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洲酋长 更俗

第二百五十二章 盗国者侯

    夜深人静,海浪声传入室内。

    曹沫冲过凉走回到卧室,鼻血差点喷出来。

    周晗穿的一件米色睡裙颇为蓬松,但下摆很短,似乎是宽带线或着电话有些问题,她此时身子正趴在书桌上,手伸过去拨弄墙角的电话接头,睡裙的后面吊了上去,露出来的雪白臀部被白色无痕内裤包裹着饱满丰隆;周晗这一刻双脚微微踮起,大腿丰腿浑圆,而小腿笔直纤细,肌肤有如粉雕玉琢般晶莹剔透……

    不得不说周晗的臀部略过丰满了,但她的腿很长,非但不会显得累赘,却更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诱惑力。

    周晗似乎意识到曹沫从卫生间出来了,先伸手捂住臀部,又猛然回头看过来,精致而清纯的小脸与丰隆浑圆的臀部、丰腴雪白的双腿同时出在一个狭窄的画面里,刺激得曹沫都想冲回卫生间,再狠狠的冲一下凉水。

    男女关系就是东风跟西风,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昨日为了跟泰华进行干脆利落的切割,周晗即便做好与曹沫发生关系的心理准备,但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然而曹沫昨夜在关键时刻嘎然止步,她心态又悄然发生转变。

    她也隐然猜到曹沫跟宋雨晴每天都在固定的时间煲电话粥,心想以曹沫的缜密心思,真要对她做什么,怎么也不可能忽视掉这点,也就是说昨夜曹沫对她做的一切,还是在装腔作势。

    这么想着,周晗心理上的势势就扭转过来了。

    她这时候瞥了一眼曹沫沙滩裤支愣起来的夸张隆起,犹有余暇的估算了一下尺寸算得上惊人,才慢悠悠的拿了一件宽大的簿冲锋衣,穿在薄透的睡裙外面,将性感的身躯遮住。

    “我没有碰你,你不能张牙舞爪毫不顾忌一个纯情处男的心理健康啊!”曹沫拿了一瓶冰可乐喝了一下,稍稍压住心头的火气,抱怨道。

    “沈济或者谁到你房间里谈**,我要是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都穿得整整齐齐的,我这个生活助理不是在不称职了?”周晗问道。

    “得,你说啥都有道理。你给过来给我捏捏肩,稍稍尽一下生活助理的义务,我还得给你开工资呢!”曹沫倒趴到松软的大床上,不说紧张刺激的枪战了,两天大半时间都在赶路,浑身肌肉也是酸胀得很,让周晗过来帮他捏两把。

    见曹沫摆出大爷姿态,周晗咬着嘴唇,最终还是走过来,替他揉捏肩背酸胀的肌肉。

    “你心里要是有怨恨,可以多用点力,我这会儿给你尽情的发泄!”曹沫说道。

    周晗还是真是狠狠掐了两把,但她看曹沫英俊的长相多少带有点文质彬彬的感觉,却没想到他身上的肌肉还真够结实,不是她这点力气能掐痛的。

    床太宽,周晗站在床边不好用力,最后也脱鞋,直接侧坐到曹沫的腰上,方便用力帮她捏肩膀。

    叫周晗按得舒服,曹沫很就有些迷糊想要睡觉,但叫周晗柔软的臀部坐下来,曹沫下意识到想到昨夜伸手抓住那蜜桃的荡魂触感来,强忍住伸手再去摸一把的冲动,岔

    开心神问周晗:

    “陆彦现在知道乌弗博尼亚意图发动军事政变的图谋,你说他是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想办法从其他渠道逃回德古拉摩呢,还是想着跟梁远合谋搏一把大的呢我看你今天打了两个电话出去,梁远那里是不是也想跟着搏一把大?”

    “谢思鹏今天在你面前暗示了好几次,你压根不接话茬,还反复的刺激他,我还以为压根就没有动心思呢……”周晗当然不会说她跟梁远联系的具体内容,反过来问他为何对谢思鹏的暗示无动于衷。

    “都说大盗窃国,这心思是谁都有资格动的?”曹沫抓了一只枕头垫在胸下,方便趴呼吸说话,“要不是担心陆彦、梁远他们有可能不知好歹的搅合到这破事里去,我也想早点拍拍屁股逃回卡奈姆去我现在赚钱少吗,不香吗?有必要跳到刀尖上去赚这血钱?”

    “但你不能否认,这里面的机会确实很诱人啊……”周晗见曹沫动了一下,见他要翻过身来,按住他说道,“老实点,不要动,你转身来我要怎么替你按?”

    “趴着憋气啊;再说我身边有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不能下手,多看两眼也不吃亏啊!”曹沫翻过身来,他得看着周晗的脸说话,才知道她的虚实。

    周晗再想试探曹沫的极限,也不敢直接坐到曹沫的小腹上,就怕将曹沫撩得无法自制,两人真就要擦枪走火了,她可不敢奢望曹沫第二次还能在关键时刻刹住车。

    她侧着身子跪坐在一旁,说道:“乌弗.博尼亚一旦发动军事政变,无论成不成功,对谢思鹏在阿克瓦的投资影响都极大你倘若想利用好谢思鹏,那就是顺着他的意愿,帮他想办法去挫败乌弗.博尼亚的政变图谋……”

    “这就是你跟梁远想了一天,商量出来给我下的套?很一般啊,没有什么新意啊,”曹沫双手抱头半依到床靠上,看着周晗这张怎么看都不会厌的漂亮小脸,抱怨的说道,“我说,你们对我能不能稍微认真点啊,能不能布一个高级一点的局啊。我现在在你们眼里,级别怎么都不应该陆建超低多少啊,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大BOSS的”

    见曹沫一本正经的抱怨她们针对他的骗术不够格,周晗也是哭笑不得,说道:“我跟梁远说了,还是要尽心帮你出谋划策,才有可能真正骗到你……”

    “你现在算是以身伺虎,就算你单纯跟梁远说我是你们的下一个目标,梁远要是不着急想办法将我解决掉,还有放长线钓大鱼的心思,那真是够无情的啊!”曹沫眯起眼睛,盯着周晗漂亮得过分的眼眸。

    即便心思再冷静,即便知道曹沫说这话也是居心不良,但周晗心里还禁不住泛起一丝幽怨。

    “对了,我在你们眼里,算多大的鱼啊?”曹沫问道。

    “即便这次,陆彦、梁远都能看到你是伊波古、科奈罗一系的核心人物,甚至也不再难将你与塔布曼家族联系到一起,但你跟沈济,跟菲利希安、西卡以及塔布曼三大家族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外人不可能猜测到具体的情形,又怎么可能估算出你这条鱼有多大?”周晗说道。

    “但你要说服梁远同意你留在我的身边,总归要将我这条鱼描绘得很有诱惑力才行啊我想知道你充分发挥想象

    力之后,将我这条鱼描绘得有有多大,”曹沫问道,“这个你不能瞒我,你要留我身边有什么意图,我不追问,也不会去坏你们的事,但我需要知道梁远对我有多贪婪,我不能一点都没有防备……”

    “不是我觉得,而是郭建对你的判断其实都应该是正确的,”周晗说道,“奥乔桑前期都不管伊波古部落的事,酋长菲利希安只是很普通的一个老人,虽然你大量使用部落里的人,但论及能力甚至都不及你从东盛带过去两个人郭建认为在伊波古金矿最初的开发中,你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阿巴查虽然是隆塔市政委员,但他在西卡家族的地位并不高,也就是说,郭建推测虽然他最初就参与菲利希安及西卡家族建筑材料公司的组建,但也绝不可能跟你争夺主导权。而等到成立科奈罗能源,沈济被你拉进局,你已经有底气跟实力令沈济甘居从属的地位了郭建从投奔陆彦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都努力说服陆彦、黄鹤斌他们相信这一点,很可惜陆彦、黄鹤斌还是被你放的烟雾弹迷惑住了,以致吉达姆家族两次追杀斯塔丽的图谋遭受挫败,此时都有日落西山之势,”周晗说道,“我也只是建议梁远完全采信郭建的话,不要再打折扣……”

    “自以为头顶草原的男人,真会变得非常的强大啊!”曹沫感慨道。

    周晗当然不可能全然实话实说,曹沫也没有指望她能将全部实情吐出,但他还是能分辨她话里哪些是真是假。

    真要插手阿克瓦复杂诡之极的政局,去谋取难以想象的利益,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太多了,更何况陆彦、梁远两人对他已经有足够的警惕,谁也不清楚他们搅合进来,会带来怎样的变数。

    曹沫不得不尽可能将所有的细节都推敲一遍,再做其他的考虑。

    当然,曹沫原本就没有想着插手这种事情中去。

    风险太高了,稍有不慎还会有无穷的后患。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他看出陆彦起了贪心。

    所谓,盗钩者诛,窃国者侯。

    普通人知道乌弗.博尼亚这样的人物,正密谋发动军事政变,只会能躲多远躲多远,但陆家并不能以等闲视之。

    曹沫相信陆建超、黄鹤斌很有可能会被陆彦说动心,他们甚至会说服梁远跟着搏一把大的;而梁远哪怕是为了取信陆家,也不大可能置身事外。

    那他现在就必须考虑陆家及梁远等人搏成功之后的局势变化了。

    一旦让陆彦他们搏成功,泰华及陆家背依阿克瓦的军政当局,将不再畏惧吉达姆家族的反噬,会不会肆无忌惮将他与斯塔丽及塔布曼家族的关系吐露给吐吉达姆家族知晓?

    陆家有没有可能更进一步,直接借助阿克瓦军政当局的力量打击他们?

    存在这样的可能,也决定曹沫无法置身事外。

    现在最关键的,他要摸清楚陆彦他们准确意图,摸清楚他们会做怎样的选择:

    他们会不会直接去找乌弗.博尼亚,支持他发动军事政变,又或者他们通过关系找到阿克瓦最高领导人赛维义,破坏掉乌弗博尼亚的政变阴谋,以便赢得赛维义当局的“深厚”友情?