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1103章 顾盼盼的神操作(继续求月票哦)

    一啸震天河汉惊,雷声滚过远山鸣。

    仿佛是找到了带头大哥,天上的雷声闪电,立马就开始活跃了起来。

    “轰隆!”

    “轰隆!”

    一声声的炸响,仿佛就在众人耳边。

    往常的时候,大家听到这样的雷声,肯定都纷纷往家中跑去。

    一场大雨要来了,大家赶紧回家吧。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陛下,打雷了!”

    李淳风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总算是打雷了啊。

    虽然大雨还没有下来,但是这雷声,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现在长安城上空了。

    今天祈雨之后,能够出现打雷,就已经是一个天大的进步了。

    莫名的,李淳风对接下来的大雨,充满了信心。

    “朕知道!”

    这个时候,李世民反倒是淡定了。

    毕竟,刚刚经历了那么复杂的心路历程,如今发现总算是要成功了,反倒是没有那么激动了。

    “父皇,我们要不要在这里再等等?”

    李治的心情颇为激动。

    虽然祈雨的仪式已经结束了,但是李世民不走的话,大家肯定都还得继续留下来。

    至于等会是不是淋雨,这根本就不是李治考虑的事情。

    大不了到时候让百骑司的人,没人撑着一把鲸鱼皮制作的黑色雨伞,那个气势肯定也非常不一样。

    “嗯,我们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着。不过,不要再去高台上了。”

    李世民仰望天空,脑袋呈四十五度的姿势。

    避雷针现在已经是大唐勋贵人家的建筑的标配了。

    李世民也早就知道了避雷针的原理,知道打雷的时候,站在最高处是最傻的一种做法。

    他可不想成为历史上首个被雷劈死的皇帝。

    真要是那样,那么贞观盛世的所有功劳,都灰飞烟灭,大家估计只会记得他李世民是被雷劈死的。

    那得是造了多少孽,才会被雷劈死啊?

    李世民好不容易洗白的身份,估计就白费了。

    ……

    “无忌,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打雷了呢?不是祈雨活动已经结束了吗?”

    人群之中,高士廉有点慌。

    刚刚李淳风接连拖了两次时间,在高台上重复年祭祀词,这个事情高士廉还历历在目呢。

    怎么一转眼就打雷了?

    看那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的模样,任谁也知道一场大雨是必不可少的了。

    “舅舅,这事有点古怪啊。从李淳风的反应来看,他应该也是对这场大雨没有信心的,要不然前几天也不会专门去楚王府找李宽,刚刚也不会出现拖时间的问题。”

    长孙无忌的脸色也很难看。

    就在作为傍晚发行的《长安晚报》上面,还大肆吹捧了一番观狮山书院气象研究所的人员为了大唐百姓的福利,不惜冒险升空,要给大家来一场人工降雨的安排呢。

    原本,他还想着等今天的祈雨活动结束之后,让人开始狠狠的批判观狮山书院气象研究所的那帮人裹挟民意,忽悠陛下,忽悠朝廷呢。

    可是,一转眼这些忽悠都变成了事实。

    这时候,那就不是什么忽悠,而是功绩了。

    “太史局是干什么的,我们最清楚不过了。那李淳风也好,以前的袁天罡也好,本事是有一些本事的,但是要说他们能够呼风唤雨,我是第一个不信的。从过去一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他们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是掌握了一些观察天象的独门技术而已。

    如果他们有办法让天空降雨,根本就不会推迟到今天才把方法拿出来。所以这个变化,最可能就是来自李宽。”

    高士廉面色复杂的看了看不远处的李宽。

    只见李宽身边已经围了好些人在跟他说话。

    “再等等,看看这场雨到底下的怎么样。晚上我在家中设宴,舅舅您下值之后,就请直接过来。”

    很显然,长孙无忌准备今晚跟高士廉好好的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长孙家和高家,这一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点难以下台了。

    ……

    乌云遮蔽天空,站在含元殿前面仰首,灰色席卷人间。

    雷声只不过是响了不到一刻钟,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落。

    一霎时,雨点连成了线。

    “哗哗!哗哗!”

    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

    雨点儿落在李世民的头上,身上。

    只见他仰面向上,闭着眼,张着口品着那点点雨珠。

    其他官员也都任由雨滴敲打在身上,不敢在李世民没有动之前回到屋檐下避雨。

    “父皇,下大雨了,真的下大雨了!”

    李治非常激动的站在李世民身边,享受这这一份喜悦。

    “陛下,这雨太大了,您还请回殿中避一避雨吧。”

    李淳风脸上也充满了笑容。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赢了。

    太史局的危机,彻底解除。

    关中道的旱灾,也能够明显缓解。

    “兰和,让众人都散了吧,大家都早点回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李世民倒是没有逞强。

    他已经上了年纪,身子骨明显不如以前了。

    这年头,毕竟不像是后世,六十岁的人还猛地一匹。

    “对了,让宽儿留下,朕有话要问他。”

    伴随着李世民的旨意,含元殿前的人流立马就快速的消失。

    刚刚出了那么大一身汗,现在又被这么大的雨一淋湿,估计明天要有很多臣子没有办法来早朝了。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的生意,肯定会更加兴隆。

    ……

    大唐交易中心。

    顾盼盼卖掉了手中所有的稻谷契约之后,并没有立马离开。

    面对着四周指指点点的其他商家,顾盼盼悠然的来到面包新语,要了一壶红茶和点心,慢慢的品尝了起来。

    她在等待今天的祈雨活动和人工降雨的结果。

    “你说那顾县令怎么心就那么大呢,愿意把家族所有的生意交给一个女儿手中。要是我,怎么也得在族里面找一个侄子过继过来啊。”

    有些买了顾盼盼的稻谷契约的商家,占了便宜还卖乖,在那里评论着顾家的事情。

    作为江南顾家的商业负责人,顾盼盼在长安城商圈的名气可不小。

    “郭兄,这些天,我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从襄阳那边过来的消息。虽然关中这里是有旱灾,但是襄阳那边却是没有什么影响,水稻的长势还是非常不错的。莫不是那个顾盼盼得到了其他什么消息,所以赶紧把手中的稻谷契约给抛售了?”

    邓峰曾经跟在侯君集身边做生意,但是吃了大亏,差点连小命也保不住了。

    他那个襄阳来的大木头商的身份,也没有保住。

    好在他及时的借着襄阳推广南洋水稻种植的机会,敏锐的抓住了襄阳水稻丰收、价格下跌,而长安城中价格相对较高的机会,转身成为了粮商。

    虽然每一斤的粮食差价比较有限,但是一船一船的计算的话,基数足够大,挣的钱不比以前运输木头要少。

    “邓兄,你想多了!那个顾盼盼会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日里抛售手中的稻谷契约,无非就是在赌博。关中干旱了几个月,今天朝廷会举办大规模的祈雨活动,陛下和太子殿下带着百官亲自参加,与此同时,观狮山书院气象研究所也会专门安排大量的热气球参与到人工降雨之中。

    我猜测那个顾盼盼认为今天真的会下大雨,关中的旱情会得到大幅度的缓解,所以断定稻谷契约价格会大幅下跌,想要及时出货。”

    郭阳的眼光比邓峰要敏锐几分。

    当初他们两同为襄州最大的木材商,几乎垄断了长安城的巨木生意。

    侯君集倒台的时候,郭阳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由于他早早的把木头生意做到了登州,所以受到的损失比邓峰要小很多。

    当他看到邓峰做粮食生意挣了钱,也立马开始涉足这个行业。

    不过,跟邓峰从襄州运输粮食到关中不同,郭阳更多的是把粮食在倭国、江南道、登州、长安等几个地方之间倒腾。

    从今年开始,他准备把辽东道也加入到自己的倒腾范围。

    哪怕是风调雨顺,不同地方的粮食价格也是有差异的,不同种类的粮食价格差异更是明显。

    邓峰这么一折腾,每年挣的钱比木头生意还要多几分,已经妥妥的是大唐的大粮商了。

    “郭兄,既然你猜到了那个顾盼盼的想法,为什么不跟进呢?”

    “朝廷不是第一次祈雨了,之前每一次祈雨的时候,稻谷契约价格都会往下走一走,但是第二天却是会迎来更加猛烈的反弹。按理来说,这一次的情况跟之前的应该也差不多,但是因为有楚王殿下的介入,这一次多了一些不确定性。

    我不知道今天到底会不会下雨,但是我觉得不管下不下雨,长安城的粮食价格都不会那么快的下降,所以我今天不卖也不买,看看情况再说。”

    郭阳这话,让邓峰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刚刚他可是一口气买了将近一万贯的稻谷契约。

    这要是价格下跌了,那么他的损失可不小。

    “轰隆!”

    “轰隆!”

    就在邓峰纠结不堪的时候,一声惊雷猛地把他的思路给打断了。

    许多在契约交易铺子的商家,都忍不住小跑着去到窗边,看看外面的情况。

    只见外面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乌云密布,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了。

    “郭兄,真的要下雨了?”

    邓峰脸色变了变。

    难道自己手中的稻谷契约,刚刚买进来就要下跌?

    自己还以为捡了个便宜,没想到是个坑啊。

    一时之间,邓峰的脸色很是难看。

    做生意,有亏有挣,这是很正常的。

    他邓峰把襄州的粮食运输到长安城来售卖,也不是每一次都挣钱。

    但是像是今天这个样子,一下午的时间就很可能要亏几千贯的情况,他却是一次都没有碰到。

    “楚王殿下还真是神奇,以前几次的祈雨都没有什么动静,没想到他一回来,情况就不同了。”

    郭阳没有理会邓峰,刚刚他就劝说过他,让他不用一次性的玩那么大。

    可惜邓峰没有听进去,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自己承担后果了。

    “哗啦!哗啦!”

    伴随着外面的雨滴快速的降落,一场大雨降临在干涸的大地,也把交易中心里头稻谷契约的价格往下降了好几成。

    等到当天交易结束的时候,邓峰账面上就已经浮亏了三千贯钱。

    这还是因为他是低价从顾盼盼手中接盘的,要不然这个亏损就要直接去到四千多贯了。

    不客气的说,今天的稻谷契约价格,差点就腰斩了。

    高价买回来的稻谷契约,邓峰舍不得低价出售。

    原本还指望着这个价格稍微往下跌一点,就会有人入场抄底。

    没想到,这是一边倒的往下跌。

    邓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契约铺子的,整个人跟行尸走肉一样。

    贞观十七年挣的钱,今天一个下午几乎就全部亏进去了。

    现在还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接着亏损呢。

    最关键是邓峰以前没怎么玩过契约交易,也就是最近才开始慢慢的接触,

    没想到今天放手一搏,结果……

    “盼盼,你这……你这还真是神了!”

    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

    当邓峰失魂落魄,郭阳暗自庆幸的时候,顾雷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今天上午他还不断的劝说顾盼盼不要把稻谷契约给卖了,留在手中慢慢的售卖,结果顾盼盼听不进去。

    他以为顾家这一次要大亏一把了,白白的折腾了几个月,占用了几万贯的资金。

    结果,只是一个下午,现实就教他认识了什么叫做高手。

    原来,自家的女东家,商业水平比老东家要高一大截啊。

    自己这些老人,已经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顾管家,这事其实没有什么神不神的,无非就是你相信不相信楚王殿下能不能把人工降雨给搞成功。你只要相信了,那么就会认为稻谷契约价格会下跌;相反的,你要是不相信,自然就不会有这个结论了。”

    这个时候,顾盼盼倒是淡定了。

    不过,她的心中却是为观狮山书院气象研究所成功的实施人工降雨而开心。

    楚王府的一个危机,算是解除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