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338章 你说危不危险?

    目暮十三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就是最近那个女性连续被殴打的案子啊,在半个月前,有女性报案说自己遭人用棍棒殴打,之后又连续发生了两起,受害者同样是女性,打扮得都很时髦。”

    毛利小五郎点了支烟听着,“原来如此,你们是在引连续殴打妇女的嫌犯上钩啊?”

    “对啊,所以我们才会请佐藤警官打扮成那个样子。”目暮十三道。

    “不过你们公布的歹徒身高,在150公分上下,”毛利小五郎郁闷道,“你们看我这身高,就应该知道我不是犯人了嘛!”

    高木涉汗,“因为毛利先生你接近佐藤警官时的态度,实在是太……”

    “的确看不出什么善意。”目暮十三干笑着接过话。

    坐在一旁的佐藤美和子笑眯眯补充,“我也觉得蛮危险的,所以……”

    毛利小五郎豆豆眼,“抱、抱歉!”

    目暮十三皱眉,“不过还真让人头疼……”

    “对啊,”高木涉也苦恼道,“被攻击的三位女性,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穿着时髦。”

    “还有就是案发现场都很凌乱……”佐藤美和子也摸着下巴思索。

    “嗯……”目暮十三思索了一下,转头问高木涉,“那三位小姐的照片能不能再给我看一下?”

    池非迟:“……”

    直接说给毛利小五郎看看不就行了?

    好吧,有的话还真不能直说。

    “好的!”高木涉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三张照片,放在桌子上,顺便介绍,“第一个遭到攻击的,是这位水谷凉子小姐,她是两个星期前的一天夜里,在十字路口等待红灯的时候,突然被人开车从后面追撞,就在她下车开始埋怨的时候,却遭到歹徒用一根金属棒殴打。”

    “接着遭到攻击的,是这位远藤仁见小姐,”高木涉继续道,“她是在十天前的夜里,正从公园的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也遭到了金属棒的攻击。”

    池非迟:“……”

    前几天晚上,他从杯户町附近公园路过的时候,确实听到了女性的惨叫声,当时他在跟琴酒通电话,也没让鹰取严男停车去看。

    感觉被死神光环影响了,路过公园都差点当了个目击证人……

    不过,他也不确定所谓‘十天前’是不是那一晚。

    “至于这一位呢,是昨天晚上遭到攻击的石黑路子小姐,”高木涉说到最后一个女人的情况,“她是在正要走出电话亭的时候,就遭到了歹徒的殴打。”

    毛利小五郎低头看了看照片,又抬头问目暮十三,“高木警官说的电话亭,难不成是……”

    “对,”目暮十三正色道,“就是我们刚才将你制服的那个电话亭,好在她们三个人的生命都没有什么大碍,但她们除了特殊的打扮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共同点,她们三个也不记得曾经得罪过什么人。”

    毛利小五郎拿起三张照片打量,柯南也凑上前看着。

    “受害者身上存在共同点的话,应该是组织型个性者。”池非迟道。

    “哎?”高木涉疑惑看向池非迟。

    “所谓组织型个性者,有一个最大的共性,他们会有计划地实施犯罪,”池非迟解释道,“幻想是组织型个性者犯罪的源头,很多组织型个性者,都会在经过多年的幻想经历后,才会动手作案,此时作案者的幻想世界,已经形成了被害人的幻想模板,也就是说,作案者是在有选择性的挑选被害人……”

    目暮十三神色顿时严肃起来,认真听着。

    “犯罪心理学对罪犯的一种定义,组织型个性者挑选的目标大多是陌生人,只是因为这个陌生人符合了对方幻想世界的模板的某一特征,”池非迟道,“相反的,无组织型个性者挑选犯罪目标则没有那么多的规律,对被害人的身份和特征毫无兴趣,大多是即兴作案,这类犯罪者往往会选择错误的目标,遭到被害人的强烈反抗,在犯罪者身上留下痕迹,而这类犯罪者也是比较凶残的,通常会对尸体造成一些损坏,比如分尸……”

    高木涉汗了一下,又疑惑道,“现场凌乱,应该也可能是无组织型个性者吧?”

    “不,鉴别的方法不在于现场凌乱,而是被害人的选择,”池非迟道,“犯人是很明显的组织型个性者,看现场凌乱程度,如果第一次相比后两次更加凌乱,凌乱程度呈现一种递减状态的话,那就危险了。”

    “危、危险?”高木涉惊讶。

    “这类犯罪者的幻想模板有一个特点,必然与自己之前的经历有某种关系,因为受到伤害,再根据伤害到自己的那个人的形象,制定幻想模板,”池非迟平静道,“看似是因为受到伤害而杀人,但实际上,是因为幻想经历而杀人。”

    高木涉有点懵,“有区别吗?”

    “有,因为受到伤害而杀人,报复很快,不会隐忍太久,针对的也只是给予犯罪者伤害的那个人,而隐忍久了,都会变成因幻想作案,”池非迟道,“这次案件的凶手第一次作案,有可能是冲动作案,因为看到目标符合自己的幻想模板,受到了刺激,所以忍不住动手作案,但在作案结束后,因为幻想被满足,他不会有愧疚,反而感觉很痛快,然后因为满足……”

    池非迟顿了顿,“可以这么说,就跟男女关系一样,男人在结束、得到满足之后,会沉寂一段时间,然后就会期待下一次。”

    佐藤美和子:“……”

    这车开得让人猝不及防。

    高木涉、毛利小五郎和目暮十三齐齐失语。

    咳,能不能注意一点,这里还有小孩子呢。

    柯南沉默,感觉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初恋都没开始的人死的时候,没有一个老司机是无辜的……

    池非迟没有想那么多,沉寂在事情得到验证的乐趣中,盯着高木涉道,“也就是说,凶手在第一次作案结束后,会在一定的时间间隔后,迫不及待地期待且进行下一次作案,如果作案间隔时间在缩短、作案现场的凌乱程度在下降,说明他已经陷入那种满足和渴望之中了,到最后,必然会出现死者,而且在被逮捕前,作案会无限持续下去,作案时间会越来越短,但缩减作案时间、普通的作案手段无法满足之后,作案者会追寻新的刺激,作案手段也会越来越残忍,你说危不危险?”

    这个案子他想起来了,应该是园子被攻击那个事件,凶手是百货大楼的警卫,不是那个‘一米五犯人’。

    本来他都想起来了,应该是索然无味的一案,他只是突然发现前世看到过的一个知识被验证了,忍不住想多说两句。

    高木涉被池非迟直勾勾盯着,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头大汗,“呃,是……”

    这么说,确实很危险。

    不过他觉得,池先生现在的状态好像更危险的说……

    铃木园子不知什么进了店里,到了桌旁,疑惑问道,“什么危险啊?”

    原本沉重的气氛得到一丝缓解。

    随着池非迟收回视线,高木涉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佐藤美和子对铃木园子解释,“是最近那个女性连续遭到攻击的案子,池先生刚才分析了一下。”

    “哎?”铃木园子顿时来了兴趣,“非迟哥在推理吗?”

    “不是。”池非迟道。

    “是对犯人心理的分析,”目暮十三神色沉凝,“事实上,对于犯人接下来作案的可能,我与池老弟的看法一样,那么池老弟,你觉得我们能不能反过来利用这种心理抓住犯人?”

    “怎么利用这种心理,”池非迟看向佐藤美和子,“目暮警官应该清楚,不是吗?”

    相同的特征,在罪犯出没的地方晃悠,进行引诱……

    “不行!”目暮十三脸色更加沉凝,肃声道,“不能再用诱饵了!”

    其他人惊讶看去,疑惑目暮十三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目暮十三一怔,随即放缓了语气,“总之,我们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既然知道这类犯罪者的危险性,又怎么能再让人去冒险?怎么样?毛利老弟,你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嘛……”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我倒是想起来了,以前好像有过类似的事件吧?好像是连续开车撞人的案子,最后犯人也确实越做越过份了……”

    目暮十三脸更黑了,“毛利老弟,现在这个犯人的危险性,我们已经知道了,我是想问问,你对凶手和怎么破案有没有什么看法?”

    “咳,原来警官你是问这个啊,你早说嘛,”毛利小五郎低头,凝神看着照片,“如果勉强说起来……”

    目暮十三连忙追问,“勉强说来怎么样?”

    毛利小五郎抬头,正色道,“她们三个人都是混血儿!而且都是出自单亲家庭的孩子!”

    “哈?”目暮十三一头黑线。

    其他人也无语沉默。

    “对啊,”毛利小五郎干笑道,“我怎么看都觉得,她们不是纯粹的日本人……”

    铃木园子一把拿过毛利小五郎手里的照片,无语道,“大叔,这是最近流行的101辣妹,就是把皮肤涂黑的一种妆容,大叔你不会不知道吧?”

    “胡说,”毛利小五郎努力维护自己破碎的尊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对了,园子姐姐,小兰姐姐呢?”柯南问铃木园子。

    “她要去洗手间,让我先到这家店里来。”铃木园子解释。

    目暮十三压了压头上的帽子,“那我们先回去搜查吧!”

    佐藤美和子跟着起身,“那我……”

    “不用再当诱饵了!”目暮十三态度坚决道。

    柯南悄悄靠近旁边座位上、垂眸坐着喝咖啡的池非迟,“喂,我说,你……”

    池非迟喝了一口咖啡,将咖啡杯放下,抬眼看柯南,“我怎么了?”

    柯南一愣,八卦池非迟以前有没有女朋友,好像有点问不出口,问池非迟车速为什么这么快,更问不出口,顿时豆豆眼,“没什么啦,我是想问,你是不是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今天突然很认真地说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