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龙战将

第0447章:川军团:白和红的合作(上)

    这是一间院子,一伙人鬼鬼祟祟的跟着老人的步伐进入了其中之所以是鬼鬼祟祟,完全是因为这群家伙犯贱。

    这是夏天说的,虽然这种行为是他带的头。

    一路上叫嚣着他爹死了连坟都没有的孟烦了,碰到他爹了不是夏天,那个头是给夏天跟前的老头磕的,老头就是孟烦了的亲爹。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孟烦了一下子变成官二代了他爹是和顺乡的汪精卫,他的身份一下子就变了,名副其实的……官二代。

    进了院子,孟烦了跟着老爷子进去了,其他人则鬼鬼祟祟的呆在了院子里。

    “了儿,请安!”不辣贱兮兮的发话,要麻贱兮兮的学着孟烦了下跪,贱兮兮的说:“爹,了儿来啦。”

    “不,他叫烦啦,应给说啦儿来了!”夏天纠正,不辣和要麻又贱兮兮的改口再学,贱兮兮的样子引来了哄堂大笑、

    笑声中,死啦死啦慌忙的跑出来传太医是传兽医,错了,是喊医生,因为孟烦了他妈惊喜过度,昏了。

    兽医这下子成了真的医生。

    夏天对这种从未见过的跪礼特好奇,在伙同不辣、迷龙外加要麻损了好一阵后,就贼兮兮的去偷窥孟烦了是怎么跪礼的,一群贱人紧随其后,直接掀翻了人家的门,惹得老爷子徒呼奈何的高呼: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玩闹归玩闹,在兽医确认了孟烦了母亲是惊喜过度晕厥后,死啦死啦进入了正题,向孟精卫又错了,是孟烦了他爹询问起了周围日军具体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和顺乡并没有日军驻扎,于是众人哗一下涌进了老孟家里。

    ……

    老孟住的房子和这个乡镇绝大多数“小康”之家的房子一样,但读书人毕竟是读书人,整个院子装点的还不错,养的花让人进来就心旷神怡,而空荡荡的家中,充斥的书香味道也挺迷人,夏天像初进大观园一样,到处瞎逛,品味着这个时代读书人特有的味道。

    很不错虽然看老孟和儿子在一起肯定无趣、怪礼多、泛酸味,但他那个时代难寻踪迹“耕读之家”的别样感,让夏天暗叫不虚此行。

    不一会儿,死啦死啦就让人传话,示意大家准备背书走人。

    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接人、探路。

    接人当然是接孟烦了他爹。

    但老孟不亏是读书人,一屋子的命根子要求必须背走孟烦了以前是个真正的富二代,祖上传下来了不小的家业,但丰硕的家业却随着从北平搬到这里变得烟消云散,只留下了一屋子的书。

    这是老孟的命根子!

    几千里的搬家,他舍弃了所有能舍弃的东西,唯独留下了这些书,而现在,在再一次需要搬家的时候,老孟不顾情理的要求这些书必须随他一起走。

    书不走,他也不走!

    “这孟老头过分了啊!”迷龙小心的向夏天嘀咕:“咱们是深入敌后,每人被五六十斤的书还怎么打仗?鬼子来了咱们就得趴地上等死!烦啦这小子这么鸡贼,怎么他爹这么不讲道理?”

    “知道传承一个民族精神的是什么吗?”夏天问,迷龙惊愕指着自己,这么深奥的问题,你丫问我?

    问道于盲流好不好!

    夏天自顾自说:“是读书人!从古至今,真正传承了这个国家的,唯有读书人,老孟就是读书人,他想的和咱们不一样,更何况战争迟早要结束,以后我们的精神,还得靠里面的书来填充,所以啊……背吧。”

    迷龙一头雾水,没听明白夏天口中的道理,其实夏天自己也不懂,但就像好多反贼说的那样:要尊重读书人!

    再说了,孟烦了是他们的兄弟,为兄弟偶尔插两刀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总不能一直插兄弟刀嘛!

    所以夏天的态度很明确:必须要背!

    不过,他是尖兵,需要为所有人探路,也需要警戒,所以在众人忙活着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去了镇外,为所有人的安全考虑当起了“踏踏实实”的老黄牛。

    要麻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书,再看看夏天昂首挺胸离去的样子,口水狂流,后悔自己为什么就把尖兵的职责交给了夏天自己去站岗他不香吗?

    “我不是偷懒,我是为所有人的安全负责!像我这么踏实的老黄牛,这个世界真是太少见了……”夏天躲在镇外,心里悠然的想着天是这么蓝,山是这么绿,人是这么……

    人?

    夏天忙擦眼睛,随即抄起望远镜观看起来。

    “特么的!”

    看清了在山间小路上肆意行走的人影后,夏天忍不住咒骂出声那是一队小鬼子,和他之前所见的小鬼子不同,这些鬼子扛着枪,拉着牲畜,背着各种乱七八糟明显就是抢劫而来的物资,正悠然的往和顺走来。

    一共二十多个小鬼子,应该是两个班,从他们的行头很容易确定这伙鬼子的状态:他们是巡逻兼抢劫的。

    鬼子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这意味着他们占领区的老百姓,日子会过的更惨!

    夏天立即悄然撤进了小巷,然后飞奔似的扑向了孟精卫又双错了,是老孟的院子。

    “鬼子来了!两个班!是巡逻队,携带抢劫来的牲畜和各种物资。”

    正在乱糟糟打包书籍的众人瞬间进入到了战斗状态前一秒,他们就像一群磨洋工的混蛋,但下一秒,他们变成了铁血的战士。

    “准备战斗!”龙文章沉声下令,随即示意夏天跟他来,两人来到高处,夏天为龙文章指明了方向。

    龙文章举着望远镜查看,嘴里漫不经心的问:“怎么打?”

    “守株待兔呗,老孟是孟精卫,鬼子来了欢迎他们是应该的吧?把他们忽悠过来,掐头去尾中间开花,如何?”夏天献计。

    龙文章“震惊”的看着夏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天赋,天赋而已。”夏天嘚瑟的自夸,龙文章无语,说你胖还喘起来了?

    ……

    老孟出马了。

    在主街道的街口,他迎向了鬼子,请鬼子再去他家歇息。

    这是应有之意,按照老孟的说法,鬼子的巡逻队,每次途径和顺就会到他这里来询问情况,时不时的还下达各种物资指标,由老孟负责给他们搜集,他们负责收拾不敬皇军的刁民老孟的最后一丁点财产,就在这样的摊派中落进了鬼子手中。

    如果夏天他们再来晚点,就真的能看到孟烦了口中“我爹死了,连坟都找不到”的画面。

    鬼子并没有警惕,二十多人的队伍,就跟着老孟步入了几十米的巷子,走向了老孟的院子。

    吱嘎

    推门声中,为首的两个鬼子跟着老孟进入了院子,却看到院子里有两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鬼子大惊,因为这两人身上的军装,他们熟悉的不要不要的。

    “八嘎!”意识到什么的鬼子怒骂一声,立即伸手掏枪,但子弹却迎面而来,随即连哼声都没发出就倒地。

    枪声惊动了巷内的鬼子,他们狼狈的卸下身上打劫而来的负重,进入到了“切枪”模式,但太晚了,因为枪声响起的瞬间,巷子两侧就冒出了众多的脑袋,随即弹雨倾盆而下,一瞬间就淹没了鬼子的队列。

    拿着栓动单发步枪的鬼子,一头栽进自动火力精心准备的伏击圈,如此近的距离下,他们能有多少反抗的机会?

    战斗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更突然,几乎不到十秒,轰鸣的弹雨倾泻声就戛然而止,而地上,却多了二十多具鬼子的尸体。

    “补刀!打扫战场!”

    龙文章的声音才落,众人就纷纷从巷子两侧的墙壁上跳了下来,对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进行补刀。

    院子内,孟烦了拔出了刺刀,在丧啦的掩护下从还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父亲跟前走过,走近了倒地的鬼子跟前,一人补了一刀他是在鬼子刀下捡回命的,对于补刀那是极有研究,一具尸体只补一刀,简单而又高效。

    要是那个没有补死他的鬼子知道因为他而多出了一个补刀高手,会不会后悔的切腹?

    老孟强迫自己转过头,他想看看鬼子的尸体,想看看这些践踏了华夏国土的混蛋死后的样子,但他转头的一刹那,却看见自己的独子,正冷漠的拿着刺刀,一刀扎进了倒地的鬼子的尸体上。

    而他的肚子,在几刻钟前,还像往常一样,跪在自己跟前磕头。

    老孟……悚然。

    ……

    这场精心的伏击和夏天关系不大,因为他还在当哨兵越是打仗的时候,越不能放松对周围环境的监控,这是所有指挥官都明白的一个道理。

    所以夏天在后悔,后悔自己之前干嘛偷懒啊,要是没有偷懒的话,现在自己可以明目张胆的躲在小巷的墙壁后面,等待小鬼子像王八一样钻进瓮中。

    后悔啊!

    夏天看这个鬼子的身影消失在小巷后,悔恨的叹息随即枪声乍响,一瞬间从平静进入到了激烈,不到十秒后又恢复了平静,夏天越发后悔了,他奶奶的,关门打狗、瓮中捉鳖这样的美事,自己居然被排除在外了。

    “我是尖兵,我是尖兵,这种没技术含量的活计和我没一毛钱的关系。”夏天自我安慰后,专心观察起了四周,生怕还有鬼子闻着枪声出现。

    有人!

    有个小巷中人影接连一闪而没,夏天大惊,立即更换潜伏位置,监控起了内部。

    他耐心的等待中,几个惊疑不定的人影聚在了一起,透过望远镜看到对方的装束后,夏天暂时松了口气不是鬼子的军装,但并不排除是鬼子潜伏部队的可能。

    小鬼子什么招数都能端出来,当初撤到南天门的时候,要不是死啦死啦警惕,谁特么能想到队伍里居然混进来一大堆鬼子的侦察兵?

    夏天向豆饼示警,让豆饼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告诉团座,他自己则悄然摸了上去,打算就近探查清楚,对方也在向这边摸来,夏天干脆守株待兔,伏在了对方前进的路上。

    三根叔?

    小书虫?

    顺水?

    可让夏天没想到的是,本打算突然杀出的他,却看到了三张最熟悉不过的脸庞。

    “喵的,屁大的和顺,藏了多少势力?”夏天嘀咕一声,随即冒头喊出声来:“三根叔!”

    “夏天?”

    “夏大哥!”

    三根叔和顺水看到骤然出现的脸庞后先是一惊,等他们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庞后,瞬间就变得兴奋起来,就连小书虫都惊喜起来当初在禅达的时候,就夏天对自己最好,而自己决意要来对岸加入游击队的想法被夏天知道后,还是夏天把他送到了江边,并告诉了找游击队的方式。

    顺水和三根叔许久未见夏天,骤然看到后惊喜不已,顺水在惊喜过后问:“夏大哥,刚才是你们干的吗?”

    “嗯,有二十多个小鬼子,傻乎乎的要往网里撞,撞就装吧,还哭喊着一定要我们收了他们的狗命,这不收吧,实在是对不住他们的热情,我们只能勉为其难的把他们统统送进地狱。”夏天装X似的说。

    顺水就笑:“夏大哥你还是这么幽默。”

    夏天笑了起来,随即对三根叔说:“三根叔,这小书虫怎么样?是不是个累赘?”

    小书虫不服,梗着脖子想辩解,三根叔却先他开口:“什么累赘,他啊,识字多,懂得也多,现在可是我们的宝贝,这次来和顺,就是为了给他卖点纸张,好让他教顺水他们读书写字。”

    小书虫闻言笑了起来,眼睛都笑没了,那得意的神情像是在说:看我厉害吧?

    夏天遂不理这“猖狂”起来的小书虫,对三根叔说:“三根叔你来的正好,我们要转移一位老先生,你跟前还有没有人手?帮我们一把,一起转移下老先生。”

    “孟老先生?”

    “你也知道?”夏天惊奇的问。

    三根叔笑道:“当然知道了,我们之前就想把孟老先生转移走,可老先生一定要我们把那些书全搬走,我们之前人手不足,只能干瞪眼,这次我们过来,一则是为小书虫买点纸张,另外就是转移孟老先生,对了,这次还是世航大师带队呢。”

    “世航大师也在?太好了!对了,这一次我们团长也过来了,我带你们去见见我们团长。”夏天大喜。

    刚才的枪声响起,惊动了才抵达和顺没多久的游击队,他们以为是自己人和鬼子交手了,纷纷从各小组藏身的地方扑出来往枪声源头汇聚。

    不成想直接汇合到了国军跟前陆续抵达的游击队员和远征军士兵,相互间不由面面相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