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416章 可以了解一下

    少年侦探团行动起来,找到道尔后,又演示了一下手法。

    面对柯南的指控,纲岛吉雄一开始还在狡辩,在无法反驳之后,直接推开加纳照也往外跑。

    柯南准备看好戏。

    有池非迟在还想跑?

    知不知道以前遇到池非迟的犯人都是些什么下……场……?

    嗯?

    池非迟静静站在房门外,低头看着地面走神,连纲岛吉雄从面前跑过去也没管。

    柯南愣住。

    喂喂,不是吧……

    难道池非迟之前是装没事、其实心里还是在意灰原的疏离,现在已经又自闭了?

    迷惑+1。

    阿笠博士也发现了池非迟没动弹,心里叹了口气。

    其他孩子还能找到一点情绪变化的端倪,这个……还真难看穿。

    池非迟没管,不过亚瑟和克莉丝汀追了出去,一只拦在前面,一只咬住纲岛吉雄的袖子,将人给拦下。

    纲岛吉雄本来伸手握紧拳头想打,手却迟迟没有落下去,“可恶!”

    “亚瑟,快放开!”加纳照也制止了亚瑟。

    “你没有办法挥拳打下去,对吧?”柯南暂时放下池非迟的事,走上前看着纲岛吉雄,“因为叔叔你是那么喜欢狗……”

    “所以你才没有把道尔给杀掉。”元太补充道。

    “也没有把音响背板的螺丝给上紧,也是因为你担心道尔醒来之后没法自己走出来。”光彦也道。

    步美转头问柯南,“对吧?柯南!”

    “可是纲岛先生,你为什么这么做?”加纳照也疑惑。

    纲岛吉雄低下头,神情沮丧,“为了养活我家那些不断增加的小狗……我急需要一笔钱。”

    “那你可以留下自己喜欢的,把其他的卖掉啊!”土佐林亚纪皱眉。

    “我家的那些狗,几乎都是一些被丢弃的混种狗,”纲岛吉雄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别说卖,就算送人也没人要……如果我不收留它们,等待他们的就只有饿死或者被人毒死这两条路……”

    “纲岛先生。”

    加纳照也唤了一声,等纲岛吉雄疑惑抬头,笑着将手里的宝石递上前,“这个请你收下吧,这块宝石,我不是送给你,而是想送给你家的那些狗,我想,我已经过世的爷爷也会很乐意看到我这么做的。”

    “谢、谢谢!”纲岛吉雄红着眼眶接过宝石,然后看到池非迟递了一张名片过来,下意识地接住,疑惑看池非迟,“池医生……”

    “绝育手术,可以了解一下。”池非迟一脸平静,也显得很认真。

    加纳照也:“……”

    柯南:“……”

    灰原哀:“……”

    莲木志乃:“……”

    阿笠博士:“……”

    虽然这种情况,确实有必要绝育,但这个时候由池非迟提起,总有种不良医生积极推销的既视感。

    亚瑟跟克莉丝汀对视一眼。

    池医生又想祸害它们的同类了。

    “以你的情况,拿着我的名片过去,可以免除手术费用,术后护理自费。”池非迟继续道。

    纲岛吉雄连忙道谢,“这已经够了,谢谢!到时候就麻烦池医生了!”

    “不,我已经离职了,”池非迟道,“你带着名片去医院,会有人接待你的。”

    “离职?”加纳照也有些意外,“池医生在医院里也算是很有能力的医生了吧,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我还在担任医院顾问,”池非迟解释,“只是不接诊了。”

    柯南心里呵呵干笑,总不能说是要继承家业所以离职了吧?

    不,应该算是即将升职,毕竟以后大大小小的宠物医院都会是池非迟的……

    不过现在看起来,池非迟好像跟往常一样,没什么反常的情绪。

    迷惑再+1。

    加纳照也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莲木志乃看向亚瑟,“不过亚瑟为什么把我的鞋子叼到后院去?”

    柯南忙道,“因为加纳先生以前要出门的时候,亚瑟会帮他把鞋子叼到门口,所以它以为人类需要穿上鞋子才可以出门,它不想莲木小姐离开,所以才把莲木小姐的鞋子叼到后院去藏起来。”

    “这样就可以和它喜欢的克莉丝汀一直在一起了!”步美笑道。

    “亚瑟……”莲木志乃目光柔和了一下,蹲下身看着亚瑟道,“不用担心,我和克莉丝汀都会跟你的主人一起去伦敦。”

    加纳照也一愣,面露欣喜之色,“这么说……”

    “我今天过来就是来给你答复的,”莲木志乃笑着看向加纳照也,“你说的事,我愿意答应……不过现在克莉丝汀怀孕了,不方便再带着它折腾去国外,我想等它生产之后,再带它和小狗一起过去。”

    加纳照也:“……”

    突然就……有点小郁闷。

    池非迟垂眸看亚瑟。

    要不要也告诉这只非单身的狗:本来你老婆是可以跟你一起走的,不过可惜怀孕了,你自己在伦敦郁闷一段时间吧……

    亚瑟迷茫抬头看池非迟。

    医生的目光又诡异起来了。

    ……

    离开加纳家之前,池非迟跟着加纳照也去拿装玩偶的纸箱。

    “灰原……”

    柯南在房间门口停步,低声叫住灰原哀,“我之前已经打电话跟你说过了,警方又找那次的乘客去警视厅了解过情况,所有人都去了,包括那个感冒的男人,高木警官说没有可疑的人,别担心,你的身份绝对没有暴露!”

    “你怎么那么肯定?”灰原哀反问。

    柯南直视着灰原哀,笃定道,“就像你能凭借气味嗅出那群家伙一样,我也可以!”

    “……我可以嗅出身上带有杀气的家伙,这就是所谓侦探的直觉!”溜到两人脚边的非赤重复着柯南的话,又疑惑道,“嗯?主人,你的气息好像没有被他们发现吧?”

    池非迟将纸箱封好,抱起来,转身准备出房间。

    非赤也是有够无聊的,大概是好久没做活体窃听器了,想重温一下那种感受……

    非赤继续学着柯南斩铁截钉的语气,转述柯南的悄悄话,“虽然我只能感觉到那种气息的存在,无法确定是谁,不然就没这么麻烦了,不过那辆巴士上,绝对没有人对你露出杀意!”

    门外,灰原哀半月眼瞄柯南。

    柯南感觉自己被无声质疑了,“你这是什么眼神?不相信吗?”

    “没有,”灰原哀一脸无感地收回视线,“我只是被吓到了。”

    柯南一噎,随即又低声道,“那拜托你解决一下另一个人的问题吧,其他人你可以故意疏离,但有一个人不可以……”

    “……因为他的病情还没有痊愈,”非赤认真地做转述机器,“就算痊愈了,也容易复发,比我们更需要注意情绪变化。”

    池非迟:“……”

    柯南好像误会了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他现在是该感动,还是该无语?

    接触了这么久,柯南还没察觉吗……

    他真的没病!

    灰原哀一怔,低下头,不敢去看抱着纸箱、朝房门口走来的池非迟。

    池非迟在门口蹲下身,让非赤爬到纸箱上,一起抱起来,招呼道,“走了。”

    灰原哀跟上去,沉默了片刻,一脸淡定地仰头问道,“非迟哥,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要她跟池非迟说什么矫情话,她说不出口,不如趁机问问池非迟喜欢什么。

    不是她不给池非迟送继续,是因为所有人的礼物里,给池非迟的最难挑。

    因为池非迟好像什么都不缺、什么都能自己做好,也没表露出什么特殊的喜好,好像什么都可以去了解,但对什么都不太热衷,她又不想送玩具娃娃之类的恶趣味礼物,到现在都没想好。

    池非迟想了想,特别喜欢的东西?

    “没有。”

    灰原哀豆豆眼,“好、好吧……”

    柯南心累,感觉指望这两人能谈谈心就是奢望,直接问道,“池哥哥,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

    池非迟:“没有。”

    柯南:“那你之前为什么一个人坐着发呆?”

    池非迟:“前段时间想事情比较多,今天气候不错,适合放空一下大脑。”

    柯南:“那之前纲岛先生想逃跑,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池非迟:“纲岛先生人不坏,我心情好,不想动手。”

    柯南:“那你为什么……”

    池非迟停下脚步,转头看柯南。

    这小子今天是不是打算问完十万个为什么?

    柯南顿住,突然明白了那道平静目光传递的信息: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

    啰嗦的小鬼,嫌弃……

    再这么问东问西的,锤你……

    “你那是什么眼神嘛!”

    “自己体会。”

    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往门外走。

    柯南:“……”

    “你要明白两点……”

    灰原哀竖起左手食指,语气悠然道,“第一,不要跟非迟哥谈思想、哲学。”

    又竖起左手中指。

    “第二,不要随便揣测非迟哥的情绪变化。”

    “触犯这两点,你会越想越想不明白,最后只剩茫然。”说完,灰原哀收回手,也朝门口走去,追上池非迟后,仰头问道,“心情真的没有不好吗?”

    “真的没有,正好相反。”

    “那就是心情很好喽,那么明天要不要跟大家一起去露营?”

    “明天没空……”

    柯南站在原地,半月眼瞄两个人。

    还说他,灰原不是照样问了?

    这两个人不觉得自己的情绪变化奇怪、喜怒无常,一会儿阴郁,一会儿放晴,让人摸不着头脑吗?

    而且沟通方式存在很大的问题好不好,一点都不直接干脆,一点都不追求真相……

    现在那两个人倒是没事了,但他郁闷啊。

    两个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