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572章 幸福来得那么突然

    太阳缓缓的挂在半空中,照耀着关中大地。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树上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

    不过,水二贵却是没有心情欣赏。

    最先成熟的一部分桃子,由于没有及时采摘,有些已经开始变烂了。

    往年,这个时节是蜜桃村村民最忙碌、最开心的时候。

    不过,如今却是一副愁云惨淡的局面。

    在后世,这样的场景其实也很多。

    比如某个农民今年种植辣椒挣了不少钱,明年村里肯定一堆人都跟着种植辣椒,然后就大家都血本无归了。

    或者看到谁谁谁开了一个米粉店,挣了不少钱,马上旁边就会有类似的米粉店出现,直到大家都没钱挣为止。

    当年的团购网站大战,也是一样的场景。

    无数的教训,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别人再怎么苦口婆心的说,都是没有用的。

    “二贵,趁着降低价格还能卖出去一些桃子,还是赶紧能卖多少算多少吧,再等下去,就真是颗粒无收了。”

    二叔站在水二贵旁边,看着桃树上一颗颗硕大的桃子,心中满是不舍。

    “嗯,二叔,我听您的,等下我就让家中仆人开始采摘成熟了的桃子,拉到官道上,只要有人收购,不管多少钱我都卖!”

    水二贵终归是认清了现实,知道自己这一次免不了要破财了。

    “你能想明白就好。这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别太计较。”

    二叔拍了拍水二贵肩膀,叹了口气。

    ……

    “哈哈,这不是蜜桃村的大户水二贵,水郎君吗?怎么?去卖桃子呀?有人要了吗?”

    当水二贵带着几个仆人,挑着桃子往官道走去的时候,隔壁田家村的田京幸灾乐祸的拦在了水二贵面前。

    这田京,跟水二贵差不多年纪,是周边小有名气的泼皮。

    当年他在蜜桃村偷摘桃子的时候,水二贵出手教训过他,两个人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不过,这几年,水二贵发达了,田京倒是不敢怎么去找他的麻烦。

    眼下,情况明显又不一样了。

    蜜桃村也好,田家村也好,如今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了大量的桃树。

    桃子滞销的情况,田京自然也是知道的。

    在他看来,水二贵这个十里八乡当中,种了最多桃树的人,肯定是要倒大霉了。

    “田京!让开!”

    水二贵脸色一黑,不想搭理他。

    “哟!哟!这口气,您还真当自己是个大人物啊?我呸!”

    田京用手抠了抠自己的鼻孔,挖出一个什么东西,食指压着拇指,用力的弹了出去。

    嘴里阴阳怪气的说着话,那眼神,那表情,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好狗不挡道,怎么,田京你想打架?”

    水二贵当年都敢教训田京,如今自然不会怕他。

    当然,他也听说田京今年来跟方圆几十里内的好几个泼皮打的火热,时不时的干出一些欺负老实人的事情。

    偏偏他们十来个人经常成群结队的出没,一般人还真是不敢惹他。

    水二贵自然也是不想多事。

    “哟呵!水郎君好大的口气啊,怎么,今天身后多了几个仆人,是不是觉得自己说话的底气都变充足了啊?呵呵!别人怕你,我田京可不怕!

    指不定下个月,你的这些仆人都跑咯!对了,听说你借大唐皇家钱庄的钱,下个月就要还了吧?你还得起吗?要不要我帮你想想办法啊?”

    田京觉得今天实在是太痛快了。

    蜜桃村最有威望的水二贵,如今在自己面前被奚落的一塌糊涂。

    从今往后,四周的村落,还有谁敢惹自己啊?

    “我再说一句,让开!”

    水二贵脸色铁青的说道。

    不过,他身后那几个刚刚买了没多久的仆人,脸上却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很显然,田京的话,对他们产生了一些影响。

    他们的卖身契都还在水二贵身上,这水二贵真要是倒了霉,他们的日子绝对也不会好过。

    “这路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愿意站在这里就站在这里!怎么,你有意见啊?你只要从我胯下钻过去,今天我就不找你麻烦了。”

    田京这么多年,只被水二贵教训过,心中对他的恨意,自然非常的深。

    有些人,被人教训了,从来不会反思自己为什么被人教训,只会记住有谁惹了自己。

    “你……”

    水二贵看了看四周,发现虽然有不少村民在附近,但是没有一个人过来帮自己说话。

    相反的,这些人指指点点的,反倒是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蜜桃村跟田家村是邻村,但是并没有那种远亲不如近邻的感觉。

    相反的,往年因为水源、田地等问题的争执,矛盾其实还不少。

    这种情况,哪怕是到了后世也一样。

    相邻的两个村子,关系很少有很好的。

    “看那水二贵,听说在长安城都买了房子,如今不也一样跟着倒霉了。”

    “是啊,这人啊,还是别太高调。”

    “他一家种的桃树,快赶上我们半个村了,心这么野,活该他倒霉啊。”

    “呵呵,当初我劝他不用种那么多桃树,他不听,好了,现在倒霉了。”

    “切,你那是劝说吗?你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各种风言风语传到水二贵的耳中,让他感受到一阵绝望。

    农村里头,哪怕是亲戚之间,往往也是怕你太穷,又怕你比自己富。

    何况是其他村民呢?

    很显然,田家村的这些人,如今都在看自己笑话呢。

    不过,没等水二贵继续说话,他却发现远处的小路上,来了一溜的马车。

    这几年,马车在蜜桃村和田家村,倒也不算是稀罕物件。

    但是像今天这样一来就十来辆的情况,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田京正唾沫横飞的继续喷着水二贵,却是发现他一直在往村头张望,回过头也发现了那越来越近的车队。

    “阿耶!我回来了!”

    没等马车停稳,水均就从打头的一辆马车里头跳了下来。

    “均儿,你……你怎么回来了?”

    水二贵很是意外的看着自己儿子。

    他有点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九六味 

    至于一旁的田京,发现水均带着一帮车队回来,生怕吃了眼前亏,赶紧悄悄地退到了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耶,我回来帮大家卖桃子来了!”

    水均脸上露出一股自豪的表情。

    昨天上午,洪益拉着自己去找王富贵,自己讲村子里的情况一说明,果然就引起了王富贵的兴趣。

    详细的了解了一番之后,王富贵果断的准备将蜜桃村周边的桃子,作为罐头作坊最近的主要原材料来源地。

    所以就有了如今水均带着十来辆马车回乡的情景。

    不用多说,这些马车肯定是王富贵安排的了。

    不过,在田京等人的眼中,却是以为是水均在长安城发达了。

    “卖桃子?怎么卖?”

    水二贵脸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当初他去观狮山书院找水均,也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结果,自己失望了。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天,情况居然又有了变化。

    “阿耶,楚王府的罐头作坊,准备过来收购我们的水蜜桃,有多少要多少。您看,我把运输桃子的马车都带回来了。”

    水均的心情很激动。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也能帮助家里了。

    这种感觉很不一样。

    就像是后世很多人第一次领到自己的工资的时候,不管是只有两三千,还是有一两万,激动的感觉都不会少。

    “真……真的有多少要多少?”

    水二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都要自认倒霉了,结果就峰回路转了?

    以现在的情况,只要有人来收购,不管价格怎么样,他都是愿意卖了。

    特别是刚刚田京的话,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刺激。

    “当然了,不过价格肯定要优惠一些,毕竟王掌柜也说了,他们这算是批发了。”

    水均倒也没有想过可以凭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挣一笔。

    这根本就不现实。

    楚王府的作坊,什么时候接受过人家的威胁了?

    再说了,自己有什么资格威胁人家?

    现在的价格,完全就是罐头作坊负责采办的伙计说了算,压根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当然,水均带着车队回来的时候,王富贵也是当着他的面吩咐了过来采办的伙计,按照合理的价格来收购。

    今年各个商贩收购桃子的价格,并不是什么大秘密,人家负责采办的伙计自然也清楚。

    所以过来的路上,水均就知道了这次的收购价格。

    虽然以前他对家里的事情关注不是特别多,但是前阵子水二贵过来找他的时候,算是把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所以他也知道目前的这个收购价格,还算比较合理的。

    既考虑了今年的现状,也没有借着这个机会死命的压榨农户。

    总体上是让大家今年还能稍微挣点钱,至少让大家种桃子比种地要多挣点。

    至于暴利?

    呵呵!

    那就不要想了。

    “没问题,那个……除了我们家的桃子,其他家的罐头作坊也收购不?”

    水二贵的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自家的问题解决了,他立马就想到了其他亲朋好友与村民们家的桃子。

    虽然他们种的都没有自己多,但是毕竟都是付出了血汗的。

    “收,全部都收!”

    王富贵安排的伙计显然很给水均面子,基本上站在那里没有出声,把这个露脸的机会给了水均。

    没办法,观狮山书院的学员,如今在楚王府的体系里面,地位就是比一般人要高。

    这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努力的去加入到观狮山书院,也间接的让书院的门槛变得高了起来。

    早个几年,只要是识文断字的适龄青年,只要想进入观狮山书院,基本上都问题不大。

    现在就不一样了,几门入学考试下来,淘汰个七八成的报考人员,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

    “这些人是傻了吗?就这样一车一车的往外运输水蜜桃,以前都是大家挑到官道上之后,才会装上马车的,他们就不怕桃子被磕伤吗?”

    水均带回来的马车队,在蜜桃村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才载着满满的桃子离开。

    “田京,你以为就你聪明?我昨晚都打听清楚了,人家这桃子运回去,是直接拿到罐头作坊里面制作罐头的。

    因为运输回去之后立马就清洗切块,小磕小碰的,根本就没什么影响。相反的,如果每次都要人挑到官道上,那才麻烦呢,影响他们的运输效率。”

    “田老四,你在那里嘚瑟什么啊?说的好像这罐头作坊是你开的一样。”

    田京的心情很是失落,原本以为水二贵倒霉之后,附近再也没有谁敢惹自己了。

    结果没想到水均这个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家伙居然带了一帮车队回来,生生的把局面给挽回了。

    对于蜜桃村和周边的村民来说,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

    但是对于田京来说,就恰恰相反了。

    原本昨天站在自己身后附近看水二贵笑话的田家村村民,在听说了罐头作坊大量收购桃子的时候,都纷纷换了一副嘴脸。

    一个个舔着脸跑去了蜜桃村,在水二贵家中各种寒暄。

    甚至有些人直接提着一只老母鸡或者一篮子鸡蛋过去,想要让水均安排人先收购自己的桃子。

    在利益面前,一切都变了。

    “田京,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哼,我是猎户,罐头作坊收不收桃子,跟我没有关系;你那些狐朋狗友要是来惹我,就要看我手中的弓箭答不答应。”

    田老四也是不爽的怼了回去。

    原本,看着周围的邻居都纷纷的种上了大量的桃树,田老四也是感受到了压力。

    一直以来,作为一名猎户,田老四的家境算是附近还算可以的。

    但是这几年,许多人依靠着卖桃子挣了不少钱,田老四在村里的地位急剧下降。

    原本,今年的桃子滞销,他也是暗暗开心。

    这下子,当初那些不听自己劝说的农户,要倒霉了吧?

    还是自己打猎更加靠谱啊。

    结果,还没有爽几天呢,这罐头作坊的伙计居然说有多少桃子,他们都要。

    虽然价格似乎不是很理想,但是也够周边村民心头大乐了。

    “哼,打猎有什么出息!你真要是有本事,就去出海!田老四,我明天就跟兄弟们去长安,找个机会下南洋,听说海外不仅有香料岛,还有黄金岛呢。到时候你们种桃树也好,打猎也好,一个个都比不过我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些许钱财。”

    田老四的话给了田京一些刺激,让他下定决心要寻找机会出海。

    这可是那帮泼皮们最近几个月热议的话题。

    海外没有那么多规矩,谁的运气好,谁够狠,指不定收获就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