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1461章 柯南:满心空虚,度秒如年

    “对哦,”元太回忆着道,“灰原养的金鱼,我们都数了好几遍才数清楚。”

    光彦点头,“因为鱼游来游去的,有的还很像,一下子根本数不清嘛……”

    “啊!”

    那边,香原风雅发出一声惊叫,往后跌坐在地,“蛇!有、有蛇!”

    站在窗边的老妇人‘嗖’一下转回身,脸色难看地迅速锁定了地板上爬的一条灰黑花纹蛇,那随时准备抓蛇炖汤的模样,让少年侦探团替爬过来的非赤捏了一把冷汗。

    非赤动作利落地扭动着,爬过香原风雅身旁,有点小委屈,“主人,柯南刚才把我往被窝里一丢就跑了,我好不容易爬出来,你们都不见了,等了半天,你们都没有上去,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

    “抱歉。”池非迟蹲下身拎起非赤,对盯着这边的老妇人和香原风雅解释道,“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这是我养的蛇。”

    光彦、步美、元太往前一站,护犊子一样挡住老妇人看非赤的视线。

    “是啊,非赤它很乖的!”

    “婆婆不要生气,它只是想下来找我们!”

    “它不咬人的……”步美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老妇人,突然想到柯南好像被咬过,回头看了看往池非迟袖子里钻的非赤,心虚补充道,“一般不咬人,它很多时候都只是躲在池哥哥衣服下取暖,也从来没有咬过池哥哥哦。”

    老妇人一看小孩子可可爱爱的模样,有火气也散了,只是嘴上还是忍不住埋怨两句,“养蛇做什么,这种动物很容易吓到人的,要不要我去找个笼子借给你们?还是把它装在笼子里比较好吧?”

    “呃,我想不用了吧,”光彦转头看某条从池非迟衣领钻出头的蛇,“它不会再乱跑了。”

    “非赤也不喜欢被关起来。”元太补充道。

    “失去自由,被关在狭窄的空间里,那也太可怜了,”步美也叹道,“非赤肯定不会习惯的。”

    “哼,只要你们保证它不要乱咬人,还有一会儿警方过来之后,不会怪它乱爬就行,”老妇人走上前,路过站起身的香原风雅时,心里有些恨铁不成钢,“像我们这种在深山里长大的人,有着勇气和不对生活的妥协的意志,是不会怕这些动物的,更明白该怎么和它们好好相处!”

    香原风雅脸红了一瞬,低头走神。

    在深山里,偶尔也会在路上、森林里看到蛇,他以前是不怕的,也知道遇到蛇不该大吼大叫、伸手去指,否则有可能会让蛇受惊、甚至当成进攻信号。

    其实很多蛇在遇到人类时,不会选择主动攻击,受惊了也会逃窜,正确做法是保持冷静,不要大惊小怪,面对着蛇一点点往后退,直到拉开距离为止。

    这些知识,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奶奶就说过,也用过很多次,他怎么可能忘记?

    只是在东京那种大城市里生活了十年,基本不可能有蛇这么招摇地爬行在屋里或者街上,甚至连蛇都很少见到,真看到蛇爬的一瞬间,他还是慌了神……

    “你们在说什么好好相处啊?”

    安达赖人从走廊那边回来,还用一块毛巾擦着手。

    老妇人见香原风雅一脸失落地走神,又不忍心了,叹了口气,“没什么,只是那位小哥养的宠物比较特殊,我忍不住多说了两句而已。”

    “比较特殊?”安达赖人转头,看到池非迟衣领上搭的蛇头,嘴角微微一抽,“是、是比较特殊……”

    柯南悄悄溜走,先是偷偷跑去浴室,确认安达赖人没有把什么东西丢在浴室、或者去浴室的路上,又去二楼走廊间,确认工具袋里的锤子确实不见了,刚下楼到一楼,就被三个孩子、灰原哀和阿笠博士堵了个正着。

    “柯南,你又自己一个人行动!”

    “你是不是去检查工具袋了啊?”

    “那么结果呢?”灰原哀问道,“非迟哥的推理哪里有问题吗?”

    “没有……”柯南有点提不起精神来,“我们的锤子确实被拿走了,现在看来,池哥哥的推理完全没问题,等警方来了,让警方调查一下鱼缸里,找到能检测出赖人先生指纹和大庭小姐血迹的黑曜石碎片,那就是决定性的证据,对了,警方到了吗?”

    “还没有,”阿笠博士抬起手看表,“大概还需要半个多小时吧。”

    还得等半个多小时?

    柯南仔细一想,报完警没两分钟,池非迟就把凶手、手法都说了,连证据所在的位置也不用多琢磨,他们讨论了一通,等安达赖人去浴室回来估计不到十分钟,他跑来跑去,最多也就是十分钟……

    也就是说,他们还得干等警察将近四十分钟!

    “那……池哥哥呢?”

    “那边……”灰原哀转头看向窗户前看着窗外抽烟的池非迟,“毕竟现在也没什么事了,只要等警方过来就好了。”

    柯南说不上自己是不放心还是不甘心,转头又把二楼、一楼的走廊逛了一圈,顺便逛厨房、逛浴室、逛门口……

    三个孩子一开始还跟着,跟了半天觉得无聊,又跑回客厅,跟阿笠博士、池非迟、安达赖人等人坐在桌旁,顺便凑在一起观察晃来晃去的柯南。

    “柯南他在做什么啊?不会还在找线索吧?”光彦无语。

    “我看是不甘心吧,”元太小声道,“因为池哥哥一下子就把案子破了,根本没有他表现的机会。”

    步美叹了口气,“柯南好可怜啊。”

    “别担心,”灰原哀一本正经地胡说,“我看他只是太无聊了,觉得这里气氛闷,想四处散散步,可惜外面下这雨,所以只能在屋里逛。”

    “呃……”

    三个孩子看向路过客厅的柯南,更无语了。

    “可是柯南这样很奇怪耶。”

    “是啊,像是被游魂附体一样……”

    柯南逛了一大圈,也没有什么发现,回来后,到阿笠博士身旁,同样在桌旁跪坐下,“博士,警方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我看一下……”阿笠博士看时间,“再等十分钟,警方大概就来了。”

    柯南往后一仰,躺倒在地。

    还有十分钟?时间过得也太慢了吧?

    案子破了,他却满心空虚。

    这种毫无期待的生活,简直度秒如年。

    “柯南,你是不是困了?”光彦趴在柯南旁边,低声问道。

    步美同样趴下,“还是走累了?”

    元太跟着趴下,嫌弃看柯南,“就算无聊,也不用走来走去、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吧?要有耐心。”

    柯南:“……”

    呵呵,元太有资格说‘耐心’吗。

    还有,他哪里是累了,没看到他生无可恋、觉得未来毫无乐趣的神色吗?

    现在应该过了两分钟了吧?绝望。

    ……

    在柯南心里默默读秒、读得快要睡着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嘭!”

    半掩的门被用力推开,山村操仰头大步进门,“各位不用担心!我们警方到了,现在把伤者送上救护车,如果有什么变态杀人狂,我们警方会全力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的,就算是牺牲掉我自己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灰原哀往池非迟身后缩了一下。

    差点忘了,他们在群马县境内,出警的很大可能是这个菜鸟警官。

    她不想被人烧香祭拜了。

    “我真的很舍不得我的家人,”山村操说着,叹了口气,一脸惆怅道,“殉职是我的荣誉,但我希望各位能帮我给家人带句话,是我对不起他们,是我……”

    坐起来的柯南:“……”

    喂喂,这种自说自话、一通自我感动是什么鬼……

    “咳!”阿笠博士听不下去了,站起身,对山村操后面一脸懵的医护人员道,“很可惜,麻烦你们白跑一趟,被割伤颈部的那位小姐失血太多,在我们把她搬进屋没一分钟,就已经没有呼吸了。”

    池非迟转头看了看那边地上的尸体。

    准确来说,现在都已经凉透了。

    医护人员齐齐一愣,低头叹了口气,其中一人转头对山村操沉声道,“警官,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们警方了。”

    “好的,没问题,请放心交给我们,不过被割伤的人已经……”山村操一顿,快步走到阿笠博士身前,一脸惊愕地问道,“你是说死人了?那这就是一起杀人案咯?咦,等等,你不是阿笠博士吗?”

    阿笠博士干笑着挠头,“是我。”

    “那……”山村操探头往阿笠博士身后看,“池先生,柯南,胖胖的小男孩……”

    灰原哀往池非迟身旁的阴影躲。

    请这位糊涂警官别找了,别找了……

    “什么叫胖胖的小男孩啊,我叫元太啦!”元太一脸不满道。

    柯南无语起身,准备去阿笠博士身后,用阿笠博士的声音推理一波,把这个案子解决。

    他一看就知道,池非迟压根就没打算推理。

    警方一到就推理,这节奏好奇怪,不过要不是考虑到安达赖人不认罪、甚至趁机破坏证据、又没有警方见证人的情况,他们没有提前推理,不然警方来了就可以带人走了。

    总之,他先……

    “而且我也知道凶手是谁了哦!”元太转头看桌旁站起身的其他人。

    “没错,”光彦指着安达赖人,一脸正气道,“凶手就是安达赖人先生!”

    步美连连点头,“他偷了我们的锤子,用来敲碎鱼缸里的黑曜石,用黑曜石碎片来杀人之后,又趁回来的时候,把黑曜石碎片丢进鱼缸里了!”

    柯南:“……”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