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龙战将

第0496章:五个月(1)

    训练开始了。

    和所有人想象中的一样,一开始就是地狱难度第一天,体能压榨就把一群人整的没了脾气,海陆的队员们一直还觉得他们的体能不错呢,可第一天,好多人就怕了。

    第一天的训练结束,杜鹃她们六个女兵是直接搀扶着进的宿舍。

    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床上挺尸。

    累,

    累死的那种累。

    赵智雅躺了许久才缓过一口气来,然后幽幽的说:“真不拿我们当女人啊。”

    其余五人闻言纷纷苦笑出声。

    以前吧,她们特希望不被当做女兵看,因为她们很想证明,她们绝对不输于男兵。

    可现在……

    她们是真希望教官们能把她们当做女兵,可这里的教官,根本没把她们当做女的,直接和男兵一个待遇,把她们全都当牲口看。

    “好了,别抱怨了,姐妹们,收拾下睡觉啦!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佟莉握着拳头:“咱们可不能让男兵小看咱们!”

    其余几个女兵纷纷伸出拳头表示自己的决心,杜鹃虽然也伸出了拳头,可她却在众人打气过后,悄悄的转过头,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她……亲戚来了。

    ……

    杨锐将一叠写满了资料的文件轻手放在了郑英奇桌上,看到郑英奇还在奋笔疾书后,忍不住说:“郑教官,咱们每天都要做这个吗?”

    他说的“这个”是观察报告。

    这一次的训练,教官组加上蛟龙的军官,等于有接近三十人的教官力量,这是郑英奇负责训练以来,前所未有的“师资”力量,他当然要好好“使用”了。

    每个教官都分到了三个或者两个的菜鸟名额,负责在训练中全程监控,训练完毕后,根据自己负责学员的表现,写一份详细的观察报告。

    相比以前一个教官盯一堆的情况,现在教官们的压力轻多了,可作为负责人的郑英奇,麻烦可就不小将近三十份的观察报告,他得花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一一仔细观看。

    作为直接对接郑英奇的蛟龙军官,杨锐第一次发现,作训的教官特么比受训的菜鸟还劳心劳力。

    “每天都要做,我们必须掌握每个受训队员的身体情况,及时根据情况作出针对性的应对,咱们的初衷是把他们打磨成精钢,可不是把人活活练出病来!”郑英奇很严肃的强调。

    说起这个,他就不由想起伍六一来。

    部队中都有卫生员,但卫生员顶多精于战场救护,对于外伤他们确实不错,可对于内科之类的,也就是“百度百科”的水准。

    伍六一就是生生练成毛病的!

    要不是自己迷迷糊糊的帮了他一把,又怎么会有后来来A的伍六一?

    这些不畏困难的战友一个个都是好样的,流血流汗不流泪,但作为教官,他必须要对受训队员身体负责。

    听到郑英奇的话,杨锐很感慨。

    不管是他还是蛟龙的其他军官,对郑英奇是真的又尊敬又畏惧,可尊敬只是因为郑英奇的能力,畏惧则是因为严厉,苛刻的严厉。

    私下里听到狼牙的几人把郑英奇唤做大魔王、暴君,徐宏他们非常的赞同,认为在训练场上,郑英奇无愧于大魔王和暴君的称呼因为他根本不把受训的兵当人看。

    徐宏今天还悄悄的说:这训练,就是把人当做牲口一样操练!

    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大魔王,居然还这么仔细的关注着受训兵的身体状况?

    郑英奇可没想到杨锐在感慨什么,他此时正在看龙小云书写的观察报告。

    因为龙小云是唯一的一个女军官,所以六个女兵的情况都由她负责。

    “嗯?”

    郑英奇看到龙小云对杜鹃的观察后不由一怔,因为龙小云写道杜鹃疑似到了经期。

    看到这个后,郑英奇干脆拿起电话,直接招呼龙小云:“你去女兵宿舍问问,如果真到了,明天开始,让杜鹃先进行轻强度水中训练,额,东西你自己去领。”

    说到最后郑英奇不免有些难为情喵的,他一个大男人,为了训练女兵的事宜,专门咨询过军运队的教练,专门了解过女性经期的训练。

    一个字,难呐!!

    杨锐诧异的看了眼硬生生将难为情的神色消化掉的郑英奇,小声问:

    “杜鹃身体有问题吗?”

    郑英奇突然一乐,因为他想起了一个问题:按照他的设想,蛟龙突击队的每个行动队都会配备一到两名女兵,作为队长,貌似也得掌握某些女性训练中的忌讳?

    既然要尴尬,他自然不能放过蛟龙几个队长,遂道:“你去把所有的队长和副队长都喊过来,咱们开个小会。”

    杨锐一愣,虽然不知道要开什么会,但还是马上去喊人。

    几分钟后,一众蛟龙的队长和副队长一头雾水的到齐。

    “开个小会,同志们都坐吧。”郑英奇憋着笑,将一份训练纪要交给了杨锐:“把这个传下来,你们都一齐研究研究,要考!”

    考?

    杨锐一愣,遂翻起了训练纪要。

    但随即,他脸红了。

    因为这份训练纪要的开头是:

    女性经期中的训练……

    ……

    杜鹃睡得很沉。

    从选拔开始,就是高强度的运动,仅仅休息了两天,就又是要命的徒步行军,徒步行军结束,还没喘气就进入到了体能压榨的训练,接连的高强度剧烈的消耗着她的体能,也让亲戚成功的提前来了。

    这觉,当然不由就睡沉了。

    正睡得香呢,隐约间感到有人在悄悄拍打自己,她艰难的睁眼,却看到是一身训练服的龙小云,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教……”

    她刚要出声,就被龙小云捂住了嘴巴。

    “跟我来,不要惊动她们。”

    龙小云小声说。

    杜鹃一头雾水,但还是飞快的穿上了衣服,轻手轻脚的跟了出来。

    出了门,看到的画面却让杜鹃更是一头雾水,因为她看到多名教官已经带着防毒面具站在了各个宿舍门前。

    “出去等。”龙小云吩咐一声,随即也开始带防毒面具,杜鹃意识到了什么,第一反应却是往宿舍里走。

    龙小云一把拦下,冷冽的目光从镜片中透出:“出去,外面等!”

    杜鹃无奈,只能出去。

    就在她出去的瞬间,所有的教官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样,纷纷将手中的催泪瓦斯拉响,然后果断的丢进了各个宿舍当中。

    杜鹃站在外面,看到了和自己预想中一样的画面:

    无数的烟雾在各个宿舍里漫延了起来。

    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各种响动,教官们残暴的拉着门,逼迫里面的每个人穿好衣服再出来。

    残暴的让人心悸……

    但杜鹃却疑惑不解,为什么……为什么把她提前唤了出来。

    这时她看到了郑英奇,忍不住的就跑过去:“教官!为什么!”

    “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郑英奇冷酷的说道:“一边站着去!”

    “为什么先喊我出来?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受训队员!”杜鹃倔强的说。

    她很聪明,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区别对待。

    可她却很生气,因为……她不想被区别对待。

    她是杜鹃,侦察营女兵队最凶残的地狱花,选拔中敢向教官们“开火”的杜鹃!

    “立正!”郑英奇喊口令,杜鹃下意识服从,笔直的站立后,郑英奇悠然的走开,只留下杜鹃在那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菜鸟们涕泪横流的出来了,洗漱了半天才好受些。

    “谋杀!”

    “这是谋杀啊!”

    高精尖们愤怒的咆哮,反观海陆队员,虽然一样凄惨,但他们“受虐”的准备很足,即便双目赤红全是怒火,也都乖乖不吭气。

    因为……

    早在徒步行军的时候,教官们就告诉他们一个真理:

    凡是教官的话都是对的,

    凡是教官们做的都是正确的,

    如有疑问,请参考前两条。

    “我不喜欢你们乱糟糟的样子,”郑英奇慢声细语,是真的慢声细语,但就是这慢声细语中,乱糟糟的队伍变得沉默起来,因为他们昨天就已经见识到这位爷的“权威”,没人敢在他嘴皮蠕动的时候吭气。

    “所有人,就这么绕操场跑吧,我耳朵什么时候舒服了,什么时候停止。”

    菜鸟:……

    教官们:……

    郑英奇看着面面相觑的菜鸟,继续慢声细语:“都跑不动?”

    哗

    绝大多数的菜鸟都扑向了操场,有人愤怒的怒视,却被战友拉扯着跑了起来,郑英奇饶有兴趣的看着,脸上挂着的贱笑,让人恨不得上去轰一拳。

    杜鹃也想跑,却被龙小云拦了下来。

    龙小云将一盒东西丢给了杜鹃:“这是给你的。”

    杜鹃看着手上的盒子一愣。(猜什么东西?)

    “换上,你今天的训练由我定。”

    看着龙小云不容分辨的神色,杜鹃下意识立正:“是。”

    蛟龙的军官们神色很复杂的看着这一幕,因为他们想到了一个画面:

    训练前,他们将手下的女兵喊出来,将这盒东西不动声色的交给女队员,然后说:“你今天水里练习”。

    卧槽,这画面太带感了!

    徐宏古怪的看了眼杨锐,趁着郑英奇没注意这边,悄声说:“老杨,不能让女兵进队呐!”

    他语气万分的情真意切。

    杨锐想到郑英奇丢给他们的训练纪要,悲苦的摇头,郑英奇做了这么充足的准备,能不让女兵进队吗?

    倒是教官组的众人有些纳闷,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开始,蛟龙的这帮军官就申请古怪呢?

    ……

    郑英奇正在接人。

    因为……

    陆军的兄弟来了。

    陆文国带着五十号人意气奋发的来了。

    为了能联训,陆文国就差撒泼打滚了,最后用一番说辞打动了海陆方面:

    蛟龙是一支正在训练的优秀的部队,将来它必定会是最优秀的特种部队,但现在,它还在新生,作为陆军兄弟,我们必须配合它新生为了蛟龙新生,我们甘愿充当陪练的角色。

    海陆的首长们一想,陆军既然自带伙食敢当陪练,那就允了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几辆军卡满载着满是憧憬的侦察兵出现,还有诸多满载各种物资的军卡紧随其后。

    真·自带干粮。

    没办法,人海陆的作训经费,怎么可能大气到让陆军占便宜?

    “老郑,我这帮小子就交给你了!过段时间我来接他们的时候,我希望看到一帮嗷嗷叫的侦查兵王!”陆文国喜滋滋的说道。

    他身后列队的五十名优秀侦察兵,闻言各个昂首挺胸,将自己最精神的一面展示了出来。

    郑英奇懒洋洋的走过来,挑刺的目光从队列中一一扫过,然后……

    他说:“他们不行。

    一群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这就是你精挑细选出来的兵?现在陆军的侦察营,待遇好了,可人反倒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真·带过最差的一届。

    尽管陆文国在来的路上就收到了郑英奇要求配合演戏的话,可听到郑英奇这蔑视的话语,依然忍不住脸黑起来。

    喵的,这么欺负人啊!

    “你别看不起人,我的兵,各个都是嗷嗷叫的好兵!铁打的!”陆文国黑着脸说。

    “铁打的?一个营围追堵截两百个没有组织的海陆散兵,还让小一半都潜过来了,我看是泥捏的吧!”

    “你!!!”陆文国大怒,指着郑英奇说不出话来,随即转身,朝部下们吼道:

    “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五十名侦察兵愤怒咆哮,他们是侦察兵,一个师里面最强的兵啊!

    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蔑视过?

    “我们侦察兵从来不卖嘴皮子,孬不孬,咱们训练场上见真章!”陆文国狠声说道:“你们,孬不孬?”

    “不孬!”

    郑英奇冷笑一声,对陆文国说道:“驴的声音比老虎大多了,可我从没见过驴吃老虎的,你这帮兵,能在这里坚持三个月算我输你说你给他们白费什么劲啊!”

    陆文国不想和郑英奇说话了,哼声说道:“走着瞧!”随即转身,对部下们说道:“进去!刚才的话都给我刻在心里!”

    “是!”侦察兵们咆哮,然后在带队军官的口令中,列队走进了训练营,期间,无数双怒意冲天的眼睛,愤怒的瞪着郑英奇,但郑英奇却悠然的看着这帮择人而噬的士兵,一脸的轻松惬意,还朝陆文国说道:

    “眼睛要是能杀死人,要当兵的干嘛?”

    陆文国苦憋着不吭气,等部下们全都进去后,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能不能说点人话?”

    郑英奇恢复自我,笑道:“年轻人,就该多激一激。”

    “你那叫激将吗?我都快气炸了!”

    “我错了,改天赔罪。”

    “别,你只要能把他们练的更好就成他们出师了,我给你赔罪!叫你爹都成!”陆文国很没节操的说道。

    郑英奇指着陆文国说不出话来,这家伙,为了练兵连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