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598章 感觉有被挑衅到

    池非迟放下咖啡杯,转头看去。

    算了,组织肯定会追查叛徒雪莉到底,贝尔摩德的追查无法阻止,而且已经因为工藤新一的缘故,锁定了柯南身边的人,迟早要出事。

    而满月之夜对决,灰原哀有惊无险,也能让贝尔摩德明白自家干儿子和毛利兰都站在灰原哀那边,不好动,以后行动多少也会顾忌一些,为了柯南和毛利兰的安危还会帮忙掩饰。

    总的来说,维持这段剧情走向,对灰原哀而言还是利大于弊。

    为了自家妹妹,他还是别搞事了,最多就是稍微引导一下,做出点对自己有利的小变动……

    柯南也好奇看着那个打电话的奇怪男人。

    “你现在在哪里?”旁边一桌打电话的西服男也发现自己刚才激动之下,声音太大,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侧过身背对其他人,压低声音对电话那边道,“我、我知道了!我出三倍……不,四倍的价,所以你快点过来,把那个家伙的名字跟证据都拿来给我……”

    “啪……”

    咖啡厅内外的灯突然全部熄灭,周围一片漆黑。

    拿着草莓水晶糕吃得正香的毛利兰一愣。

    “不会吧!”铃木园子吓了一跳。

    朱蒂疑惑张望,“Blakout(停电了)?”

    躲在池非迟袖子里的非赤探头,“主人,没有危险。”

    “谢谢……”池非迟低声应道。

    停电之后,非赤第一时间想的是确认周围有没有危险人物接近他、他会不会有危险,值得他认真道谢。

    朱蒂在黑暗中听到池非迟那边传来细碎的声音,一时有些无法判断是什么声音,正疑惑看向池非迟的方向时,又来电了。

    灯光再度亮起,同时也伴随着尖叫。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又吓了一跳,缩到了一起,看向玻璃门外传来尖叫声的商场大厅。

    “你们看门口那边!”

    “那里汇聚了很多人。”

    柯南一愣,小跑出去。

    池非迟也已经放下了咖啡,起身跟过去。

    就柯南这样,每次遇到点疑似案件的痕迹,赶过去比他、比作为侦探的毛利小五郎还要积极,不被怀疑就怪了。

    柯南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小孩子’?

    小孩子就算不怕尸体,也不该‘怎么回事’、‘好像出事了’这类的废话都不说,反应那么快地去看现场。

    ……

    半个小时后,目暮十三带队赶到,带人勘察现场。

    死者背靠电梯扶梯、坐在电梯上方边缘,低垂着头,身上沾染了血迹,紧紧将一个文件袋抱在身前,由于电梯一阶阶往上,推动着身体,身体还不时晃动一下。

    文件袋上,用血写着○╳△图案。

    “死者的腹部被菜刀捅了一刀……”目暮十三蹲在死者身前,观察着死者的情况。

    “没错,”高木涉看着记事本,汇报调查情况,“死者是43岁的中条胜则先生,根据他身上的名片来看,他在经营一家征信社。”

    “是侦探啊,”目暮十三站起身,摸着下巴思索,“不过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奇怪的dyingmassage是什么意思。”

    池非迟:“……”

    为什么目暮警官要在这时候秀英语?

    不知道这里有个英语老师吗?哪怕是临时副业,可能也会有一点……职业病。

    “No、No、No……”后方朱蒂出声纠正,“正确的念法应该是dyingmessage(死者的临终讯息)!”

    “啊?”目暮十三惊讶回头,“我记得你是……”

    “朱蒂-圣提米利翁!”朱蒂笑着自我介绍,日语也说的十分拗口,“很高兴与您再次见面,警官先生!”

    目暮十三干笑了一阵,在纠正他的英语之前,这个老师能不能好好学学自己的日语,“话说回来,你还真是容易遇到命案啊……”

    “Yes!”朱蒂转头看之前站在人群中的池非迟等人,“不过,跟其他人相比,我还是略逊一筹呢!”

    目暮十三视线移动,先是自动过滤了因为个子太矮没有进入视线范围的柯南,之后又在池非迟、毛利兰、铃木园子中,脑海自动给池非迟这个一身黑衣又喜欢给警方提供帮助的人标亮,半月眼瞄池非迟,“池老弟,原来是你们啊,我看再这么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超越自己的老师了啊……”

    这里特指瘟神程度!

    池非迟就知道自己要帮柯南背个瘟神的锅,面无表情道,“哦,那抱歉。”

    目暮十三:“……”

    (* ̄m ̄)

    感觉有被挑衅到。

    毛利兰一汗,笑着出声打圆场,“当时我们正在那边的咖啡厅聊天,后来突然停电了……”

    “等灯重新亮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有女孩子的尖叫声,”铃木园子补充,“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人浑身是血地倒在那里。”

    “停电?”目暮十三看向高木涉。

    高木涉低头看警察手册上的记录,“是的,听说是大楼管理公司在检查电器设备的时候,发生一点小差错所引起的停电,停电时间还不到15秒。”

    “那么,凶手就是趁停电时杀害中条先生,之后再逃逸,而中条先生则是在断气前留下了那个dying……”目暮十三顿了一下,无语看向朱蒂,“message,对不对?”

    朱蒂笑眯眯点头,表示目暮十三这次发音没错。

    目暮十三拿起了死者怀里的文件袋,看着上面的血图案,“可是,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缺字的时候经常会用到这些记号,”高木涉也凑近看着,猜测道,“会不会是因为无法将名字告诉别人,才会使用这些记号啊?”

    朱蒂摸着下巴回想,“对了,那几个记号,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哦?”目暮十三立刻回头看朱蒂,追问道,“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请快点回想起来!”高木涉也严肃看朱蒂。

    “是游戏手柄吧,”柯南道,“游戏手柄上不是会有○╳△□的记号吗?不过我想那应该跟这起案件没什么关系。”

    别问他为什么能想到,最近几天他都在疯狂打手柄游戏,朱蒂是个游戏迷,想到的应该就是游戏手柄……

    池非迟没有掺和误导警方的行为,在一旁看手机。

    10秒前,他感觉手机在振动。

    没有新邮件,只是手机里的备忘录被打开了,里面显示着一句话:

    【教父,我可以让方舟入侵这里的监控,找到停电前这个人身边的人,筛选出可疑人物哦!】

    池非迟在下一行打字:【不用,不要剧透。】

    很快,下一行又出现了新文字:【剧透?】

    池非迟打字:【就是提前透漏最终答案,这样很容易让人丧失乐趣,而且不用这么麻烦。】

    努力想表现一下的泽田弘树:“……”

    池非迟将备忘录清空,重新装好手机。

    非赤在袖口看到了全程,“等等,主人,你换左手拿手机,多放在口袋里一会儿,我想跟弘树聊聊!”

    它和泽田弘树同样不能出声掺和案子,正好可以一起聊天啊~

    池非迟换左手拿手机,重新将手机放进外套口袋,还帮非赤打开了备忘录,之后手也没再拿出来。

    非赤探头出袖口,借着口袋的掩护,用脑袋按按键,在备忘录里敲字:【嗨!弘树……我是……非赤!】

    下一行,新的文字:【你好啊,非赤,好久不见……】

    新文字停住,下一秒全部消失。

    泽田弘树:【非赤?!】

    教父的宠物蛇在跟他用备忘录聊天?开玩笑的吧!

    非赤敲字:【不信的话……你可以……开摄像头看……】

    泽田弘树打开了手机照机,从摄像头里看到了一个像是衣服口袋的空间里,非赤蛇头凑得很近,欢快地吐着蛇信子,用脑袋按按键……

    没错,教父的手没动,确实是非赤按出来的文字。

    非赤:【怎么样?看到了没有?】

    泽田弘树:【看到了,你……你居然能跟我聊天啊?教父他知道吗……】

    妈耶,教父家的宠物成精了!

    非赤:【当然知道,主人还给我买了笔记本,我还有自己的手机,非墨也是……对了,你打不打网络游戏?我和非墨都有玩网络游戏,它有一个军团,还有很多乌鸦在里面,你可以用主人的电脑,我们一起玩……】

    在非赤刷新泽田弘树的世界观时,外界,警方发现死者手机上最后一通电话是30多分钟前打出的,刚好就是案发时间前后。

    而在警方拨打那个电话时,周围围观人群中,之前坐在池非迟等人旁边一桌的西服男的手机响了起来。

    西服男慌慌张张拿出手机挂断电话,抬眼就发现被警察包围了。

    一群人再次进了咖啡厅,不过这一次还有目暮十三和高木涉跟着。

    根据西服男交代,他的名字叫来生范久,是一家公司的总务部长,上个月他们公司有职员偷偷盗用了公款,他的上司要他在被社长知道之前把人揪出来,他就委托死者进行调查。

    目暮十三坐在桌前,问坐在自己对面的来生范久,“你们公司在哪里?”

    “就在这栋大楼的8楼到11楼。”来生范久老老实实交代。

    “原来如此,后来死者告诉你,已经查到了盗用公款的员工的身份,所以你就和他约在这家咖啡厅见面,”目暮十三归纳总结来生范久之前的证词,“不过到了见面时间,他始终没有出现,所以你就打了电话给他?”

    “是的。”来生范久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