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漫丧钟 混沌文工团

第3437章 临时改变

    “好弱!原来正面也能把人敲晕的吗?另外,你问这家伙要那种照片干嘛?”

    波波有点无语,尤其是在撂倒了土星猎手之后,丧钟没有急着杀他,而是立刻让副官联网检查那些照片,像是急不可耐一样。

    猩猩已经确定了,这里的疯子七人组就是在影射正义联盟,这可能是达克赛德的恶趣味,同时很大概率和时间线有关。

    比如那个黑暗暴君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过去,在人类起源时期用反生命方程给猿人们传播了黑暗的种子。

    可这也不是丧钟要那个梅芙女王照片的理由啊,正版的小戴他都能随便看,何必要看盗版呢?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苏明揉了猩猩的脑袋一把:

    “都脑脑出血了能不昏迷吗?还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我要重新判断一下梅芙女王到底该不该死,土星猎手把这些照片当作她的把柄,可我检查了之后,没有发现什么特别过份的事情,她只是喜欢肌肉男而已,而且还是给了钱的。”

    梅芙女王的问题在于她喜欢乱搞男女关系,可人家是花钱请壮汉服务的,没什么问题。

    从某个角度来说,她漂亮又有名,是这个地球上的顶级明星,还是那些健身教练或者按摩师傅赚了。

    苏明不是不杀女人,可他和死侍一样,一般是不杀‘肉身菩萨’的,毕竟杀手和妓女是人类最古老的两个职业,自古至今都有一种特殊的共生关系。

    “她没有杀过无辜者吗?”猩猩从丧钟肩头跳下来,主动帮忙翻找土星猎手的衣兜。

    “在我的记忆和副官的调查里,没有,梅芙女王的问题是酒精依赖症,她是个酒鬼,曾经无数次见死不救,但她还真的没有主动杀人取乐的记录。甚至为了配合公司宣传需要,她每年还真的做些好事,比如去给孤儿院送礼物,救下要被车撞的小孩等等。”

    “这样啊,那就是做超级英雄有问题,却在做人上面没有大问题喽?”猩猩戴着蜘蛛侠面具,居然也能控制两个目镜的大小缩放,只不过他说话习惯挤眉弄眼,那两片目镜忽大忽小的。

    丧钟捡起了地上的土星猎手扛在肩上:

    “要不把她留下来,交给星光进行劳动改造?洛娜也不可能在这边滞留多久,玩够了也会离开的,星光还是太嫩了,即便有我的人辅助,估计还有很多事情搞不懂。”

    梅芙女王倒不是完全的坏人,她只是不像超级英雄,但当个反英雄应该问题不大。

    “你自己决定就好,反正猩猩我是不杀人,你懂的。”波波又开始抓耳挠腮,自从穿上紧身衣,他就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所以我明白,这个地球你也要了,你打算给它取个什么名字?”

    “我们先去把昏迷的土星猎手拿汽油泡一下,一会备用。”丧钟撩起斗篷,将自己再度变成隐形状态:“至于这里叫什么,它本来就有名字,这就是黑袍地球。”

    扛着昏迷的土星猎手,抱着怀里的蜘蛛猴,苏明隐形从半空中飞出洗手间,让副官撤去那堵门的墙壁投影,这洗手间才再次出现在别人眼前。

    目前点灯人的位置已经确定,正在后台那边和主持人对词,他的生命已经上了小黑本子,就差写句号了,先让他活动一会。

    而丧钟比较感兴趣的则是隐形人,因为在漫画里,好像根本没提到这个家伙啊,或者说出场瞬间就死了?自己过去没注意到?

    但隐形能力更有漫威的味道,DC这边是不太玩隐身的。

    因为只要足够黑暗,那么就能融入黑夜,根本不需要什么隐形能力。

    通过读取土星猎手的记忆,苏明知道了那个变态的行事作风,所以隐形人要是死了,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先让绞杀破坏土星猎手的大脑,将其弄成植物人,找个通风管藏起来,自己先和波波去把今天发布会的另一个主角杀了。

    至于怎么找到这个变态,也不难,去找一下隐形人的衣柜,然后让绞杀充当警犬就行。

    想做就做,看着招待会还没开始,苏明就抓了个沃特公司职员读取了一些大楼内部的构造,接着就顺着楼梯间飞向楼上。

    七人组的地位是不错,但他们共用的楼层并不在顶楼,因为顶楼是52楼,那是属于公司领导们的,他们这些人平时只能住在37楼,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方。

    没有什么安保设施,门口只有一个刷门开签到的设备,警戒程度还不如大学图书馆。

    更衣室就在这区域里面,七人组每天早上上班,先来这里签到,然后换上制服开始一天的工作。

    到了下午下班时,来换回自己的常服,然后爱干嘛就干嘛去。

    楼层大门就这样敞着,沃特公司大概也没有想过会有人敢闯七人组的总部,所以苏明很顺利地就进来了。

    这里反而没有太多的装修,一切都是极简的科技风,完美体现了一个超级英雄总部该有的样子,毕竟艰苦朴素也能拉些观众缘。

    但和苏明没关系,他现在要找更衣室,然后让绞杀干活。

    可在经过七人组内部小酒吧的时候,他却看到了梅芙女王,这个女人此时完全没有去参加发布会的意思,而是一个人坐在吧台前喝酒,还显然喝了不少。

    丧钟经过门外的时候,她似乎有所察觉,眼神迷离地看了过来,还打了个嗝。

    见到门外空无一物之后,她挠挠头嘟囔了一声,又拿起大瓶子给自己倒酒。

    她倒是活得挺精致的,苏明暂时放缓了找隐形人的工作,而是来到了梅芙身后看她如何喝酒。

    一般人的话,要是一个人喝闷酒,那往往是拎着酒瓶就吹,稍微好点就整个下酒菜,也没什么讲究的。

    可她不一样,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她还是坐得笔直,穿着银光闪闪的亚马逊风格盔甲,在自己面前摆上一排高脚杯,十二个正好一打。

    接着她拿起酒瓶给十二个杯子里都倒上酒,往里面放上橄榄,再点缀一把小纸伞

    然后猛吹一口气,双手左右开弓,一杯接一杯地,把十二杯酒全部灌进嗓子眼里,中间都不带换气的。

    灌完之后打个嗝,或者干呕一下,再重复新一轮。

    怎么说呢,看到这场景让苏明会心一笑,他能理解这女人的选择,生活就需要一点仪式感。

    他在家嗑瓜子的时候也习惯把瓜子仁攒起来,弄十几个再一口吃掉。

    虽然总量上没有任何变化,可感觉就是不一样。

    只是,一把瓜子仁太具有诱惑力,很容易在自己还没吃的时候,被琴酒或者绞杀抢先吃掉

    “嘤。”

    刚被提到的绞杀此时无声地传来了消息,这声音只在宿主脑海里响起,它感觉到地面的轻微震动了,有个看不见的生物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