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415章 一切皆有可能

    江南的官道,虽然大部分都还没有铺设成水泥路,但是却是修建的非常不错。

    不过,李宽还是觉得坐船舒服,不用一天到晚颠簸。

    “王爷,这江南风光,果然和关中很不一样呢。”

    晴儿这是第一次下江南,看到寒冬腊月的,居然还能见到不少绿树,觉得甚是意外。

    “那当然,要不然怎么会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各地气候差异巨大,你要是有机会去到蒲罗中,就会发现那里一年四季都是炎热无比,哪怕是现在这个时点,人家那里也只要穿个短褂子就行。”

    李宽感兴趣的倒不是那些山水,反而对一路而下的各种古色古香建筑充满了兴趣。

    “江南不缺水,天气也没有那么冷。最关键是比较少受到战乱的影响,注定是要越来越繁华的了。”

    武媚娘的见识,显然是比晴儿高了好几个等级。

    别人还在想着风景变化,她却是想到了江南未来的经济发展了。

    “繁华又怎么样?繁华也找不回我的武郎君!”

    顾盼盼幽怨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惹得李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武媚娘这些天一直忍着顾盼盼,奈何当她真的追着一起去苏州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不过,似乎武媚娘道出了自己是女儿身的真实情况之后,顾盼盼还是像牛皮糖一样的缠在她身边,搞得她很是郁闷。

    “顾姑娘,楚王府英雄才俊非常多,你要怎么类型的,我都能帮你介绍。再说了,就以顾家在江南的地位,你什么样的郎君找不到?武照就是武媚娘,武媚娘就是武照,不存在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同胞哥哥或者弟弟是不是先走了的情况。”

    “我不管,反正你们去苏州,我就去苏州;你们去杭州,我就去杭州,我就要跟在你身边。”

    顾盼盼像是中了邪一样,就认定武媚娘了。

    “顾姑娘一行愿意跟着本王,也不是什么坏事。正好江南的很多事情,他们都比我们要熟悉呢。”

    顾盼盼这一次自然不是孤身一人离家出走,而是正经的带着家里的管家下人、护卫等几十号人去各地巡视家中产业。

    特别是顾家的管家顾雷,对江南的商业情况非常熟悉,李宽倒是觉得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并且,这一路旅途寂寞,能够看到武媚娘被顾盼盼缠着的囧样,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有人缠着武媚娘,正常情况李宽肯定是要发飙的。

    但是如果这是一个长腿美女的话,就无所谓了。

    “没错啊,不仅顾管家对江南的商业很熟悉,我对江南各个世家之间的关系也很清楚,说不定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顾盼盼听到李宽的话,脸上笑开了花。

    只要楚王殿下同意自己一行人跟着,武媚娘就不可能真的赶自己走。

    就这样,一行人说着话,船队顺流而下,并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很快就到了苏州城外。

    “楚王殿下,今天应该是赶不上进城了,估计大家要在这里休息一晚了。”

    冬天的夜晚来的比较早,眼看着太阳早早的落山,月亮已经悄悄的升上了天空。

    这顾盼盼对苏州还挺熟悉的,当船队顺着水路道到枫桥附近的时候,她就建议干脆在这里停下休息得了。

    这枫桥在阊门外九里道的旁边,基本上是西北方向而来的旅客的必经之地。

    虽然是在城外,倒也有一些简陋的客栈。

    这个简陋,是真的简陋,可不是什么谦虚之词。

    李宽和武媚娘都是喜爱干净的人,宁愿住在船上,也不愿意住客栈,不过倒是可以安排一部分护卫住到旁边的客栈里头。

    “那就在枫桥这边歇着吧,明天再进城。”

    虽然李宽现在也算是位高权重,但是因为自己误了时辰就让守城将士开城门的事情,还是不值得做的。

    因为做了,可能人家也不一定开城门,【.】到时候可就尴尬了。

    说不准多年以后,人家按把这事当做一个典故来彰显守城将士是有多么的奉公守法,而自己是有多么的嚣张跋扈呢。

    “王爷,我去安排人去附近农户手中购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吧。”

    伴随着船只慢慢的挺稳,王玄策很快就开始张罗了起来。

    能够吃好,就一定要吃好。

    能够睡好,就一定要睡好。

    李宽的这个习惯,王玄策也算是非常了解了。

    特别是在吃的方面,有新鲜的吃食,李宽是绝对不愿意吃干粮的。

    当然,也不是说他吃不下干粮,而是觉得明明有条件吃的更好,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

    堂堂一个亲王,可不是一个连菜市场自由都没有实现的“伪中产”呢。

    扬州到苏州,有大运河相通,正常来说是要两天左右的水路时间。

    不过,李宽乘坐的是快船,并且还是顺流而下,所以一天时间也就到了。

    当然,这也造成了船队需要夜宿姑苏城外了。

    顾盼盼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的跟李宽一行人一起用餐,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楚王府的厨子的不凡。

    晚饭没有搞得多复杂,只不过是河里面捕捞起来的几尾鲜鱼,在加上附近农家采办的新鲜菘菜和葵菜等常见蔬菜。

    但是,味道却是让娇生惯养的顾盼盼都忍不住叫好。

    “武郎君,这水煮烤鱼,实在是人间美味啊,我一直以为清蒸的鲫鱼就已经很美味了,没想到这样先把鱼给炸一下,再跟菘菜、芽菜等煮在一起,居然如此好吃。”

    虽然知道武媚娘是女子,但是顾盼盼暂时还是习惯性的以武郎君来称呼。

    武媚娘反抗了几次无效之后,也就随她去了。

    “我也觉得这水煮烤鱼很好吃,不过王爷却是总觉得不满意。”

    武媚娘看了一眼李宽,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辣椒的水煮烤鱼,没有辣椒的水煮鱼片,没有辣椒的水煮牛肉,没有辣椒的火锅……

    在李宽看来,都是不完美的。

    但是,这话跟谁说去呀?

    自己哪怕是去系统兑换都没有看到有辣椒,更不用说去哪里买了。

    只能等到以后船队去到南美洲之后,能够尽快的将这些东西给带回来,好让自己重新回味一下辣的感觉。

    “武郎君才高八斗,计谋无双,正好今天月明星稀,要不我们就吟诗作赋,比试一番?”

    顾盼盼本身在江都县就算是一个有名的才女,热衷于参加各种诗会。

    如今吃完晚饭之后,离天亮还远着呢。

    虽然晚风冷飕飕的,但是大家都穿的厚实,站在船头倒也不觉得有多冷。

    “盼盼,要说吟诗作赋,你找我可就错了。”

    武媚娘灵机一动,觉得这是一个让李宽留下作品的好机会。

    越是名传千古的诗作,它背后的典故也往往会跟着流传。

    武媚娘很乐意见到有更多自己跟李宽在一起的典故被人传颂。

    “啊?那我要找谁?”

    “喏,楚王殿下呀。”

    李宽看到武媚娘脸上那俏皮的笑容,无奈的耸了耸肩。

    每次都有人怂恿着写诗写文章,但是自己如今对这个真的不是特别感冒。

    主要是已经过了需要用这玩意来装十三的阶段了。

    不过,武媚娘这个大美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哪怕是看在她为自己挣了一堆积分的份上,写首诗出来送给她,也不算过分。

    好在江南一直都是文人雅客们诗词之中描写最多的地方,而扬州、苏州、杭州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目前一行人停靠的枫桥,就是其中一个亮点。

    估计许多人记住苏州有枫桥这么一个地方,都是依靠同一首诗。

    而这首诗,据说是连倭国那边,也都是属于耳熟能详。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李宽也懒得再虚情假意的客套,直接把诗作给抛了出来。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经典永远是经典,特别是这诗跟现在的环境相结合,想不让人叫好都难。

    武媚娘和王玄策是习惯了李宽秒作诗的速度,不过那顾盼盼就不一样了。

    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楚王殿下的诗就已经作好了?

    要是写的是其他的内容,她可能还要怀疑一下是不是提前做好的。

    可这“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明明是不可能提前作的啊。

    特别是,就在此时此刻,寒山寺里面的古朴老钟,真的响了起来。

    这让顾盼盼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李宽。

    嗯,如果她知道外星人是什么梗的话。

    自己虽然听说过楚王殿下是长安城第一才子的传闻,也看过《三国演义》和《白蛇传》,但是,这跟亲眼目睹一首佳作诞生在眼前,还是很不一样的。

    “这……这……能让武郎君这样的人物心悦诚服,楚王殿下之才,盼盼总算是见识了。”

    “王爷,这诗作,我想明天早上命人在枫桥旁边立下一个碑文,刻录下来。”

    武媚娘是见多了李宽的惊艳表现,适应能力已经提升了很多。

    但是,她还是发现自己的心跳在忍不住的加快。

    嫁人当嫁楚王殿下啊!

    “有王爷这《枫桥夜泊》在此,今后大家估计都不敢在随便写枫桥的诗作了。”

    王玄策也是识货的人,觉得这诗绝对会成为一个永恒的经典。

    “诗词之道,终归是小道,既不能解决百姓的穿衣吃饭问题,也解决不了百姓的住宿出行问题啊。”

    李宽想到后面的朝代,那些读书人越来越脱离百姓,变成了大家口中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很是感慨。

    要改变这个趋势,观狮山书院的成功与否就变得很重要,自己有必要加大书院的投入和关注了。

    如果有一天,观狮山书院能够成为大唐的最高学府,能够代表大唐科学的发展方向,能够成为书生梦寐以求的求学之地,那么李宽的很多想法,就很容易推广了。

    “王爷言之有理,大唐的读书人,普遍都是勋贵世家或者小有家底的地方豪强出生,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了解普通百姓的生活,不了解底层百姓最迫切的需求;但是,占据州县职位的人,往往又是他们。”

    王玄策一向是看不上勋贵世家,也不愿意去朝中任职,到现在还只是李宽的一个私人幕僚,没有朝廷的品级。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楚王府的地位。

    甚至在长安城中,等闲的官员和世家子弟也不敢轻易招惹他。

    毕竟,很大程度上,王玄策就是李宽在长安城里对外的一个代言人。

    这就像是后世领导的秘书和司机,真要说级别,比他们高的有很多,但是却是没有几个人敢随意得罪这些人。

    伴随着夜色渐渐变浓,顾盼盼已经回到了自己船中,船首只剩下李宽、武媚娘、王玄策、晴儿和席君买、王玄武几个。

    “王爷,听说太子殿下和魏王殿下如今的明争暗斗是越来越厉害了。去年,魏王殿下开始主编《括地志》,引起了东宫很大的反弹,在一帮东宫幕僚的游说之下,今年年初,陛下让太子殿下设置崇文馆。长安城里,一股暗流已经在快速流动着。”

    武媚娘突然提到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好在船头的几人都是李宽的心腹,倒也不怕谈话内容被传出去。

    “魏王殿下遥领相州都督,督相、卫、黎、魏、洺、邢、贝七州军事,可谓深受陛下爱戴。这两年,他又频频暗中出手拉拢朝臣,依我之见,这魏王殿下,有八分的可能最终登上王位,王爷也是时候早做打算了。”

    王玄策的这话,也是他深思熟虑之后才借着今天的机会说出来的。

    前几年,李承乾和李泰虽然也明争暗斗,但是,朝中大臣很少有站位的。

    伴随着李承乾的足疾越来越明显,而他的脾气也变得更加暴躁,口碑迅速变坏;再加上李世民对李泰的宠爱却是益发的明显,这让有些投机的大臣,开始下注了。

    就连王玄策,也在思索楚王府应该怎么办。

    不过,李宽显然跟他们想的不一样。

    “你们都觉得魏王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

    李宽这话,莫名的让武媚娘新中心中一颤。

    莫非王爷另有他意?

    “魏王殿下是陛下嫡子,如果陛下要废太子,还有哪位王爷能够跟他竞争吗?”

    “陛下的嫡子,可不仅仅是只有魏王。再说了,陛下如今正当盛年,这天下,没有那么快变天的,过早下注,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长孙皇后没有去世,李宽也有信心让李世民比历史上活的更久一些。

    至于更长远以后的事情,就要看到时候的情况在灵活处理了。

    没有发生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