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414章 江都县的刁民,怎么变多了?

    扬州的百姓,这几天彻底的化身为吃瓜群众。

    先是大盐商陈百万的嫡子陈磊在群芳院被登州来的商人脸都打肿了。

    懂行情的人,立马就搬好了小板凳,坐等吃瓜。

    结果,这个瓜果然够大,没让大家失望。

    不过,正因为瓜太大,吓坏了一大帮人。

    “虞兄,你是说,那天的那个李见,其实就是楚王殿下?”

    张帆跟虞鹿等几个世家子弟在一间酒肆之中小聚,聊着这几天的事情。

    “没错,李见,李宽?其实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当时就应该多一个心眼,不过好在当时我为了不在敏敏姑娘面前失了风度,没有跟他闹,要不然……”

    虞鹿想了想陈家如今的情况,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家破人亡,说的就是这种啊。

    “这么说,那个陈磊,他真的行刺楚王殿下了?”

    张帆在脑中快速的理了理那天晚上的情况,发现自己没有怎么得罪李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虞鹿:“听说那个陈磊直接带了几十号人埋伏在群芳院门口,结果楚王殿下却是早有准备,所以陈家才倒了大霉。”

    “这……这陈磊,应该是不知道李见就是楚王殿下吧?要不然哪怕他过去在扬州城里再嚣张,也不敢做出行刺亲王的事情出来啊。”

    陈家在扬州城的名声并不是特别的好。

    别看虞鹿、张帆这些世家子弟愿意跟他玩在一起,只不过是看陈家有钱,还有点用处的份上而已。

    在内心深处,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其实是有点看不起暴发户的。

    虞鹿:“话虽如此,可是那个陈磊,确实是有行刺楚王殿下的举动,并且被人抓了个真着啊。”

    “嘿嘿,其实有一点,虞兄和张兄估计都没有考虑进去。要我看,哪怕是那个陈磊不干出行刺楚王殿下的事情,陈家这一次也不会有好下场。”

    一旁的萧哲品了一口香茶,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萧兄莫不成得到了什么内部消息?”

    虞鹿不由得好奇的看着萧哲,作为萧家旁支子弟,萧哲经常能够更加及时的获得一些长安城的消息。

    毕竟,萧瑀在大唐,可是相当特别的存在,妥妥的朝中大佬。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扬州城里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玻璃镜子、鲸油蜡烛、新式纸张,这些都是楚王府下属的作坊推出来的吧?”

    看到众人都把眼光转向了自己,萧哲甚是满意。

    自从萧家和崔家开始出海,自己就得了家中消息,在江南地区不要跟楚王府旗下的产业有什么冲突。

    这几天的大事,扬州城里很多人都以为是李宽在那里摆威风,借着陈磊袭击自己的事情,硬生生给陈家扣上一顶行刺的大帽子。

    但是,萧哲却不是这么看的。

    “没错,据说楚王府的各个产业,日进斗金,就连我刚才出门乘坐的四轮马车,都是他府上的作坊里生产的。”虞鹿不由得点了点头。

    张帆:“萧兄,这陈家的事情,跟楚王府的产业有什么关系?”

    “虞兄,张兄,你们只看到了楚王府的玻璃镜子和鲸油蜡烛这些东西,就没有注意到,其实楚王府在登州,还有一个据说天下最大的盐场?”

    萧哲此话一出,立马就引起了虞鹿和张帆的联想。

    虞鹿:“萧兄,你的意思……”

    张帆:“这扬州城里,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有楚王府的精盐售卖,反倒是陈家的盐场的各种盐巴几乎是各家铺子里头都能看到呢。”

    “这就对了,陈家为何能够有如此巨大的财力?陈百万这个百万难道是白叫的吗?为了不让楚王府名下的精盐进入扬州乃至整个江南,这几年陈家没少使用各种手段。不过,因为整个江南都在抵御从北而来的各种商品,楚王府一直没有真正的出手对付陈家。”

    萧哲结合自己从家族中得到的消息,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好好的卖弄了一番。

    “盐铁之利,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这陈家给楚王府使绊子,所以此次楚王殿下来扬州,首先要对付的就是制作盐巴的陈家?”虞鹿觉得自己完全领会了萧哲话里的意思。

    “这么一解释,倒是说得通为何楚王殿下要小题大做,紧扣陈家行刺这个名头了。”张帆也不傻,很快也理解了这件事背后的故事。

    “所以啊,这江南的商业,要变天了。谁家要还是靠使用小手段来抵抗,那么人家也就跟你玩弄手段了。陈家就是楚王殿下拿出来祭旗的鸡呢。”

    萧家跟楚王殿下的关系还算过的去,所以萧哲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心情是比较放松的。

    虞鹿:“原来如此,看来那个陈磊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栽了!”

    张帆:“不过,这也算他罪有应得了。陈家这些年,恶事也没少干,单单命案就牵扯到了好几起吧。”

    “说到命案,前几天马家庄的灭门案,你们应该也听说了吧?”

    萧哲忍不住想到了自家表姐昨天跟自己说的精彩情节,再次的卖弄起来。

    虞鹿:“扬州府可是很少有这么恶劣的案子,我们当然都听说啦,不过,据说这个案子在短短的几天内就破了,应该很简单才对吧?”

    “虞兄,破案的速度跟案子是否简单,固然是有着直接关系的;但是,跟谁在审理这个案子,关系更加大吧。”

    “这倒是,要是碰上几个昏官,再简单的盗窃案子也破不了,更不用说这种命案了。”

    虞鹿倒是没有反驳这一点。

    “萧兄莫非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张帆跟萧哲也是相识多年,一下就猜到了什么。

    “嘿,说起来,我还真是比你们知道的多一点。这案子,要从马家说起,几天前,那马大宝跟婆娘苏小双闹别捏,这家伙拳打脚踢的伺候了苏小双一顿。你们想,那个苏小双家中,大小也是个小地主,并且家中五个兄长,就她一个女儿,从小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哪里能够忍受自己丈夫这样对自己?所以一气之下,就上吊自杀了。”

    虞鹿:“啊?原来这个苏小双真的是自杀的啊?”

    马家庄的灭门案虽然很轰动,但是毕竟刚刚侦破,了解细节的人还不是很多。

    萧哲:“对啊,不过这不是最精彩的。当日那马大宝摔门而去之后,第二天才发现苏小双居然自杀了,那还了得,苏家人会放过他们?估计不被打死也会打成重伤。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就找到了江都县有名的讼师柴占。”

    “就是号称能够把死人都说活的鬼才讼师柴占?”

    张帆显然也是听说过江都县有柴占这么一号人。

    “没错,就是他。这柴占看到有银币可以挣,刚好可以给到准备远赴长安赶考的儿子增加点盘缠,就出了一个毒计。”

    “什么毒计?”虞鹿很是配合的问道。

    “这个柴占,让马家父子骗一个过路的男子到他们家中,然后把他杀了,伪装成跟苏小双通奸的场景,这样苏家父子看到之后,就不敢对自己女儿上吊的事情有什么意见了。”

    萧哲的口才很不错,声调抑扬顿挫的,倒是比酒楼里头说书人将的还要意思。

    虞鹿:“这么说来,灭门案中死的那个书生,就是马家父子骗回家的过路人咯?”

    “对啊,马家父子听了柴占的意见,当天下午就在家门口拦住了一个赴京赶考的书生,说是快要到年底了,想请他帮忙写几幅对子,那个书生在马老汉父子的一顿恭维之下,就答应了。”

    张帆:“这么说来,那个【.】书生就是因为答应替马家写对子,然后被他们杀害在家中?”

    萧哲:“是的,写完对子,马老汉又很热情的把书生留下来吃饭,好酒好菜的招待了一番。那个书生不胜酒力,很快就喝高了,然后马老汉就把加了砒霜的酒灌给了书生喝下,这么一来,那书生自然是活不成了,不过是片刻之后,就七孔流血而死。”

    “这马老汉还真是会选人,这案子要是到了此处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那么说不定这个书生就真的冤死了。”

    虞鹿忍不住感叹了一把。

    在这个年代,不远千里进京赶考的书生可是不少。

    每年都会有一些失踪的书生,从此杳无音信。

    家里人哪怕是想要追查,也不知道从何追起。

    萧哲:“是啊,这书生死后,就被马老汉搬到了苏小双房间的床上,然后他们便去通知苏小双家中父兄过来。”

    张帆疑惑的问:“这种情况,那苏家父子应该不至于敢出手杀了马家父子吧?”

    “当然,苏家父子看到这幅场景,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灰溜溜的回去了。案子到了这个地方,大家肯定想不到后面会更加精彩吧?”

    萧哲想到自己最开始听到这个案子的详细内容的时候那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忍不住卖了个关子。

    “后面还有更精彩的?”虞鹿有点想不通,这马家父子怎么就死了。

    “没错。那个柴占啊,当天傍晚就从县城来到了马老汉家中,他觉得自己的绝顶妙计应该是已经奏效了,准备找马老汉领取自己应得的赏钱呢。可是……”

    “可是什么?”张帆感受到这个案子最大的转折点似乎来了,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那柴占来到了马老汉家中,却发现死去的那个书生,居然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关键是,这个时候,他还不敢跟马老汉说,要不然指不定他们父子两人就会把他也给杀了。”

    虞鹿:“这……这……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张帆:“这是柴占的报应来了啊,做坏事做多了,总有被惩罚的一天。”

    “那柴占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马家,在家里越想越气,越想越恨。他就只有一个儿子啊,如今还指望着他去长安参加明年的春闱,为家族扬眉吐气呢,结果却是死在了马家庄。”

    “所以,当天晚上,柴占就带着刀,偷偷的溜进了马家的院子里头,先是杀了马大宝,然后再准备杀马老汉。不过,夜深人静,马老汉听到了动静,所以搏杀之中,马老汉扯掉了柴占脖子上的一块肉皮,正是这一块肉皮,坐实了柴占杀人的真相。”

    萧哲一口气把这个扑朔迷离的灭门案的真想给说了出来。

    这可比陈家被抄家要曲折的多了。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张帆和虞鹿,也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

    之后,萧哲又将自己从表姐那里听来的破案过程中,楚王殿下和那个武郎君的精彩表现给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再次引起了张帆和虞鹿的阵阵赞叹之声。

    很快的,这马家庄灭门案的真想和细节,也通过众人的口口相传,成为江都县中一个耳熟能详的案子了。

    ……

    江都县衙,顾炼坐在大堂之中,提审着最新的一个案子。

    李宽一行人,总算是在今年早上离开了扬州城。

    不过,自家唯一的闺女,也带着一帮人跟着去了苏州。

    这让顾炼好不容易放松的心情,又变得有点郁闷了。

    “彭五,本官问你,十五那天晚上,天上到底有没有月光?”

    今天顾炼开堂审理的也是一个偷窃案,善于总结的顾炼,把武媚娘审理案件的那一套东西都给整理了出来。

    如今正准备品味胜利果实呢。

    “顾县令,那天晚上,月亮非常的亮,非常的圆。”

    “为何本官记得那天是个阴天呢?”

    “您可能是记错了,我很肯定,十五那天是个大晴天,月亮非常的亮。”

    顾炼:……

    为何那个武郎君能够那么三言两语之下就把案子破了?

    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变得不顺利了呢?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彭五,你要是老实交代,本官还可以考虑从轻发落,否者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彭五:“冤枉啊,小人绝对是被人冤枉的。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偷过别人家的东西,这一次,一定是谁故意往我头上泼脏水。”

    顾炼:……

    江都县的刁民,怎么感觉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