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680章 需要保护的只有你

    “尸体初步检查结果怎么样?”池非迟又问道。

    “她是在我们发现尸体大概两个小时前,被人用绳子勒住脖子窒息死亡的,”毛利小五郎道,“手脚上有割伤和划伤的痕迹,应该是挣扎的时候,被树枝之类的东西划伤了……”

    柯南若有所思地接过话,“也就是说,凶手是在树林把平良小姐杀害后,搬到海边,又留下那些字的。”

    “吉川线的痕迹有点奇怪,”池非迟扣好了扣子,接过灰原哀递来的外套穿上,语气平静道,“挣扎不太明显,看样子是一开始挣扎过,又很快放弃了。”

    “吉川线?”远山和叶疑惑。

    “警方的专业术语,就是死者被勒死前、想挣扎着扯开绳子时、在脖子上抓出的抓痕,”服部平次解释完,摸着下巴道,“这么说的话,吉川线的痕迹确实有点奇怪,如果是一开始挣扎、很快就放弃了,而平良小姐身上又没有能导致她脱力的击打外伤,那么,要么凶手力气很大,要么在中途因为某个原因,让平良小姐放弃了挣扎……”

    “会不会凶手跟她说了什么啊?”毛利小五郎猜测,“比如用她的家人威胁她、她再挣扎就对她家人下手之类的……”

    柯南一头黑线:“……”

    大叔,请别这样,来个靠谱一点的想法行不行?

    “不过,平良小姐是在找那个船锚吗?”毛利兰看着周围昏黄的光线,心里发毛,挪到灰原哀身旁,抱住,“如果不是,她又找什么东西啊?”

    灰原哀:“……”

    她抱着的非赤可以借……算了,她借小兰抱一下也没什么。

    “海里真的没有其他比较特别的东西了吗?”毛利小五郎看向向池非迟。

    池非迟点头确认,“我找了一大圈,只有这个比较特别。”

    “那就奇怪了,”服部平次摸着下巴?“船锚是在四五年沉到海底的?但那具男性尸体是在去年被发现的……”

    “四五年前?对了镇长家里好像发生过一连串的事件,时间好像就是在四五年前?”池间伸朗看向坐在旁边的久米好继?“对不对?”

    “呃,是啊。”久米好继有些心不在焉。

    “一连串的事件?”柯南好奇看着池间伸朗。

    “一开始是五年前?镇长的独生女小都小姐被绑架了,”池间伸朗道?“一年之后?又有强盗闯进镇长家里,把他家家传的黄金屏风偷走了,接到绑匪打来的电话的镇长和管家说,绑匪和偷走屏风的歹徒是同一个人。”

    “之后那个歹徒呢?”柯南追问。

    久米好继摊手?“因为镇长拒绝支付小都小姐和屏风的赎金?后来也没有抓到那个歹徒,小都小姐和屏风也就此下落不明。”

    “那个镇长太过份了,听说他的独生女被绑架的时候,正好是他夫人过世的时候,他却拒绝支付赎金?当时还有一名女佣被杀害了,之后管家也害怕得辞职不干了?并在背后说镇长是个冷血的人、居然拒绝支付赎金,”导播竹富雅男愤愤说着?突然又怂了,“之后又在这座无人岛度假屋发现了那具男尸?现在还发生了这种事?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有古索使者在索命……”

    远山和叶、毛利兰对视一眼?开始猜测那个男人留下的文字里的‘公主’是指那位小都小姐,猜测小都小姐被杀害之后心怀怨恨,化身死神使者杀了平良伊江……

    灰原哀眼看讨论方向又往玄奇方向发展,沉默。

    讨论归讨论,小兰抱得也太紧了。

    “小哀,不要怕哦,”毛利兰还声音发颤地安慰灰原哀,“大家都在,没事的……”

    灰原哀:“……”

    她没怕。

    大东干彦听着听着,拿出一把小刀,刚想往桌上刺去,手才一抬起来,手腕就被一只手给紧紧抓住了。

    池非迟:“……”

    这人突然拿刀就算了,能不能别让反光晃过他的眼睛?害得他都条件反射了。

    其他人齐齐转头看着手持小刀高举、被池非迟抓住手腕的大东干彦,脸色顿时警惕又惊恐。

    这人想干嘛?

    “别、别误会,”大东干彦懵了一下,等池非迟松手后,将小刀放到桌上,汗道,“我是想告诉三位小姐,要是害怕古索使者的话,就拿着这把小刀好了,听说只要把小刀咬在口中,古索使者就无法吸取人的灵魂。”

    “原来是这样啊。”毛利兰迟疑着,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我没感觉到杀意。”灰原哀说着,心里也汗了一下。

    非迟哥这是什么反应?太快了吧?

    如果真的有歹徒,不管是正面来还是偷袭,估计还来不及动手就得被非迟哥收拾了。

    突然很有安全感啊……

    毛利兰以为灰原哀是小孩子想法、看大东干彦长得老实、没有防备,也就没把灰原哀的话放在心上,将小刀拿起来,递给怀里紧抱的灰原哀,“那小哀就拿着这把刀吧。”

    灰原哀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

    这种危险的东西还是她收着比较好,而且以她小孩子的身体,真遇到坏人会很危险。

    拿着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柯南看着被毛利兰紧紧抱在怀里的灰原哀,心里莫名羡慕。

    他真的不是羡慕别的,只是羡慕灰原哀有防身道具了……真的……

    “而且也可以拿着防身,不是吗?”大东干彦见其他人不再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他,心里松了口气,拿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燃,起身拉开身后的橱柜,故意愣了愣,将放在最外面的杯子拿了出来,“哦?这倒是有意思了。”

    杯子里装了水,似乎被人当作烟灰缸来用过,里面还泡着不同牌子的烟头。

    一群人又觉得不安心,在毛利小五郎的提议下,决定分成两队,重新搜查这栋屋子。

    二楼由毛利小五郎带队,跟大东干彦、久米好继、池间伸朗,毛利兰考虑到大东干彦可能是个危险人物,不太放心自己老爸,跟去了二楼。

    池非迟这边就负责一楼,有他、服部平次、远山和叶、灰原哀、竹富雅男,柯南也跟着。

    走在走廊间,竹富雅男还有些不安,左右看了看,紧张地问池非迟,“又是女孩、又是小孩,你要保护我们这么多人,应该没问题吧?”

    池非迟:“……”

    人多不好保护?

    就算遇到危险人物,不管对方有多少人、自己这边有多少人,不同样要冲上去把对方所有人锤翻吗?

    锤翻带来危险的人,大家就都安全了。

    “大叔,和叶是合气道的高手,”服部平次半月眼道,“我也修习了很多年的剑道,我身边这个戴眼镜的小鬼也不用担心,他机灵得很。”

    心里默默补充:还有麻醉针防身。

    “至于非迟哥旁边的那位大……咳,至于小哀同样不用担心,她还拿着小刀呢,再怎么也能跑掉。”服部平次说着,心里默默补充:其实需要保护的就只有竹富雅男一个人而已。

    柯南也有句话没忍心说:毕竟竹富雅男看起来就很怂、战力很弱鸡,所以才把竹富雅男安排到这个有高战大佬、其他人也都能自保的队伍里来。

    “灰原拿着的非赤也不用担心,”柯南补充,“要是遇到危险,以它的体型,更方便躲藏或者逃走,说不定还可以帮忙制服歹徒……”

    “非赤?”竹富雅男疑惑。

    灰原哀抬起手臂,让竹富雅男看到非赤。

    竹富雅男的脸白了又白,“它、它不是假蛇吗?”

    池非迟:“……”

    他就说这些人怎么那么淡定,看到一个小女孩跟蛇玩都不觉得奇怪,原来是把非赤当假蛇了。

    灰原哀给竹富雅男看完非赤,将手臂放下,“这是活的。”

    竹富雅男默默后退了一步,很想远离灰原哀,但是现在的前行队形是池非迟在前面开路、灰原哀慢上一步、他和柯南紧跟、服部平次跟远山和叶断后,他这里是最安全的了。

    要是远离这条灰黑色、冷冰冰、滑溜溜的蛇,要么他去前面开路,要么到服部平次他们后面去,怎么想都不太安全……

    “不过你这小鬼也太狡猾了吧?”服部平次又说起柯南来,“居然不跟大叔一起行动,一直跟着我们,这样一来,你在一楼、大叔去了二楼,不就可以相当于把这栋屋里全部看了一遍吗?”

    柯南仰头,冲服部平次露出状似卖萌、实则挑衅的眯眼笑。

    他就是这么打算的,有本事赶他走啊。

    现在大家都分开一段时间了,服部忍心让他一个人穿过走廊、爬上楼梯去找大叔他们吗?

    服部平次:“……”

    (▼皿▼#)

    这笑容怎么那么挑衅呢?气人!

    一路往里找,一直找到最尽头的房间。

    那个房间比其他房间要宽敞得多,应该是镇长和夫人的房间。

    服部平次在桌上的相框里,找到了被重叠放在镇长和夫人合照下面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镇长和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

    那个女孩皮肤白皙,公主切发型的黑发垂落,五官清丽,神情、举止文雅。

    “这个女孩就是镇长的独生女小都小姐,”竹富雅男道,“她跟镇长夫人很像,皮肤白皙,个性温柔,以前岛上的居民都在猜,不知道谁能幸运得到她得芳心,没想到她会在五年前就读短大的时候,遭人绑架,从此下落不明。”

    池非迟看了看那张照片,如果他没记错,平良伊江就是那位小都小姐,不仅‘下落不明’,现在还死了。

    不过,看照片中女孩皮肤白皙、温柔优雅的样子,真的让人很难跟透着野性美的平良伊江联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