!”

    竟然是郑英奇!

    孙德胜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感激,没想到郑英奇在这危险的光头,会只身一人当着众多鬼子的面杀人、引开鬼子,看着大队鬼子追击郑英奇离去留下的烟尘,孙德胜咬牙说:“我们得去救他!”

    “孙连长,我们连长说不用管他,这些鬼子奈何不了他的,他会甩掉这些鬼子,让我们去山里,弃马先躲开鬼子的追索!”

    孙德胜沙哑着嗓子大声说:“我孙德胜没有丢下兄弟不管的习惯!郑英奇敢孤身一人引开鬼子,我孙德胜也不是孬种!不会让他给我挡枪!”

    说完,他就示意骑兵连跟着他去救人,段鹏又急又怒,从马背上跃下挡在了孙德胜面前:“孙连长!你难道想让我们连长白白引开鬼子吗?你们是骑兵连最后的火种!你难道就忍心让骑兵连所有的兄弟死不瞑目吗?”

    火种几个字让孙德胜迟疑了起来。

    “啊啊啊啊!”孙德胜憋火的嘶吼,最后像是下了十二万分的决心,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几个字:“撤!往山上撤!”

    ……

    鬼子的骑兵紧咬不舍,而郑英奇坐下的战马,速度也在不断放缓,负痛亢奋过后的战马,越来越不支了。

    好在坐下的战马给力,愣是扛到了河边,到了冰封的河边后,郑英奇勒马跃下,对战马说:“伙计,谢谢了,虽然你是匹日本马。”

    战马似乎有灵性似的,回应了郑英奇一个响鼻。

    郑英奇拍了拍战马后,转身就跑向了冰封的河面,对着冰面扫了一梭子后,将一枚手榴弹扔在了子弹扫过的区域,爆炸过后,冰面上炸开了一个硕大的缺口,看了眼距离自己不到百多米的鬼子骑兵群,他深呼吸一口气后,从炸开的地方直接跃入了冰冷刺骨的河水当中。

    跃入水中,刺骨的河水让郑英奇一个激灵,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老A考核时候一样相比那时候,现在的自己虽然身体素质更好了,但也更危险了,他不敢耽搁,顺着水流快速游动起来。

    鬼子骑兵停在河边,望着冰面上的那硕大的窟窿,有鬼子立即喊:“往和里面丢手雷!”

    水里躲子弹挺安全的,但水里一旦爆炸,那却是致命的,在这个小鬼子的提醒下,这些鬼子骑兵迅速开始往河里丢手雷。

    一段段的冰面被不断的炸开,连续炸裂了将近五十米的冰面,却始终没有看到有尸体漂浮上来,但鬼子们依然不死心,有人建议:

    “我们控制住河面,冻死他!憋死他!为大佐报仇!”

    不死心的鬼子,将上下游超过一千米的位置控制了起来,并且还组织了游弋的骑兵,在郑英奇入水处上下游几公里范围内展开了巡查。

    在他们看来,哪怕是躲过了爆炸,哪怕是能憋气,撑死了也就是几分钟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时间的时间,又能游动多远?

    水下,郑英奇憋着气,在水中快速的游动着在老A的时候,他以7分27秒的记录,创造过老A水中潜行的最高纪录,而在之前,他尝试过在水中憋气十五分钟,这些就是他敢钻入冰水中的底气。

    可这一次,郑英奇还是高估了自己,刺骨的冰冷河水,不断消耗着他体内的热量,而不断的游动又不断消耗着体力,他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到八分钟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自己距离极限不远了,可八分钟的时间,他估摸自己还没有逃脱鬼子的控制区域,只能咬着牙继续游。

    在水中静止憋气和水中憋气游动,消耗的氧气是截然不同的,他能在水憋气十五分钟更久的时间,但在水里憋气游动到12分钟后,整个胸膛就仿佛是要炸掉了一样。

    必须换气了!

    郑英奇停在水中,掏出刺刀对着冰面转动起来,因为担心岸上有鬼子,他只破开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方便自己换气。

    这里也是鬼子游弋巡逻的位置,但绝大部分的鬼子都认为此时的凶手应该溺毙或者冻毙了,并没有仔细的检索冰面,让郑英奇侥幸获得了难得的换气时间,几分钟后,郑英奇继续顺着河流继续潜行,沿途接连换了三次气后,他才找了处位置,破开了冰面,自河水中跃了上来。

    在水里面只是感觉到刺骨,可湿漉漉的上岸以后,被冷风一吹,郑英奇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冻死,快速的脱掉了湿透的棉衣后,他仅穿着单薄、结冰的衣衫,开始没命的狂奔起来。

    【不能停!不能停!一直跑!】

    郑英奇不断告诫着自己,没命的狂奔起来,随着不断的跑动,身体终于感觉到了热量,但寒风凛凛的吹拂下,身子外边却不断消耗着产生的热量,就连流出来的汗,也都慢慢结冰。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

    尽管他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倒下、不能倒下,要坚持到生火,可随着临近山洞,因为了冷水浸泡、寒风刀刮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了。

    嘭

    郑英奇摔倒在地,那具像是有无穷无尽力量的身体,在这一刻彻底的罢工。

    在意识陷入黑暗的时候,他看到有人从山洞里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大概……安全了……

    最后的一抹意识被黑暗吞噬。

    ……

    辛庄。

    看到赵刚进来,假寐的李云龙立即睁眼起身,问:“老赵,老乡都转移了吗?”

    “转移了,咱们的三十多个伤员也随着老乡转移了。”

    李云龙送了口气,总算将老乡全转移了,然后他带着一丝的惶恐,问:“咱们现在还有多少人了?”

    “连同团属机关人员在内,一共……一共一百三十八人了。”赵刚垂下头。

    “138?”李云龙好悬没喷出一口血来,在王家村突围之前,团部机关、警卫连、侦察连、骑兵连、工兵连,加起来将近八百多人,没想到现在,就剩这么点人!

    一想起突围路上遍地的尸骸,李云龙就无力的将头埋在了双腿间,半晌都没有吭气从来到辛庄,李云龙就一直不敢清点损伤,就是怕听到具体的伤亡数字,六百多人啊,六百多人啊,全都成为了突围路上的骸骨。

    许久,李云龙哑着嗓子问:“骑兵连有消息吗?”

    赵刚沉重的摇头。

    “郑英奇呢?”

    赵刚还是摇头。

    李云龙呆呆的从口袋里拿出包烟,接连抽出来了四五根,却全都掉在了地上,他机械的继续往出来抽,终于颤栗的将一支烟塞到了口中,可划火柴的手,却始终无法将火柴滑着。

    “那小子……那小子命大得很,打了么长时间的仗,没负过一次伤,他……他肯定没事……是吧老赵?他肯定没事,对,肯定没事。”李云龙念叨着,迫切的想让赵刚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赵刚悄悄抹去眼泪,说:

    “嗯,他肯定没事……”

    李云龙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泪珠子从眼角滑落下来,他慢慢接受了现实,越可心却疼的无法呼吸起来。

    从突围开始,郑英奇就带着侦察连负责冲破包围圈,接连三道封锁线啊,就拿一个连的兵力,打开了缺口,到后来,更是在最后一个缺口那里,像钢钉一样钉在那,纹丝不动的守着

    侦察连早就完成了任务的,可……

    李云龙抹去眼泪,心疼的说:“是我的错,我……我……我不该啊……”

    理智来说,在骑兵连被敌人咬住无法突围后,他就该带着部队撤离,这样警卫连的损失就少了、侦察连也不会在那继续死战两个小时。

    可……可李云龙连说“我该放弃骑兵连”这几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是赵刚第一次见到李云龙落泪,不仅仅是为郑英奇,更是为了那些在突围中牺牲的战士,可李云龙是独立团的团长,是剩下的138个人的主心骨,谁都能哭,唯独老李不行!

    “老李,不怪你的,骑兵连一样是我们的战友、兄弟,不救、不拼命的救,怎么行?老李,你……你是咱们的主心骨,你得挺住啊,否则……”

    赵刚心疼眼前这个人,别人心痛、心疼了,可以流泪可以哭,可这个男人却不行啊,他必须挺住,在人前必须像往常一样充满斗志,否则……

    否则军心散了,那就有大麻烦了!

    “我知道……我知道……”李云狠狠的吸着烟,几口将整支烟抽完后,他想甩掉愤怒、憋屈、心痛一样,将烟头扔在了地上,然后嗖的站起来。

    “鬼子应该马上来了,我得检查下防线,咱们必须到天黑以后才能突围,老赵,你去看看战士们,战士们现在需要你这个正位来鼓舞士气,我去检查防线,鬼子应该很快就要来了。”

    这一刻的李云龙,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