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1919章 这些人都是疯子!

    “滴!”

    白光中传出机械轻响,上空投影出一片蓝天,有只投影的鸟儿低空飞行,落在台子上。

    清水丽子躺在台子上,侧头看着落在头侧的小鸟,伸手去触碰,手指却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小鸟身躯, 一瞬间抓狂又崩溃地坐起身,抱头喊叫起来。

    她知道这是提醒她‘该吃午饭了’的信号。

    在她手术恢复之后,她也绝食过,躺在台子上一动不动,但没有用。

    那些人总能用一些方式逼她坐起身,逼她抓狂或者崩溃, 再播放一次催促吃饭的录音, 如果她不乖乖吃饭, 接下来一觉醒来,她又会被固定住身躯,靠导管生活。

    那些人不让她死,要让她在无休止的折磨中活下去!

    那些人都是恶魔!

    “吃饭时间到了,请在半个小时内完成进食!”

    听过数次的男声提醒在空间里回荡。

    “啊啊啊!”

    清水丽子大喊了一会儿,颓废抱着头安静下来,片刻后,才起身下了台子,按了台子上的按钮。

    要是彻底惹恼了对方,她不仅死不了,恐怕连现在的自由活动权利都会没有了。

    而不用看她也知道,台子上升上来的食物只会是有营养而方便吞咽的、像是流食一样的东西。

    对,她连吞食物噎死都做不到。

    至于供水也是一样,只是一个固定得死死的管子, 水流缓慢、定量, 她根本别想把自己淹死。

    就算是她让自己呛得休克了, 那些人也总有办法把她救回来。

    一个小时后,清水丽子完成了进食、饮水的流程,躺回了台子,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空中的投影。

    手术恢复后,她也找到了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空间里,她偶尔也能用锻炼身体的方式消磨一下时间。

    “哗……”

    看不清边界的左侧,传出轻微的声音。

    清水丽子浑身一僵,怀疑是自己产生了幻听。

    是有人进来了吗?怎么可能?

    那些人只有在她被催眠气体放倒时,才会进来或者出去。

    刚才那个陌生的响动,难道又是什么逼她崩溃的手段?

    “宫,光线太亮了,调暗一点。”

    嘶哑声音远远传来,让清水丽子猛然睁眼坐起身,转头看向说话声传来的方向。

    现在空间里是蓝天高塔的海岸投影,只是投影再真实也是假的,在她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

    随着光线变暗,一个身材高大修长的黑衣人影一步步走出了海岸线,在她眼前清晰起来。

    等周围投影成了夜空海岸, 对方也走到了她所在台子不远处。

    在月光下蒙着一层浅金色的发丝, 和记忆里一样透着冷意的蔚蓝双眼,还有那张她曾经在心里吐槽过‘还算可爱’的、长着些许小雀斑的年轻面孔……

    如今再看到这张脸,她可不会再觉得对方只是被冷漠的神情破坏了‘可爱’,那根本不是一个能用‘可爱’这种词汇形容的男人!

    而对方在走近台子之后,居然没有停下,依旧在一步步逼近,给了她一股心悸的压迫感,迫切渴望对方不要再靠近。

    池非迟一直走到台子旁,看着双手握着衣角、退到台子另一端跪坐的清水丽子,片刻后才用嘶哑声音问道,“你在怕我吗?”

    清水丽子被那双看不清喜怒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喉咙发紧,开口时,声音也带上了一丝沙哑,“拉克……”

    池非迟绕过台子,走向缩到台边的清水丽子,继续问道,“你以前参加过飙车活动,车技怎么样?”

    嘶哑声音像是生锈的铁皮摩擦,清水丽子依旧跪坐在台子边缘,感觉池非迟走到身侧,也没再躲闪,紧张地盯着前方,“我……我拿过第一名,不过比不上职业选手。”

    池非迟伸手绕过清水丽子身边,手掌搭在清水丽子单薄肩膀上,在察觉到清水丽子身体一僵之后,没有大惊小怪,偏过头,盯着清水丽子在昏暗光线下依旧显得苍白的脸,方便自己观察清水丽子的反应,嘶哑声音也放得很轻,“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动作暧昧,像是恋爱中的男人俯身侧头关心恋人,清水丽子却出了一身冷汗。

    在遇到这个男人之前,她对自己的魅力一向自信,以前也有过对她不理不睬的男人,只要稍用手段,也能一步步拿下。

    那一个夕阳西落的傍晚,这个男人毫不犹豫地朝她开枪,在她身旁蹲下身时那种病态的态度,让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吃她那一套。

    而到了这里之后,她发现不止这个男人,那些穿白大褂的男人也不会像正常男性一样,讲究什么怜香惜玉。

    她在这里的这段时期不止一次试图色诱过,从一开始满心想着报复,到最后只求能放自己出去,结果那些男人根本没把她当女人,甚至没有把她当人。

    这些人都是疯子!

    这个被同伴称作‘拉克’的男人,在团体里地位显然不低,骤然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她可不认为是被她所吸引。

    而对方那道如鹰一般清明锐利的目光,更加说明了这一点。

    这么一来,这种亲昵举动反而透着一股病态的恶趣味,让她再次有了被注射药物时所体验到的窒息感。

    “我……”清水丽子缓了一下,才意识到身侧的人说了些什么,迅速低下头,急促道,“我错了,拉克,我不该耍小心思,不该……不该想着一个人私吞劫来的钱!”

    池非迟观察着清水丽子的神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收回了搭在清水丽子肩膀上的左手,往过来时的方向走去。

    如果当初清水丽子可以完成抢劫而不被警察盯上,不仅那笔钱会全部归清水丽子,组织最多只是在清水丽子将钱洗白时收该收的费用。

    清水丽子确实错了,错在了想耍小心思,也错在了低估组织成员的能力,低估组织的可怕程度。

    今天清水丽子没有想着在他面前耍小心思,他还算满意,只是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清水丽子出去。

    “等……等等!”清水丽子急了,想伸手拉走过台子旁的池非迟,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住,焦急朝离开的背影喊道,“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没有回应。

    那道背影没入投影景色中,没多久,‘哗’一声的关门声传来。

    清水丽子失去了全身力气,僵着的身体也一下子放松,双手撑在身前,低头趴到了台子上,微卷长发也随之挡住了满带颓然和绝望的脸。

    ……

    门外,池非迟没有看身后严丝合缝合拢的金属墙壁,转身走向尽头的监控室。

    监控室门口飘出一缕白烟,让空气里隐约带上些许女士香烟所有薄荷气味。

    宫俱仁是不抽烟的,更不可能抽女士香烟。

    贝尔摩德靠在门后墙壁上,双手抱在身前,指尖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细长香烟,双眼看着监控显示屏,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没有回头去看走进门的池非迟,出声问道,“拉克,你觉得不行吗?”

    “放她出去没问题,但不急于一时,”池非迟嘶声说着,目光扫过贝尔摩德,又看了看坐在桌前转头看过来的水无怜奈,“你们一起来的吗?”

    贝尔摩德没有挪位置的想法,依旧靠墙看着监控画面中颓然不动的清水丽子,“基尔比我早到一分钟,我进门的时候刚好跟她错过了,不过我看到了她停在院子里的摩托车。”

    “抱歉啊,第一次来这里,附近没有找到停车的地方,所以直接停到院子里了,反正附近没什么人,应该也不会被盯上,”水无怜奈语气轻松地笑着说了一句,又看向池非迟,“琴酒让我来确认一下清水丽子有没有执行任务的能力,在你刚进去没一会儿的时候,我刚好到走廊那边,看到你要忙,就没有出声打扰你。”

    池非迟走到桌旁,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对两人的到来没感到意外,那一位一向谨慎,事不分大小,能按‘多人确认’的规则来,就不会因为信不信任的问题去冒险,“身体报告看过了吗?”

    “还没有,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来得及看啊?”贝尔摩德动身走到池非迟身旁,笑盈盈地调侃道,“我刚来看到你在吓唬那么漂亮的女人,如果不耐心地欣赏完,那也太可惜了,不是吗?”

    水无怜奈想点头。

    她到走廊前时,正好看到池非迟进那个房间,与其说是不想打扰池非迟,不如说是没反应过来,那一道门就关上了,而带她过来的研究人员也就带她到了监控室。

    贝尔摩德晚她没多久,也就是在她听研究人员说‘拉克去见3号实验体了’、看着监控视频中拉克走到清水丽子身前时,贝尔摩德就到了。

    坦白说,看到拉克伸手搭清水丽子肩膀、侧头凑近清水丽子耳边说话,她差点替清水丽子打个冷颤。

    相处下来看,拉克最多就是会对她莫名其妙地笑一笑,或者意味不明地说一句基安蒂可爱,对谁都保持着一点距离,很少有肢体触碰,根本不是那种喜欢打招呼同时有手部动作的人,而且本身是个很神经质的人,监控中突然凑近清水丽子,她都看得头皮发麻。

    贝尔摩德说‘吓唬’,她认可,拉克的举动确实吓人,把那么漂亮的人吓得一动不敢动,但她又不是完全认可,相比起‘故意吓唬’,她更倾向于判断这是拉克神经了。

    总之,她和贝尔摩德就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默默看完了全程,等着拉克出来,或者带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