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251章 找柯南就对了!

    第二天,池非迟去了警视厅。

    “池先生,请跟我来吧。”

    高木涉带池非迟穿过走廊。

    白鸟任三郎带着风户京介,正好从转角处走来。

    高木涉压低声音,“经过我们的调查,他和仁野医生以前在同一个医院共事,不过在一次手术意外中……”

    “那不是意外!”风户京介怨愤道,“那家伙是故意割伤了我的手腕,害得我再也拿不稳手术刀,只能离开外科手术室,去做心疗科医生,一年前,那个家伙喝多了,还跑到我面前来沾沾自喜,我才忍不下这口气的!”

    高木涉汗了一下,他自以为声音压得很低,没想到还是被听到了。

    白鸟任三郎也愣了愣,“风户医生,你是承认自己一年前犯下杀害仁野医生的罪行了吗?”

    风户京介噎住,才发现自己紧张之下,居然不小心把心里的不满说出来了……不,不对,应该说,这个姓池的家伙是命运安排来克他的吧?!

    仔细想想,明明之前枪杀两个警察都很顺利,等去了结婚庆祝宴,见过池非迟之后,噩梦就开始了。

    第一天失误,想杀的女警察没杀死,跟着女警察一起的女高中生看到了他的长相……

    第二天被池非迟追着,狂奔到脚抽筋……

    第三天被捕……

    全程惊吓不断,栽得让人猝不及防。

    “风户医生?”白鸟任三郎出声,打断了风户京介的思绪。

    风户京介回神,抬眼看池非迟,本来想表达一点怨恨的,不过被池非迟转头冷冷盯着,莫名的怂了一下,“你为什么没搭电梯下楼?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没破绽,是我突然觉得电梯不安全。”池非迟没打算详细解释。

    要不是风户京介盯着他来,他也没打算这么快就让风户京介被抓,一个不能换钱的罪犯,不如留给柯南推理,也省得他做笔录。

    今天不知道要做多少笔录,他更没心情跟风户京介详细解释什么了……

    风户京介:“……”

    突然觉得不安全?第六感?

    难道他真的是败给了命运?

    “高木,你带风户医生去审讯室吧,池先生的笔录就由我来负责。”白鸟任三郎打算避嫌。

    之前让他来带风户京介过去,是因为风户京介没有认罪,而风户京介是他的心理医师,跟他熟悉一点,想让他劝说一下,现在既然风户京介已经认罪,那后面的事交给其他警察就行。

    “啊,好的!”高木涉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白鸟任三郎,等白鸟任三郎和池非迟离开后,才反应过来。

    咦?给池非迟做笔录这种麻烦事,好像……不用他操心了?

    风户京介发现旁边的年轻警察盯着他、突然露出一脸痴笑,神色古怪了一瞬,“警官,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哦,好,跟我来!”

    高木涉带风户京介去审讯室,问着话,见风户京介配合,不时就露出一个开心的傻笑。

    风户京介:“……”

    他怀疑这个警察不太正常。

    遇到池非迟果然不是好事,认罪就算了,他持枪想袭击池非迟,不仅有池非迟的供词,另外还有一个小鬼当时也在,再加上警方有方向调查,早晚能查出来,他认,不过……

    本来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给他换了一个行为举止这么奇怪的警察?

    从心理角度,他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哪里好笑。

    能不能别突然就对他嘿嘿一笑,吓人!

    ……

    空出的休息室。

    白鸟任三郎也准备开始给池非迟做笔录,温声细语道,“池先生,我们就先从风户医生的事件开始吧,趁着才发生不久、你记忆清晰,先说一下昨天的情况,既然风户医生认罪,就当笔录做了,另外,你的笔录积压得有点多,还有其他人的笔录,可以不用太细致,我们简单一点,尽快处理好。”

    池非迟点头,他就喜欢简单一点,“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我跟柯南、小哀去了米花太阳广场饭店,遇到了仁野环小姐,下楼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电梯不安全,就带着他们走楼梯下去,在5楼发现了异常,看到了持枪的风户京介医生,之后我让小哀和仁野环小姐去报警,和柯南诱敌,我躲在通道口偷袭,将他抓住。”

    “让柯南诱敌吗?”白鸟任三郎汗。

    “柯南个子小,他往楼梯下走,风户京介冲进安全通道的时候,找不到柯南的身影,另外,柯南没有能力放倒犯人,所以柯南诱敌是最佳选择,”池非迟顿了顿,“白鸟警官,这个问题好像不属于笔录的范畴。”

    “啊,抱歉,是我的失误,”白鸟任三郎又道,“那池先生去米花太阳广场饭店,是因为什么?风户京介有没有联系你、或者给你暗示?”

    “我是去调查雨伞。”池非迟说着,找纸张给白鸟任三郎画了个‘作案手法’图,就是凶手怎么利用雨伞、避免身上被检测出硝烟反应的办法。

    白鸟任三郎拿到图,默默收好,这就是传说中的、来自池非迟的作案手法讲解图,上次高木好像都没收到,别说,虽然简单,但该画的都画上去了,“当时的情况能不能再具体说一下?比如你跟风户京介的沟通?”

    “没有沟通。”池非迟道。

    白鸟任三郎半月眼,“池先生……”

    “真的没有,”池非迟解释,“沟通的是柯南,我没说话。”

    白鸟任三郎语塞了一下,看着报告,“那……等柯南来做笔录。”

    时间,地点,人,事情,动机,目的,手段,结果……齐了。

    不过,看着笔录他总觉得很奇怪,应该详细问点什么,但画蛇添足的问题也不行。

    就这么完事?还是再问点什么?可是该问什么好?

    “白鸟警官,我建议你找柯南。”池非迟提醒。

    白鸟任三郎想了想,算了,目前还没有池非迟精神疾病痊愈的诊断结果,以柯南为主也没什么,而且从笔录记录来看,柯南很配合,又有经验,找柯南就对了。

    “嗯,那……”

    北斗星号列车事件,池非迟没什么掺和,提供一下证言,三两句结束。

    上次来警视厅做笔录,遇到目暮十三在调查的抢劫案,结果丈夫是抢劫主谋、还杀了妻子……池非迟表示记不太清了,再加上其他人的笔录也早就做好了,也就是补充。

    带孩子们去阿笠博士亲戚家的别墅探险,看到星星太阳和月亮的图案,破获一起多年前的造假币案……同样,其他人的笔录都做好了,池非迟补充。

    新出义辉的案子,新出义辉死的时候,池非迟在宠物医院,之后破案的是毛利小五郎,同样是回答几个问题,对事件经过加以补充。

    即便如此,问了一上午,白鸟任三郎也累得够呛。

    热带乐园溜冰场的案子……

    池非迟脸色彻底变得冰冷。

    这个案子是他破的。

    推理一时爽,笔录火葬场!

    自己的推理,也就意味着,做笔录的时候要重复很多细节……

    白鸟任三郎感觉到低温,干笑道,“池先生,先休息一下吧,下午两点半我们再继续,怎么样?”

    池非迟点头,“那我先去吃饭。”

    “要不要在警视厅吃?”白鸟任三郎起身道,“我去订外卖……”

    “不用,我说好了去毛利侦探事务所吃。”

    ……

    从早上开始,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就想溜走,不过毛利兰和妃英理前后拦下。

    吃过午饭,池非迟还要继续去警视厅做笔录。

    “抱歉,晚上我就不过来了。”

    嗯?

    毛利小五郎一下子精神了。

    他盼了一上午的案子,就算是找猫找狗,只要能离开就行。

    结果一个委托人都没有,他还以为晚饭也要遭罪了,没想到池非迟居然主动提出不来了?

    这是好事啊!

    “啊?”毛利兰有些意外,“笔录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吗?”

    “不,还有四五个案件的笔录,”池非迟道,“如果今晚白鸟警官要加班,那我就在警视厅吃。”

    适可而止,折腾一下就够了。

    再说,妃英理也有个律师事务所,平时事情也不少,这次因为毛利兰失忆,就把事情丢下好几天,估计也要忙上几天。

    “正好,我也要处理一些案子,”妃英理转头,对毛利兰笑道,“我顺便去警视厅一趟。”

    “那……”毛利兰期待。

    “那晚上就不用过来了吧!”毛利小五郎抢先一步作死成功。

    妃英理顿时冷笑,“你以为我乐意过来看你这个糟老头子吗?”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过来也没什么用,就只会添乱,不会做饭就让小兰来嘛,逞什么强!”

    “什么叫我只会添乱?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我……”

    池非迟转身离开毛利侦探事务所,将这对夫妻的争吵声甩在身后。

    真是黑暗的一天……

    “主人,”非赤探头,“好热啊,我不想去警视厅,能不能让非墨过来带我去找个水池玩?”

    池非迟瞥非赤,看,连非赤都要离他而去了,“你不在,问到几月几日的问题怎么办?”

    非赤抬头看了看池非迟,又不忍心丢下池非迟不管,“好吧,那……”

    池非迟突然伸手,将非赤拎了出来,盯着非赤的眼睛,“最近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

    非赤吐了吐蛇信子,“有啊,最近经常被你们掐脖子,从昨晚开始,柯南掐,小哀掐,主人,今天你又掐我脖子了……”

    池非迟无语了一瞬,又认真问道,“我是想问你,最近是不是不太想活动?”

    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