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增加熟练度 吃甜不胖

第四百六十七章 刑战:这个仇我记下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白玉京的护城大阵已经被张昊破解了。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普通武者就是看个热闹,为了接下来的大战感到兴奋。

    敢于叛族,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而炼器师们则彻底被震惊了,只有内行人才知道破解那座护城大阵是何等困难。

    他们之中不少人是在边看直播,边和自己祖师沟通,讨论着应该如何破解这座大阵。

    可就是这座让祖师短时间内都束手无策的大阵,竟然被张昊破解了。

    而且就用了几分钟!

    这人的炼器术究竟已经达到了何等境界!

    相对与普通武武者的兴奋,还有炼器师的震惊,白玉京的人此时却是彻底的傻眼了。

    本以为依靠这座大阵可以拖延些时间,可没想到竟然被张昊用了短短的几分钟就破解了!

    西门岳表情愤怒的看着刚才说话那人。

    你不是说张昊破不开这座护城大阵嘛,这是什么!

    可这会儿那人都懵逼了。

    嘴巴张的老大,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那模样就跟三百年前第一次看见异族似的。

    西门岳狠狠的咬了咬牙,然后怒吼道:“迎敌!”

    在张昊破开大阵的瞬间,胡权已经其他十二名春秋宗祖师便穿过入口进入其中。

    张昊拿出御雷战刀,脸上带着狞笑跟在后面就要冲进去,那表情动作,和跟自家老大下山打劫的小胡子是一模一样。

    看到这一幕,秦青身上的汗毛都吓得竖起来了。

    身形一闪,赶在张昊进入大阵之前,把他拦住。

    大吼道:“你要干什么,不要命了!”

    张昊眼睛呈外圆内方状,兴奋的说道:“砍人啊!”

    “老大都进去了,咱们得跟上啊!”

    听到这话,秦青立刻狠狠的犯了一个白眼,那眼珠子都差点飞出来。

    心道:你那是要进去砍人嘛?

    那就是惦记白玉京那些世家的家产。

    诸天世界谁不知道你这貔貅精是个什么货色。

    秦青没好气的说道:“砍人?进去被人砍吧。”

    “白玉京那些九品之上的的强者就在前面,现在过去,他们随便呼口气就能弄死你。”

    “等老大和他们正式开战的时候咱们再进去,那个时候他们就没时间对咱们出手了。”

    闻言,张昊心里顿时是一阵后怕。

    师傅说的对呀,现在过去那不是上赶着送死嘛!

    白玉京这些叛徒真是太狡诈了,知道我张昊一心为公嫉恶如仇,就向趁机引我过去,害我性命。

    还好有师傅在。

    既然现在进不去,张昊只能按下心中急迫,抱着太师爷进去之前放在的九儿,在这看着。

    等什么时候那些九品之上的大能打成一锅粥,打的白玉京满天都是,自己再进白玉京抢宝贝。

    随着西门岳一声怒吼,城墙上所有白玉京九品之上的强者,全都飞上天空拦下胡权等人。

    “我拦住胡权,你们解决其他人,然后在来帮我。”

    虽然西门岳不是胡权的对手,但维持一段时间的不败,他还是有信心的。

    因为人数的优势,只要他挡住胡权,十四比十二,多出来的两个人可以和其它人一起围攻一个对手。

    此消彼长,这样下去优势就像滚雪球一样,会越来越大。

    说着,他们便向春秋宗的这些祖师攻去。

    西门岳一马当先,直奔胡权而来。

    就在他来到胡权身前的时候,一道金光挡在他和胡权的中间。

    “轰!”

    两人对拼一记,一声低沉的爆响响起。

    然后两人交手的地方出现一个直径两米的黑洞。

    那块空间被打碎了。

    在两人交手的同时,白玉京和春秋宗的强者也战斗在一起。

    仿佛神话故事中的神灵在战斗一般,以各种异相充斥在天空之中。

    天象也如同电视节目一样,被这些人随意玩弄。

    前一秒还是正常的天色,下一秒便乌云密布,狂风骤雨席卷而来。

    然后又进入严寒冬天,凌冽寒风呼啸雪花飞舞。

    再然后十日巡天,炙烤大地。

    并且随着这些人交手,天空中到处都充斥着大小不已的黑洞,以及蛛网般的裂痕。

    九品大圆满,即将突破至真君境界的秦青,需要使出全力才能在劈开一道空间裂缝。

    而在这些人面前,天空就仿佛玻璃一般,随随便便的就能被打碎。

    真君之下皆为蝼蚁,这绝非妄言。

    而替胡权挡下攻击的人,就是春秋宗第四代宗主:刑战。

    西门岳被这一击止住冲势停在了原地,而刑战却是被是击退了上百米。

    从这一击来看,刑战出于下风。

    见刑战出手挡住自己,西门岳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知道春秋宗在打什么主意了。

    春秋宗的想法和他们一样,都是类似田忌赛马的手段。

    由刑战挡住自己,而胡权则抽身去对付其他人。

    以他圣君绝顶的实力,对付圣君之下的武者,不说是轻而易举,却也是没什么难度。

    一旦被他得逞,胜利的天枰将彻底向春秋宗倾斜。

    不过想要实施这个计划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刑战可以挡住自己。

    如若不然,这就只是一个昏招。

    西门岳说道:“胡权!刑战帝君巅峰的实力却是不弱,不过想要挡住我,等他晋升圣君在说吧,现在他还不够资格。”

    “你要不想让你们春秋宗的第三代宗主陨落,就亲自出手吧。”

    听到这话,不等胡权做出什么回应,重新飞回来的刑战就有动作了。

    闻言,刑战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凶光。

    然后只见他右手一挥,一个笔记本便凭空出现。

    把笔记本翻到空白页,刑战提笔在上面写道。

    “西门岳当着师爷的面,说我不是他的对手,他瞧不起我!”

    “这个仇我记下了!”

    可能得有上百年,没有人看他的面说他坏话了,刑战此时都气坏了。

    咬牙切齿,仿佛用尽全身力量的给西门岳记了小本本,然后对着胡权说道:“师爷,西门岳交给我了,你去对付其他人吧。”

    胡权看了看刑战手中的笔记本,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向其他人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