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再入江湖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战(第三章)

    “咯咯咯咯…”

    在陈宣刚刚震死面具人影,一侧的青色婴儿似乎便觉察到了陈宣的气息,一双眼睛忽然变得更为怨毒,表情狰狞,舍弃身边的诡异稚童,不顾一切向着陈宣扑来。

    另一边,正在与两个黑衣人大战的乌云天也脸色一变,豁然回头。

    “公孙胜!”

    他眼瞳狠狠一缩。

    使者死了?

    被这个公孙胜震死了?

    这怎么可能?

    他再也不敢多待,急忙迅速摆脱两个黑衣人,脚掌一踏,冲天而起,迅速逃离此地。

    说到底他还是被陈宣被吓破了胆子,白天时候无缘无故中了摄魂大法,早已在他内心留在最为恐惧的阴影,若是使者还在,他或许还敢面对陈宣。

    但那红衣使者被陈宣活生生震死过去,他哪里还敢逗留。

    随着乌云天逃走,一直与他大战的两个黑衣人也觉察到了陈宣那边的情况。

    地面的不远,铁如画的尸体如烂泥一样,躺在一侧,七窍流血,而掌握关键之物的刘老三,也不知所踪。

    “该死,拿下他!”

    两个黑衣人咬牙切齿,迅速向着陈宣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此地所有的人皮也全都在向着陈宣扑去,那个身躯已经干瘪了一大半的诡异稚童也发出一阵阵尖锐大叫,带着森森阴气,向着陈宣扑去。

    一刹那,双方势力全都扑向陈宣。

    但陈宣早已预料到这一幕,震死面具人影的刹那,毫不犹豫,内气一震,藏于身后包裹中的宝器忽然冲天而起,带着森森寒气,被他一把抄在手中,挥动起来,直接向着眼前的众多人皮、婴儿、稚童、黑衣人狠狠一劈。

    轰隆!

    声音轰鸣,巨大刀罡浮现而出,森白雪亮,冰寒一片。

    扑过来的人皮全都狠狠倒飞了出去。

    但那青色婴儿、诡异稚童却像是丝毫不受影响,速度飞快,如同游蛇一样,迅速避开恐怖的刀罡,向着陈宣的身躯狠狠扑去。

    与此同时,两个黑衣人也是避开了刀罡的波及,打出一股股恐怖掌力,向着陈宣轰击而来。

    陈宣一刀劈出,还没来得及劈出第二刀,青色婴儿和诡异稚童就已经扑到了近前。

    他深吸口气,不再犹豫,身躯忽然间迅速膨胀起来,如同充气一样,衣衫哗啦啦作响,上半身的衣服顷刻间全部撕裂。

    轰!

    转眼间,他化为三米多高,浑身皮肤靛青,肌肉浮现,青筋暴起,如同化为了恐怖金刚,弥漫出一阵阵狂暴气息,一头乌黑色长发根根如同镔铁,垂散后腰,漆黑如墨。

    超级赛亚人形态!

    此刻的陈宣变身,比之前的面具男子要高出一米多高,气息也更为恐怖,力量也更为强大,一双目光炯炯有神,如同神灯一般。

    这是魔道铁布衫吸收了青色婴儿的一半本源所生生形成的【魔道霸体】,乃法身雏形。

    而面具男子、陆展园之流,不过是吞服过青色婴儿的一滴王血,才形成的变异体质,与陈宣此刻的状态相差一个天,一个地。

    如果说陈宣是皇者,那他们连杂役都算不上,他们吞服了青色婴儿的一滴王血,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自己的灵魂,以灵魂换取王血,以此得到短暂的实力加成。

    轰隆!

    看到青色婴儿和诡异稚童扑来,陈宣挥起一只巨大手掌,狠狠横扫了过去。

    声音沉闷,空间都在动荡,空气中爆涌出一股惨烈气流。

    砰!砰!

    青色婴儿、诡异稚童全都被结结实实的扫中,横飞而出,砸在远处,像是被万钧巨山给撞了一般。

    那诡异稚童原本就被青色婴儿吸掉了一多半的本源,半边身子化为干瘪,此刻又强行承受陈宣这盖世恐怖的一击,当场被打碎了半边身子,尖声大叫。

    而正在疾扑而来的两个黑衣人,看到陈宣突然的变身,也脸色一变,不敢置信。

    “法身?”

    “这怎么可能?”

    陈宣身上汹涌出的一股股狂暴气息,和之前的面具男子有着本能不同。

    面具男子的变身,身上散发的是显而易见的阴气、怨气,明显是【邪神道】中的【养邪神】法门,而陈宣此刻的变身,却刚猛无俦,阳刚浩大,本源气息无比正宗。

    这是法身雏形?

    二人摸不清陈宣的底细,贸然之下不敢继续进攻,急忙就要向后撤离。

    但陈宣一巴掌扫飞青色婴儿和诡异稚童后,早已瞬间冲了过来,脚掌一踏,空间崩塌,空气如同被碾压成铁饼,发出刺耳的呼啸之声,隆隆作响。

    速度每秒一百二十米!

    轰!

    如缩地成寸,带着惨烈霸绝的气息,如一道流星袭来,当场撞在两个黑衣人的身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骨骼爆裂声音。

    两人狂喷鲜血,五脏移位,骨骼经脉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狂响,纵然第一时间以先天真气护住周身上下,但是在这种狂猛的冲撞下,还是太弱了。

    变身状态下的陈宣,力量直接达到一万五千斤。

    噗!噗!

    两个黑衣人狂喷鲜血,狠狠倒飞出去,砸在远处,当场身亡。

    青色婴儿被扇飞之后,看到陈宣此刻的变身,顿时脸上的神色更为怨毒,咬牙切齿,眸子中浮现深深怨恨与怒火,像是看到了莫大的仇人般,发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声音。

    忽然它转身就走,速度飞快,如同朦胧残影,带起一阵阵恐怖阴气。

    “哪走?”

    陈宣大喝一声,瞬间狂冲而来,脚掌一踏,地面的砖石都四分五裂,到处迸射。

    他来此地的主要目的就是这青色婴儿,一日不除,一日不安,怎么可能轻易放对方离去。

    轰隆!

    手中幽泉刀挥动起来,发出雪亮刺目的刀罡,向着青色婴儿狠狠压落而去。

    但青色婴儿速度极快,即便只剩下了半边身子还是异常灵活,身躯一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陈宣的刀罡下迅速躲闪开来。

    不过它刚刚闪开,陈宣恐怖的身躯便已经横冲而来,一刀向着青色婴儿的身子狠狠扫过。

    砰!

    刀锋雪亮,轰在在青色婴儿的身上,将它的身躯当场扫的横飞出去,砸在远处。

    青色婴儿落地之后,脸色怨毒,再次尖声大叫起来。

    它浑身上下出现了一道浅浅的伤疤,约一厘米之深,十几厘米长,但这道伤疤却在迅速愈合,转眼恢复如初,看起来和之前一样。

    陈宣露出惊色,不可思议。

    这怪物到底什么体质?

    宝器也无法杀死它?

    陈宣厉喝一声,挥动宝器,风声呼啸,再次向着青色婴儿狠狠轰杀了过去,一闪而过,像是恐怖的巨人冲来。

    青色婴儿发出尖锐大叫,不再逃走,狠狠扑向陈宣。

    不过它的吸血能力对于此刻的陈宣,似乎像是失效了一样,接连扑近陈宣,始终难以将陈宣体内的鲜血吸出,反而被陈宣与幽泉刀连续扫中了好几击。

    一人一婴间不断碰撞,飞沙走石,阴风呼啸,砰砰炸响,陈宣的身上接连被那婴儿拍中了好几击,到最后直接倒飞,撞塌了墙壁,阴寒力量入体,大口喘着粗气。

    但青色婴儿也再次被陈宣一刀劈在了脑门,跟着倒飞了出去。

    它砸在远处,身躯像是橡胶一样,眼神怨毒,额头处出现一道浅浅伤痕,从脑门一直裂到下巴,但这道伤痕和之前一样,转瞬愈合,没有留下丝毫伤疤。

    它死死盯着陈宣,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怨恨可怕,忽然再次转身逃走,从墙头一闪而过。

    陈宣脸色一变,提着宝器,再次冲出。

    轰的一声,墙壁被他生生撞碎,身躯冲到外面,乱石纷飞。

    不过青色婴儿速度极快,在远处巷落几个闪烁,消失不见。

    陈宣一路狂追,地面炸开,接连追杀了三条巷子,像是恐怖的飓风扫过,快到极致,但即便如此,还是被那青色婴儿逃了,彻底失去对方的气息。

    “该死!”

    陈宣眼神阴寒,忽然感觉到身躯一阵冰寒,腹部像是有一块千年寒冰印在了上面,极其难受。

    这青色婴儿果然是彻底恨上自己了,之前一见面就要不顾一切杀向自己。

    这次被它逃掉后,后面不知何时才能再次找到它。

    忽然,陈宣想起一事,迅速返回刘府老宅。

    漆黑的后院。

    建筑物崩塌,乱石满地,一片狼藉,地面上横陈着四五具尸体。

    面具人影、刘老五、刘老七、铁如画、两个黑衣人,还有一地碎裂的人皮。

    除此之外,还有半具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诡异稚童。

    它先是被青色婴儿吸干半边身子,随后又遭遇陈宣狂暴掌击,以至于身躯差点四分五裂,此刻躺在地上,当真动也不能动。

    轰!

    恐怖的气息迅速接近而来,如同可怕的巨兽一样。

    陈宣的身躯依然未从变身状态下解除,目光凌厉,出现在了这里,俯瞰着诡异稚童。

    “很痛苦吧,我送你解脱!”

    他抬起巨大的青色脚掌,直接向着诡异稚童狠狠踩了过去。

    砰!

    一脚跺在脑门,用力碾动,力量巨大,像是踩西瓜一样,当场将诡异稚童的脑门踩得爆碎开来,噗的一下,其身躯陡然消散,化为一片片灰雾。

    陈宣目光向四周冷冷扫射,觉察到没有活人后,身躯迅速缩小,恢复原样。

    他提着长刀,迅速离开此地。

    不多时。

    内府的一处隐秘房间。

    陈宣的身躯降落此地,向着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