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龙战将

第0337章:E连抛弃了他(上)

    索贝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郑英奇在闲暇之余,经常思考着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从索贝尔的种种举动来说,这个男人,这个今年只有28岁的男人,很想将E连带好。

    【他想带着一群优秀的士兵一起奔赴战场,用他们本身的优秀,来抵消残酷战争高昂的战损率。】

    郑英奇明白索贝尔的想法,不止是索贝尔,包括受士兵们尊敬的温特斯、2营营长斯特雷耶、乃至2营的所有军官,都想把所有的人变成一群优秀的士兵,但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身份,在自己所处的身份上,同样的初衷和不一样的手段,收获并不是完全相同的,甚至极有可能是相反的。

    ……

    感恩节到来了,辛克上校给全团放假了三天,E连的所有人都对三天假期做了各种规划,郑英奇甚至被一排的战友拖着制定了度假计划但临到头,2营营长斯特雷耶却下令,2营将利用这三天假期,进行一次令人记忆深刻的训练。

    假期泡汤了,在别人享受感恩节假期的时候,2营所有人被斯特雷耶带着进行一次为期三天的野外演习。

    演习的科目包括长距离行军、突袭敌军阵地、夜间防毒气袭击演练。

    三天时间内的所有食物,只有此时还是伞兵标配的K级干粮。

    各种演习项目进行的非常顺利,E连自然是吊打D连F连,可三天的K级干粮,居然让所有人都各种吐槽,期间郑英奇亲眼看到过不少人将分发下来的K级干粮悄悄的丢掉也不愿意吃,尽管K级干粮味道不怎么样,可郑英奇怎么也想不通,这东西……居然会被人给扔掉!

    他默默摇头,这K级食物要是在中国战场上,不管日军还是八路或者国军,谁舍得扔?谁舍得浪费?

    当然,扔掉食物的人终究因为自己的草率行径付出了代价在饿着肚子坚持了训练后,他们终究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吃这种东西。

    在三天演习的最后,最最难忘的训练展开了。

    匍匐训练的铁丝网下,新杀的猪的内脏铺了厚厚的一层,而机枪则在铁丝网的上面不断的进行着射击所有的人都要求爬过这道20米长的铁丝网。

    当最后的考题揭秘后,郑英奇环顾四周,看着脸色惨白的所有人,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很有创意的训练方式!

    斯特雷耶看着手下三个连的反应,这种不出意料之中的反应让有种非常有趣的感觉,他说:

    “我们即将奔赴的战场,大炮、炸弹会把人炸成你们眼前这种地狱的场景,子弹在我们头上、身边不断的飞过,惨叫声会不停的响着,而我们却需要在这种地狱中作战,如果你们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么……你们有什么权利去佩戴银翼徽章?”

    看着士兵们惨白的脸色,斯特雷耶问:“哪个连先来?”

    索贝尔大喊:“报告长官!让E连先来!”

    “小伙子们,请你们给他们做一个表率!”斯特雷耶满意的对E连所有人说。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明明这一切都是斯特雷耶布置的,所有人都知道斯特雷耶说的非常的有道理,战场就是这样的情况,可主动请命的索贝尔,还是被士兵们又给恨上了尤其是索贝尔说:

    “雅各布,你先给他们做个示范。”

    “是。”

    郑英奇出列,以标准的动作爬下,然后开始了匍匐前进,在所有人惊骇的神色中,郑英奇像往常一样匍匐穿过了20米的铁丝网,子弹的不断咆哮、满地厚厚的内脏和血水,并没有让他的动作迟缓,依然是那么的敏捷,从另一端出来后,郑英奇绕过了机枪手回到了队列但身边的人却不由自主的远离了郑英奇。

    “你们、还在等什么?从一排先来!”

    索贝尔催促声中,一排的其他人,不得不硬着头皮钻铁丝网。

    在军队中,爬行分成两个概念:像婴儿一样的爬行、像蛇一样的蠕动。

    像蛇一样的蠕动,自然是最最不标准的动作,可所有的人,面对着短短的20米铁丝网,却都想蛇一样的蠕动着,蛇可以飞快的蠕动,但人……却异常的慢。

    很多人从铁丝网下面钻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呕吐,剧烈的呕吐,仅仅一会儿时间,训练场就飘荡起了酸臭的呕吐味道,可所有人却像是闻不到一样,他们只想尽快的脱掉身上的军装,然后痛痛快快的洗一个澡。

    神色如常的郑英奇在其中依然是鹤立鸡群,可能很多人都想,确认过眼神,雅各布确实是一头狼灭!

    E连的所有人在索贝尔的粗暴的坚持下,都蠕动了一遍地狱场,包括所有的军官郑英奇想,如果索贝尔也能这样共患难一遍,或者E连的所有人对他的看法会有所改变。

    但从始至终……

    索贝尔始终是一个看客,训练结束后,一身干净的索贝尔这次没有用他的挑剔来约束整个E连的士兵,难得的通了一次人情但他的通情达理,并没有让士兵们记住,反而士兵们记住了一件事:

    感恩节演习,索贝尔用他的暴虐,又欺负了他们!

    ……

    到11月底的时候,托科阿训练营的训练宣告结束,经过了托科阿训练的E连,每个人都熟练的掌握了自己的武器。在索贝尔的苛刻的训练下,排里的任何工作,每个人都能干最次也能应付,每个兵都了解下士、中士的职责,必要的时候都能替补。

    用郑英奇的眼光来看,这些兵,已经算是合格的兵了。

    在离开托科阿的时候,戈登骄傲的说:

    “我认为,经过了托科阿的训练,什么苦对我来说,都已经不在话下了!”

    郑英奇没有打击这个有时候显得心思阴沉的战友他心想:那是你没见过战争。

    在离开托科阿训练营的前两天,506团的团长,辛克上校在读者文摘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大意是有支日军,在马来半岛用72小时创下了行军100英里(161公里)的记录,作为美国人,辛克上校很想看看他的部队能不能挑战下日军的这个记录三个营长中,只有2营长斯特雷耶应承下了这个任务。

    于是,在离开托科阿的时候,1营和3营坐火车去了亚特兰大的本宁堡,而2营,则全装徒步前往本宁堡。

    按照斯特雷耶选定的路线,全程一共190公里,其中有160公里是乡间小路。

    【三天,190公里……】

    郑英奇想笑,三天一百九十公里而已,这些轮子上的国家真的是……

    他们是真的理解不了两条腿跑过四个轮子的神话!

    全装行军在全营的满满信心中开始了,而在这190公里的行军途中,郑英奇也见识到了索贝尔的不靠谱或者是美军中不讲究军官的带头作用,更为倚重成熟的士官体系的缘故,这场艰难的行军中,索贝尔依然没有值得称赞的地方,甚至他每次的咆哮和催促,都在累积着一丝丝的怨气和不满。

    这场行军很艰苦。

    泥泞的道路、夜间彻骨的寒冷、还有时不时吹起来的刮骨寒风、雨或者雪的捣乱,让行军途中各种满是心酸的笑话不断步枪手还好点,机枪手、迫击炮班这些单位更难受,沉重的负重让这些战士几近崩溃,而索贝尔只会大声的催促,或者用嘲讽、挖苦的话来对待这些拖延了行军速度的单位。

    相比索贝尔的不靠谱,温特斯这个1排排长的表现就称得上“捕获”军心了,他不仅要求排内的战士相互帮助,甚至主动帮助其他战士负重在他的要求下,一个班的步枪会交到一半人手上,剩下的一半人轮流帮助行动艰难的机枪和迫击炮班,而他还组织了帮助小组,专门帮助掉队、拖延行军速度的战士。

    在他的带动下,全营都这么互助了起来,行军速度因此有了极大的改善。

    【在我军中,这种相互帮助其实都是传承下来的,在班长的言传身教下,这种帮助是很自然的事,但在这里,这种帮助却是宝贵的、可贵的、难得的……】

    这场行军,前后一共用了75小时,实际上用来行军的时间,只有33个半小时,全营586人,到最后一天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在战友的搀扶下坚持回来的只有12人因为生病未能走完全程。

    当然,面对记者,辛克上校是这么说的:“没有一个人掉队,即使是摔倒了,脸也是朝着前方的。”

    郑英奇默默的呸了一口,假装不知道有12个人掉队了这回事!

    全营中只有E连的1排和3排无人掉队,作为奖励,这两个排在入城的时候走在了最前头,而郑英奇因为表现最为优异,成了最前头的排头兵他们的连长走在队伍的边上,骄傲的昂首挺胸,入城的时候甚至刻意放慢了步伐,让自己多享受一会儿来自市民们的欢呼。

    但无论哪个士兵经过了索贝尔跟前,那一道深深的隔阂,却是怎么也无法填补的。

    ……

    506团在本宁堡,开始了真正的伞兵技能训练好多人都觉得伞兵训练很苦,但对于E连来说,本宁堡伞兵学校的训练,反倒是最轻松的,因为他们不需要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进行体能训练,只需要进行空降兵实战训练即可。

    没有人什么,是比体能训练最折磨人的了,这一点,不管是哪支部队,都是这么的认知。

    期间有个笑话,伞兵学校的训练是分级的,最开始从A级开始,然后就是B、C、D级,但只有1营进行了两天的A级训练,2营和3营直接跳过了A级训练笑话就出在1营。

    那些跑来训练1营的士官,以为这些人像以前受训的伞兵一样,结果体能训练的时候发现,轮体能训练,他们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一营的人甚至猖狂的表示:

    就你们这水平,去2营吧,正好可以让2营给你们当教官。

    几次吊打后,这些士官自然向他们的指挥官汇报的情况,因此直接跳过了A级训练。

    先期的训练结束后,期待中的D级训练就开始了D级训练就是实战跳伞,一旦完成了五次跳伞以后,他们就会获得伞兵的银翼徽章,在跳伞的前一天晚上,伞兵们一遍又一遍的打着自己的伞包,生怕没有打包好把自己的小命丢在了这玩意上。

    看到排内紧张的氛围后,郑英奇忍不住讲了两个笑话。

    “据说,降落伞的合格率,只有99.99%,无论军方采购人员怎么强调说需要百分百安全的降落伞,但厂家总是说,99.99%是他们最大的努力了,但后来,军方换了检测方式后,降落伞的合格率就成百分百了!”

    “什么方式?”

    连温特斯都生出了兴趣。

    “随机将生产的降落伞挑选出来,让降落伞供应商的质检人员自己跳,这下子安全率直接上升到百分百了!”

    整个1排轰笑起来,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那第二个笑话呢?”

    “根据某个降落伞制造商的统计,他们生产的降落伞,只有百分百的好评率,从没有一个差评!没有一个使用者说他们的伞有问题!”

    “这是个笑话吗?这分明是无良的制造商的广告。”戈登不以为然的说。

    郑英奇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戈登的肩膀,说:“因为有问题的伞,使用者都没法差评。”

    话音刚落,整个宿舍就充满了轰笑声,就连刚刚走进来的索贝尔,都露出了笑意。

    在郑英奇的两个笑话作用下,这一晚紧张的气氛倒是好了很多。

    首次实战跳伞的时候,当然会有各种紧张者出现,但随着次数的累积,很多人都骄傲的说:“即便没有了降落伞,我们都敢跳了!”

    ……

    在获得了银翼徽章后,辛克上校将所有人集合起来,宣布了当天的命令因为考核的优秀,这个团,已经成为了全美陆军中,最优秀的几个团之一了。

    但训练一直在进行,他们更换了好几个训练营地,有的营地建设简陋,但有的营地却建设的非常齐全,甚至还能享受到电影院等等服务但无论在哪个训练营,506团的表现都是最为优异的那个,一次次的优异后,终于,诸多的部队注意到了这支在训练场上表现空前优秀的空降团。

    据说在上面,很多师都想将506团纳入自己的作战序列中不过,最后101空降师有幸将506团纳入了它的作战序列,而506团的所有人都认为,101师能有他们,是101师的荣幸。

    1943年6月10日,506团正是归入了101空降师的建制中。

    而在1943年9月,这支训练了将近一年半的部队,和其他友军一起,终于踏上了离开美国的客轮,前往了他们最终的目的地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