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796章 风波起

    整合贞观十六年,才过去了四分之三,但是各个报社的写手们,却是已经心满意足的等着年底的大赏赐了。

    今年可以写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每家报纸的销量都上了一个台阶。

    祝之善作为《长安晚报》的台柱子,一支笔写出的文章让报社稳稳的坐上了大唐第二的交椅,当初那个落魄士子,如今已经彻底的凤凰涅槃。

    “老祝,听说你最近新纳了一个小妾?还专门在归义坊给她准备了一套房子?”

    长安日报社旁边的面包新语里头,文达明见到了祝之善。

    作为江南道的落魄士子,他们两已经相识十几年了。

    不过,这些年各为其主,一个在《大唐日报》充当写手,一个是《长安晚报》的顶梁柱,各自都非常的忙碌。

    今天还是因为文达明刚好来到长安日报社旁边办事,所以顺便见了见祝之善。

    大上午的,吃饭也没有到时候,两个人便在附近的面包新语坐下,喝喝红茶,品一品小饼干。

    “嘿嘿,文兄,这不是趁着身体还算可以,多享受一下嘛。总好过到时候大唐皇家钱庄存了一堆钱财,但是看到绝美女子却是身入止水的好?至于你说的房子,这也算是我们《长安晚报》的一个福利,归义坊那边最新一期的房子,只要我们报社的人员购买,可以额外的享受九五折,所以我就再买了一套。”

    在自己好友面前,祝之善忍不住嘚瑟了起来。

    没办法,谁让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老家,没有机会在父老乡亲面前显富贵,就只能在曾经的好友面前露露脸了。

    “再买了一套?这么说你在归义坊不止一套房?”

    文达明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归义坊的房子相比作坊城的来说,性价比似乎很不错,但是价格也是不低的。

    以文达明的收入,他都不敢随意出手。

    毕竟,大唐皇家钱庄又还没有推出按揭贷款业务。

    “是啊,不过也就只有三套而已。跟有些人家一出手就买十套八套的,我这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了。”

    祝之善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也没有小打小闹的意思。

    这其实也很正常。

    就像是后世,有些人开着宝马回家,人家夸奖的时候?嘴上也会说?“哎,我这只是低配?七八十万就可以拿下来啦?算不上什么。”

    或者说:“哎,买车是容易?但是养车麻烦,每个年的停车费就要一万块?还有什么保养、油费、过路费什么的?哪像是你们直接走路上班方便啊。”

    “还是你有魄力,我是在作坊城买了一套房子之后,就再也不敢买了。”

    文达明脸上露出了一丝羡慕之情。

    当然,作为好友?嫉妒是不会嫉妒?但是那个羡慕却是真的。

    到底是羡慕还算是嫉妒,这基本上也算是衡量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不是真心朋友的一个重要标准吧。

    那种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希望自己总能俯视别人的,彼此之间不可能是什么真心朋友,顶多就算是熟人吧。

    只有那种对方生活比自己好了?自己为他感到高兴,同时也有那么一丝羡慕之情?这才算是好朋友之间的人之常情呢。

    “啊?你在作坊城买了一套房子?”祝之善脸上的表情,让文达明有点难受?“还好你只买了一套,那我建议你赶紧卖了?然后在归义坊买个两套。”

    文达明一脸为好友着想的态度?开启了劝说祝之善买归义坊的模式。

    不知道的还以为祝之善是归义坊售楼处的伙计呢。

    当然?文达明也知道祝之善是一片好心,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作为《大唐日报》的写手,文达明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干出卖作坊城的房子去买归义坊的事情出来啊。

    “算了!我言尽于此,文兄你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作坊城的房子并不便宜,你那也是用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买的,眼看着今年就下跌了三成,你今年算是白干了!如果能够及时卖了,换成归义坊的房子,说不准最后还能挣点钱。”  m

    就在祝之善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名长安晚报社的伙计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祝郎君,总算是找到你了!大新闻,出大新闻了,您赶紧去一趟作坊城!”

    “嗯?什么大新闻?”

    祝之善调教反射一样的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每次他听到有大新闻的时候,都会激动的蹦起来,然后亲自前往现场打听情况。

    “作坊城?作坊城出了什么事了?”

    一旁的文达明也是脸色一紧,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像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大新闻,对于报社来说,是一件大喜事。

    但是对于新闻发生的地方或者人物来说,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这就比如后世突然某个地方爆发了战争,这肯定是大新闻。

    但是对于战争双方的百姓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哪个地方发生了大地震啊,或者大海啸之类的,亦或是核电站泄漏之类的,都算是大新闻,让报社的生意变得更加火红。

    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是一点也不希望有这样的大新闻,一点也不想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退房!作坊城售楼处那边有上百人在那里闹事,说要退房呢!这可新闻,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绝对是大新闻啊。我估摸着许多报社都已经收到消息了,正在往作坊城赶过呢。”

    祝之善听到伙计这么说,立马待不下去了,对文达明道:“文兄,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我要赶去作坊城看一看,改天我做东,去味之素尝一尝新式菜品。”

    说完之后,祝之善就跟着伙计出了门,然后迅速的招手,叫了一辆四轮马车,直接往作坊城而去。

    要是往常,他去现场确认消息,一般也只是叫一辆人力车,那样虽然比乘坐公共马车要贵一些,但是贵的也比较有限。

    哪像是这个四轮马车,价格是人力车的好几倍呢。

    “祝兄,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祝之善的一只脚刚刚踩上四轮马车,文达明就从后面小跑着过来,跟着一起上了马车。

    不管是作为《大唐日报》的写手,还是作为作坊城的业主,文达明都觉得自己有必要一趟,看看今天的“退房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

    ……

    楚王府中,今天的气氛有点特别。

    一些机灵的下人,做事都低调了很多,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搞出什么动静来,吸引了其他人的眼光。

    “王爷,情况就是这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做好,你惩罚我吧!”

    刘方跟着王富贵站在李宽面前,满脸羞红的低下了头。

    作坊城的局面,在李宽出征之前都是非常好的。

    如今一年不到的时间,却是变成现在的局面。

    原本王富贵还不想拿作坊城的事情去烦李宽的,但是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了有人去作坊城售楼处闹事的消息,立马就意识到这个消息不能再隐瞒下去了,一定要马上给李宽汇报。

    不过,他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风暴。

    “就这个事情?”

    李宽从容的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仿佛刘方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王爷,刚刚《大唐日报》那边传来消息,长安城数得上名头的报社,全部都安排了最厉害的写手去作坊城采访,不用等到明天,长安城的百姓就都会知道作坊城售楼处里发生的事情呢。”

    王富贵还以为李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提醒了一句。

    “还有,现在这上百人开了退房的头,肯定也会有不少其他的人跟风。一些去年买房的,虽然不见得会提出来退房,但是肯定会考虑把自己的房子给卖掉,免得继续跌下去,把去年的涨幅全部抹杀了,他们也跟着亏钱。”

    王富贵毕竟也是跟了李宽十来年的老人,一些基本的商业嗅觉还是存在的。

    在他看来,今天的退房事件,不能当做一件简单的事情来看待,背后会引发一些列的连环事件。

    “退房是不可能退房的!当初买房的时候,白纸黑字的,写的非常清楚,哪一条条款里头也没有房价下跌之后要退房的内容。再说了,房价下跌了要退房,那么房价上涨了,难不成他们会给我们补差价?”

    王富贵可能是人生第一次听说退房的事情,但是李宽在上辈子可是听得多了。

    不管是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还是二零一四年前后房价低迷的时候,都会屡屡报道出某个地方什么小区的售楼部被要求退房的客人给砸了。

    房价下跌,之前买房的人要出来闹事,这几乎是一个没有道理,但是却是屡见不鲜的新闻了。

    愿赌服输,你要是把买房当做投资,就要有投资亏本的准备呀。

    怎么没有看到有几个在股市里头亏钱了,吵着闹着要去退钱的呢?

    “王爷,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这帮人他们不跟我们讲道理啊!特别是今年三四月份买房子的那一批客人,眼下已经亏了三成的钱了,按照现在的势头,可能还会继续亏下去,这可就触及到他们的底线,哪怕是不要命了,他们也要闹事啊。”

    王富贵一脸苦涩的解释着。

    他现在就担心李宽跟这帮退房者硬碰硬,那就遂了很多人的心愿了。

    估计韦杜两家睡觉也会笑醒呢。

    “这些退房的人,今天聚在一起来作坊城退房,肯定是有组织的。现在要搞清楚这些组织者是购房者中自发的人员,还是其他勋贵在背后别有用心的鼓动。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事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一旁的武媚娘,习惯以阴谋论的角度考虑问题。

    在她看来,作坊城卖房的事情上面,她今年都是非常克制的。

    李宽不在家,她也不想随便给楚王府找事。

    但是,如果真的有些人以为楚王府就好欺负了,那个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不管伸手的是谁,都要果断的把它斩断。

    “这样,退房的人退房,理由无非就是现在的房子跌价了,所以要退房。从明天去,作坊城新售卖的房屋,全部调回年初的价格。”

    李宽刚刚也是听了刘方介绍作坊城的房子更归义坊的区别,并不看好归义坊的前途。

    虽然调整作坊城房子的售价,肯定会让销量在短时间内降到冰点,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归义坊最近已经开始交房,他就不信这些人住进去之后,能够舒舒服服的住上一年以上。

    “王爷,这个方法虽然可以堵住退房人的嘴,但是并不能根本上解决办法呀。”

    武媚娘这话,倒是说出了王富贵的心声。

    “对啊,除非我们暂定作坊城的建设,要不然到时候积压的房屋越多,越难卖上好价钱。”

    王富贵显然也是觉得李宽的办法,似乎没有往常那么惊艳。

    “那怎么办呢?难不成你还真给他们退房不成?虽然一百多个人的房子,也没有多少钱;哪怕是今年卖的房子全部退回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个头不能开,这是原则问题!”

    伴随着大唐经济的不断发展,到时候作坊城也好,其他的房子也好,必然会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市面上。

    如果房价一下跌就要退房,那么对于大唐来说,其实并不是好事。

    因为这就意味着房价会一直上涨下去,大家买房都没有顾虑了。

    这么一来,不用几十年,大唐的房子就会变成一个没有几个人买得起的存在了。

    到时候,局面就完全失控了。

    这可不是李宽希望看到的。

    “生意就是生意,王爷您这么说也有道理。”

    武媚娘醒悟的很快,立马就抓住了李宽话里的重点。

    一直以来,楚王府的各个作坊做生意,都是喜欢立一些规矩。

    《大唐律》虽然已经推出来二十多年了,但是里面很多的条款并不算完善。

    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楚王府的作坊来给各种生意约定一些大家都遵守的规矩,其实非常重要。

    “富贵,我就不去作坊城了!你过去处理吧,反正不要怕闹事,我们不理亏,随便他们怎么闹!如果有人敢借着这个机会搞破坏,你也不用客气!”

    “王爷,属下明白了,现在就去作坊城!”

    王富贵看到李宽心意已定,也不再坚持。

    李宽都不怕有人搞事,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房价随行就市,买定离手,这是最基本的契约规则。

    如果买房的一闹腾就退钱退房,显然契约原则将会受到严重破坏。

    这对大唐的发展,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

    ……

    “陛下,作坊城似乎出了点事!”

    长安城报社闻风而动的消息,百骑司怎么可能一点也不知道?

    就在祝之善等人往作坊城而去的时候,李忠就来到了李世民身边,跟他汇报这件事。

    凡是跟李宽相关的消息,一定要提高几个重视等级。

    这是李忠这么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

    “出什么事情了?莫不成是房子塌了?”

    李世民的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他还准备最近找个时间去作坊城看看呢,现在就出事了?

    “不是,房子质量没有问题,问题是房价下跌了,有人闹着要退房,这些人都是拖家带口,还为了壮大声势,把三姑六婆全部都招呼着去了作坊城的售楼处,要他们退房。眼下那里估计已经挤满了人。”

    听李忠这么一说,李世民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麻烦,但是麻烦的是楚王府,不是他李世民。

    “这个事情有点难办了!好些人买一套房子,可能都掏空了家中的积蓄,眼下突然就下跌了那么多,心里接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不过,这退房的口子不能开啊,天底下还没有什么买卖是跌价了可以返回的,真要是这样,那就乱套了。”

    李世民不愧是李世民,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事实上,后世很多开放商被脑怕了,最终退钱了,也都不敢以房价下跌,所以退钱这个名义。

    而是找个名头,说自己交付的房子,因为各种原因导致跟当初约定的不同,所以客人们可以选择退房或者退差价之类的。

    毕竟,谁都不敢轻易的开降价就退房的坏头。

    有这么一个“遮羞布”在那里,就可以把事件的性质给变一下。

    不仅可以把问题给解决了,还能不招同行嫉恨。

    “楚王殿下一向是喜欢迎难而上,属下也估计他不会同意给买房的人退房。如今长安县警察署和万年县警察署都是楚王殿下的人,这些人真要是恼出格了,到时候楚王殿下随便都有无数种方法收拾他们。”

    “真要是使用官面手段来对付普通百姓,那倒就落了下乘了!”

    李世民显然不是很认可李忠的话。

    不过,他也有点好奇李宽到底会怎么去解决这个麻烦事!

    ……

    “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长孙府中,长孙冲听了下人的汇报,忍不住开怀大笑!

    自己刚刚跟韦杜两家合作,就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真是天助我也啊。

    “郎君,不管楚王府怎么应对这些退房的人,作坊城的房子都算是完了!之前还靠着那一些列的利好,刺激了作坊城的房屋售卖,现在有归义坊这个对比放在那里,那些利好就显得非常平淡了。反倒是地段不好这个缺点,被无限的放大。”

    “没错,不过结果如何,对我们都是好事!等我们跟韦杜两家合作开发的房子开始售卖的时候,肯定会更加的火爆。”

    长孙冲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金币银币在往自家库房里移动。

    没了作坊城这个对手,以韦家、杜家和长孙家在长安城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谁能够真正给他们带来威胁。

    长安城最大的房地产开放商,这个位置他们算是坐稳了。

    “《长安日报》已经派了写手去作坊城了,等到今天傍晚,报纸开始售卖之后,整个长安城的百姓都会知道这个消息。哪怕是楚王府顺利的把这事解决了,以后许多人买作坊城的房子的时候,也会多一个顾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会我亲自去一趟《长安日报》,今天要增加印刷规模,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让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这件事情。”

    能够让楚王府不舒服的事情,长孙冲心里就会很舒服。

    特别是今年李宽回京之前,长孙无忌把自己跟楚王府的恩怨告诉给了长孙冲。

    这种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不休的恩怨,基本上断了长孙冲跟楚王府和睦合作的基础。

    哪怕是李宽还不知道这些事情,长孙家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

    “退房!”

    “我们要退房!”

    “还我血汗钱!”

    “欺骗!都是欺骗!我要退房退钱!”

    作坊城的售楼处,迎来了久违的热恼场面。

    不过,售楼处的伙计们,却是没有一个为今天的热闹场面而开心。

    “静一静,都静一静!”

    王富贵从楚王府出来之后,心中就已经有了主意,反倒是不慌了。

    如今看到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也不以为意。

    好歹他也算是跟着李宽从高句丽回来,见识过了战场上的惨烈情况。

    眼前的这点规模,完全不能给他带来压力。

    “从明天开始,作坊城所有的房子售价将上调三成,如果想要以优惠价买房的人,今天要抓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王富贵的话一出口,就把下面维权的人给搞蒙了。

    啥情况?

    我们是来退房的啊,怎么好像是来买房的一样?

    “我们作坊城的房子,建筑质量怎么样,你们都是看过的,单单那个下水道,里面都可以通一辆四轮马车了,这是其他地方的房子可以比得吗?所谓一分钱一分货,希望大家要认清楚现实,不要被虚无的表象给蒙蔽了。”

    王富贵看到自己一开始就镇住了场面,心中更是大定。

    “作坊城的房价,以后肯定是还会上涨的。像是现在这个优惠价格,你们要是不多买一套,以后肯定后悔的肠子都要断了……”

    售楼处里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只有王富贵的声音荡漾在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