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朔明 特别白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下(大结局)

    天启七年,四月,皇帝朱由校于宫中病逝,死前并无遗旨,满朝官员以太子年幼,而国家乃多事之秋,恭请太皇太后王氏改立信王朱由检登基为新帝。

    过去百年里,为了嫡长制而数次和皇帝争国本的文官集团这回破天荒地在太子虽然年幼但是身体健康的情况下,要另立新帝。

    魏忠贤这时候才意识到出了大事,他这个阉党魁首被背叛了,或者说也说不上背叛,东林党也好,阉党也好,始终都是文官集团,当他重新启用矿监税监去征税时,他就注定了要败亡,这时候他才明白三年前高老弟对他说的那些话。

    慈宁宫里,王氏看过魏忠贤手下那几张残缺文书,脸猛地变得苍白,“这都是真的?”

    “太后,这都是奴婢亲自查出来的,大行皇帝的画舫是被人动了手脚,才让皇爷落水的,就连皇爷的死都是不明不白。”

    “眼下那位还未登基,等他登基了,太子性命就危在旦夕。”

    魏忠贤磕头在地,他知道朱由检不会放过他,百官不会放过他,那所谓的“天下人”也不会放过他,他死不足惜,但是他不能看着皇爷唯一的骨血留在这紫禁城里,被那些伪君子戕害。

    “怎么会是这样……”

    “太后,请速下决断,皇后向来和信王亲近,她必不会相信奴婢所言,如今只有您能救太子。”

    王氏咬了咬牙,心里做了决断,当年要不是这魏太监,她早就是内护城河里的亡魂,何以得享这些年的太后之尊和天伦之乐。

    不多时,王氏便摒退魏忠贤,唤了外面的亲信太监,让他去传皇后和太子来见她。

    当张皇后带着太子朱慈炜到了后,看到太后身边的魏忠贤,也不由愣了愣,她还记得信王和她说过魏太监乃是暗害皇爷的主谋,为的就是勾结那位高都护,想要谋朝篡位,如今山陕甘宁等地的地方上都是这些年魏太监提拔的官员,而那些官员全是那高都护的人。

    “皇后娘娘,奴婢得罪了。”

    等太后抱走太子,魏忠贤告罪一声后,上前打昏了张皇后,随即便有他准备好的宫人扮做张皇后,然后自带着太后太子并张皇后离开了慈宁宫。

    魏忠贤要感谢卷土重来的东林党都是些眼高手低的废物,他们以为让信王登基就是大局已定,可他偏要叫他们晓得,他魏忠贤就是死,也能把这天捅出个窟窿来。

    御马监、东厂和锦衣卫是魏忠贤苦心经营所在,而他虽然看着大势已去,可是他手底下那些死忠并非走投无路到非要投靠东林乞活的地步,更何况以东林党的德性也未必会放过他们。

    于是最后陆文昭和单英自领着最精锐的东厂和锦衣卫番子秘密护送太后太子离京往京师而去,魏忠贤在宫里的布置只是半日就被识破,顿时整座紫禁城鸡飞狗跳,而魏忠贤则是领着御马监里仍旧忠于他的两千兵马,从午门杀出,冒充裹挟了太后皇后太子要逃往辽东的假象。

    四月二十七,陆文昭护送太后太子离开京师,往宣府而去,这时候假托镖局之名,实为朔方军士兵的顺丰镖局合计七百趟子手汇入护卫队伍,沿途杀退了数波奉命拦截的官兵。

    而这时候,魏忠贤已经在通州死于万箭穿心,跟随他的御马监兵马杀伤官兵达四千人后全军覆没,京师里面,信王朱由检匆忙登位,然后立马便昭告天下,说魏忠贤阳根未尽,淫乱宫闱,暗中谋害先皇,出逃的太子朱慈炜乃是魏逆遗孽,要天下军民共讨之。

    逃至宣府时,原本尚不信的张皇后看到那昭告天下的皇榜后呆若木鸡,随后咬牙切齿,咒骂已然改元崇祯的朱由检。

    本该奉旨截杀张皇后母子的宣府军队最后反倒是开关放行,他们知道高大都护的威名,至于朝廷的威胁算个屁,更何况照他们看,今后这天下谁属还说不定怎么算呢?

    五月十五,高进亲自率兵接应陆文昭,迎了王太后和张皇后母子,他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朱由校的结局仍是如同那武宗皇帝朱厚照那样落水因病而死,真是何其可笑。

    对于王太后手里面,魏忠贤苦心搜集的那些所谓证据,高进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讲道理也好,拿出证据也罢,都抵不过东林党的嘴,所以他只能动刀。

    将王太后等人迎回西安城后,高进同样传诏各地,直斥信王朱由检勾结外朝,毒杀先帝,又污蔑诽谤张皇后,戕害太子,他高进以朔方大都护之名号召天下起兵讨伐。

    随着高进的命令,他治下的山陕甘宁四地,大军云集,而四川那边秦良玉同样领着三万白杆兵出川,随后宣府也立刻表示愿随高进讨逆。

    才刚刚登基的朱由检和重夺大权的东林党慌了神,复起的叶向高他们最后提出了借师助剿,随后袁崇焕就任辽东经略,在广宁整合辽东军后,朝廷派遣了使节往清国要求皇太极共同出兵讨伐逆臣高进。

    皇太极欣然应允,并且直接上表向大明称臣,在袁崇焕果然如约让开广宁防线后,尽发国内汉军八旗和女真八旗入关。

    ……

    八月,接管大同宣府的朔方军,终于向京师进逼,高进给足了崇祯朝廷聚集兵力的时间,当他得知最后那所谓的朝廷居然还是搞出了借师助剿的把戏来,就知道坐上皇位的崇祯皇帝只是个彻头彻尾的傀儡罢了,眼下要集大明之力和他打到底的不是什么东林党,而是已经成为趴在这个国家上吸血成为毒瘤的文官集团。

    “袁崇焕守城,皇太极野战,这组合还真是!”

    骑在马上的高进自言自语道,这天底下就从来没有新鲜事,京师那边明明一副要和他决一死战的样子,可是当他率领大军过了宣府,即将抵挡京师时,便有人向他卖好了。

    一如当年辽沈之战时那样,高进依旧是大军稳步向前推进,随后积蓄了五年的物资源源不绝地从山陕二地输送过来,而崇祯朝廷所希望的天下景从的场面也没有发生,中原各地都在观望,地方上的藩王们也在观望。

    高进隐藏得太深,在他突然起兵之前,从未有过反意,当年他阵斩努尔哈赤后就退回陕西,此后除了入川平奢崇明之乱,朔方军便再无动静。人们甚至于觉得或许这位大都护这次打下京师后,扶幼帝登基,再造大明后或许又会功成身退也说不定。

    八月底,朔方军终至京师城下,这时候魏忠贤花了三年时间攒下的五百万金花银如同流水般花了出去,十万辽东军,十万京营,拿了卖命银子后,用来守城倒也是显得士气高昂,而驻扎在城外和京师互为犄角之势的清军大营里,也装备了大明给发的各色火器军械,同时拿到了粮草无数。

    皇太极是真心想和大明联手先歼灭朔方军的,因为他知道比起大明朝,朔方军才是大清真正的死敌,如果不趁这个机会,那么朔方军只会越来越强。

    九月初一,大战爆发,高进麾下的朔方军步军方阵向着清军大营猛攻,当火炮压制住了清军大营里的那些大明火器后,披重甲的步兵营向前填平壕沟,率先杀入清军营中,随后则是射声营的鸟铳手跟进,清军的骑兵出营试图从两翼击溃朔方军的方阵,但是却被白杆兵和朔方军死死压得不能寸进。

    京师城墙上,袁崇焕想要派辽东铁骑呼应清军,可是观战的阁臣不许,在他们看来让朔方军和清军拼个两败俱伤才是用兵正道,于是直到清军大营崩溃,高进发动骑兵追击歼灭清军时,袁崇焕才得以率领辽东铁骑杀出,试图捡便宜,然后被高进按着始终未曾发动的背嵬营和白马骑的重骑兵,直接拦腰冲垮了辽东铁骑。

    “大都护,小曹将军阵斩了皇太极,李将军夺了清军大纛。”

    朔方军本阵的大纛之下,随着传令兵在战场上往来奔行,高进亦是大笑起来,如今朔方军兵精将猛,斩了皇太极的小曹是曹文诏的侄子曹变蛟,夺了清军大纛的是高迎祥的外甥李鸿基,这两人都是朔方军里的后起之秀。”

    当辽东铁骑仓惶退入城中,观战的叶向高脸色发白,他怎么也没想到短短半日,十五万大军的清军大营就被打破,而袁崇焕这个守城主将居然也失陷在朔方铁骑的洪流里。

    高进见到袁崇焕时,这位袁都督很是狼狈,不过在见到他后,仍是保持了气节,大骂高贼不止,“既为仇寇,又不愿降,拉到阵前砍了脑袋祭旗。”

    是日,袁崇焕于京师城下被斩,城墙上辽东军皆骇然惊惧,随后朔方军以火炮猛击城墙,步军趁势攀援城墙而上,随即京师城破,朔方军入城。

    ……

    穿着明黄色龙袍的朱由检站在太和殿外,看着那轮即将沉入地平线的夕阳,满脸凄楚,他不想看到大明亡在皇兄手里,于是他做了这个皇帝,可是万万没想到才半年不到,这大明就毁在了他的手上。

    “高都护,千般过错,都是朕的错,朕只求你放过朕的侄儿,给皇兄留下血脉。”

    看向身边扶刀着甲的高进,朱由检忽地折身下跪,然后他被扶住了,“孤儿寡母,高某不屑欺之,先皇骨血,高某必定保他一世平安,子孙富贵。”

    高进说完这番话,才松开朱由检,这也是个可怜人,这天下已然在握,可他却知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