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叶恨水

第414章

    “嗯,小世界,被蜀山老祖隐藏了一辈子的秘密,也是他赖以发展蜀山派的最重要的宝物!直到他老人家临终之前,他才算是把这个秘密留在了古籍里,从而让后人得以知晓!”

    玄机微笑道:“这也正常,老祖当时修为不高之时,自当隐藏这重要的秘密,而且这秘密更是关乎个人,便是生身父母也不便明说,可以理解。”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蜀山派后来成了老祖的家,老祖对自己的家人自然就不会太过隐瞒了,这才有了后来临终之前的和盘托出,毕竟我蜀山派本就是师徒传承……虽非血缘至亲,但宗门传承更迭,就关系亲近来说,也未必比亲生父母差上太多,你觉得芷清对你可有过怀疑?”

    方正定定的看了玄机一阵。

    心头已是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所想的借口,黎云等人虽然觉得荒谬,但事情真实发生在眼前了,所以他们也只能相信。

    但这玄机明显不同……

    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小世界?!

    开玩笑,他中可是经常套用这个流派的,对这个自然很熟悉。

    只不过……玄机是在给自己找理由推脱么?

    “修仙者大多神妙,数千年的时光中,不乏天地宠儿,气运之子,有异于常人的出众之处也能理解,这些人总能崛起于微末之中,或因所受屈辱而奋起勃发,或因天地造化而脱胎换骨,这些人与常人不同,他们是天地钟爱之人,小世界与这些人比起来,其实也不算什么了。”

    玄机嘱咐道:“你是仙玄之体,也该有些神妙之处,但你是我蜀山弟子,你为蜀山付出,为蜀山取来诸多天材地宝,没有谁会无聊的追问这些天材地宝的出处,不过小世界之事,到底太过惊世骇俗,而且犹易引起寻常弟子的嫉妒之念,所以,此事你谁也不许告诉,至于芷清她们,我会嘱咐她此事的,她不是喜欢探根究底之人,只要你不为恶九脉峰,她也不太会管你这些……”

    “嗯,弟子知道了。”

    方正心道玄机这话的意思,是指我以后可以随心所欲的拿出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不让那些弟子们知道我的秘密,但在这九脉峰就不必太过收敛了么?

    若是这样,那可真的是顶顶的好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方枕头,我可是真的睡不习惯啊。

    现在是慢慢适应了,之前可是天天落枕来着。

    玄机说了一大堆的话,欣慰的看着远处那一片片嫩绿的灵植,笑道:“不过看你将这些东西都移植来这九脉峰之上,我还是很欣慰的,看来,你是真的将九脉峰当成了你的家了。”

    方正微笑道:“在我们家乡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以前我修为低微,拿不来这么些东西,可现在,我修为高了,自保能力也强了,那么自然能得到一些更多的东西。”

    这话他说的可是真的真心诚意了。

    玄机似乎也听了出来。

    他赞叹道:“看来,小世界也没想象中那么便利啊,方正,记得小心。”

    “是。”

    方正点头。

    两人继续往前走了一阵,已是来到了前方的荒芜之地。

    在这里……灵植还未曾种植到此处,有数名弟子正在费力开垦,将这些原木都给取走。

    当然不致丢掉这么浪费。

    用来带回各自峰头,建立回廊之类的东西,不正是物尽其用么?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其实我这趟过来,是特地夸奖你的……夸也夸完了,我也该走了。”

    方正突然心头一动,说道:“师伯,我有一事相询。”

    “什么事情。”

    “前些时日里,我指点颜颜修炼之时,看到她修炼出现了一些错误,我给其指了出来……只是她不求甚解,所以弟子便想以自身所修炼的《九转玄想》来为她举例,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办法将《九转玄想》说出口来,明明在心头流转,却没办法诉诸于口。”

    方正问道:“我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改的只是个名字而已。

    事实上,前段时间里,因为流苏太过繁忙,基本上都是他在指点流晓梦修炼。

    直到林风动强行把晓梦要走为止。

    而那个时候,有时看到流晓梦修炼武道不到位的地方,或者说与修仙之道有共通之处的时候,他其实挺想出言指点几句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涉及到《九转玄想》方面的知识,他就没办法很好的把话诉诸于口了。

    仿佛有什么在堵着自己。

    玄机呵呵笑了起来。

    他笑道:“你倒是敏锐的很!”

    方正问道:“莫非中间果然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奥秘?!”

    玄机问道:“你可知道什么叫做法不可轻传?!”

    不等方正回答,他便答道:“我蜀山弟子众多,你以为我等是用什么方法保护宗门功法未曾流传出去的?如那些浅显的功法,事实上蜀山也好,昆仑也罢,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锻体炼气,培养根基,这个流传就流传了,甚至我们蜀山巴不得世界的人都修炼我蜀山基础浅显功法,如此一来,他们岂非都是我蜀山外门弟子了?这是大好事。”

    “那高深功法的话……”

    “芷清给你的功法,是书还是玉简?!”

    “开始是书,但我当时不认得其中字迹,后来就改成玉简了!”

    “原来如此。”

    玄机道:“清儿传你的《九转玄想》,在我蜀山之上也是数得着的功法……进步可谓神速,根基可谓扎实,而似这种等级的功法,早在创立之初,便已经将禁制潜藏在功法之中了。”

    他微笑道:“不能诉诸于口还是基本的,事实上你当时若是以书参悟,小清儿定然会随身陪在你的身边,但以玉简的话,她是强行将自身真元留在玉简之中,当你参悟之时,这真元便会进入你的体内,倒非是禁制,而是破除《九转玄想》功法之中的限制,因为这破除是潜移默化,虽有异样感觉,但你第一次修炼,恐怕以为这是正常反应,所以你未曾发现。”

    方正皱眉道:“什么限制?!”

    “引导,当你运转《九转玄想》功法第一周天之时,体内若无《九转玄想》真元,你就会爆体而亡!这是个死循环,你只有修炼《九转玄想》,才能有《九转玄想》真元,但你没有《九转玄想》真元,你便不能修炼《九转玄想》。”

    玄机笑道:“昔年前辈高人神奇如斯,竟能以如此神妙的法门来保护自身功法,我蜀山真正高深的功法,若没有我蜀山长辈引领第一周天,贸然修炼,那是有死无生,所以我便是将我蜀山功法广撒天下,也无人敢于修炼,当然,因为担心敌人们会趁机参悟功法从而找出我等的破绽,所以功法还是很重要的,不能轻易外传,因此功法之中亦有限制,既为法不可轻传!”

    方正问道:“那假如我有心收弟子的话,不能诉诸于口,我纵然能抄写下来,但如何教导她?!”

    玄机道:“你也不用着急,待得你突破洞虚境界,有了为人师的资格,这口不能传的限制便会破除了,不然你以为我蜀山派峰主为何至少得洞虚境界方可收徒?!”

    他问道:“方正,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若是我以后修为到得洞虚境界,是否就能招收弟子了?还是说,必须得成为峰主,才有资格收录弟子呢?”

    方正认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